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六号》来自外国网友三年玩家的独白

当我今天打开《彩虹六号:围攻》,我玩的是一个与育碧2015年发布的完全不同的游戏。经过三年的变化,这个游戏几乎每一个部分都变了。干员、武器、菜单、服务器、破坏——在开发者和粉丝眼中,没有什么是改变不了的。在2019年,《彩虹六号:围攻》是最好的多人游戏之一。但是即使是那些不玩这款游戏的人也能够理解它是如何为3A游戏的可持续性以及开发者与粉丝社区之间的合作创造了一条全新道路的。

在超过1000个小时后,有很多东西让我回到《彩虹六号:围攻》中,这要归功于几乎不断的更新。每隔几个月,育碧便会推出两个能够撼动这款游戏的战术的干员。与此同时,我们还得到了更多的道具和环境挑战:单面镜、电击无人机、全息影像、钉刺陷阱。内容是按照严格安排的计划发布的,这让我觉得我在游戏上的投入是与开发者相匹配的。

不像暴雪那样,新的《守望先锋》英雄最终会发布,新赛季更像是你最喜欢的电视剧按照预期回归。在《彩虹六号:围攻》获得成功后,育碧将同样的季节性更新模式应用于《荣耀战魂》和《幽灵行动:荒野》。即使是APEX也是如此。

《彩虹六号:围攻》频繁注入新机制的副作用是近乎持续的bug。育碧在过去一年中在提高bug清除效率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问题依然存在。去年的一个bug使得Blitz变成了光速火车头。另外利用机动护盾卡在头部的bug和电盾恶性bug对于游戏影响恶劣。当每一个大的补丁修复旧的bug时,新的操作或地图会产生新的bug,这些问题会持续几周或几个月。很少有一个bug或或漏洞会破坏游戏机制,但令人沮丧的是《彩虹六号:围攻》从来没有感觉像传统的射击游戏一样流畅和完善。

我总是能指出游戏哪里不好。排名游戏有很大的缺陷,没有竞争性;bug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修复;黑胡子的步枪盾开局就没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这里的混乱。我已经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如果一个开发者经常对一款游戏做出大的改变,那么它就会因为这些改变而破坏了整个游戏。

在“游戏即服务”成为流行语之前《彩虹六号:围攻》便发售了。这款游戏静静运营着,而像《守望先锋》、《PUBG》、《堡垒之夜》以及现在的《Apex Legends》这样的游戏则在全球范围内流行开来。尽管竞争激烈,《彩虹六号:围攻》的玩家基础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长,最近达到4500万玩家。但因为现在其他流行的射击游戏并不是它真正的竞争对手。

没有像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的竞争。育碧的这款独特的游戏融合了战术枪战、不对称的角色、操作能力和自由破坏等元素,让每一场比赛都与众不同。自从推出以来,育碧已经成功地制作了52位干员,在没有任何一个角色感觉太过单调的情况下,添加了一些新花样。一些干员用于场景破坏(比如Maverick),而另一些人专注于信息收集和对抗其他技术。

我个人最喜欢的是Jackal,他可以激活他的头盔看到敌人的脚印并追踪他们的位置。玩Jackal就像玩两种游戏:一种是我清理房间和射击的游戏,另一种是我从地上的脚印拼图中寻找是否有人藏在角落里的游戏。像Mozzie,他可以部署微型机器人“害虫”来攻击敌人的无人机,并多去控制权。过去,我可以漫不经心地在地图上玩手机,如果我的无人机被打掉了,我并不放在心上。当有Mozzie的时候,我必须小心以防被mozzie骇入,导致敌人多了一个信息获取方式。

看着《彩虹六号:围攻》这些年来变得更加包容是一种乐趣。这款游戏推出时,它的20名干员中只有3名女性。在每一季发布后,至少会增加一名女性对应一名男性。自2015年以来增加的26个干员中,有14个是女性,其中许多是有色人种女性。角色代表了不同的文化、体型和个性。随着更多干员的加入,代表国家的数量从5个增加到16个。虽然与玩家的行为和游戏方式没有任何关系,但角色的多样性是我最喜欢的游戏元素之一。育碧似乎真的很在乎代表不同的文化(可能是为了更好地在其他地区推广这款游戏,但我也觉得它不那么愤世嫉俗)。

在某种程度上,《彩虹六号:围攻》像是对汤姆·克兰西的原著小说和早期的《彩虹六号》中所呈现的粘性男子气概和自我严肃的军事间谍行为的一种积极抵制。它的基调更加理想化,注重团队合作和凝聚力,而不是全球性的冲突和政治。游戏中缺乏传统的故事叙述方式成为了一种优势,这使得游戏玩法本身能够奠定基调。《彩虹六号:围攻》既是扣人心弦的条件反射测试,也是合作的国际象棋比赛。我并不关心为什么所有这些干员聚集在一起互相竞争。这没有意义,也不重要。我对这个游戏的了解并不来源于比赛,而是了解一个干员的生活,或者看一其扩展世界观的短片,其中EMP老爷子暴打了一个流氓。

与大多数同时代游戏相比,《彩虹六号:围攻》更了解自己。它的开发者知道什么时候该关注战术和现实主义。他们也同样明白什么时候应该放弃这一想法,让自己的游戏变得更有趣,让游戏的变得更有包容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点变得越来越正确。

当我和几个朋友组队玩游戏时,玩《彩虹六号:围攻》是最令人兴奋的。信息是成功的一半,所以你可以信任你的队友,让他们做出准确和有用的信息,这往往是赢得比赛的方法。在一轮游戏中过早死去很烦,但同样有趣的是,我可以控制摄像机,以有限的方式提供帮助。看着朋友利用我给他们提供的信息,去赢得比赛,比胜利本身更令人满意,快乐。

当我不和朋友一起玩的时候,好的团队合作就像抛硬币一样。《彩虹六号:围攻》的流行也带来了巨大的问题。有些变化,如友军伤害反弹,能够使得问题缓解。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但育碧在提供可靠的玩家交流解决方案方面一直行动迟缓。如果有人在聊天或游戏中骂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点击举报按钮。要获得更可靠的举报信息,我必须访问育碧支持网站。文本聊天过滤器的使用使种族主义或恐同的污言秽语的无效,但言语毒害或黑客攻击会让一局中的玩家都敢到厌烦。

作为一个白人直男,我不会因为自己的声音而受到攻击。但我仍然经常看到有些毒害游戏的文化在起作用。在一个口头交流就是一切的游戏中,让那些烦人的队友安静下来,举报是没用的。很明显,没有足够的理由让这些人不再烦人,这对我玩这个游戏的兴趣有很大的影响。如今,如果我身边没有至少一个朋友陪我一起玩,我就根本不玩了。

如果一年以后,我还玩这个游戏,希望育碧能够多做些事情来惩罚破坏游戏体验的人,保护它的绿色玩家。我不知道我是否会成为其中之一。我并不期望游戏开发者能够完全解决问题,但我确实希望他们能够尽其所能去阻止它。让这个游戏发展的更好。

《彩虹六号:围攻》给人的感觉与其他服务类游戏不同。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这不是一个放松的消遣;它更接近于一场激烈的、常规的篮球赛或业余垒球联赛。工作之余玩个游戏来释放压力听起来很奇怪,但它的逃避现实的功能是无与伦比的。每一轮我们都投入其中,运用术语交流。

这仍然是一种社会经验,但却是一种建立联系和提高团队合作的经验。我有个朋友也玩这个游戏,我和他很熟,现在我们就像一个整体一样行动,互相支持,掩护侧翼,什么都不说。我渴望和他一起完成一些默契的配合。育碧拥有这一款令人难以置信的游戏,但它需要更敏捷地解决问题。我希望它能做好。我想继续热爱我最喜欢的游戏。

本文来源:Polygon
由小黑盒 小玉米_ 翻译整理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