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20年的等待、顽固与璀璨——《莎木3》测评

本文首发于GameDiary·游戏手帐

有许多的老玩家说《莎木Ⅲ》好玩,此外也有太多太多的游戏从业者认可《莎木》系列的优秀独创之处。但与这些认可声音相对的,表示《莎木Ⅲ》设计落后,是过时之作的声音也层出不穷。

在《莎木Ⅲ》发售已有一个月之余,GameDiary编辑部的各位伙伴一同在数个下午,品味这部充满“矛盾”的作品!带来本期的游戏鉴赏。

当然作为主笔的图书菌也先将个人对《莎木Ⅲ》这部作品的见解放在文前。

好像,从街机时代开始,铃木裕的游戏创作理念中就有着浓郁的“真实”二字。不仅是《莎木》系列的一二两部作品,在《VR战士》以及更早时期的街机游戏中,铃木裕当之无愧的成为了一位虚拟世界的真实造物主,他将一个又一个真实世界中的元素转换到幻想世界中。

铃木裕的街机设计理念

以其跨时代的设计理念——“真实与虚拟”的结合,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游戏模式。在这里作为一位游戏从业者我表示崇高的敬意。而在2019年完成制作的《莎木Ⅲ》,好似一坛使用失传古法酿造并尘封多年的老酒,并不是每一个玩家都能适应这酒的口味。

宛如黑科技一般的R-Ⅲ60

铃木裕将一个真实的世界搬入主机之中,因这般“真实”,使得游戏整体节奏如同现实生活一般。不,是如同未进入互联网时代快节奏的日常生活一般。有种让人恐惧并向往的“缓慢”。

其实《莎木Ⅲ》这部作品能在铃木裕半隐退、世嘉撤离主机开发的2015年宣布立项,在众多粉丝的支持下进行众筹完成创作,已经是属于游戏开发的奇迹之举了。

以目前《莎木Ⅲ》发售之后的实际表现来看,这并不是一款由700万美金所能支持的作品,虽说众多登场人物的动作、表情和其他细节刻画,以及场景建模与渲染都无法和当前主流3A大作相媲美,同时代对比《莎木Ⅲ》在画面表现的优异程度,远远不及前两代作品那般。但以其写实考究的武术底蕴、好似真人的NPC交互、充斥每个角落的探索点、各类不同玩法的小游戏,内容之丰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莎木1+2》宣传海报

PS:其实笔者真的很好奇铃木裕的项目管理能力,是怎么做到如此节流开发的啊!?

体验完《莎木Ⅲ》后,我好似看到了已经略显苍老的铃木裕,宛如20年轻风华正茂时一般对《莎木Ⅲ》的“真实性”进行雕琢。

一个顽强甚至有些令人觉得固执的老爷子,在众多人的不解下挖掘出了这摊已经埋藏20年,只有他知道的老酒啊!

有些吹嘘的话先到此为止,让我们回到游戏本身来。

如果是从未接触前代作品的玩家,也可以在《莎木Ⅲ》开头的剧情回顾中,了解此前的故事概括。

为报杀父之仇的日本青年芭月凉,凭着一身武艺辗转千里,从横须贺出发,途径香港,来到桂林。期间结交许多伙伴,在劳累与磨练之中逐渐成长。

来到白鹿村

因此前一二代作品在玩家群体中过于两极分化的评价,荐者极度推崇,厌者也将《莎木》贬低的一文不值,使得许多玩家担心无法适应《莎木》那与众不同的游戏节奏。

那么《莎木Ⅲ》的玩法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在GameDiary编辑部的众人总结来看,《莎木Ⅲ》依然延续了前两代作品的游戏模式,有“硬核”武学考究下的格斗对战,有充斥在大街小巷的互动游戏,也有AVG风味十足的剧情。但其设计理念与当今主流游戏极端不合,与其说是“玩”游戏,不如说是耐着性子“啃”一本陌生语言的书籍。

真实的互动

《莎木Ⅲ》的世界如铃木裕想像中的真实生活,这里的“想象”二字笔者稍后解释。NPC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同的时间段里他们会有着不同的行动模式。看着游戏中各式人物进行着自己的生活,一瞬间感觉尚武村落白鹿村和繁华城镇鸟舞镇是真实存在一般。

鸟舞镇

同时《莎木Ⅲ》延续了前两代作品的全员配音设定,每一位NPC都有数条符合其人物剧情的语言对话。好像制作组为了通过“图灵测试”,给人物们加入了复杂的语言逻辑。

且NPC还会在剧情推进后,会因为芭月凉的成长,而说出全新的对话。通过这样的叙事方式,好似不仅是玩家在通过芭月凉的双眼了解这个世界,《莎木Ⅲ》中的大爷大妈等各式人物也在通过发生的事件了解这位远赴重洋,闯入他们生活中的大男孩。

为了达到这一真实性,《莎木》系列的人物“血条”是以体力值的形式存在的,作为主角的芭月凉会因为打工、修习武技、武术切磋和玩游戏等行为消耗体力,甚至只是随着游戏内的时间流动也会饿肚子。

食物

过低的体力值将影响人物行动,需要玩家在村子和小镇的各类店铺购买食物进食恢复。从普通水果到地方特色食品,种类繁多十分丰富啊!

扭蛋奖励

当然在前面两代作品中就让人又爱又恨的收集系统,在《莎木Ⅲ》中依然存在。如各式扭蛋、草药、小游戏战利品在收集后可兑换特殊“武术招式”。

小游戏的兑奖环境

以“每个抽屉都能开启”而闻名的《莎木》系列,在这一代其探索内容也是难以想象的充实。甚至还在探索各类道具时,加入了芭月凉的吐槽系统。

当然在各个角落看到的小小彩蛋也定然会让玩家不断吐槽2Ⅲ33~

探索时会有凉的吐槽

但在这里笔者也不得不强调一点,综上描述的设定确实给玩家带来了这个世代游戏中难以想象的真实感,但铃木裕和制作组在更大层面的世界观描绘上却并不真实。

若以故事背景中80-90年代的中国桂林,游戏中出现的各类唐式古风建筑,复古的人物服饰(包子头与旗袍),过于悠闲的生活方式,与真实的中国乡村小镇是十分不符的。这是存在于异乡人脑海中,想象出来的中国场景。

关于亲情与成长

白鹿村是芭月凉的父亲芭月严曾在数十年前追寻武艺所到达的地方,几十年过去后,身负杀父之仇又充满疑惑的芭月凉也来到了此处。玩家可以通过凉的眼睛,在许多小小细节之中捕捉到他父亲的身影。

不,其实也称不上许多,因岁月的变迁,白鹿村中也只剩不多的人还记得当年也有一个从异国他乡来到此处寻找某些答案的年轻人。他在此修习武艺,也在此成长。

凉虽说是因为复仇而离开家乡,但在游戏中,他对父亲的回忆并不频繁。

制作组换了一种方式,以看似偶然的触发事件来充实父子之间的羁绊:

如芭月凉不断的在满愿寺打木桩做拳法修行时,旁边的师傅赞叹“只有严的儿子才能做到这一步啊!”。虽说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笔者的眼前好像幻影一般,正在努力修炼的凉,与他父亲的身影相重合。这种跨越了时间与空间阻隔下依旧相连的羁绊,真是让人不禁落泪。

关于武术

“以习武所必需的经历的磨练,以人与人的相连,在白鹿村的舞台上,让每一个玩家感受武术修行的浪漫!”

如果说到武术,《莎木Ⅲ》的战斗机制与前两代作品略有不同,此前使用方向键组合 △○×□ 4个按键“搓”出技能的设定,在本作中换成了连续使用指定的“△○×□”才能放出。如“旋风腿”的释放就需要玩家快速按出“××□□ ”,《莎木2》中十分强力的“外门顶肘”需要按出“×△△”。同时在本作中取出了闪避与投技,使得战斗环节更加重视攻防转换。

在这里笔者依然强调一点,《莎木Ⅲ》的战斗模式与当前主流游戏十分不同,玩家需要在蹲马步、打木桩的各种训练中提升属性,而每一种武技都有其对应的熟练度,只有在切磋对练中不断使用武技才能提升其威力和对应属性(如击倒、晕眩)。

《莎木Ⅲ》所传达的战斗理念并非“滥用”暴力。在和平年代中,习武之人的第一目标不再是击倒对手,而是在修行的每一个瞬间,去感受修整人心,完善人格的意境。

作为铃木裕引以为傲的战斗环节,十分考究的硬核战斗模式。在现在习惯各类“喧哗”战斗的玩家看来可能很是无趣。不过这也与“硬打武术”的邵氏电影末落,以徐克为代表的“新武打”电影崛起一般。我们现如今在电影或游戏中看到的武术其实都是被美化的啊!

而《莎木》追求流畅武术动作的背后,是铃木裕与制作团队耗时许久,认真考究中国功夫招式而创作的。甚至在前两代作品的制作时,铃木裕本人还邀请国内八极拳大师“吴连枝”东渡日本传授武艺,《VR战士》中的“结城晶”便是以吴大师为原型。这也是后续《莎木》中各类“古武术”的来源。

在这里笔者也说点题外话,现如今比较年轻的游戏玩家,是没有经历过“武术”流行的年代的。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笔者第一次接触到《少林寺》这般武打电影,同龄的少年们可以说都有一个“武侠”的梦。此前不久笔者在家中还找到了当年父亲为我制作的木桩与石锁。那是一个温饱满足却没有太多更高追求的时期,气功、习武、读书和买卖等事情,就成了同时期人们追求的各种目标。不过其中大部分的追求都消散在了并没有多长的二十年中。

受莎木所感染的武术家·Eisler Crabbe

而在大洋彼岸,许多不需要为生存和安全而烦恼的年轻人,被武术的秩序性所吸引,从而参与到了磨练肉身纯粹内心的过程中。投身武术修行的领域中。

这其实与宗教或消费之类方式一样,是人在满足基础需求后,填充内心空洞的方式。

回到游戏中来,笔者在一开始体验《莎木Ⅲ》时,也会因其枯燥的寸拳训练,蹲马步等修炼感到厌烦。这里看来,笔者在二十多年后也变成了内心浮躁之人。不过在慢慢修炼之余,笔者也在思考,或许这些修行的不易,正是铃木裕与制作组想要向玩家传达的信息吧。在枯燥的磨练中

能否“认可”抛弃技能点、天赋树之类玩法,回归真实写照进行修行的设定。是解读《莎木Ⅲ》的关键所在。

写在最后

《莎木Ⅲ》在其项目确立、开始众筹与完成制作诞生,都与等待许久的粉丝密切相关,而几乎没有太大变化的设计理念,也标志着这是属于苦等十多年的爱好者们的作品。

如果是在曾经感受过《莎木》之美,并认可这个系列的玩家,我在此力荐《莎木Ⅲ》,这部作品值得你花费百余小时探索铃木裕幻想中的桂林山水,去了解莎花与芭月凉背后所预言的故事。

如果你是比较年轻的游戏玩家,那么在这里笔者只表述一点:你是否想感受一个顽固老者跨越十多年的执着?是否愿意忍受不同于这个世代的枯燥,在游戏中感受幻想的真实呢?如果是,那请你千万不要错过《莎木Ⅲ》。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