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游击队员,则革命永不停息——《孤岛惊魂6》新手指南

感谢小黑盒提供评测机会。

本文作者:全息玫瑰 李小政
编辑:爵士乐   几维幻听

导言:时隔3年,《孤岛惊魂6》终于来到了咱们玩家的餐桌上,这道经典的育碧特色大菜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体验呢?作为一名《孤岛惊魂》系列的老玩家,笔者想在这里和大家好好唠唠《孤岛惊魂6》的游玩体验。

这一次,《孤岛惊魂》的舞台从民风淳朴的美国希望郡来到了中美洲的岛国雅拉,玩家作为一名游击队员,在政府军以及压迫人民的恐怖势力下,与雅拉的起义者们一起对抗独裁者安东·卡斯蒂约。

一、经典玩法的延续

从非洲大陆到南太平洋的洛克岛,再从奇拉特王国到蒙大拿州的希望郡,孤岛惊魂系列的“公式化”被不少玩家所吐槽,但一些代代相传的“祖传玩法”也成为了大家喜闻乐见的游戏主题:变化多端的技能树、帅气而干净利落的潜行击杀,清理一个又一个的据点,攀登无线电塔解锁地图迷雾……这些游戏玩法们,在《孤岛惊魂》一代又一代的延续中,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在不断变化与改良创新。

 例如,我们上面提到的爬塔:登上无线电塔,解锁地图迷雾,得到奖励枪械。由于它的机制过于繁复,在五代里,这个设定直接被取消了,你还可以在五代里听到NPC们对“爬塔”的吐槽。而在6代中,爬塔同样没有出现,而我们依然可以在探索地图中的抓钩攀岩和部分寻宝游戏里的跑酷,看到它的身影。同样如此,祖传的技能树对于老玩家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在《孤岛惊魂3》的洛克岛上,技能树分为了机动性的苍鹭,潜行和生存的蜘蛛以及急救和杀戮专精的鲨鱼;而在4代的奇拉特王国,生存防御为主的大象与进攻杀戮为主的老虎是技能树的两大分支,而在核谐的5代希望郡,游戏直接将技能树区别成了生存、叛徒、刺客、末日资源与领导者这五种较为直白的种类。我们拿祖传的“takedown”击倒技能为例子吧,潜入进敌方阵营,从空中从背后从掩体里,用手中的利刃捅穿敌人的胸膛,紧接着再掏出他的手枪给周围的敌人挨个点名,抑或是掏出匕首掷向面前敌人的心脏,你也可以拔开他的手雷插销,再帅气地把他一脚踢开,击杀更多的敌人。

 可惜在《孤岛惊魂6》里,祖传的技能树也惨遭取消,取而代之的则是身上装备的衣服和枪械。利于打猎的狩猎套装、跑路方便的跑酷套装、还有减弱火焰伤害的烈焰套装,也有纯粹为了整活用的装备:从帽子到鞋子,每一件配饰都有自己独特的属性加成,自由地进行搭配,试试看哪一套装备更适合你。而在枪械上,每一种枪械类型都有不同的天赋加成,快速换弹、爆头加伤、击杀回血、食腐鸟、忍者、热斗……(诶诶诶,我说错了,这不是使命召唤,这是孤岛惊魂!)

除此之外,在五代被取消的狩猎动物做武器背包的设定,在6代仍然没有回归,而狩猎系统的存在感再次降低了一个等级,虽然雅拉有着许多的动物,但有关动物的任务近乎等于零,传说动物也仅仅有五只,那个拿一块生肉诱饵引来一地老虎的日子已然不在了(哭)。

 咱们再来说说“据点”,在《孤岛惊魂2》里,据点的前身“哨站”首次出现,这些路口的哨所并不像后作一样,在地图上用图标标记。玩家可以选择和哨站的敌人交火,或是强行冲关。无论如何,哨所都会在玩家离开后重新刷新敌人,哨所的概念,在《孤岛惊魂2》也并非主要游戏内容。而在孤岛惊魂3,“清理据点”的游戏概念被搬上了舞台,玩家可以在洛克岛上清理众多的敌人据点,以解锁安全屋和快速移动点位。而清理据点的方式也是多样化的,玩家们可以如同鬼魅般悄无声息地潜入据点,用消音武器击穿敌人的头颅,或是用利刃封喉;也能开着贴满了C4和地雷的武装载具冲进据点,用火焰和爆炸带走大部分人;哦,你还可以朝着装满了凶狠动物的脆弱笼子开上一枪,让它们帮你完成任务(如同红警里满布油桶的敌方阵地一般好打)。

4代中的据点,则加入了“堡垒”这个更大的据点,相比普通据点而言,它更加大,敌人精英也更多,分布在堡垒外沿的地雷以及陡峭的山崖,使得玩家进入堡垒的方式被极大地限制。5代与前作相同,仍然是大反派手下管着几个小反派的游戏设定,但堡垒则变成了需要推动剧情才可进入的末日地堡,在清理据点这一方面,5代并没有过多的表现。

在雅拉,我们依旧要和“清理据点”打交道,这个游戏机制,也得到了一定的改良——《孤岛惊魂6》的据点不同于前作,它将据点分成了三种类型,一种是我们前作常常需要打交道的经典型据点,新加入的两种则是防空炮台阵地以及路口指挥所,一个个防空炮台组成了封锁空域,玩家的飞行载具进入范围后会被击落,而后者会使用路钉,将强行冲卡的玩家载具轮胎摧毁。玩家无法再像以往一样,开着小飞机拿着M79轰炸地面的载具,抑或是直接开上一架武装直升机,动动手指之间将毫无防空力量的据点化成一片片火海。将孤岛惊魂活脱脱玩成“现代启示录”,这种“开挂”般的游戏玩法,或许可以在羸弱的奇拉特王国这么欺负欺负政府军,或者炸翻那帮红脖子邪教徒们,但在军备力量更加强大的雅拉面前,起义军同志们,咱得多想想办法了。

 

二、武器与作战装备

《全金属外壳》里的那个教官咋说来着?“我不要什么青少年选美王后!我只想要我的M14步枪!“

在雅拉这个疯狂的国度,我想你们也会认同这句话的。看看国防军们的仓库吧,我们缴获了各种各样的制式武器,从二战的MP34和PPSH冲锋枪,到冷战的SKS和M14步枪,再到现如今的美国柯尔特公司的M4突击步枪和由德国西格绍尔公司所研发生产的P两两六手枪(狗头)。这么看来,你可以在雅拉欣赏一场近现代武器展览了。不仅如此,游击队们还拥有巧妙的工作台。枪支改造?没问题!用上它,你可以让自己的制式枪支享受上一场豪华的自助餐——瞄准镜、消音器、子弹种类以及多种多样的枪支属性加成,在工作台上都能按你的想法搭配,适合自己的武器,才是最好的武器,不是吗?

雅拉游击队的的浪漫主义和实用主义在这里也派上了用场,来试试野路子武器吧!

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往敌人的咽喉上发射一张张尖利易碎光盘的打碟机,用摩托车引擎做动力驱动的转轮机枪,还有由加油枪手柄、吹叶机引擎外加烤猪毛的喷枪组装而成的火焰喷射器……我个人更加青睐铜墙铁壁与烟花发射器,前者是手持的自制盾牌和发射霰弹的左轮手枪的结合,面对敌人强大的火力时,用上盾牌抵挡致命的子弹,待短兵相接之时,再用一发霰弹送他上天,或是用盾牌狠狠地踢他的屁股!这番操作,怎么和某位特种部队干员出奇的相似?(滑稽)而烟花发射器,是我个人觉得将“暴力美学”这个词诠释得淋漓尽致的一款武器,你可以一发一发地射出烟花火箭,射翻敌方的士兵;你也可以扣死扳机,将9枚烟花火箭弹连番发出,让敌人的武装载具在阵阵烟花爆炸的声浪和绚烂的焰火中化为灰烬。看到那些在天上绽放的烟花了吗,那是敌人和他的载具合为一体时爆炸的壮丽景色。

 顺带一提,在雅拉,现代武器不一定就比老武器强,试试去卢奥瓦洞穴里找找线索,那份宝藏背后的强大武器绝对是你怎么都想不到的。愿雅拉之神宽佑那些倒在那把武器下的敌人。

除此之外,由自由武装的胡安·考特兹发明的破敌背包,也是在战斗时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的好帮手,背上多种多样的破敌背包,向敌人发射一连串的火箭炮,抑或是一阵令敌人自相残杀的毒气。破敌背包,Amigos用过都说好!

 噢,对了,工作台还可以升级并改造你的破敌背包和武装载具,将他们变成杀敌利器。不过嘛,想改造这些东西,你得先找到改造材料才行。

别认为这些玩意简陋,这些充分利用身边一切材料制造出的武器,一样可以将敌人们置于死地,甚至可以比它们的正规兄弟们做得更好。就连安东·卡斯蒂约都称赞其为“这些从纯粹的绝望中迸发出的精明与狡诈,令人肃然起敬。”

 

三、养成系统的创新

建立根据地这件事儿,无论在何处,对于革命来说都至关重要。安全屋的设定在这代不再出现,前作令玩家饱受折磨的RPG系统也没有延续下来,而从废土希望郡继承而来的家园系统则再次大显神威。你可以在雅拉的东部、中部、西部三个主要的革命根据地进行营地的改造升级,它们对于作战武器装备、改造材料和生活资源的获取都有极大的帮助。平时没有要命的任务时,也可以闲下心来,在营地撸撸自己的动物伙伴们,还可以游玩雅拉的特色游戏斗鸡(斗鸡?真“鸡”快打!)和多米诺骨牌(呃,等等!我的赌徒9挑战PTSD犯了)。

系统还加入了“匪帮行动”和特别行动,前者通过指派领袖去进行一系列的任务,来获取武器、货币或者改装材料;而后者则是类似前作《孤岛惊魂:新曙光》的远征模式,完成任务,获取游击币奖励。顺带一提,后者可以和自己的线上伙伴一起游玩哦。

 

四、剧情与人物形象

众所周知,孤岛惊魂最具有人物形象的角色不是主角,而是反派们,

 三代的海盗头子瓦阿斯,诠释了什么叫做真实的疯狂。

——告诉我,你对疯狂的定义是什么?

 四代的奇拉特国王蒲甘明,一个重视家庭的人,最后被家庭所背叛。

——我给你整个王国!现在我只想要这架直升机。

 五代的伊甸邪教教主圣父,先知还是神棍头子?亦或两者都是?

——呜呜,我的兄弟姐妹死了,我眼泪鼻涕一大把(狗头)

这些反派们,在游戏中他们的行为与言语,都不禁让人觉得他们就是一帮疯子,但他们往往只是在某些方面疯狂,并且都有自己疯狂的理由与原因——瓦阿斯渴望力量,被毒贩霍伊特所蛊惑离开了自己生活的部族,在渴望力量和平息内心的冲突之间,变成了一个疯子,最后为了解脱自己,让另一个同样疯狂的主角杰森终结了自己;而蒲甘明为了权力,令自己的家庭支离破碎,无比痛苦的他又因为家庭而滥用权力,恶性循环下的他成为了一个暴君,最终也是家庭终结了自己;而约瑟夫席德,他忠于自己的信仰,强行让自己统治下的希望郡人们同样忠于信仰,最终也受苦于自己的信仰,兄弟姐妹们死于坚持信仰,而自己的养育了二十来年的儿子也死于试图摆脱自己的信仰。

这一代的反派,则是雅拉总统安东·卡斯蒂约,与前作反派一样,他也是一个有着自己独特行为方式的疯子,而且是管理着一整个国家的疯子。为了对抗美国的经济封锁,雅拉依靠自己的烟草研制出了世界上独一份的抗癌药物卫威若(VIVIRO),而围绕着卫威若的研制与生产,安东强行征调了许多平民,如有不从者便直接处决,令征调的平民们如同奴隶般干活,有人甚至惨死于卫威若的药效试验。人民生活在地狱中,他和他的爪牙们却享受着人民为他们带来的红利。没有他,对于雅拉来说,很重要。

在游戏剧情中,他常常与自己的接任人——儿子迭戈谈起“雄狮与羔羊”的观点。究竟谁是雄狮,谁又是羔羊呢,羊与狮之间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就让我们在《孤岛惊魂6》的剧情里拭目以待吧。

再来谈谈主角们吧,从无法回头的杀戮狂魔杰森布洛迪、到超级大孝子阿杰、再到尽职尽责的郡警,孤岛惊魂的主角形象一直都在变化。而孤岛惊魂6的主角丹尼·罗哈斯,其人物形象的塑造虽然没有3代主角杰森·布洛迪那么成功,但和5代的郡警相比,丹尼罗哈斯不再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变态劳工(滑稽),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雅拉游击队员。过场CG有了主角的面容,她也可以开口说话,表达自己的想法。她也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又接一个的任务而生的工具人,在游戏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许多她的小细节,在开车的时候会跟着电台里的歌曲合唱,用狙击步枪击中敌人时会惊喜地喊一声“BOOM!”,以及她和动物伙伴互动时的一些有趣对话,不禁让人遐想,这样一位有趣的年轻人,如果有着美好与和平的生活,会是一件多好的事情。

如果说,5代的郡警是玩家们在扮演着自己,那么玩家们在6代则是在扮演着丹尼罗哈斯这个角色,这让我们更加能够以她的视角与身份,去体验去旁观这一场激烈的雅拉革命。

 

五、总结

历经数代的演变,《孤岛惊魂》这个受到不少玩家喜爱的公式化游戏代表。在最新的第6代仍然不会让玩家们失望,我们能看出育碧在这款游戏上尝试转型的努力,有些遗憾的是一些经典玩法没有回归,在一些细节处理方面并不是太认真,但不少有意思的新设定也加入了游戏,使得这款游戏在不足之中仍然有七八分的可玩之处。让我们期待接下来的季票和往后的孤岛惊魂续作吧,希望孤岛惊魂可以越来越好,让更多的玩家喜爱这款有意思的游戏。

 Gracias!

#激流攻略第一期#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