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家艺术家《弹丸论破》,荒谬到写实

没接触过《弹丸论破》的朋友那或许也遇到过黑白熊的周边形象,看过一些"净tm扯蛋"的弹幕。但《弹丸论破》绝不仅仅是单纯梗作,也不绝是古老远古瞎吹的过时情怀。它是实打实的寓言家艺术家。

如今《弹丸论破》全家桶即将登陆switch,从psp到psv,ps4到switch,难免泛起一些感慨一些回忆。

大学那会,寝室人一半都在搓《怪物猎人p3》。我是异常羡慕,却深知本人的父母不会傻信psp能开发智力这种鬼话,只能作罢。

后来工作挣了薪水,马上搞了台psp3000。此时tgbus的资源下了个干净,什么都装上什么都试试。此间,接触《弹丸论破》受到震撼。当然psp那成海的galgame也挺震撼的,不过震撼风格不同。

本来我也算是一个侦探爱好者,《Biko3》扮演侦查人士的成就感深刻在dna。文字类也不排斥,我相信好的剧本能带来超越影视的心灵冲击,《沙耶》就是神。

于是从玩法类型开始,《弹丸论破》对于我就没有磨合期。它本质还是文字破案,此系列的案子之蹊跷,埋坑之频繁,对于好坏人的认定反复横跳,紧扣心弦。人设十分张力,人物各有特色记忆点,超时髦的扮相和对白,好一本时装包装杂志。

加之超高校级的音乐和ui,这么几把吹能看出,这《弹丸论破》没短板。而真正震撼我妈一整年的,还得是那神经质、荒诞、却怀疑现实真伪的架空背景,还有拿小命玩游戏跟玩一样沉重却写意的展开思路。戏剧就是活生生的制造冲突感,而撞击达到顶峰却和谐就足以艺术。宛如精神小伙的旺仔红紧身。

封闭环境保护特殊失忆人才,类大逃杀的游戏规则,狼人杀似嘴炮扯蛋,如今看来吃饭呼吸般平常的玩意,20年前可是见的不多。

后来我看到电影《饥饿游戏》中身怀绝技的年轻人的生存表演,总有一丝眼熟。而《移动迷宫》保护病毒免疫人士而设下封闭保护,更让我有所观影参考。

《弹丸论破》比这些还离谱,虽然外面的世界同样得了大病,但却怪疾更甚。不是僵尸不是瘟疫,居然是一种叫绝望的病。封起来保存的少年特质是希望,货真价实具象的希望,中二到抠脚。

乱成一锅翔的背景下,我确实在玩抓内鬼的狼人杀,玩大吉大利的活下去游戏,玩选择题看故事的文字纸片人。《弹丸论破》并不本分,揉捏了大量的破案小游戏,还有那时髦爆棚的言弹直击对方的观点错误。节奏对喷案件复盘都让我好奇开发吃啥长大的,创意如此清奇。

那些年,我多少是不能感同身受的,最多当猎奇小说来爽。绝望的呐喊疯癫的表演,西方朋克风嬉皮士愧不能及。如今浮躁的当下,人人看着网络传说的跳跃,这些绝望顽疾倒是丝滑又合理起来。而游戏中那存在的一些美好一些人情味,恰似纠结内心中的一抹挣扎。这个世界是有希望的,绊不倒宏大的绝望,也能给角落一抹光明。似《弹丸论破》那幕主角最后迈入那道光芒的大门。

这可以说是寓言了,《弹丸论破》把这些放大再夸张。处刑的夸张,行为的夸张,斗争的夸张,让人很难忽略它的艺术感。

故事玩法设定种种怪诞加起来,反而异常合理。后来游戏做了动画化,弱化的这些小游戏的表现反而不够合理了。如同哪天jojo站正常了,再热血我也觉得那世界漂了,不真实。

从荒诞到真实,《弹丸论破》当的起打20年的绝佳冷饭。我把psp封存了起来,后面那坨电池鼓得像蟾蜍,盖子都合不上了。我也不再年轻,却还隐约有丝温暖的希望。

#弹丸论破#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