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我的“因材施教”游泳教学法

夏天快到了,又到了游泳的季节。

在之前的夜谈中我提过,我曾经是名游泳运动员,从幼儿园一路练到了高中毕业,在中学时考到了国家一级运动员——听起来还不错,但在体育界,“健将级”以下都只能算金字塔底。

没游出什么成绩的我在训练十余年后,背起空空的行囊告别了泳坛。

我们最初的训练泳池是上海市黄浦游泳俱乐部,它的前身是租界时期上海划船俱乐部的停船场。如今这座建筑已被改建为外滩边的一座酒吧。

但这段经历还是留给我许多东西:比如我读大学时每年暑假还是会回泳池打工,兼职救生员和游泳教练,赚点零花钱。

普通泳池的救生员工作很轻松,主要内容就是训斥一下打闹的小朋友,用网兜捞一下抽筋的人,极少数情况才需要下水抢救有溺水风险的顾客。

也是当了救生员才知道这杆子原来并不是专门给教练往水里捅我们用的

当教练就没那么轻松了。

首先我学习游泳的经验是完全无法套用在正常教学上的。以运动员为目标的初学者(主要是学龄前儿童),光是学习第一个泳姿,也就是爬泳,就要花上两到三年。从学习鞭腿,到掌握上肢划水,再试着手脚配合,最后能自在换气,才算是学会了自由泳。

之后的仰泳、蛙泳、蝶泳,也都要经历这样漫长的过程。不少运动员学到最后也谈不上真正掌握了那些非自己主项的泳姿,既游不快,也游不远。

要说我偶尔去公共泳池时有什么感触,那就是看着在水里扑腾的人们心想:“这也能叫游泳?”

可风水轮流转,我的客户大多是想在短时间里从零学会游泳的成年人。按照常规的课程安排,我需要在12节课(每节课90分钟)里教会学员游20到25米的距离,并且让他们相信自己学会了游泳。

速成有速成的教法。教学手册指导我们,对于成年学员可以从蛙泳教起,因为蛙泳的蹬腿和划水方式对体能的要求比较低,换气时口鼻的位置也比较高。教练员只要在岸上教会学员动作,再像教骑自行车那样扶着他们在水里实践直到他们能自己游上个20米就行了。

至于这样游出来的姿势从专业角度来看究竟是“挣扎”还是“游泳”,那就不是暑期班教练员要管的事儿了

这说来容易,然而现实是常常有200来斤的大学生为了减肥来学游泳,教他们时我光憋着口气在水下托举就已经拼尽全力了,还得时刻提防鼻子被一脚蹬歪,什么指导纠正动作根本无从谈起。一个暑假摊上一两个这样的学员,他们减没减肥我是不知道,我反正能瘦上个十来斤。

幸好我就发现这类学员的密度比较低,只要教会他们在肚子里憋口气,自个儿就能半浮在水面上。再稍微打打腿划划手,从泳池这头漂到那头完全不成问题,反而比常规教学轻松。

虽说没这么夸张,但我很难描述第一次看见人类其实能一动不动竖着漂浮在水面上时有多震惊

我由此重新认识了“因材施教”四个字,开始摸索我自己的游泳教学法。

按照教学手册,游泳课的第一二节内容通常是先在岸上教会学员蛙泳的手部和腿部姿势。这被我改为了不预设任何目标直接牵着学员在泳池里跳跳走走。实际上这是幼儿游泳教学中的第一步,对于帮助学员克服对水的恐惧特别有帮助。因为成人教学课时紧迫,加上手册默认大人不至于怕水,通常会砍掉这个戏水环节。

但事实证明这一步确实很有必要。

当大家逐渐熟悉水性,便开始教水里下蹲,在水下吐泡泡;教他们如何换气,带他们往深水区试探。在这个过程中,我会观察学员的个人习惯,如果是喜欢上下踩水的学员,我就教他们鞭腿,告诉他们这是“自由泳”;如果是习惯左右蹬腿的学员,我就教他们蹬腿,说这是“蛙泳”;人比较瘦,我就教他如何大字型趴水面上;比较胖的,我就教他吸口气漂起来……

总之,他们原本天生擅长什么,我就顺着教他们什么,只要让他们能够在水面上撑起自己前进个二十米就好。

而对于那些始终怕水学不会换气的学员,我则会告诉他们:“你很有仰泳的天赋,我决定教你这个。”

不要慌,这里还有一只宝可梦

仰泳是个看不见前进方向的泳姿,初学者对此往往心存恐惧,自然也就很难上手。但是上面这类畏水如虎的学员在得知仰泳不需要学换气之后,通常会特别兴奋开心,学起来就很积极,有一股勇往直前的势头。于是我只要教会他们如何挺直腰、如何鞭腿、如何在水面下划手,再扶着他们练上一段便行了。 

于是,大家有的学会了“仰泳”,有的学会了“蛙泳”,有的学会了上半身仰泳下半身蛙泳的“组合泳”……大家都有快乐的未来。

虽然我也说不好这套教学方法究竟是更自然了还是更功利了,但它确实顺利教会了不少人如何跟水打交道。 

当然,我也会警告所有学员,即便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运动员,在野外不熟悉的水域最多也就能维持个七成生存率,所以永远不要轻易下水。还是那句老话——“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如今我远离游泳教学多年,但在玩儿魂系游戏时却常常会想起这段经历,总觉得有些场景似曾相识——只不过轮到我自己成了那个四肢打结的学员,而宫崎英高教练在一旁哄我:“你这样打……那样打也行吧”“你滚一滚,滚不开那你试试这个盾……那这个法术,你再用用看这法术。”“对对,就这样……哎呀没成,也没事儿,再练练”……

第一次参加亚楠篝火晚会的我确实可说是“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最后我乱七八糟地通关,觉得自己这下可真是动作游戏大手子了,心底却响起一个声音:“这也能叫游泳?”

小时候有个亲戚小哥哥骗我说游泳池里有鲨鱼,导致我在四年级之前一直不敢去游泳池。谎言不攻自破后,我四年级报复性地找国家队运动员教游泳,于是我到今天唯一擅长的运动就是游泳。              —— CaesarZX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