《哈利·波特》系列中的神秘植物考(六:Foxglove)

▎ 写在前面的话

本系列前篇:

《哈利·波特》系列中的神秘植物考(一)

《哈利·波特》系列中的神秘植物考(二)

《哈利·波特》系列中的神秘植物考(三)

《哈利·波特》系列中的神秘植物考(四)(D系列)

《哈利·波特》系列中的神秘植物考(五:EF系列)

每篇都可单独阅读,没有前后递进关系,每篇考据的内容都可以在下文的脑图中查看。

本(系列)文考据的原素材来自Wizadry Workshop:

The Practical Pocket Book of HERBOLOGY(《实用药物学手册》(非权威翻译))。

原作品链接:Wizardry Workshop HERBOLOGY

这本读物内容包含各类《哈利·波特百科全书》及《哈利·波特》原作系列中提及和未提及的魔法世界植物,目录以字母顺序排列,以下粗略列举目录内容:

这个系列什么时候能写完呢……(茫然)
(这个系列什么时候能写完呢……(茫然))

本篇为前篇EF系列中篇幅不够写完的部分:Foxglove(毛地黄)。

▎ Foxglove,毛地黄

——Fairy Spotter

Foxglove is a baneful herb with vivid flowers in a range of colors. Other names for this plant are Goblin Gloves, Dead Man’s Bells, or Fairy Caps. Foxglove is used as the main ingredient in the Fairy Potion, which should only be attempted by skilled potioneers. If brewed properly, it allows the user to see Fairies and the Fairy World. Foxglove is associated with Saturn and the element Wind. Foxglove(毛地黄)是一种有害的草本植物,它的花朵呈现出各种鲜艳的颜色。这种植物的其他名称包括:哥布林手套(Goblin Gloves)、死人铃铛(Dead Man’s Bells),以及仙女帽(Fairy Caps)。
Foxglove(毛地黄)是仙女药水的主要成分,只有熟练的药剂师才能尝试。 如果酿造得当,它可以让使用者看到仙女和仙女世界。 毛地黄与土星和风元素有关。

Digitalis purpurea drawings by Franz Köhler
(Digitalis purpurea drawings by Franz Köhler)

Foxglove,也即 Digitalis(学名 Digitalis purpurea),毛地黄、洋地黄。

毛地黄是一种低矮的二年生或多年生草本植物,原产于欧洲、西亚和非洲西北部。它带茸毛,叶片大且柔软,夏季开花,花呈管状,花朵会组成高而长的穗,花的颜色因物种而异,目前已知的毛地黄会开出白色、薰衣草色、粉红、黄色等各色调喇叭状花朵。

Digitalis purpurea -- light purple(不得不说仔细看花瓣的话还是挺掉san的)
(Digitalis purpurea — light purple(不得不说仔细看花瓣的话还是挺掉san的))

毛地黄的学名中的“Digitalis”,意思是“手指”,可能得名于毛地黄的特殊外形。

Hendrik Goltzius, A Foxglove in Bloom, 1592(从外形上看确实有点手指的感觉)
(Hendrik Goltzius, A Foxglove in Bloom, 1592(从外形上看确实有点手指的感觉))

基于毛地黄外形的联想命名即俗名有许多,在法国,毛地黄常被称为“牧羊女的手套”(gant de bergère)。在英国,毛地黄则常被称为“狐狸手套”(fox glove)。在德国,毛地黄也叫 fingerhut(斜体),意为“顶针”,据说他们认为仙女会用这种紫红色的工具,以月光为线,来缝制她们半透明的华服。

此外,也有地区将毛地黄视为仙女的手套或仙女的帽子,对毛地黄十分尊敬。

仙女与毛地黄
(仙女与毛地黄)

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植物学家兰伯特·多东斯在《植物论》一书中甚至也说它是一种红色的顶针。他还说提及毛地黄生长于幽暗的山谷、蕴藏“铁矿和煤矿”之地,还有一种开黄花的毛地黄叫做“含铁毛地黄”。

除了手套、帽子和顶针之外,还有许多以“铃铛”来命名毛地黄的案例,比如巫婆铃铛、狐狸铃铛。

确实很像铃铛🔔🔔🔔
(确实很像铃铛🔔🔔🔔)

关于狐狸手套(fox glove)的说法,一些文献中给出了可能的推测,一说因毛地黄的药用价值最早出现在民间传说里,所以“fox”也许是对“folk(民间)”一词的误用或误传。

诗人兼文学评论家乔弗里·格里格森在自己1973年出版的《英国植物名称大词典》中提出,鉴于毛地黄通常生长在狐狸打过洞的地方,因此被称为“狐狸手套”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另外,有记载表明历史学家进行了大量研究,似乎证实古代希腊、罗马时期的人不知道这种植物。地中海地区的气候不适宜毛地黄生长。

▋▎医用价值与毒性

尽管具有潜在的致死风险,但至少从中世纪开始,毛地黄(Digitalis purpurea)一直在欧洲传统医学中作为药物来治疗某些疾病。在威尔士,含有这种植物的药膏被著名医生迈德菲推荐用于治疗头痛盒痉挛;在英格兰,它被用来治疗癫痫、甲状腺肿盒肺结核,还被用作催吐剂。

中世纪认知中有“益”的毛地黄

很早的时候人们便注意到毛地黄有益于其他植物,种植毛地黄的地方,西红柿、土豆和几种果树的长势会更好。人们还发现,把毛地黄叶子煎熬成汤剂加入水瓶里,则可以让稍有枯萎的鲜花重新焕发生机。

虽然毛地黄并非纯粹有益的植物,可悲的是相当一段时间内人们尚未了解到毛地黄的恐怖之处,9 世纪时期的修士医生斯特拉波甚至认为,毛地黄是控制性欲最好的药物之一,有人猜想也许他作为神职人员亲身测试过它的功效。

这真的随随便便就能吃死人了……
(这真的随随便便就能吃死人了……)

尽管使用毛地黄非常危险,甚至可能致命,不过直到中世纪末期,对毛地黄的使用都非常常见,有时人们会将它作为催泻药用于治疗某些肺病。

相对于城里的人们,来自乡镇的乡民们对毛地黄的毒性了解更多。当时的巫师也会使用毛地黄来下毒,达到缓慢致死的效果(缓慢致死需要控制好量,毕竟仅仅几片毛地黄的叶子就可能致人于死地),同样的,他们也会利用它的致幻作用。中世纪关于毛地黄使用的记录许多都未能流传下来,但马松(A.Masson)医生在《17 世纪的巫术和毒药学》一书中,已经提出了毛地黄向来与其他植物混合在一起使用的观点。

中世纪末期后,毛地黄的医用价值曾被学界否认

18 世纪时,一名医生发现毛地黄重要的药用价值性。这个发现给全世界带来了最珍贵的心脏疾病药物之一。虽然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时间里,这种有毒植物的神秘治愈能力一直被民间引为传说,但在一个严重排斥巫术的时代,承认这一点却并不明智。

由于口感苦涩,毛地黄有刺激性,令人口渴,并因此有一定的净化能力。不过,这种植物并没有任何用处,在医学当中也不占一席之地。 ——《植物志》(1597),约翰·杰拉德*

  • *约翰·杰拉德,John Gerard,1545-1612年,英国草药师,其影响力在文艺复兴时期一度扩散到欧洲。
  • 他在《植物志》(1597)中对毛地黄的观点,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当期医学界对毛地黄医用价值的普遍观点。
我们曾在【Barnacle Tree,“长鸭子的树”】的部分提到过这位草药师兼医生
(我们曾在【Barnacle Tree,“长鸭子的树”】的部分提到过这位草药师兼医生)

水肿病与威廉·威瑟琳医生

威廉·威瑟琳(威廉·维瑟琳),William Withering,临床药理学之父,英国医生、植物学家盒化学家,他终其一生的研究为人类战胜水肿病的旅途取得了至关重要的进步。

威瑟琳最有名的一张肖像画/雕像,他手里拿着一只毛地黄
(威瑟琳最有名的一张肖像画/雕像,他手里拿着一只毛地黄)

在了解毛地黄对水肿病起到的作用之前,我们以比较普通、非医学人士的角度简单理解了解一下水肿病。现今,水肿被认为是充血性心力衰竭引发的组织肿胀,当心脏的肌肉不能有效进行收缩时,组织间的体液就会出现渗漏和积聚。在一些更早期的文献里,对水肿病是如下描写的:

水肿病会令病人的身体极度水肿,有时甚至会令他们肺泡浸满液体,最终导致其窒息,因自己的体液而溺毙。 (看了描述之后决定不找图了,多多少少脑补一点魂1病村吧…) 曾有医生尝试给病人服用泻药,令他们排出好几加仑液体。这种疗法有时可以奏效,据说牛津伯爵就曾被这样治过两三次,并在饮食方面搭配“金丝雀配新鲜蛋黄浓汤”,同时,需要“在烹饪他的食物时加入大量大蒜和辣根”。这种疗法“喝到了会(得到)完全成功的祝福”,然而大部分病人却仍然回天乏力。

而基于威廉·威瑟琳医生的发现,现有对毛地黄属植物的应用是通过它们对心脏的作用——增加肌肉的收缩力量,从而减少体液在组织间的积聚,最后通过肾脏将多余的水分排出。

威廉·威瑟琳医生使用过的袖珍显微镜
(威廉·威瑟琳医生使用过的袖珍显微镜)

威廉·威瑟琳在 1785 年出版了一本名为《毛地黄及其药用功效的报告》(An Account of the Foxglove and Some of its Medical Uses)的书,在这本书中,他仔细地调查了 10 年间使用毛地黄的 163 例病例,证明了毛地黄能够影响心脏收缩,并进而推断出了毛地黄治疗水肿最有效的剂量和安全剂量范围。他的著作在某种意义上弥补了医学与草药学之间的空白。

威廉·威瑟琳医生与Mother Hutton(一位民间草药师),威廉·威瑟琳医生不同于当时其他鄙夷草药学的医生,他走访调查了诸多病例,以探明治疗成功的草药药方中到底是哪种成分对治疗水肿起到了关键作用
(威廉·威瑟琳医生与Mother Hutton(一位民间草药师),威廉·威瑟琳医生不同于当时其他鄙夷草药学的医生,他走访调查了诸多病例,以探明治疗成功的草药药方中到底是哪种成分对治疗水肿起到了关键作用)

英格兰伯明翰的一座教堂上依然挂着他的雕像,以纪念他与水肿和肺结核这两种疾病搏斗并为人类发展带来重大贡献的一生。然而,令人难受的是,威廉·威瑟琳医生为这两种疾病事业贡献了40多年的人生,他虽然为人类找到了解决水肿的良方,却最终没有战胜肺结核,并于1799年因肺结核丧生。

毛地黄毒性的补充说明:缓慢降临的死亡过程

毛地黄的全株都会刺激皮肤,而直接误食的话会引起严重的反应。

毛地黄含有的毒素种类为强心苷类,人类摄入这类毒素,循环系统、神经系统以及消化系统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反应,包括(循环系统受损:)心律失常,心脏衰竭,(神经系统受损:)头疼,虚弱,混乱,昏迷,(消化系统受损:)恶心、呕吐、腹泻。

看上去美丽无害的毛地黄,还有着仙女手套这样美好的名字,但实际上服用毛地黄之后中毒的症状却极其残酷……
(看上去美丽无害的毛地黄,还有着仙女手套这样美好的名字,但实际上服用毛地黄之后中毒的症状却极其残酷……)

在开始服用此种药品 8 天后,可以观察到心跳变慢,同时心脏收缩力变大。在神经系统方面,可以看到头脑昏沉、头痛、耳鸣,有时出现幻觉。之后,还可以观察到它所造成的肌肉系统的虚弱。如果摄入量足,会出现严重焦虑和上腹疼痛、恶心和无法抑制的呕吐,眩晕会越来越严重,皮肤变得冰凉,出现凹陷可以致死。还会不停地打嗝,脉搏散乱,时而加速时而缓慢,有时可见痉挛。务必牢记毛地黄的中毒现象具有潜伏性。服用毛地黄后,迅速死亡的情况很少,除非加大剂量。通常,死亡时缓慢降临的,在服毒后 8 天甚至 10 天,本以为患者已经得救的时候才咽气。 ——19 世纪的兽医和动物学家夏尔·科纳万(Charles Cornevin)医生记载的毒性发作过程

▋▎巫术与毒杀

在威尔士地区,据说妇女从毛地黄叶子当中提取一种黑乎乎的染色液,用来驱除邪恶力量。她们在房屋的接地处画上黑色的十字架(这也与《魔药学 自然药草中的魔法能量》中提及的内容相符合)。在某些著作中提到被七根黑刺刺穿的毛地黄是致死春药的配料之一(只可惜我到最后也没找到这本传说中的著作…)

《魔药学 自然药草中的魔法能量》一书中对毛地黄的描述如下:

  • 毛地黄 Foxglove
  • (Digitalis purpurea)有毒
  • 俗名别称:牛圈(Cow-Flop)、丧钟(Deadmen’s Bells)、洋地黄(Digitalis)、狗指头(Dog‘s Finger)、仙女手指(Fairy Fingers)、仙女衬裙(Fairy Petticoats)、仙女顶针(Fairy Thimbles)、仙女草(Fairy Weed)、Floptop、精灵手套(Folk’s Gloves)、狮子嘴(Lion’s Mouth)、圣母手套(Lady’s Glove)、女巫铃(Witches‘ Bells)、女巫手套(Witches‘ Thimbles)
  • 性别:隐性
  • 行星属性:金星
  • 元素属性:水
  • 力量:保护
  • 魔法用途:种在花园里,可保护花园和家庭。过去英国威尔斯地区的家庭主妇会用毛地黄的叶子制作黑色染料,在他们小屋的石头地板上画出交叉线条,以防止邪恶入侵。
  • 毛地黄有毒,不可内服。

对奶牛施加巫术!

药剂师和草药贩子知道,晒干后的毛地黄会失去原有的气味和苦涩口感,牲畜极容易误食。有的巫师会把几枚毛地黄叶子混入奶牛的饲料当中。吃了毛地黄的奶牛会在几天后变得虚弱,只能产出稀得像漂白水一样的奶水。这时候焦灼的养殖者往往会向巫师求助,巫师便会赶到现场,对奶牛进行一番像模像样的检查,然后宣称这些牲畜中了巫术,唯有一种方法可以接触巫术诅咒。一如往常,巫师会让除自己外的所有人离开现场,然后才会同意施法。而所谓的施法的本质,就是从饲料当中里挑出毛地黄叶子,再煞有介事地重复一些巫术套路,然后再喊来农场主,告诉他们一切都搞定了,并要求他们支付一笔报酬。不出几天,奶牛就会正常产奶了。

直到 20 世纪 60 年代,这类做法才渐渐销声匿迹。因为彼时进步的现代化学技术已经支持对饲料的成分进行分析,迷信便自此消失了。

真实的毒杀案例

布兰维利耶侯爵夫人,17 世纪法国著名的连环杀手,就被指控使用毛地黄犯下罪行。后来一直到 20 世纪中叶,毛地黄都是犯罪分子下毒的专属植物。

混淆视听

另外,药剂师有时会把毛地黄的叶子和其他植物弄混,因为从外形上来看,毛地黄的叶子与玻璃苣或聚合草的叶子都十分相像。

直到 1900 年,还能发现有人故意拿其他植物(诸如鼠尾草、土木香、龙葵)冒充毛地黄,因为草药贩子认为毛地黄罕见难得,植株形单影只,株群稀疏。

休克疗法

毛地黄的毒性也曾被用来驱魔辟邪,爱尔兰和威尔士人相信用毛地黄能够驱赶恶灵或者说坏的精灵。

有一种辟邪方法(也有说是鉴定小孩子是人类生的还是精灵生的方法)是将毛地黄放在看起来可疑的孩子身上,或者孩子床下。在利特里姆郡(Leintrim),人们建议家长挤压毛地黄,在婴儿的舌头上滴三滴汁液,并在左右耳朵里也各滴三滴。然后把他放在一个铲子上,并架在门槛上轻轻摇晃。如果孩子在当晚死去,那么他一定是邪恶存在的后代,没什么好伤心的。

还有一种方法是将燕麦粉和毛地黄混合趁热喂给孩子吃,或者让孩子泡在加入毛地黄的浴水中,甚至让他服下使用10片或者12片毛地黄叶制成的汤剂。

在19世纪,这类导致死亡的案例据说已经有了三例。

维罗纳绅士之死

堪格兰德·德拉·斯卡拉(Cangrande della Scala,1291-1329)在 1311 年成了意大利维罗纳的统治者,而他更著名的身份可能是著名诗人但丁·阿里吉埃里(Dante Alighieri,约 1265-1321)的赞助人。同时他也是一名成功的军事家,他统治下的版图还包括了其他几个意大利城市,但在征服特雷维索仅仅四天后,他就去世了,享年 38 岁。

此后,斯卡拉死于中毒的谣言四起。

直至2004 年,考古学家发现了德拉·斯卡拉的遗体,随后在他的器官和肠道内容物中检测出了毒性浓度的毛地黄苷,这意味着他确实可能死于谋杀。不过时至今日,已无法查证谋害者究竟是谁,也许是他的侄子,也许是他的继承人,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给他开药的医生开的药剂量过大…

文森特·梵高的黄视症

19 世纪晚期时,从毛地黄中提取的药物已经不仅仅被用于治疗心脏疾病,同样还被用于治疗癫痫。人们推测,荷兰著名画家梵高(1853-1890)患有某种周期性发作的疾病,需要持续服用此类药物。而这类药物带来的一个副作用便是黄视症,在梵高的眼里,很多东西都是黄色的。所以在他的画作中,明艳而生动的黄色常常成了色调的主角,正如他的不朽名画向日葵中所展现的那样。

关于这一推测的佐证,时两幅梵高的画作中,他的医生都拿着一株毛地黄。

霍斯泰特曼(K.Hostettmann)在其撰写的《毒性植物百科》(2002)中提出一种假说,认为梵高时常犯恶心,有时眼睛出现问题:黄色眼晕、闪光盲点,还会有心动过速、心房纤维性颤动。

有人认为梵高晚期作品中大量出现黄颜色以及光晕,这是毛地黄中毒所造成的后果。虽然在 19 世纪末的时候,确实提倡用毛地黄治疗癫痫,不过这并不能断言梵高在某一时期用过毛地黄治疗神经疾病。他在某些时期饱受精神疾病的折磨,与其他植物成分不无关系,他曾经大量摄入苦艾中的侧柏酮,还把樟脑放在枕头下面治疗失眠,他时而饮用松节油,这可能导致了他患上间歇性卟啉病。

▎ 参考资料

📖 史考特·康宁汉《魔药学 自然药草中的魔法能量》

📖 艾米·史都华《邪恶植物博览会》

📖 利昂内尔·伊纳尔《巫术植物》

📖 韦罗妮卡·巴罗 里夏尔·艾利《魔法植物》

📖 比尔·劳斯《改变历史进程的50种植物》

📖 伊丽莎白·A. 丹西 桑尼拉森《致命植物》

Wizardry Workshop

wiki:Digitalis|John Gerard|William Withering

⬆️拍完惊觉每次用的滤镜好像都不一样(服气)➡️最后感谢各位读完本篇,我们下一篇文章再见~🙏考据使人快乐——(下一篇考别的,植物学搞累了(bu))
(⬆️拍完惊觉每次用的滤镜好像都不一样(服气)➡️最后感谢各位读完本篇,我们下一篇文章再见~🙏考据使人快乐——(下一篇考别的,植物学搞累了(bu)))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