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游』聊一聊将你引入游戏世界的那款游戏作品

本文作者小恐龙阿普,首发于迷失攻略组。

话题引子:

1962年,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的电子游戏《SpaceWar》于麻省理工学院诞生后,很少有人会料想到:

仅仅半个世纪之后,电子游戏产业便经历了数个世代的发展,在如今发展成世界上最获利的娱乐产业。

而电子游戏,在受到了全世界亿万民众欢迎的同时,也脱离了单一的娱乐需求,成为了一种文化象征。

绚丽的画面、复杂的操作、精美的动作设计,电子游戏也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不断革新,优秀的游戏越来越多,令人目不暇接。

在你在愈发光鲜亮丽的游戏作品中流连忘返之时,你是否会突然在某一刻,回想起最初与游戏接触的时光?

是因为孩提时期的好奇孤身进入游戏世界,一个人与孤独奋战;还是因为玩伴的吆喝,成群结队地闯入其中;又或是在游戏中浑浑噩噩,却不知“游戏”为何物,直到与“那款作品”相遇……

回望彼时,或许那时的记忆已经褪色,作品已经过时,曾经让你惊叹的一切都变得单调……但对于那时的你来说,它们的魅力或许是当今的商业大作怎样也无法代替。

请分享你自己的故事,聊一聊将你引入游戏世界的那款游戏作品——可能是灯火阑珊处的那第一款,也可能是改变你对游戏认知的那唯一一款。


WISSIC@W-ISSAC 

小时候的我,经常跟朋友一起玩游戏,有的时候是打纸片,有的时候是捉迷藏,也有的时候是打篮球。

中学时的我,因为学习渐渐失去了玩游戏的时间,只有周末的时候才能跟朋友一起,玩玩网络游戏比如《梦幻西游》和《跑跑卡丁车》又或者是本地联机《反恐精英》和《红色警戒》,那时的游戏好像既简单又复杂。

高中时的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手机,偶尔的时候会去玩玩《切西瓜》、《flappy bird》以及一些消除类游戏,跟朋友比比谁的分数高。

当时的我从来不把游戏当成一种常规的娱乐活动,它更多的是一种沟通工具。但到了高中毕业之后,以前的朋友离我越来越远,虽然偶尔还是会一起打打《英雄联盟》,但我再也找不到以前玩游戏时那样的快乐。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都没有再接触过电子游戏,反而沉迷于小说描述的奇妙世界中。直到有一天从寅子老大那看到一款叫《无人深空》的游戏。它完美地符合了那时我特别喜欢的科幻风格小说中的描述,尽管实际游玩下来,它没有我想象中的优秀,但我依然被那种宇宙的神秘感吸引,第一次让我感觉到游戏的魅力,它可以将你的想象变为你可以实际体验的东西,它的代入感和沉浸感是电影和小说无法给予的。

那时起我开始接触steam上的游戏,从《异星探险家》到《波西亚时光》,那种探险异世界和建造事物的感觉让人沉迷。后来慢慢地感觉这种经营类游戏的玩法有些无聊,游戏题材也总是科幻或者现代的感觉,没有更新颖的题材出现。

因此我开始关注其他种类的游戏,例如《漫漫长夜》,《心灵杀手》,《艾迪芬奇的记忆》和《奇异人生》,这类有叙事的游戏让我感觉到经营类游戏无法给我的心灵上的体验,有感动有释然,我仿佛在游戏中经历了那些人的一生。

回顾我的游戏生涯,它可能是与朋友沟通的桥梁,可能是建造想象世界的途径,也可能是体验他人人生经历的方式。我无法说明到底是哪款游戏引我进入到电子游戏世界,但我想我早已沉迷于电子游戏的独特魅力。


话游会Kevin: @带带大师兄 

由于父亲就是个游戏迷,笔者从小就在游戏的氛围中长大,从世嘉DC、任天堂FC,到索尼的PS1、PS2,基本上当年主流的游戏机家里都有。依稀还记得刚刚记事的时候,笔者就在父亲的引导下,在PS1平台游玩了卡普空的经典之作《生化危机2》,而这部作品也自然成为了我截至目前20年游戏生涯的起点之作。

不过既然话题是“引你进入电子游戏世界的作品”而非“你游玩的第一部电子游戏作品”。那当年连剧情都看不明白,只知道哪个是开枪哪个是行动,大部分复杂的解密和操作都是由父亲“代打”完成的《生化危机2》肯定不太恰当。所以在细细斟酌之后,我决定把这个位置让给同样由卡普空制作,于2002年发行的《鬼武者2》。,毕竟《鬼武者2》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部完全通关(100%收集)的作品,也是第一部花费了巨大心思去研究和琢磨的作品。

可能说起鬼武者,大部分玩家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明智左马介和金城武,但于我而言,松田优作和柳生士兵卫或许要更胜一筹。多主角、交易系统、数把帅气到爆炸的武器和一闪这种简直惊为天人的动作设计,《鬼武者2》给尚在小学的着实上了一堂名为“啥叫电子游戏?”的课。犹记得当年买的ps2碟还随碟附赠了一本游玩手册,一到周末就守在电视机前,拿着手册看“化石骨”的收集攻略和如何刷钱最快,这边砍砍怪,那边打打boss,一天就过去了。更夸张的是,直到10多年后我再次用模拟器体验《鬼武者2》,这种新鲜感竟然还在,耐玩程度真的可见一斑。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的我可以为了错失一瓶丸药(中幅回血道具)直接重新读档,也可以为了最大化交易物品,整个下午都在S/L。《鬼武者2》说真的,在很大程度上培养了我的游戏风格和对待游戏的认真态度,唯一可惜的是重制版至今没有消息,鬼武者这个ip也基本上报废了,希望卡普空速速开恩,re引擎重制安排上吧!

 


话游会百国烟火色

我最早玩过的游戏已经没印象了,或许贪吃蛇之类的?

不过最早让我体验到游戏魅力的游戏,是一款挺小众的rpg游戏——《神创世界格林西亚》

与这款游戏的相遇纯属一次意外。当时是初一,老姐给了我一台淘汰下来的摩托罗拉手机,我当时拿着也不知道干什么,就借给了一同学当电子书用。

后来他把手机还过来的时候,手机桌面就多了一个图标,我点了进去,又一个简单的图标浮现,接着出现了游戏名,下面是两行简陋的指令图标。

再点击“开始游戏”。

随便输入了一个姓名。

画面一暗,音乐响起。

从此,一项新世界的大门向我打开了。

我没日没夜地抱着手机玩,有时遇到困难的迷宫机关还会拿出笔演算,比学习还上心。

虽然这款游戏各方面都很简陋,音效,战斗,地图……而且超级肝。但是看着角色一步步强大,拿到神器,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打败了boss……那种成就感真的让我不禁直呼——太爽了啊!!!

通关的那天我还特意在学习机(步步高家教机)上设定了一个纪念日——“神创世纪格林西亚通关纪念日”,谨以此,感谢它给我带来的快乐与感动。

或许就是从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喜欢上日式rpg游戏,此后又在手机上通关了最终幻想系列,艾诺迪亚系列。

时间一晃到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在玩《八方旅人》的时候,偶然间就想到了神创世界这款游戏,还是那股日式RPG的味道。

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Kim、sakura: @Kim、sakura 

单从时间尺度考虑,我与“游戏”其实算是老相识了。

在懵懂无知的幼年阶段,《暴力摩托》是让我首次对“游戏”这一概念产生了兴趣的作品。对于每天都与电视、书籍为伴的我来说,它的出现无疑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眼界和阅历也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在这个阶段,真正让我对虚拟世界产生兴趣的游戏,是必然能够在历史上留下一席之地的《英雄联盟》。

于我而言,幅员辽阔的瓦罗兰大陆承载了我的相当一部分回忆。它不单单能起到放松身心的作用,同时也具有一定的社交属性,让我结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伙伴。

无法否认的是,联盟老了,曾经会因为一局胜利、一款皮肤喜笑颜开的我们也老了。它的人气不复当年,玩家群体也在逐渐缩小。

奇怪的是,尽管我已经了解、接触了不少划时代的大作,可《英雄联盟》却仿佛具有魔力,让我在闲暇时刻总是忍不住想来上一局。

在科技突飞猛进的今天,单纯的MOBA玩法总有一天会失去市场。而以背景故事、皮肤/周边、比赛等事物共同构成的多维度内容,才是《英雄联盟》得以持续发展的基石所在。

衷心希望联盟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也祝愿每一位召唤师都能在虚拟的世界寻找到真正的快乐。



话游会林嘉豪:

回望过去那段接触电子游戏回忆,不仅承载了与玩伴们快乐打怪的下午,更承载了那段惊喜的个人世界时光,即使到现在我依然会记得那个在电脑桌前宛如发现宝藏而两眼放光的小孩子。这里就讲讲我个人的故事吧。

在孩提时期,那会儿父亲为了考驾照而通过舅舅的联系租借了一台电脑用来刷题,对于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我而言并未觉得这个宛如电视机的铁疙瘩有什么意思,甚至觉得有点儿刺眼。直到我稍微长大能够坐上电脑椅子,开始自己摸上那光滑的鼠标才发现自己宛如进入了新的世界,因为电脑上有金山办公软件而附带了一个类似于金山应用商城,点开后随意进入了一个图标,那就是《植物大战僵尸》。伴随着游戏音乐响起与进度条上的草坪小圆圈滚过,随即而来的是一只怪手伴随着怪叫破土而出,这给当时还小的我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但这种心情后面就被优秀的的游戏内容一扫而空。那时还不会敲键盘的我,《植物大战僵尸》仅仅通过鼠标点击操作方式和优秀的教程引导让我的第一款电子游戏体验相当的舒适。塔防对抗交互体验一遍遍的刺激我的大脑,虽然不是很摸得清楚克制关系,但一路过关后我愈发期待下一个植物是什么。在通关后丰富的小游戏同样快乐,特别是惊喜与惊吓并存的敲罐子、操作僵尸吃植物、坚果保龄球等,游戏带来的快感一发不可收拾。

那时的我宛如发现了宝藏,游戏结束后我迫不及待地下楼向母亲比划着我发现什么,直到今天,这种对电子产品的惊喜感也就后面我拥有自己的第一台iPhone时才能比拟。刚开始母亲还为我高兴,不过在第二天早上母亲发现我偷偷爬起来玩电脑时这种想法就破灭了,并开始对我的游戏时间进行了管控。从《植物大战僵尸》我认识了宝开这个公司,并开始第二款电子游戏也就是《祖玛》,操作蛤蟆吐宝石,同样是简单的操作方式让人爱不释手。由此为契机,我玩了PVZ年度版并陆续接触了一些游戏的改版,极大的丰富了我的游戏时光。同时,PVZ如同一个跳板,带我领略了更多优秀的网页游戏和单机。因此,可以说PVZ是真正将我引入电子游戏世界的作品。



Harlan君: @Harlan君 

还记得小学时候,夜深了,坐在电视面前翻着100多台电视节目,偶然调到了游戏风云这一个游戏频道。当时就被热情澎湃的主播所感染,因为电视画面正在直播的是一款由4人的小团队,一路走地图,打打杀杀丧尸,爬上汽车丢汽油瓶,用散弹枪打丧尸……

对的,说到这里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这款游戏是《求生之路》了吧。但是由于当时家中没电脑,于是希望玩到这个游戏的想法就埋到了心头。到了初中,为了查找资料,父母给我买了台当时的八核强劲电脑。于是我认识了steam,从而进一步认识了《求生之路2》,从此就打开了游戏世界的大门。

当时还不满足于官方战役,于是开始在贴吧,论坛找非官方战役的地图,不过我当时还是第一次接触steam,所以连创意工坊都不知道。以至于我在别人的服务器中看到二次元的人物,还有有一个地图居然由喷火器的时候,感觉很神奇,哈哈哈。

当时可以所是基本能下载的非官方战役都基本打完了:回到学校、再见了晨茗、盐井地狱公园等等。在加入一些在线的房间的时候,也结交了许多朋友,其中的一个小姐姐还很热心的教我该怎么玩,如何跑图等等。只不过那一个steam账号已经找不到了。

我最喜欢的地图是伦理问题1-2,因为这是一个饱含机关的地图,互动性十分强,当然也有一些电影地图复刻,比如生化危机,还记得那个激光空间吗,致敬经典。还有泰坦尼克呀、长城呀等等地图的复刻。也有接地气的当地街头地图。随之时间的推移,渐渐长大了,也逐渐在steam中找到了许许多多的精彩游戏,当然不仅仅《求生之路2》至今仍然是经典,同时他也带给了我一段完美的回忆,见证了青春的游戏时光。


冰卡诺: @冰卡诺 

说起我的游戏启蒙作品,是一款被称为《RATS》的小游戏。20年前,当GBA游戏还没有风靡时,碟片游戏是我接触过最早的游戏形式。当年,游玩这些碟片游戏是我寒暑假的“必修课”。而这款看似简单的除鼠游戏,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这款游戏中,一开始会自动生成一些小老鼠。当小老鼠长成公老鼠和母老鼠时,它们就会碰撞在一起,然后生出新的小老鼠。如果一段时间不操作,整个屏幕就会充满乱窜的老鼠,颇为有趣。

游戏的玩法也很简单,玩家可以操纵屏幕右方的各种道具来消灭这些老鼠。除了有路障、粘鼠胶、毒药、炸弹等基本的除鼠道具之外,印象最深的还是电子老鼠和变性道具。游戏中,利用变性道具可以防止老鼠接触进行交配,释放电子老鼠可以自动追踪老鼠进行绞杀。

看似简单的游戏机制和玩法,却让懵懂的我体验到了游戏的魅力。从那时起,游戏的种子开始在我心中生根发芽。


水银Q:

当我放学回家看到书桌上摆着的小小GBA游戏机时,我想我的眼里一定有光。

母亲笑着拿出卡带让我挑选,一眼就相中的自然是孩子心中最可爱的卡比。从此,我与游戏的缘分就开始了。《星之卡比:镜之迷宫》,它有精致丰富的画面,技能各异的怪兽,可靠的卡比伙伴,弯弯绕绕的迷宫……这跟手机上的推箱子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从未想过一个游戏可以如此精彩。第一个boss是一棵不能移动的古树,小心翼翼的我以天使形态毫不费力地将它解决,也获得了第一块镜子碎片。之后,便是长久的迷路,绕圈圈,不少重复的同时完整的地图也逐渐显露出来。仍记得误闯入小关卡,来不及呼叫同伴被挥着锤子的猴子暴揍;也有过辛苦探索半天,最后却是一面大镜子让人无奈。不知道多久以后,当我最终集齐所有碎片,进入完整镜中时, 这个瞬间就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回望彼时,或许那时的记忆已经褪色,作品已经过时,曾经让你惊叹的一切都变得单调……但对于那时的你来说,它们的魅力或许是当今的商业大作怎样也无法代替。

请分享你自己的故事,聊一聊将你引入游戏世界的那款游戏作品——可能是灯火阑珊处的那第一款,也可能是改变你对游戏认知的那唯一一款。

话游会,自由的游戏茶话会。欢迎加入畅聊游戏,畅享游戏人生。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