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大家对逆水寒的评论,作为一个搬砖党我想说说心里话

搬砖党,一个源自生活中工薪阶层的自嘲词汇,在网络游戏普及开来之后,更多的是指那些在游戏中通过游玩游戏内容并借此折现的玩家们。

我作为一名《逆水寒》中的搬砖党,默默无闻地在小江湖里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前些日子二周年庆,我打开了小黑盒看看社区,里面关于《逆水寒》的争议很多。我作为一名开服玩家,从副本开荒队,然后退居咸鱼党,也陪着这款游戏走过了两年,见证过它的低谷,迎接它的高光,我为这款游戏注入了自己的心血和情感,它也回报与我快乐与友谊。我想我是非常喜欢《逆水寒》的,也希望更多人能够真正认识它,对它有所改观。

我作为一名现搬砖党,想和大家说说心里话,讲讲我自己的故事。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我,是一名卑微血河,因为与某跨国贸易公司有债务关系(指花呗还不起),转而开始了解如何在《逆水寒》里搬砖。因为游玩的时间很久,所以对于游戏里的搬砖途径也略知一二。例如我知道哪些玩法值得打,会掉落什么,某件装备和词条的大致价格。

于是乎我开始了自己的搬砖生涯。在庙会里泡着,寻找那些低于平均价的摊位,低买高卖;去各种周本小号队竞拍,低价拍走周本的产出;和世界频道的奸商斗智斗勇,然后自己再去做奸商……搬砖的日子很愉快,每次看着自己的包裹里塞得满满当当,然后换成叮当作响的铜钱,最后摆在“藏宝阁”换成银行卡里的数字。

游戏中一件普通紫装的价格最低在四五万铜钱,换算成人民币大约是三元到四元左右,而紫装是很容易掉落的;稀有紫装“百炼”装备则大多在一百多万铜钱,也就是一百多元;而稀有词条的装备从几百万铜钱起跳,上不封顶,只要掉落一次,那就是芜湖!起飞!

起初我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毕竟对搬砖党来说效率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多搬一个号,那就是多一分钱。后来我在搬砖途中结识了一些同为搬砖党的朋友,当然了,大多都是在小号队周本里认识的。熟络之后,他们把我拉进了一个群——“某村服砖瓦工”。

群里当然也是我一样的搬砖党,平日里大家都是上班族,晚上回来后偶尔进行搬砖事业。由于白天很多时候没法登录游戏,很难拿到一手的市场价格。因此一些全职搬砖党便建了这个群,来方便搬砖党们集资合购与交换信息。

掌握市场动态是最重要的

有了这个群之后效率提高了很多。有人知道某个商品的具体价格,甚至可以精确到个位数;有人二十四小时盯着庙会行情,然后通知所有人物价的涨幅;还有人会市场价收购装备,免去了游戏内交易的税费。借着群里各种朋友的帮助,我每周的收入将近翻了一番。

但随着时间过去,我发现这个群对自己来说并非单纯的搬砖群。每个人在这里都有自己的生活,大家会抱怨自己的上司有多么惹人厌,会讨论新出的时装值不值得买,会讨论自己今天在路边捡到的萌新小姐姐小哥哥。更有甚者还在这个群里找到了自己的情缘,于是乎群友们纷纷为他们献上了自己的祝福……还有各品种的柠檬。

姻缘谱上的各位玩家

原本搬砖的途中是枯燥的,但有了这么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每天一边跑图打本,一边看着群里的沙雕群友聊天吹水,浓浓的生活气息,十分亲切。很快的有人带头建立了一个帮会,大家不约而同地聚集到了一起,我们的社交圈子很快便形成了。

我们一起组队,一起做日常,一起下本,一起在本里整活,语音里永远笑声不断。

“我跟你讲,你看BOSS这个三刀,我根本不怂的。”

“你被打到就死了喔?”

“一刀死不掉的,到时候我直接轻功加追,溜得贼快。”

“…………三刀了三刀了!”

“看我追……奶妈!奶妈拉我!”

“谢谢奶妈!爱你!Mua!”

“草太恶心了,下次不拉了,再也不拉了。”

头给你砍爆的萨迦石神

从开服时喜欢独来独往的我,也慢慢地融入到这个小团体中。“搬砖党”,这样一个半开玩笑式的嘲讽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刺耳。也许生活便是如此,什么样的人,接触到什么样的圈子,认识其他相似的人,但对大部分人来说,能找到兴趣爱好相同,生活方式相同,思维方式相同的亲朋好友,才是最最重要的。

原本我以为,自己就会这样过着平凡得不能更平凡的生活,在大宋的江湖里沉溺时,另一个人出现在了庙会里……

和我一起摆摊的HXD居然是……

最近全国各地疫情逐渐缓解,经济复苏,大家都慢慢返工,“摆摊”这种生存方式突然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并且火了起来。至于为啥会突然在年轻人之中爆火我是不知道,但有一说一,最近庙会里摆摊的人确实是变多了。

某个服务器的庙会

结束了一周周本的我把装备集中起来,帮会里统一收购的商人今天出差,只好回归老本行,去庙会里老老实实摆摊。当我再次回到电脑前,摊子里的东西已经卖得七七八八,铜钱也到了一个很可观的数值,又是收获满满的一周。

看了眼摊子上剩下的东西,大致是些挖来的素材,不太值钱但胜在量大。我把价格设置成了底价,已经是0利润,但为了早点休息也不在乎这点铜钱。等我洗完澡再回来看时,自己摊子上的素材一个都没卖出去,疑惑的我看见了旁边的摊子,便点开了他。

这个摆摊的兄弟所有的素材都比我的价格低10铜钱!

于是乎我便私聊他:“兄弟,你这卖素材,干赚吆喝啊?”

过了半晌他才回复道:“那我该卖多少?”

我好奇地看了看他的血量,嗯,四万血。在90级版本只有四万血,不是小号就是新号,卖东西也不知道价格,应该是个萌新。于是我便告诉了他一些常用素材和装备的定价,低于多少就是赔本。时间也慢慢推移,来庙会逛街的玩家也少了,我们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个小时,从商品定价到新出时装,从狗策划到新门派玄机,意外地投机。

一个专打土豪的流派

于是我们互加好友,约好下周教他怎么搬砖,便下线了。

第二周,按照约定我们走进了周本小号队,我提醒他记得带些铜钱,到时候拍卖用得上。三个周本挨个打完,总共打了俩小时,让我震惊的不止是他的龙吟手法,更震惊的是他把几乎所有东西都拍走了。周本结束后,我一边感叹他的财力,一边教他如何定价自己的商品。之后的几天里,我们一起下本,一起摸藏宝图,一起聊自己在战场被碎梦切爆,一起吐槽狗策划还要加强碎梦,投机,投机.jpg。

直到前几天,他穿着新出的时装“极夜天曦”跟我一起下本。

“这么有钱的吗?大佬大佬.jpg。”我一如往常地和他聊天。

“买错号了,问题不大。”他也一如往常地回复我。

“买错号了?你还有几个号?”

然后他说了一个名字,我并没有在意,打完周本挂完庙会后他便下线了。在帮会和朋友吹水时提到了那个名字,一个朋友示意我去加一下好友,于是我便加了好友。原以为要第二天才能通过,没想到的是没过十几秒便通过了。

我在汴京唐铸那里找到了他,据他说那是一个评分30万的龙吟角色。后来我掰着指头算了算造价,这个龙吟的本体怕是一辆奔驰哦?

满脸问号的我愣了半晌才和他聊起来,毕竟30万分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好在人还是那个人。后来他把我拉入了一个微信群,经过一番攀谈才知道群里的各位都是30万分上下的大佬,人均高层老板,合着群里只有我一个垃圾?

起初我并不敢在群里聊天,只能偷偷窥屏看大佬们的聊天,群除我佬,非常恐怖。随着对彼此的熟知,才发现大佬也是普通人,也会感叹一下今天的物价比昨天更贵,去哪里买找谁买更便宜,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在吐槽狗策划,吐槽新的系统新的骗钱,新的时装……有点香。

后来大佬们拖着我一起去打PVP,本来血河在PVP里就比较弱势,经过一轮天赋加强后也能站得住脚了。原本以为大佬们开黑打卧龙岭的时候都是冷酷无情的收割者,直到我进了他们的语音……

“往哪跑?吔我一个背刺!”

“对面大部队来了,快跑!”

“等我把那个小奶妈斩了……奶妈给我挂个清风!”

“那你憋跑啊!追不上了!”

“没事我来了,我先进去交一个蛟龙震海!”

“快快快铺一个奶圈给我!”

“我X你X!我给你铺奶圈你跑个锤子,奶圈烫脚啊?”

随后语音里就爆发了此起彼伏的笑声,当然,碎梦最后被我们卖掉了。(狗头

就这样,我又结识了一批新的朋友。

别的游戏做得到吗?

我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市井小民,每天为生活奔波。游戏本来只是一种放松的方式,但也可以变成放松+赚钱的愉快工作。网易的各种游戏都有搬砖党,因为它的游戏都有着完备的经济系统,让装备具有一定的保值能力,再加上“藏宝阁”这样的官方买卖平台加持,折现非常便利。

但我唯独选择了《逆水寒》,而非更加经久不衰的《梦幻西游》。对我来说,《逆水寒》所营造出来的江湖并非一个简单的虚拟社交场,更像是一个立体的、多层次的小型社会。

我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在这里可以轻松找到很多很多类似的人,我们谈天说地,嬉笑怒骂,我们为了体验江湖而来,结伴纵马更是乐事一件。搬砖党,普通玩家,氪金玩家,再到各路神壕,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社交圈子,比如搬砖党的我们一起研究物价的涨跌,比如普通玩家每天一起打本日常,再比如神壕玩家组队冲击比赛冠军,成立帮会构建势力名震一方。

铁马秋风服务器的帮会

但最大的不同是,网络的匿名性让这个“小型社会”中的阶层隔阂被大大淡化

喜欢拍照看风景的玩家会流连于游戏中的风景区,喜欢打本研究攻略的玩家会抢在开服的时候鏖战副本,喜欢PVP对战的玩家则会在试炼峰和连云寨磨炼手法。

但你永远不知道刚才和你合影的小姐姐,和你并肩奋战攻克难关的团队指挥,和你搏杀数十回合不落下风的微操大佬,在屏幕背后究竟是一个在朋友圈分享自己刚刚拍下照片的富婆小姐姐,还是一个在处理完一天公司事务之后忙里偷闲的业界大佬。

在如今如此成熟的网络环境里,构建一个“小型社会”非常简单,但是能让这个社会中的各个阶层连接融合在一起的,少之又少。而《逆水寒》,正是将这一点做到了最好,至少在现在,是最好。

不同阶层的人汇聚在这里,这里充满了思想的碰撞,充满了思维的融合,人与人的交际不仅仅可以穿过屏幕,穿过山河,更可以穿过阶层屏障。顶级玩家们建立自己的势力,普通玩家们认同、响应他们的信念,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圈子,又能让这些圈子在潜移默化之间缓缓融合。

要问为什么《逆水寒》独特?大概是因为,它打破了世俗的陈规,将现实社会投影到武侠梦之中,将所有的不可能化为可能,让每个人在此相知相遇。

“每一个相遇,都是命中注定。”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