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黑色行动》系列全剧情梳理解析(二):黑色行动

大家好,我是老游,不论你在何时阅读本文,都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在昨天的剧情梳理中,我们已经讲述了黑色行动世界线中二战时期发生的故事(《使命召唤:黑色行动》系列剧情梳理:战火世界),忘记剧情或是不清楚《使命召唤》各个子系列关系的朋友可以复习一哈。

随着时间的推移,铁幕落下,冷战当中的明枪暗箭又缓缓地浮现。


正题开始之前,我们先说一个密码学概念(这里感谢404网站的404er@NextGenTactics的解密思路):

一次性密钥加密(One-time Pad Encryption)。

攻读信息安全、计算机科学、密码学(这个专业一般是军方开设)学位的朋友应该对这个加密方法不陌生。

我们先从简单的开始,我们把数字和字母对应起来,分别是0-A,1-B,以此类推。

那么Hello World用密码表示就是7 4 11 11 14  22 14 17 11 3。

我们提高难度,这次采用一次性密钥加密。

一次性密钥加密方法的核心在于一次性解码关键词,或者说叫密钥。

同样用密码表示Hello World,我们加上一个解码密钥Where Are You。

那么密码就不是原来那串数字了,而是3 11 15 2 18  22 5 21 9 17。

具体操作是用未知数n减去解码密钥对应数字,这里是3-22,即3减去W对应的数字,那么减去的过程等于从26往前数19个字母(因为22-3),得到了7,对应字母是h。

后面的以此类推,我就不再赘述了。

为什么我今天特意要说这个密码学的方法?

因为《黑色行动》中出现了大量的密码内容。

解密方法即一次性密钥加密,密码的第一个数字是页码,是美国前总统约翰·F·肯尼迪的著作《当仁不让》Profile in Courage(文章编辑器没有斜体哈,别见怪)一书中的对应页码,密钥是对应页码的首行内容。

特意找了一下这本书的电子版用于破译BO1的密码

后面我们可能会引用一些密码内容,所以提前跟大家说一下,但我不会直接把密码扔出来,会给大家提前破译好,便于阅读。


由于总文本量达上万字,考证内容非常庞大,所以分期讲述。

码字不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不吝点赞充电关注。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可以评论留言,或者关于PC版《使命召唤》老作品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


猪湾

随着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西方称为朝鲜战争、韩国战争)的爆发,亚历克斯·梅森、弗兰克·伍兹和杰森·哈德森参加了这场对于美国来说非正义且必败的战争,在战争结束时他们倒是没缺胳膊少腿地回家。

1960年9月,经过美方情报官员瑞安·杰克逊的招募,亚历克斯·梅森、弗兰克·伍兹和约瑟夫·鲍曼被吸纳到CIA下的行动单位。

1961年4月17日凌晨5点,梅森、伍兹、鲍曼三人和古巴反叛军的负责人卡洛斯在酒吧会面,这家酒吧也是古巴反卡斯特罗组织的秘密据点。

几人商议了行动细节后,警察闯入了酒吧,因而不得不提前发难。

逃离了警察的围捕后,三名特工潜入了位于哈瓦那的卡斯特罗府邸,并且成功地暗杀了卡斯特罗,的替身。

在逃脱的过程中,由于古巴军队的车辆堵住了飞机跑道,梅森毅然跳下飞机,操作敌方的防空炮为飞机开道,自己却被列夫·克拉夫琴科抓获。

这是40号行动,古巴称之为猪湾行动。游戏里的一些时间点和事件和历史事实不太一样。

卡斯特罗把亚历克斯·梅森当作礼物,送给了德拉戈维奇。他们登上了一艘名为水中仙女号(音译雷萨尔卡号)的货轮,把梅森送往了苏联某地的劳改营。

这处劳改营的名字叫作沃尔库塔。

另一组美国特工在突围时也遭到了还击,CIA特工迈克尔·肖被捕,关在古巴。

时过一年半,古巴导弹危机爆发了。

外面一片恐慌,而被关入沃尔库塔的梅森“也没闲着”。

你的自由

早在1959年,尼基塔·德拉戈维奇就向苏共高层递交了一份报告,认为在下一次世界大战中不必动用核武器,而是使用另一种毁灭性手段消灭对方。这份报告最终获得了批准。

他所谓的毁灭性手段,就是对美方一些关键人员洗脑,再把这些沉睡特工撒到美国各地。

在战争来临时,苏方会发送无线电信号,传输密码,只有沉睡特工会听得懂,而这些特工就会失去自己的意识,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完成密码所传达的指令。

而只要下达释放提前准备好的新星6号的指令,新星6号毒气就能消灭美国的有生力量。

洗脑技术由弗里德里希·施坦纳设计,向他们的大脑植入一套密码表,而新星6号毒气也是他的作品。

而梅森就是这些沉睡特工中的一员。

梅森在沃尔库塔被关了一段时间后,开始被不断洗脑,但施坦纳却发现他的意志超乎常人,尽管被植入了完整的密码表,但他无法被完全控制。

德拉戈维奇认为洗脑梅森,让他刺杀肯尼迪的计划失败了,于是又把他送回了劳改营的矿场里。

梅森在那里孤单地度过了一年,直到维克多·雷泽诺夫和他成为了密友。雷泽诺夫和他无话不谈,包括自己当年如何被关进劳改营。

雷泽诺夫之所以待梅森这么好,是因为他发现了梅森的异常。他利用梅森被洗脑,向他的脑海中植入了一条指令:

德拉戈维奇,克拉夫琴科,施坦纳,这些人,全都得死。

雷泽诺夫唯一能够利用梅森复仇的机会,就在于让梅森越狱,找机会报仇。

两人精心策划了八个经过比喻的越狱步骤,即“拿到钥匙,从黑暗中崛起,降下火雨,释放野兽,束缚飞兽,挥舞铁拳,地狱降临,迎来自由”,并在1963年10月6日起事。

在越狱过程中,来自马加丹的大块头囚犯谢尔盖为了让梅森冲进军械库,用身体顶住防暴门,活活被压死。

完成了前七个步骤后,两人乘典狱长私藏的摩托车逃出劳改营,但是在最后一步的最后一瞬间,雷泽诺夫并没有跳上和公路并行的火车。

他向梅森高呼:“这是你的自由,不是我的。”

雷泽诺夫乘坐的卡车被苏联军队的路障逼停。

他之后的命运,我们不得而知。

闪点行动

梅森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通过欧洲返回美国。

11月10日,经历了忠诚测试后,梅森重新得到分配,这次他的上司是CIA情报官员杰森·哈德森。

当天晚5点,在杰森·哈德森和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罗伯特·麦克纳马拉,以及一名美军高级军官的陪同下,梅森前往五角大楼。

忽视穿模哈

在五角大楼的时候他就已经遭到美方情报部门(根据快乐椅后面电脑里的文件,这些监视他的“自己人”应该是CIA SAD,中情局特别活动中心)的严密监视。

几人来到五角大楼下的秘密会议室,梅森与时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单独面谈。

此时梅森大脑中被德拉戈维奇植入的“暗杀总统”指令生效,但他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肯尼迪向他介绍了关于德拉戈维奇的情况,并且下达了消灭德拉戈维奇的命令。

一周之后,美国情报部门展开了闪点行动。亚历克斯·梅森、弗兰克·伍兹、约瑟夫·鲍曼和特伦斯·布鲁克斯四人潜入了苏联在拜科努尔的联盟号航空火箭发射设施。

作为内应的格里高利·韦弗被克拉夫琴科揪了出来,被后者捅瞎了左眼。

格里高利·韦弗是在苏联大清洗时期逃到美国的苏联人,1961年3月5日在美国加入了中情局。

而他的妹妹奥尔加·韦弗拉留在了苏联,1955年在诞下女儿克里斯蒂娜后死去。但是格里高利在出逃后对奥尔加的处境完全不知情。

几人救下了韦弗,并使用女武神飞弹摧毁了联盟2号火箭,顺便消灭了二战后被苏联招走的纳粹科学家。

克拉夫琴科早早在袭击前就跑路了,而德拉戈维奇的轿车遭到了几人的突袭,据信已经死亡。

然而德拉戈维奇并没有死,不然故事怎么写。

在达拉斯

11月19日,神秘人约翰·特伦特通过CIA内部信息网络,第一次向杰森·哈德森发了一封消息,表示:

你没我了解梅森。周五的时候一切都会发生变化。

11月21日,这个约翰·特伦特向肯尼迪发送了最后一封信作为警告——一次对肯尼迪的潜在刺杀计划的警告。但肯尼迪并没有当回事。

实际上,早在同年6月23日,一个名为伊芙琳·克罗斯的女人就曾向肯尼迪发过一封信,信中表示:

他不会再问您一遍,我很清楚,这是他的最终报价了。请您在离开前重新考虑一下,不要离开柏林,否则您将会有性命之虞。

当时肯尼迪刚在西柏林发表了他著名的演说,《我是一个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意气风发,根本无暇顾及克罗斯的劝告,也没相信真会有人找自己麻烦。

当时没信,现在会信吗?

在特伦特发信的第二天,也就是11月22日,星期五,肯尼迪在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遭到狙杀。

李·哈维·奥斯瓦尔德使用了一杆卡尔卡诺M1891骑兵型卡宾枪进行了狙击。被洗脑的梅森在他自己无意识且不知情的情况下,也参与到了暗杀行动当中。

奥斯瓦尔德随后被捕,并遭到灭口。

在1963年11月25日,约翰·特伦特发给杰森·哈德森的信件开头出现了一段密码,破译后得到OSWALDCOMPROMISED,即Oswald compromised,奥斯瓦尔德暴露了。信中也提及了伊芙琳·克罗斯。

变节者

1963年11月初,一支苏联特种部队三人小组抵达了阿富汗,准备消灭一名双面间谍,但作战过程中出现了纰漏。

小队长克维克斯上尉和老兵瓦斯托夫中士认为:这次行动是秘密的啊,我们这保密意识不比拉美大区和非洲大区那些尬点强多了?

为了防止敌方知道他们的行动已经执行,并且让阿富汗人相信他们死了,于是这俩人把小队的第三人,愣头青狙击手尤里·拉斯罗夫打趴了(当时玩BO DS的时候我直接迷惑了???),并且取走了他身上的武器装备。

这俩人以为拉斯罗夫被他们揍死了,抛下“遗体”直接跑路,你给路打油。

拉斯罗夫昏迷时没有被搜索队发现,醒来后跑到了一个小村落,没成想和亚历克斯·梅森碰上了。

尤里·拉斯罗夫,《使命召唤:黑色行动 DS》中的重要角色

11月21日,梅森抵达阿富汗执行一次秘密任务,被当地军队误认为是个杀手而追杀,误打误撞碰上了拉斯罗夫,两人合作逃离。

拉斯罗夫成为了一名变节者,抵达美国后不久被吸纳入CIA。

1966年,为德拉戈维奇工作的英国科学家,英共的丹尼尔·克拉克博士无法忍受德拉戈维奇和施坦纳,于是逃离了苏联的研究设施。

8月1日,克拉克抵达了他哥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住所,不久后逃到了香港九龙,准备独自一人对付德拉戈维奇。

“幸运之子”

同是在1966年,卢梭·阿德勒加入了美国中情局。

卢梭·阿德勒在这一年被派入美国驻越南顾问司令部研究和观察小组(MACV-SOG),目的是调查苏联在越南的军事存在。

1967年8月,美方派出一支救援队,营救当年40号行动中被捕的另一名CIA特工迈克尔·肖,但没能直接救出他,反而是肖成功地独自逃脱,与这支救援队会合。

1968年,约瑟夫·鲍曼的儿子出生,在打仗的时候海外喜当爹。

1月21日,杰森·哈德森与亚历克斯·梅森在溪山的美军基地见到了弗兰克·伍兹,此时基地突然遭到了北越军队的猛烈攻击。梅森和伍兹救下了被炸晕的哈德森,三人协助防守基地。

这句话记住,《黑色行动IIII》的时候要考的

由于己方炮击坐标错误,导致双方展开了进一步的白刃战,就在伍兹的M16卡壳的时候梅森又救了伍兹一命。

三人乘坐吉普车,使用陶氏反坦克导弹击退了北越军队的装甲攻势。基地守住后,约瑟夫·鲍曼姗姗来迟。他和伍兹一样不待见哈德森。

之后,梅森也被派入了美国驻越南顾问司令部研究和观察小组(MACV-SOG)。伍兹和鲍曼在他加入之前就已经是MACV-SOG的人了。

1月26日,卢梭·阿德勒和劳伦斯·西姆斯从岘港(岘,xian一声)的美军基地出发,对一处北越军队的据点展开打击,两人在这处据点发现了北越和苏联,和苏联特工珀尔修斯的关系。

北越部队在珀尔修斯的精心策划下,对美军的直升机展开了突袭。

阿德勒和西姆斯两人在美军开伞绳基地取得了美国人的“最终手段”——一枚核弹,而珀尔修斯的计划就是拿到美国人的核武器。

阿德勒接到的命令是把这枚核弹转移到哈斯金斯军事基地。不巧的是两人乘坐的直升机遭到击落,但他们在汽油弹轰炸的支援下击退了北越军队,挫败了珀尔修斯的计划。

对不住了,FOV拉满导致胳膊都有点变形了

这也是阿德勒第一次与珀尔修斯的“邂逅”。

春节攻势

1月31日,北越军队在南越境内展开了全面进攻。这就是历史上的春节攻势。

2月2日晚间,梅森、伍兹、鲍曼三人乘直升机抵达顺化市,目的是营救一名苏联的叛逃者,他手上有关于新星6号的情报,这时候正在CIA在顺化市的安全屋内躲着。

顺化市正遭到北越军队的围攻,三人乘坐的直升机被击落,但并无大碍。他们抵达安全屋时,北越军队已经占领了那里。消灭掉敌人后,三人分头行动,寻找叛逃者。

真正的叛逃者已经死在了越南人的手上,但梅森因为被雷泽诺夫洗脑,却坚定认为这个叛逃者就是雷泽诺夫,而且他还活着。他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雷泽诺夫其实是他的幻觉。

三人,或者说“四人”一路杀到顺化市的港口,在北越军队全线压阵之前乘船逃离。

2月4日,克拉夫琴科在越南和老挝的平民身上测试了新星6号毒气,测试后他命令苏联特工向施坦纳报告试验成功的消息。

与此同时,当年的苏联变节者尤里·拉斯罗夫和另外两名美国特工,分别是迈克尔·肖和派特森,在东南亚调查苏联人拿当地活人做新星6号实验的事情。

一步之遥

2月9日,杰森·哈德森和格里高利·韦弗在香港九龙抓到了克拉克博士,并且拷问他,想知道德拉戈维奇的目的。

克拉克交待了新星6号的事,此时苏联特种部队突然杀到,三人不断突围,突围过程中克拉克提及通过密码施放毒气。

为了防止实验成果落入德拉戈维奇之手,克拉克远程遥控炸药,炸毁了自己的实验室。

在三人即将获得3号情报站的特工的支援时,哈德森向克拉克询问利用数字密码如何施放毒气的秘密。

克拉克即将说出答案的时候,他遭到苏联狙击手的狙杀。最终哈德森和韦弗在3号站的帮助下撤离。

非军事区

同样在2月9日,梅森和伍兹乘坐的直升机在老挝的非军事区遭到北越军队击落,梅森又一次看到了雷泽诺夫的幻觉,认为是雷泽诺夫把他从沉水的直升机中救了出来。

他们在逃离越南人的包围圈后与鲍曼会合,消灭了北越军队的一个前哨站。

在前哨站的尽头,小队发现了一个地道,梅森和另一名SOG特种兵斯威夫特进入隧道,寻找克拉夫琴科的秘密据点。

梅森在隧道中突然看到雷泽诺夫的幻觉,斯威夫特发现了他的异常,却死于北越人的匕首之下。

这下一时半会儿都没人知道梅森眼里的这个“雷泽诺夫”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梅森就这样和幻想中的雷泽诺夫找到了克拉夫琴科的秘密据点,并发现了苏联介入的证据。

克拉夫琴科虽然是德拉戈维奇的狗腿子,但做起事来也够狠。他在据点内埋了大量的炸药,在梅森进入后不久引爆。梅森差点被活埋在地道里,侥幸逃出生天。

两天后的2月11日,一架苏联军机在老挝坠毁。梅森小队前去查看是否是装有新星6号的运输机。

在乘船前往的过程中,一名随行的年轻列兵不幸牺牲,伍兹罕见地在他的战友面前哭了。

抵达坠机现场后,他们与北越游击队和苏联特种部队爆发了一场枪战。进入飞机残骸后,他们发现并没有什么新星6号的毒气罐,只有苏联人伪造的中国湖榴弹发射器。这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在抵抗的过程中,飞机残骸掉下了悬崖,德拉戈维奇和克拉夫琴科又一次俘获了梅森,同时也抓到了伍兹和鲍曼。

秘密武器

2月16日,杰森·哈德森、格里高利·韦弗、特伦斯·布鲁克斯和布鲁斯·哈里斯四人在听过了CIA高级情报官员,瑞安·杰克逊的上司理查德·凯恩的简报后,被派往苏联的亚曼托山。

两天后,亚曼托山暴雪漫天,美军派出一架SR-71黑鸟侦察机,代号“大眼”,协助小队潜入亚曼托山。

在基地内部激烈的交战后,一名苏联士兵使用火箭弹炸断了金属架栈道,引发了雪崩。哈里斯从栈道上掉下悬崖,任务过程中被认定为阵亡。

余下的三名特工在工厂内部取得了新星6号计划的情报,但通讯遭到了施坦纳的干扰。

施坦纳很清楚“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深知计划实现后德拉戈维奇会灭口,所以向三人透露了自己在苏联咸海的重生岛,希望能和美国人谈条件,告诉美国人数字系统和毒气的秘密。

紧接着,大量的苏联部队围攻了他们,又一次引发了雪崩,他们抢在雪崩之前逃离了亚曼托山。

被认为已经在亚曼托山死亡的布鲁斯·哈里斯并没有死,24日,他被苏联人发现并抓获。

血债血偿

2月19日,距离梅森三人,或者说“四人”被抓已经过去了八天。他们被关在北越人挖设的地道下层水牢中。

约瑟夫·鲍曼因为不配合北越士兵和苏联特种部队教官玩俄罗斯轮盘赌,惨遭杀害。

梅森和伍兹握着左轮手枪找到了机会,成功逃离,并为鲍曼报了仇(看到没有,回老家结婚和孩子刚出生就是天大的flag)。

二人偷取了一架苏联Mi-24雌鹿直升机,摧毁了大量的北越基础设施和陆航载具,通过通信找到了克拉夫琴科的藏身据点。

他们在据点的牢房中救出了几名美军战俘,而在梅森眼中,雷泽诺夫也被他救出,而这个“雷泽诺夫”还信誓旦旦地对梅森表示“克拉夫琴科特意把我关在他眼皮底下,为的是拎回苏联领赏,再对我做处置”。

克拉夫琴科在他的办公室里偷袭了梅森,伍兹用匕首刺伤了他的后腰,但克拉夫琴科身上绑满了手雷,趁着伍兹试图制服他的时候拉开了一串引信,伍兹为救梅森,抱着克拉夫琴科跳出窗外。

梅森出现了幻觉,误把雷泽诺夫看成了伍兹,又看清楚了这个虚幻的雷泽诺夫。

随后梅森失踪,被认定为擅离职守(AWOL)。

而伍兹,伍兹并没有死,克拉夫琴科也没死。不过这是后话了。

2月23日,梅森在脑海中的“雷泽诺夫”的陪同下,潜入了重生岛的核心设施,并“亲眼”看到了雷泽诺夫射杀了弗里德里希·施坦纳。

十五分钟之前,一支由杰森·哈德森与格里高利·韦弗指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与中情局联合小队登陆了重生岛,卢梭·阿德勒也在其中。

苏联人则以岛上的特产,新星6号毒气,作为对美国人的回击。

哈德森和韦弗闯入基地内部后,却看到了和梅森眼中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梅森自称是雷泽诺夫,他是来寻仇的,一枪处决了施坦纳。

哈德森和韦弗砸碎了玻璃,试图抓住梅森。梅森抬手射伤了韦弗的肩膀,随后被哈德森制服,昏死过去。

特工们这才意识到,梅森报告里的那个“雷泽诺夫”,其实是他自己,和他的幻想。

与此同时,卢梭·阿德勒抓到了负责新星6号毒气的苏联科学家,维霍尔·库兹明。严刑拷打之后库兹明仍然不屈服,于是阿德勒刺瞎了他的一只眼睛,声称“这刀是为韦弗报仇”。

不久以后,库兹明被苏联人救出,克拉夫琴科出于对重生岛陷落的不满,把火洒在了这个负责人头上,一怒之下把他送进了古拉格。

启示

2月25日,哈德森和韦弗对梅森进行了数小时的高强度审讯(也就是《黑色行动》的主菜单和梅森快乐椅),也就是在这时,哈德森意识到梅森也一样被洗脑成了苏联的沉睡特工。

在拷问过程中,梅森说出来的事他们都知道。他们只想知道数字录音的破译方式,但梅森的洗脑过程被雷泽诺夫插了一杠,让他主动地绞尽果汁地想,恐怕也难以回想起来。

哈德森放弃了,走进了拷问室。梅森此时才意识到,这个拷问他的神秘人就是哈德森和韦弗。

面对此情此景,梅森彻底崩溃了。他打倒了哈德森,想逃走,却被困在了幻象里。

——直到哈德森一记友情破颜拳把他打醒。

哈德森告知梅森已经没时间了,德拉戈维奇即将对美国展开袭击,他恳求梅森最后尝试着听一遍数字录音。

而这最后一次,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梅森破译出了德拉戈维奇的指令,并且知道了苏联的广播这份录音的信号站在哪里——

就在当年把他送到苏联劳改营的那艘古巴货船水中仙女号,现在那艘船在古巴。

救赎

2月26日,美国四军和中情局一同出动,梅森、哈德森和韦弗等人对处于古巴附近海域的水中仙女号展开了攻击。

船只被占领后,他们发现真正的广播站其实在船的下面,是一座巨大的水下基地。

此时美国空军即将轰炸,梅森为了把这个事一了百了,不再犯当年闪点行动的错误,他决定极限一换一,哪怕自己因为洗脑而崩溃,也必须干掉德拉戈维奇。

杰森·哈德森陪同他潜水进入水下信号站,杀死了德拉戈维奇。

梅森在溺毙德拉戈维奇时说:“你试图让我杀害我自己的总统!”

而德拉戈维奇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轻蔑地回应:“只是试图吗?”

梅森可能这才意识到,肯尼迪的死也和自己有关系。

梅森与哈德森在船和水下广播站彻底沉没前回到了水面,韦弗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们。他们胜利了。

不久之后,约翰·特伦特给哈德森发了封信,希望哈德森能告知梅森:“这一次是我们两个人的自由”。

也许,这意味着德拉戈维奇计划的失败;也许,“我们两个人的自由”,我们两个人,自由,这里还有别的意思。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