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克兰,我就是最后一片消逝的光芒

本文含严重剧透,不建议尚未游玩者观看。

“吾之所作所为,皆为天下苍生尔,但凡辛疲劳苦,自不在话下,然终其所有,回报不过镜花水月、碎梦一空。而今留路两条,供吾选择,杀身成仁或一念成魔… 吾要怎样抉择?”

2021.6.3日晚,二刷《消逝的光芒》通关,虽然在大学时代早已打过一次,但毕竟年头久远,记忆有些许模糊,即使心里早有准备,但真正到了抉择的时候,我的心里依然五味杂陈。我觉得以凯尔克兰的口吻来写,更有冲击心灵的效果。

我叫凯尔.克兰,一个受雇于生物制药公司GRE的特工,为了钱我什么都干,但前提是不能违背人道主义。

某天,我接到了一项窃取机密文件的任务,目标是位于地中海处一座名为哈兰的小城,听说那里闹了瘟疫,城里一个叫赖斯的人窃取了GR E的重要文档,而这家公司花巨资派我前来,就是为了这份资料。

我一项运气不错,但恰恰在这里出了问题。刚下飞机,我的降落伞便出了问题,我被迫挂在了树上。

绳索脱落,我重重地摔在地上,五脏六腑好像被换了位置一般疼痛,有巧不巧的是,城里已经混乱一片了,居然还能出现强盗集团,他们趁虚而入,将我揍了一顿,看那样子是想勒索我身上的钱财。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恐怖的啸声,他们知道是什么害怕的东西冲过来了,便丢下我逃走了,这时我才知道,城里居然有丧尸,就是平日在电影中看到的那种。

我摔伤了腿,动弹不得,眼看着要命丧黄泉,杰德出现了,她是我在哈兰第一个遇见的姑娘,她和她的男友一同扶着我躲进了一家平民屋,眼看丧尸越聚越多,门要抵挡不住的时候,她的男友奉献了自己,大声呵斥着杰德,让她带着我走,再后来,我便不省人事,身体也失去了意识。

至此,我完全融入到这个可怜的城市中了,杰德的男友为了我牺牲了宝贵的生命,我深深地陷入自责中无法自拔。

他们这群友好的幸存者生活在一个叫塔楼的地方,被外界称之为塔楼派,这里的幸存者们对我是非常抱有敌意的,在他们眼里我是混子,害人性命的灾星。

我认识了杰德,由他的弟弟教我生存本领。好笑吧,但说实在的,论跑酷的艺术和技巧,布莱肯和他们真的是我的老师,你不承认都不行,是他教会我攀岩走壁、是他让我懂得了垃圾堆的妙用…他很自信,却也充满着嫉恶如仇的态度和情感,城里已经满是丧尸了,而且夜晚更加危险,有不计其数的夜魔和狂暴丧尸,虽然我还没见过就是了。

为了证明我自己,也为了完成打探情报的任务,我开始不断表现,帮助楼里的人拿药、到外面取枪、捣毁制造假药的窝点、甚至还抢回了一些物资,逐渐地,我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水涨船高,人们开始尊重我,果然,有贡献的人是被大家认可的。

背地里我也联系着我的雇主——GRE集团,向他们确定了塔楼派的成员都是善良的人之后,他们要我套拉辛的话,也就是杰德的弟弟,问他们赖斯的去处,但这个话题不好提,所以我一直苦于没有机会。

终于,塔楼的抑制剂越来越少,眼看曾经被咬的人愈加不稳定,塔楼派终于要出击了,但不是硬碰硬的打,而是抢在空投支援来之前找到赈灾箱子。这个重担终于落在了我的头上,身为特工出身的我,基本素质是相当过硬的,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丧尸疫魔死在我前进的路上,它们甚至都不懂什么叫做改装武器。我凭借最近这一段时间练就的跑酷本领,迅速找到最后一箱赈灾包,确认无误后,我准备拿回去带给杰德他们,以报答救命之恩。

但令我吃惊的是:GRE这混蛋东西居然要我烧毁所有的药!因为只有把塔楼逼入绝境,他们才会派一个素质过硬的人去和赖斯接上头。这个人当然是我,我咬着牙,但想了想确实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我偷偷拿了几瓶药带在身上,不这样做我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聊胜于无,杰德和布莱肯失望的脸上总算有了些欣慰,她安慰着我,我同时也发誓要从赖斯那弄更多的药回来。

赖斯是个冷血的家伙,他好像个变态,似乎疯狂才是他应有的状态,他从来不关心人们的死活,我也一样,但我看得出来,他有那么一丁点欣赏我,我为他干了三件缺德的事,收了很多可怜人的保护费,为的就是忍辱负重换回两箱药,可最后,他只给了我五瓶。

我真是傻子,为什么要相信这种人的话!

夜晚,望着灯火通明的哈兰,我的心沉静如水,最近的事情一幕幕像幻灯片一样在我脑子中过着电影,我在思考人生的意义,是啊,看到这些老弱妇孺在绝望中还能有一盏昏暗的灯光,那种欣慰感,让我感动,我的心开始动摇了。

杰德、拉辛、布莱肯纷纷激怒,他们要用自己的办法解决药的问题,拉辛想在根源入手,炸掉丧尸集中营的大楼,这样威胁会少很多;而杰德则想从赖斯的手中偷药;布莱肯则是拼命想赶在赖斯的人到来之前多拿一些物资,每个人都在为这个团体的存亡做努力,我简直就是个混蛋。

我的心啊,在他们一个又一个离我而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赖斯这王八蛋,都是因为他的阴谋诡计,害死了所有可爱的人,而GRE这个冷血无情的组织居然自己雇佣无赖充当幸存者,骗世界上所有的人说哈兰已再无人生还,若不是我争分夺秒的拼死守护,最后用形状的符号点爆了某一座大楼,这会儿哈兰已经不在了。

从那一刻开始,我发誓要为哈兰奋战,为每一个幸存者奋战,为死去的杰德、拉辛而战,杰德是那么的善良,到死都还相信着我,我想我也许早就爱上了她,只是自己不知道吧。

终于到了和赖斯一决生死的时候了,他这蠢货,在他不把手下人的命当命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场战斗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的。当我一刀头刺进他的身体,把他从高楼拽下去的时候,绝密资料和生命都被我握在自己的手中,那时,我感到幸福,因为哈兰的命运与我息息相关。一切都结束了,又能有一阵子的安宁了。

不知道过了一个月还是几周,另一个独自找寻解药的幸存者说出了哈兰乡下的秘密,圣母、神教和解药,这对我的吸引力绝非寻常,我想,我拯救哈兰的机会来了。

可如今,望着圣母缓缓摘下头巾的腐烂脸庞,我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或说些什么,那该死的蓝色烟雾,早就该知道的呀,它是毒药,不是解药,丧尸是不会攻击同类的啊…

圣母居然要我启动核弹,炸掉哈兰,你这算TM的开玩笑么,这么多人的努力,这么多条鲜活的生命换来的稳定,最后的一片光你也要我亲手灭掉?我绝不同意!

她逼迫我服下毒药,我却更有力量,甚至丢卸了自己改装的头骨砍刀,改为用爪…手来和她单挑。她活像个夜魔,就算是上校的妻子又如何呢?就算你有夜魔的体质又如何呢?我比你更强,更有杀伤力!

她被我干掉了,一拳捏爆了她的头,但脑海里始终忘不掉她的话:“你谁都拯救不了!克兰!这是毒药!”

不!去TM的毒药!这是解药,这就是解药!等着我,莉娜,我带回解药了,我们有希望了。

我的头越来越沉,身体越来越轻,速度越来越快,我翻过下水道,走过泥泞街,很奇怪,下水道的丧尸都不敢靠近我,我到底…是谁?

夕阳西下,一个宁静的街头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嗯?有年轻的妈妈和孩子在公园玩耍,太好了!哈兰真的有救了!我拿的果然是解药!咳咳咳…咳咳!

我的手,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的声音怎么变得如此低沉刺耳,我…对,我是克兰,我是,我是消逝的最后一片光芒。我还有我的意识,这很奇怪,看来下水道似乎也不错,那我就呆着这里吧。

#消逝的光芒#        #第一人称#       #剧情游戏#      #丧尸#     #恐怖游戏#    #生存#   #在线合作#  #动作#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