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情向」《漫漫长夜》第一章:莫要消沉(上)

本文作者:#夜游者#-Leihun

本文为漫漫长夜系列开篇。作者将带领大家进入《The Long Dark》所打造的“神秘”世界,感兴趣的充个电、收个藏、点个赞,这将是支持作者继续写作的最大动力。

本文为全剧透内容。

序幕:飞机失事

是夜,飞行员麦肯齐正百无聊赖的玩着纸牌接龙,机库外头,暴风雪正在肆虐。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一位友人在电话中告知他,他的前妻,医生阿斯特丽德可能正在去找他的路上。

话音刚落,阿斯特丽德冒着风雪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多年未见,两人寒暄了几句。阿斯特丽德便说出了前来的目的,她需要找一位她能够信任且好奇心没有那么重的飞行员,驾驶飞机去往大熊岛的一个地区,那个地区发生了严重的疫情,刻不容缓。麦肯齐望了望阿斯特丽德手中神秘的金属手提箱,又望了望门外的暴风雪,几乎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麦肯齐便带着阿斯特丽德坐上了他那架老旧的喷气式飞机。凭借着多年的飞行经验,麦肯齐在暴风雪中来去自如,两人通过无线电对讲机有一句没一句的交流着,诉说起当年在飞机中度过的美好时光。直到即将抵达大熊岛的时候,天边一道耀眼的极光照亮了两人的视线……

第一章 莫要消沉

坠机生还

伴随着极光的出现,所有的电子设备都失灵了,整架飞机也不受控制的往地面坠落,像断了线的风筝。

“不行,只能迫降了!”麦肯齐费劲的操控着失控的飞机,使它尽量平稳下落。在坠毁的最后一刻,麦肯齐护住了阿斯特丽德,飞机一头撞在了白雪皑皑的大山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几个小时,也可能是几天,麦肯齐悠悠醒来,只见自己躺在一片雪地上,周围遍布着飞机的残骸和散落的物资。他试着站起身,但腹部的剧痛又使他蜷缩起来。

原来是一根尖锐的碎片,深深扎进了他的腹部。麦肯齐咬着牙拔出了尖锐的碎片,艰难的爬到一旁散落的物资当中,翻出了医疗箱,为自己包扎了伤口,并嗑了几颗抗生素。

“我是倒霉呢?还是幸运。”麦肯齐苦笑着看着自己四分五裂的老伙计,“也不知道阿斯特丽德怎么样了。”

说着他翻找了一下周围散落的物资,其实也没有剩下多少有用的东西,几张旧报纸,几件老旧过时的衣物,一个罐过期的猪肉扁豆罐头,一盒火柴,一根信号棒,医疗箱中的一些急救物品和……阿斯特丽德的手提箱。

“这是……阿斯特丽德的箱子?里面有什么呢?”麦肯齐拿起箱子端详起来,箱子非常坚固,需要密码才能打开,即使遭遇坠机,也并未损坏,“算了,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等见面了再交给她。”

不远处有一个山洞,洞里还有些干草,非常暖和,顺手捡了些树枝,麦肯齐走进山洞,在草堆上坐了下来,搓了搓冻僵的双手,加拿大北部的冬天非常恶劣,经常可以到零下三四十度。飞机坠毁产生的火已经熄灭的差不多了,如果不生火恐怕抗不过一晚上。麦肯齐用报纸当火引,点起了火堆。

“该死的!”颤抖的双手使他浪费了好几根火柴才把火给点了起来,不过当吃上热气腾腾的罐头时,麦肯齐的心情略微好了一些,“等明天天亮就去找阿斯特丽德。”

老天爷显然很给面子,第二天是一个晴朗的清晨,尽管麦肯齐是因为火堆熄灭而冻醒的。

“嗓子都快冒烟了。”麦肯齐抓起一把雪,塞进嘴里,舌头差点没冻掉,“呸呸!不行,温度太低了。”

他无奈的又一次点起火,好在这一次比较顺利。在烧水的间隙,他试着观察了一下洞外的环境,飞机坠毁在了一处悬崖之上,幸运的是,一棵倒下的雪松树连接了对面的悬崖平台。

麦肯齐小心翼翼的爬过独木桥,来到了对面,一只倒霉的鹿被倒下的树砸死在了旁边,头顶,几只乌鸦正在盘旋。

一个罐头显然不顶饱,摸着咕咕直叫的肚子,麦肯齐决定弄点肉吃。他弯下腰试图拖动鹿尸,但腹部的剧痛使他打消了这个想法。可是,在这冰天雪地里,鹿肉冻的比石头还硬,根本没办法用手扯下肉来……

“别说,这玩意还挺好使。”麦肯齐捡回了那块扎进他肚子的锋利碎片,成功切下了鹿肉,拿回山洞烤了起来。

米尔顿小镇

饱餐一顿之后,麦肯齐顺着崖壁上的藤蔓,爬到了一处山谷,找到了下山的路。

一路下山来到半山腰,这里也掉了不少飞机的碎片,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物资。麦肯齐在弯腰捡的时候,余光瞥到了树杈上的一缕毛线。

“这是?”麦肯齐取下毛线端详起来,“这好像是阿斯特丽德的围巾!她还活着!”

心中一阵激动,但他又立刻冷静了下来,分析道:“不对,看来她走得很匆忙,连物资都没有捡,甚至连她的箱子都没去找,走得时候围巾刮过树枝也没有察觉,她到底是遇上了什么事呢?”

就在这时,几声狼嚎随风飘入麦肯齐的耳中。

“有狼!?”麦肯齐立刻警觉起来,快步向山下走去,“看来是我身上的血腥味把狼引来了。”

没走几步,几只灰狼从石头后面窜了出来,张着血盆大口朝麦肯齐扑来……

呲啦!一道耀眼的红光吓退了灰狼,麦肯齐不断挥动着信号棒,使得灰狼不敢上前。野生动物天生怕火,所以火把和信号棒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驱赶中小型掠食者,但对于熊这样的大型掠食者就无可奈何了。

趁着灰狼被驱散的短暂工夫,麦肯齐咬着牙向山下跑去。

“有烟?太好了!有人!”一缕炊烟从山下飘升,麦肯齐忘记了疼痛,一路狂奔下山,“阿斯特丽德没准就在那里。”

拐过最后一个路口,一座荒凉的小镇子映入眼帘,只是镇子上似乎没有行人,不知道是不是都在屋里待着。麦肯齐忍着疑惑,找到了升起炊烟的屋子,那是整个镇子最豪华的房子,一座看着有些年头的大别墅。

“有人吗?”麦肯齐轻轻的敲了敲门,许久没有人应答,于是便推门而入。

砰!一颗子弹贴着麦肯齐头皮擦了过去,差点掀翻了他的天灵盖。

“喂喂喂,别开枪!我没有恶意。”麦肯齐一边弓下身子,一边朝着里面看去,一个老妇人手里端着猎枪坐在壁炉旁边,眼睛用布条蒙着,显然是失明了,气氛有些诡异。

“有些人总以为灰色母亲眼睛失明了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但是我的枪可是准的狠。”老妇人冷哼了一声,压低了猎枪。

麦肯齐正在犹豫要不要离开,老妇人朝他招了招手,“过来吧,外乡人。”

“我叫麦肯齐,是一名飞行员,我的飞机在这附近的山里坠毁了。我的……呃……朋友走丢了,我是来找她的。”为了询问一些有用的信息,麦肯齐还是在壁炉旁边坐了下来,暖了暖手。

“麦肯齐,看来你很勇敢,那个人对你很重要是吗?”灰色母亲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到。

“是的,非常重要。”麦肯齐回答道,“顺便问一句,镇子上的人都去哪里了?怎么好像没有人的样子。”

“有的人死了,有的人走了,现在镇上能动弹的,只有灰色母亲和你这个外乡人了。”灰色母亲神色有些黯然。

“那您对我的朋友有印象吗,她是一位医生,有可能还受了伤。”麦肯齐有些着急的问道。

“年轻人不要着急,灰色母亲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灰色母亲靠在椅子上,似乎是陷入了思考,“我得好好回忆回忆,你可以趁这个时间去搜集些补给和柴火,把厨房的冰箱和门口的柴火箱装满,灰色母亲看不见,不知道什么原因,电力也中断了,这个冬天很难度过啊。哦对了,后院的棚子里应该有砍柴火用的斧头,或许对你会有帮助。”

“行,包在我身上了。”麦肯齐起身离开,“那您好好回忆,这对我很重要。”

来到后院,麦肯齐吓了一跳,一具尸体正躺在后院的棚子里,已经冻的僵硬。

“吼力蟹……”麦肯齐仔细端详了一番,尸体穿着囚服,上面印着”黑岩”的字样,应该是越狱的囚犯,胸口有一发弹孔,八成是灰色母亲打的。

“真不知道我卷入了什么麻烦……”麦肯齐捡过旁边的小斧头,幸好周围的树很多,暴风雪也刮下了不少树枝,麦肯齐很快就收集了满满的一箱柴火。

咔嚓,麦肯齐折断了几个树枝,扔进了壁炉里。

“柴火的问题解决了,至于补给,我不知道该上哪儿去找,周围野兔倒是不少,就是不太好逮。”麦肯齐搓了搓手说道。

“镇口有个加油站,你可以去碰碰运气。”灰色母亲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这应该不算偷窃吧……”麦肯齐有些犹豫。

“镇上已经没有活人了,你说呢。”

“行,我会去看看的。”麦肯齐站起身,缓缓朝外走去,临出门的时候,他回头小心翼翼的问道,“后院那具囚犯的尸体……是怎么回事?”

“有些坏人总以为瞎了眼的灰色母亲好欺负,自然要付出代价。”灰色母亲显然不想过多解释。

未完待续....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