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共你,吉光片羽——《历历在目》

各位旅行者,请检查飞船后视镜和核动阀门,调整电台音乐频率。前方即将降落于土星野餐旅馆: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

在人的一生中,大约2~6秒(平均数据统计为5秒)就会眨眼一次,每次眨眼需要花费0.2~0.4秒钟的时间,一天大约眨眼11500次,一年总计眨眼四百多万次。眨眼和呼吸一样稀松平常,如果不是眼部受伤或者其他原因,很少有人会有意识注意到自己眨眼的频率。

GoodbyeWorld Games选用眨眼这一简单的动作,制作出一款别出心裁的游戏,讲述着一段温情的故事。在漫长的人生旅程中,能有机会花费1—2个小时专注眨眼这件事儿本身,还是挺有意思的。

还记得小时候玩过的“不眨眼”游戏吗,当时嬉闹作一团,如今需要“眨眼”的《历历在目》,却让很多人红了眼眶。

注:本文涉及一些剧透。



以目光感受,浪漫宁静宇宙

游戏伊始,玩家扮演一个在冥河游荡的亡灵。缺一只耳的阿努比斯(胡狼)负责讲述整个游戏流程和玩法,简单地说就是回忆自己已经走过的一生,然后等待芭斯特(女王)的最终审判。

胡狼虽然看起来很颓废,但是谈吐间很有风度。善于观察,语气温柔,如果不是身后的鸟群激怒了他,《历历在目》的前半段故事真的非常温情。因爱结合的父亲母亲,骨子里都有着典雅的艺术气息,本杰明·布莱恩出生在一个如此幸福的家庭。对于他来说,成长时期唯一的苦恼应该就是练习钢琴了——明明对绘画的兴趣更大。

黄昏、海浪、粉红色、猫咪,追求上进的母亲和无微不至的父亲;好心收养的独眼小猫,走失一段时间之后带着无数小奶猫平安回家;成为隔壁女生唯一的朋友,一起打游戏搞怪消磨时间。

粗略的回忆,本杰明·布莱恩为这个家庭带来了欢乐,也为朋友驱散了孤独。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美好且顺理成章。每个新手玩家看待《历历在目》就像胡狼给出的期许一样:“我想准确地了解是很么让你如,此,了不起。”

关于本杰明·布莱恩

“眨眼”在游戏中宛如一个有着“确定”功能的按钮,在胡狼无情拆穿本杰明·布莱恩编写的故事之前,玩家每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画面,都明亮充满着希望。大片大片的暖色系映入眼帘,无一不散发着美好平静的氛围。

无论是儿时杂乱无章的涂鸦,还是成年后颇有思想个性的画风,游戏前期都传递着一种“年少有为”的成就感。即便是天有不测风云,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一些刻骨铭心的重创,但是本杰明·布莱恩依然坚强勇敢,与生活达成和解。

与邻居女生一起打游戏、看星星,在课上传纸条、记笔记,无缘钢琴考试却在偏爱的绘画领域做出一番成绩,开画展,赚钱,命运的馈赠是如此慷慨,甚至忘记标好价格。

本杰明·布莱恩的过去琐碎凌乱,需要玩家自行回忆并慢慢拼凑。细心的玩家不难发现,很多色调灰暗的场景都被系统笼统带过。即便有玩家屏息凝神坚持不眨眼十几秒,依然不能一探究竟。开发商留下的伏笔过于明显,反而破坏了故事的完整性。

当美好的故事落幕,本杰明·布莱恩面对再三确认的胡狼,依然极力在掩饰着什么。然而冥界的引渡者发现整段故事的端倪之后,一股脑儿地打开了烦躁情绪的开关:

“我确信你肯定是我从那个黑泥坑里钓起来的最肮脏的灵魂。”

还记得故事开头,他是怎么说的吗?

“我想准确地了解是很么让你如,此,了不起。”

本杰明·布莱恩就如自己所述是一个天才吗?还是被胡狼拆穿是一个苛求天才头衔而不可得的疯子?大脑才是最不靠谱的东西,它会偷着美化一些好的印象,然后悄悄删去一些令人痛苦的回忆。谎言多说几次,连自己也会以为是真的。

再加上生病的关系,本杰明·布莱恩脑海里的记忆半梦半醒,半真半假,如梦似幻。

幼时展现过惊人的音乐和绘画天赋,这与众不同的优势,曾经让这个小男孩和他的父母充满期待。

“对抗时间的唯一方法是留下杰出的作品。在你逝去后,它仍然留在世上。”

在《历历在目》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冒出很多词汇:鲁迅、毛姆、太宰治、王尔德、黑泽明、弗洛伊德、海德格尔、芥川龙之介。仿佛这不是普通人该考虑的问题,毕竟能留下传世作品的人,还是凤毛麟角。当时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作品”的看法是如此的局限。

本杰明·布莱恩也是如此,明白爷爷对母亲的期待,也肩负着母亲对自己的期待。

直到母亲念完《本杰明·布莱恩了不起的一生》。每一个生命都是父母留给这个世界的完美杰作。

在这之前,我曾多次暗示自己不要眨眼,不要错过任何一个有价值的瞬间。

关于眨眼这件事儿

虽然我对《历历在目》的评价很高,但是不得不说其别出心裁的眨眼玩法,破坏了游戏本身的完整性。眨眼作为一个推进游戏进程的操作,非常重要(可以在戴眼镜的情况下识别)。每一次眨眼,都会跳过一些时间。再加上计时器的缘故,滴答滴答的声音充满了紧迫感。

每次过分投入游戏都会忽略不眨眼的规则。像我这样情绪敏感的玩家,比较难分出去一些“负责监督”的理智,让自己保持长时间不眨眼安心沉浸在游戏中——毕竟是生来就没有被管束过的技能。就算是强撑着不眨眼,一百多分钟下来,也很影响情绪。

当然,实在不习惯眨眼的朋友可以在设置里选用鼠标控制进行游戏。老实说,这样一来游戏也是不完整的——眨眼不止是一个普通的动作而已,倒叙也算不上什么稀奇的表现手法,但二者结合就会产生奇妙的反应:当你有机会在死后回看过去的一生,会怀着怎样的心情。

不要留恋过去,你永远无法留在那里,牢记这一点。

不经意的眨眼,匆忙跳过的时间,很多遗漏的细节就此隐匿。大脑还在沉浸其中,眼皮已经先行一步了。那些没做完的笔记,父亲没讲完的话,都成了《历历在目》里一个又一个遗憾。

可是人生啊,怎么会没有遗憾呢。

不自觉眨眼造成的游戏缺憾,更像是人生中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的缩影。越想留住的东西,越是容易坚持很久之后,在不经意间溜走。命运同本杰明·布莱恩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让他原本幸福的生活布满了岌岌可危的裂痕。去世的爷爷,被吃掉的小猫崽,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都被他非常抗拒的关在了记忆深处的小黑屋里。

即便他为自己幻想了一段完全相反的人生故事,对于真实的自己,和即将面对死亡的恐惧依然让他难以平静的与生活和解。想象之中参加母亲的葬礼,以及功成名就以后遇到很久不联系儿时最要好的玩伴,本杰明·布莱恩是如此的抗拒死亡,渴望陪伴。

可惜病痛的折磨并没有给他多余的选择。游戏的后半段,画面变得阴暗、狰狞了起来。象征疾病的球状红色物体,散发着不友好的触角。配合背景音效带来的压迫感,本杰明·布莱恩显得弱小又无助。求生的欲望一次强过一次,病床旁边止痛的按钮却渐渐失去作用。

动物总是很有灵性,本杰明·布莱恩病重的时候,猫咪玩伴又一次静卧在他的床头。

他们都看到了一只猫

直面现实,打开那一道道封锁的真相之门以后,,胡狼(阿努比斯)将重整记忆的本杰明·布莱恩带到女王(巴斯特)面前。

与胡狼相比,女王的形象更亲民一些。在古埃及神话中,她原本是与阿尔忒弥斯齐名的战神,后经过演化成为家庭的守护神,象征着对抗疾病和邪灵。猫咪这一意象对本杰明·布莱恩来说,意义非凡。儿时的第一个玩伴,第一次目睹死亡的现场,卧病在床不请自来的访客,以及,接受审判的最终章。

虽然《历历在目》前半段故事剧情并不是那么的惊艳,但是后半段的巨大反转,历历在目。玩家同时也有两个不同的选择,作为本杰明·布莱恩人生重大的转折。

原本以为叛逆不练习钢琴,晚上偷偷溜出去和邻居女生看星星聊人生会让母亲非常失望,实际上接到通知最难受的还是我自己;原本以为拒接社交电话,推掉贪玩的邀约认真练习,就会在钢琴表演中取得不错的成绩。当全家人围坐在一起打开未录取的通知书时,我甚至不敢抬头看母亲的眼睛。

逃避、自责的本杰明·布莱恩,终于从困住自己的世界获得了自由。是他给忘却自我的人一个充实自我的机会,是他给孑然一身的人一个朋友,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做了一切该做的事情,而现在,他与死亡达成和解,要去往一个更轻松的世界生活。

最后,当一切归于平静,胡狼会应景地提醒各位玩家:“闭上眼睛吧,不要睁开了。”挑剔的女王接纳了这个看似不完美的本杰明·布莱恩,渐渐消失在温暖的光晕里。吵闹的鸟禽们散去,冥河上又会出现新的游魂。

琐碎的记忆碎片最终拼出了一幅完整的作品:《本杰明·布莱恩了不起的一生》。

“当他知道他要去向何处时,他是平静的,

因为他已经度过了了不起的一生,充实的一生

他已经拥有了所需要的一切品性。

他曾那样存在过。”

欢迎关注,收藏、点赞、充电喔 (◍•ᴗ•◍)ゝ~个人公众号:一只古零

想想看,有时做共犯比告密者更好——犹如萍水相逢的人最终成为一段歌谣,我们是游戏玩家,我们是「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

加入我们,关注公众号: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

——时间所剩无几了。

#全息玫瑰碎片#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