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生还者2》幕后故事:动作捕捉拍摄现场的一周之旅

前言:译自VG247上的文章。暂且忘却游戏的剧情内容,来看一看幕后的相关记录吧

洛杉矶,普莱亚维斯塔。也许谁都不曾想到,就在这个普普通通的地方,却有着PlayStation平台上的多家游戏制作团队,在此进行着动作捕捉环节的工作。

来自世界各地的杰出游戏开发者们,为了他们各自的作品,于此齐聚一堂:例如Guerrilla Games就在为刚公布的《地平线:西部禁域》进行拍摄工作,而前来参与拍摄的兰斯·雷迪克(Lance Reddick),更是让我的心情激动到难以平复。

但我此行的目的,却并非仅仅是来一睹兰斯·雷迪克的风采。

与其他团队一样,顽皮狗Naughty Dog也在对新作《最后生还者 第二幕》进行动作捕捉的拍摄,如今拍摄进度也已经来到了最后一周;而我呢,也神奇地说服了团队成员,于是得以在这最后一周中,与他们一同前往了拍摄现场。

我这一周的跟访生活,就此开始了。

早上四点钟,在时差以及困意的百般阻挠之下,我挣扎着起了床;简单收拾了下,我早早出门打了辆滴滴,希望不会赶上堵车——但我还是失败了:没办法,谁让这里是洛杉矶呢。

拍摄地点不算起眼,但里面却有着相当大的规模。不远处,索尼圣塔莫尼卡工作室正忙碌着,想必是在为《战神》新作努力着吧;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都想溜进去看一眼了。

一位安保人员给我签了到,递给我一枚入场证,于是我就这样顺利地进来了。一会儿,几位摄影师,动画师,以及语音指导来到了现场,一同到来的,还有乔尔的扮演者特洛伊·贝克(Troy Baker)。

领了入场证,拿了杯喝的,大家开始准备着一天的工作。特洛伊·贝克很友好,当谈到《最后生还者》对于他的意义之时,他更是表现出了非比寻常的热情。

陆陆续续地,其他几位也来到了场地:艾什莉·约翰逊(饰 艾莉),珊农·沃德华德(饰 艾莉女友蒂娜),杰弗里·皮尔斯(饰汤米),以及游戏的联合编剧,哈莉·格罗斯(Halley Gross)。

最后到来的,则是开着黑色特斯拉的,尼尔·德拉柯曼(Neil Druckmann)。

在此处参与拍摄的人数,比起顽皮狗工作室的350人来说,其实要少上很多,因为在这里所花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相当地昂贵。于是在这儿,一切都要以效率为先。

彼时仍是2019年的四月份,距离游戏正式发售,还有一年多的时间。

但这一周的拍摄工作,实际上对于任何一款游戏来说,都是至关重要;更何况,《最后生还者2》在游戏电影化方面,可是有着极大的期望的。

在近几年间,顽皮狗团队就曾多次为了《最后生还者 第二幕》,而前来此拍摄地进行工作;想必,从立项之初,到如今最后一周的拍摄,这其中有着太多开发者的辛勤努力了。

甚至,在《神秘海域4:盗贼末路》于2016年发售之前,顽皮狗就已经在此处,为《TLOU 2》在2016年的发布宣传片进行拍摄了:宣传片中的场景,各位可能也还记得,弹着吉他的艾莉向乔尔保证,她会“干掉他们所有人”

那一次的拍摄,迄今为止,也正是顽皮狗团队所进行过最长最重要的一次拍摄了。

两道沉重的隔音门后,就是真正的拍摄场景;一盏大灯发出光芒,指引着摄影机的移动与否。一旦喊出了“Action”一词,所有人都不得随意出入,以免打断团队正在精心进行的拍摄。

而在拍摄开始之前,德拉柯曼、格罗斯以及其他几位主咖会走进一间旁屋,围在桌前,试读一下台词——这样的排练过后,就会是台上的排演环节了。

一开始他们排练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进去好,还是不进去的好;因为排练过程其实也是比较私密的,所以据说,有些演员不太喜欢有旁人在场。

而且在排练过程中,演员们也可以表达出对角色故事的意见或不满,这样的话在拍摄之前,演员们就能够和德拉柯曼与格罗斯一同,进行商讨,最后达成一致。

但后来,德拉柯曼给我发来了消息:“进来吧。”于是我悄悄地侧身进门,一边往沙发上坐,一边想着我该用怎样的坐姿,才不会打扰到房内的各位。

演员们读着台词,一个场景接着一个场景,时不时也会轻微调整一下对话内容;此时德拉柯曼和格罗斯也会为剧情内容做出解释,介绍设定的动机,讲解角色的情绪,等等。

与此同时,桌前的大屏幕上会放映出许多幅艺术设定画,来让演员们感受到,在游戏成品当中,每个人的角色,会处在怎样的一个位置上。

这一周中,最主要的几个场景,包括本作最初的序章部分,也就是乔尔向汤米讲述着,在系列初代结尾中,他对艾莉说谎的那部分;而另一个重要场景,就是艾莉与蒂娜的浪漫时刻,那段剧情中对二人内心之忧虑的处理,可以说是我见过最棒的了。

相比之下,其他的场景就显得次要一些了。

游戏中主要角色的台词占了大多数,但剧本中也是有其他角色的台词内容的。有关乔尔在序章中的动机,大家进行了漫长的讨论;讨论结束后,贝克也是开玩笑道:“关于那个,龙套巡逻兵2,我也是有一点儿想法的..”

总之当讨论结束后,就是排演的时候了。

来到舞台附近,一切的气氛都开始凝重起来。

四周没有任何的混响,只要摄影机开始工作,所有人都开始沉默起来,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甚至,连肚子饿而发出的咕噜声,都有可能对拍摄造成干扰。

特别是当声效团队想要在无表演的情况下,为演员的台词配音进行录音时,他们会让演员稳坐在房间中心,让麦克风也离的很近很近,来确保不受外界的声音干扰;哈莉·格罗斯和我呢,也就好几次因为肚子叫而被“赶了出去”。

哎,我为啥没多吃点儿早餐呢?

在排演的时候,演员们也会来到拍摄场景当中,只不过身上还没穿着动作捕捉服装。地面上贴着的带子,标志出了每个场景的位置,房间周围的屏幕上也会显示出场景中的基本3D建模,以便让工作人员确保演员保持在场景范围之内。

有些屏幕上,放的是现实中的镜头,而在其他屏幕中,大家就能够看到各个角色在游戏中的表现,这些也是通过动作捕捉服装的记录而实现的。

每当场景变化时,地上的贴纸也会变动。游戏中的马儿,在现实中只是能让人坐上去的箱子;枪支道具也都是塑料模型,上面也有着动态捕捉用的小球球;而像大门啦,坟墓啦,或是马儿的尸体这样的标志物,都是由金属杆、木板或者泡沫所做成的。

而且有一次,我也参与到了某个场景中,拿着一把“动捕”枪模,扮演一名游戏中的NPC,来帮助演员们在场景中,更好地进行表演。

说到动态捕捉服装,其实这些就是氨纶纤维材质的连体衣,衣服上有着尼龙搭扣,还有着许多塑料材质的小小跟踪点。

沃德华德也对此跟我进行了一些讲解,在大腿部位,衣服上要连着一块硬盘驱动器(据说挺烦人的),它会为头戴摄像机进行供电,每次拍摄的时候,摄像机都会打开,发出的光芒也相当地亮。

每天早上,演员都需要在电脑上完成一次登录,来保证服装上的所有小点点都能正常工作,相当于就是在动捕环节开始前,来存储一下每个人的个人设置。

然后呢,一位化妆师就会给每位演员的脸上贴一些小点点,这一过程呢,大概会需要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Ashley Johnson

来到台上,无论是在开拍还是拍摄结束之时,演员们都要做出一个“T型姿势”:顾名思义,就是要站的笔直,然后双臂都向身体侧面平举。

其实也还有个所谓的“Z型姿势”,但并不是说演员要将身体弄成Z字形啦:这个Z只是来自“僵尸步”中,僵尸Zombie一词的首字母而已啦。

您看,电子游戏相关的这些术语,还真是随心所欲不拘小节呢。

在拍摄的这一周当中,一个个拍摄场景下来,真正让我非常惊讶的一点,其实就是团队极快的工作效率——也许正是德拉柯曼优秀的创作能力*和领导能力,再加上透彻的试读排练以及全方位的排演,才有了如此高的效率吧。

*译者:我估计这儿各位肯定不满意 我也觉得.. 总之各位别喷我就好(求生欲MAX)

格罗斯和德拉柯曼会给各位演员提供指导,不过也常常会开开玩笑,拿演员们寻寻开心,这也使得在这一周的拍摄周期中,大体的氛围还是很有趣很欢乐的。

贝克和皮尔斯倾力表演,完成了游戏序章部分的拍摄;约翰逊和沃德华德则是多耗了一些时间,来争取将她二位的接吻场景演至完美。

她们二人的那一场景中,有着很多的肢体动作以及面部表情,这也意味着制作团队需要采用多种不同的动捕技术,来完美做出他们的目标效果。于是两位头上的摄影机,也是一会儿开着,一会儿关着的。

工作满满的一周就这样逐渐结束,团队也完成了所有的制作目标。在拍摄的最后一天,大家的情绪更是达到了最高潮。

左:杰弗里·皮尔斯 中:尼尔·德拉柯曼 右:艾什莉·约翰逊

一切工作就此结束,只剩下泪水与欢呼。

图上的三位拍了张合照,以记录下三人所合作的又一款游戏;这之后,德拉柯曼讲了几句,以感谢现场的所有演员与工作人员。

“这段旅程,已逾十年之久,”他说道,“希望各位对自己的努力感到自豪,就如我们对你们所感到自豪一样;你们真的很棒,棒到不可思议。”

至此,距离游戏的发售还有很久,但演员们的工作,已经差不多全部结束了。

顽皮狗的各位开发人员,将会就此回到工作室当中,努力完成游戏的后续制作——毋庸置疑,团队之后的工作量仍会多到难以置信。

未来,演员们还会需要为一些附加对话进行配音,内容也就是游戏中的一些闲聊等内容;配音完成之后,顽皮狗也会需要将这些内容好好地保存起来——

但这都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该来上一杯庆祝一下了。

后记:

原标题:Behind the scenes: One week on the set of The Last of Us Part 2

原作者:Sam White

译者:电脑玩家布雷泽

想说的话:各位开发者 各位演员 为这款游戏都是付出了很多.. 但还是希望剧情可以不是现在这样 想必当外界对本作的评价降至冰点时 开发者和演员的内心 都不会很好受吧

本文来源:VG247
由小黑盒 电脑玩家布雷泽 翻译整理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