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游』《去月球》当失去语言后,爱还可以传递么?

本文作者话游会阿普,首发于迷失攻略组。

本文高强度剧透,不喜欢剧透的不建议观看。

爱情是亘古不变的情感话题,古今的各类文艺作品中充满了对它的不同描述,游戏也是如此。这些电子诗歌中的爱情,有时会像浸湿朱丽叶胸膛的鲜血一样炽热;有时宛如淹没杰克面孔的海水一样冰冷。又或许它可以,恰好维持在与人体一样的温度,它难以察觉却一直存在,平淡地随我们度过漫长的岁月,在时间的尽头催人泪下,就像今天讲述的《去月球》中莉娃和约翰的爱情一样。

灯塔海岸悬崖边的别墅上静静流淌着月光,两个孩子正在屋中演奏一首简单却动听的曲子,接着,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和撞击声打碎了宁静的夜。遭遇车祸的是来自伊娃·罗莎莉亚(Dr. Eva Rosalene)和尼尔·瓦次博士(Dr. Neil Watts),他们刚刚为了躲避窜上高速公路的松鼠撞上了树,车子抛锚,不过万幸没人受伤,车也恰好停在了目的地。

两人拌嘴以后,便速速拿上仪器,赶向灯塔边的那栋房子,他们是西格蒙德(Sigmund)公司员工,能够通过最尖端的仪器,帮助将死之人修改记忆,在回忆中完成现实无法实现的愿望。

伊娃和尼尔被房屋的保姆莉莉(Lily)接待后,在二楼见到了病榻上奄奄一息的老人,同时也是这次的客户——约翰尼·怀尔特(Johnny Wyles),他现在完全昏迷,只能由莉莉代他说出自己的愿望——“去月球”。这位病入膏肓的老人希望到窗外的那轮满月上去,眼下这种状况,也只能在记忆中实现了。

或许是因为见过太多另类的遗愿,两位博士很快忘掉了对这个愿望的疑惑,他们在保姆莉莉的带领下简单参观了约翰所住的房子,这里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异常,但奇怪的是房屋的钟表都没有滴答声,地下室摆满了折纸兔子,而房子旁边废弃灯塔的顶部被布置地一模一样,分别还在显眼处放了一只鸭嘴兽玩偶和一只黄蓝双色的折纸兔。

眼下的当务之急并非解密,伊娃和尼尔很快重新投入工作,架设好机器进入了约翰的记忆,两人很快在不久前的记忆中见到老约翰,向身体还健在的他解释了来意。伊娃和尼尔的任务是通过多次记忆跳跃,来深入约翰记忆,并在某个记忆节点植入“去月球”的意识,让他制造出不断努力,最后成为宇航员登月的记忆。但奇怪的是约翰本人对也忘记了想要去月球的原因,不过通过重要的回忆物,两位博士依然可以完成任务。

他们通过约翰提供的折纸兔子向前跃进,房间中央老约翰正在钢琴前弹着故事开头的那首曲子,正是他将曲子教给了保姆的孩子们。房间被纸兔子填满,这里同样还有鸭嘴兽玩偶,它们安静地欣赏着这场迷你的音乐会,随后约翰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看上去寂寞异常。博士们收集好碎片后,通过一把雨伞跃进。

这次跃进的时间并不多,雨夜中,老约翰带着鸭嘴兽玩偶站在一块坟墓前,正向亡灵倾诉着,这引起了伊娃的注意。

死去之人是约翰的妻子莉娃·E·怀尔特(River E. Wyles),约翰说他完成了妻子的心愿,及时约翰自己无法理解,现在他可以天天看见另一个“她”了,“安雅”也会满意,只是等到他自己也死去后,或许就再也没人会来看望了,言语中充满寂寞。看来约翰之前在房子里的举动,是来自于妻子去世时的悲痛。

通过再次的记忆跳跃,伊娃和尼尔也见到了莉娃的临终时刻。堆满兔子的房间里,约翰正安慰着她,说即使手术后也有足够的钱,完成莉娃的愿望,但这种谎言一眼就被看穿了。莉娃希望约翰能将钱用在“愿望”上,哪怕放弃治疗也可以,这可以让两人都珍视的安雅远离孤独,也能让她自己幸福。言末,莉娃拿出了一只黄蓝色的纸兔子,这是她给约翰做的,让约翰反复描述这只兔子,但回答一直偏离着。

约翰转移了话题,他也有赠与莉娃的礼物,这边是之前博士们反复听到的曲子——《For River》(致莉娃),为了能当面演奏,他甚至将钢琴移到了二楼,曲子很简单,大部分都是由两个音节重复组成,但是意外地使人感到温馨。

伊娃和尼尔的目光落到钢琴旁的花边,它们是不久前约翰在灯塔边采下的,通过它两人跳到了更早的记忆中。这片记忆中悬崖边的房子才施工到一半,约翰瘫坐在木材边,一位和他年龄相仿的老妇人走过来。

这位妇人伊莎贝尔显然和约翰认识,说是泰德让她过来的,还带了了约翰最喜欢的腌橄榄菜,她也听说了莉娃的事情。莉娃的病症查出来就是晚期了,幸运的是还能治好她,但是价格高昂的治疗后,约翰根本付不起造房子的费用。莉娃的安好无疑是重要的,但无法建成房子所带来的遗憾,远胜于病痛。伊莎贝尔原本也想帮忙,但她与泰德现在也手头也不宽裕。约翰思考再三,打算埋藏住这个真相,他不希望莉娃也陷入两难选择,伊莎贝尔则劝说,如果莉娃愿意为了房子牺牲自己,就该遵从她的遗愿。约翰并不愿意,他希望莉娃能活着,他希望可以通过这唯一一次自私,在生命的最后不再孤独,但从之前的记忆中看,他最后还是妥协了。

来自腌橄榄菜的记忆碎片,将伊娃和尼尔送到约翰刚刚步入老年的记忆中。约翰、莉娃和他们的朋友伊莎贝尔与泰德正在一家餐厅中聚会。约翰高兴地宣布了建造房子的计划,选址就在那座灯塔边,那里对莉娃和他来说意义非。谈论中大家聊到了约翰年轻时的婚礼,就是那座灯塔见证了他与莉娃的誓言,两人与灯塔也渊源已久。等莉娃和伊莎贝尔出门透气时,约翰和泰德开始叙旧,从他们聊天中,博士感到莉娃似乎不爱和人打交道,约翰告诉了莉娃某件事情,而从那以后莉娃就开始日复一日地做纸兔子,甚至把房间给堆满了,泰德则解释道这可能是莉娃的病症之一。但约翰则觉得这比以往更反常,当他去询问缘由时,莉娃只是盯着他,仿佛反过来在等约翰的回答一样。泰德作为约翰中学时就结识的朋友,觉得只是约翰多疑的老毛病又犯了。

时间推进到约翰的中年时期,他与莉娃来到破败的灯塔前,灯塔废弃的告示成了两人长期以来的心结。面对难以割舍灯塔的莉娃,约翰有了一个提议,在灯塔边建造属于他们的房子,还没等到他完全解释计划,莉娃就兴奋地替他补充完剩下的话,扑到约翰怀里,完全不像刚才泰德提到的内向的样子。

伊娃和尼尔从两人的交流中推断,之前提到的安雅应该就是指这座灯塔,博士们知晓眼前两人的不幸未来,更加感慨这幸福的一瞬。

博士们再次穿越到更早的某一天,约翰在自己的房间里捡到了一直纸兔子,就立即去楼下书房找到了莉娃,约翰发现她出门剪去了自己的长发,她正聚精会神地做着纸兔子。还没等约翰发问,莉娃就和临终时一样,请他描述房间中的那只兔子,不过约翰并没有看出其中的深意,哪怕到最后也没有。

但很明显约翰知道纸兔子对莉娃是有重要意义的,在她去世后也细心保存,把他们放到房间与灯塔的中。

下一次穿越离得时间并不远,地点在灯塔附近的悬崖边,博士们看到约翰似乎向莉娃坦白了什么,好像是约翰追求她的原因,而这个原因似乎并不是美好的,他听从伊莎贝尔的建议,向莉娃坦白了。听到内容的莉娃似乎并没有生气,他让约翰向灯塔丢去一个沙包,在沙包飞出去的那一刻,莉娃随着沙包冲向悬崖边,这危险的举动被约翰阻止了,接着她便无言地回到了刚刚两人坐的位置。

伊娃觉得这和刚刚的记忆间隔并不远,应该存在联系,可能就是约翰的坦白,让莉娃陷入了某种奇怪的状态,不停地折纸兔子,而为了她好转,约翰便提出了修建房屋的计划。

关于书包的记忆将博士们带到了一个书店,约翰和泰德夫妇在讨论,好像是关于莉娃的病情,而泰德的妻子伊莎贝尔也有相同的病症,约翰想从他们那里得到建议。莉娃似乎越来越冷漠,仿佛形同路人一样。伊莎贝尔安慰到,莉娃只是无法表达而已,内心肯定还是在乎约翰的。同为病症患者的她能理解莉娃的举动,她自己通过训练已经掌握了与人交流的方法,但这层伪装的外衣穿了一辈子,现在反而无法褪下,伊莎贝尔反而有点羡慕莉娃能真实地表达自我。

约翰随后想去和正在选书的莉娃聊聊,她正在看《皇帝的新衣》,那是她孩童时就喜欢的书,如今也是。约翰说自己小时候还喜欢《变身战士》,但现在已经不看了,当莉娃似乎对他这举动很生气,询问缘由,而约翰似乎已经记不得了。

从描述中,博士推测莉娃可能患有某种心理疾病,使得她难以与人交流,这也就解释了他们之前见识到的种种记忆,不过这些内容与工作无关,博士们继续推进,这一次是约翰关于婚礼的记忆。伊娃和尼尔转了好一圈才在灯塔下找到了即将成婚的新郎新娘。

约翰和莉娃坐在灯塔的角落,莉娃对结婚并没有任何实感,约翰则觉得获得了更多的责任,两人在这里为灯塔取下安雅的名字,在约翰的邀约下,两人到灯塔中缓缓跳起了舞步,直到黎明为这浪漫的夜染上暖黄,直到灯塔见证了两人的誓言。

随后的几次记忆跃进,是约翰的青年与少年时期。博士们一同经历的了约翰与莉娃从中学时期的相见,约翰因为莉娃的独特孤僻对她产生了兴趣,逐渐走近她,之后还去到电影院约会,再到热恋时期确认莉娃的病情。

医生的诊断得出,莉娃患有亚斯伯格症,这她从小就难以与人交流,难以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还往往会反复地去做一件事情。

比方说还和约翰在学校时就十分孤僻,第一次和约翰在电影院约会时,居然选了一个很远的座位。但即便如此约翰并没有放弃她,在之后用了很多方法,比如和她一起骑马,想要让莉娃敞开心怀,两人发现房子中的钟表没有声音,以及铺满屋子和灯塔的兔子,其实都是约翰对莉娃的理解与思念。

面对一个无法感觉到爱意的爱人,任然选择相伴一生,这样的举动让伊娃和尼尔都很动容。

终于在最后一次跃进后,他们到了约翰的孩童时代,

但奇怪的是最早的记忆好像被阻碍了,无法读取,但当博士给约翰童年末期植入“去月球”的意识后,应该也有效果。

伊娃和尼尔设置好意识植入,回到约翰暮年的记忆中,打算将计划成功的消息告诉他。

记忆中的约翰奇怪博士们明明可以轻易的修改记忆,为什么不直接完成去月球的愿望。

尼尔则解释道,现在的“约翰”只是“只读”,要想真正完成愿望,需要制造新的记忆,重新输入到约翰现实的身体中。这却让约翰更疑惑了,“那就是,真实的自己么?”

在伊娃的催促下,尼尔并没有理会约翰的问题,两人连接好记忆,启动装置。可等回到新产生的记忆中,居然没有一丁点变化。

博士们当即开始到约翰的各个人生节点强化这项意识,但结果只是再度见证了一次约翰和莉娃的爱情故事,两人只能暂时停下记忆读取,回到现实想办法。

进过尼尔博士的调查,约翰很可能在幼年时期注入了一种β阻断剂,那会让约翰遗忘掉某段记忆,奇怪的是约翰注射药物的原因,毫无线索。

好在进过机器调试后,博士利用嗅觉这一重要的记忆要素,重新回到了约翰更遥远的童年。

这里他们见到了约翰母亲因大意造成的车祸,而受害者居然是和约翰一模一样的孩子。

原来约翰曾经有一个孪生兄弟乔伊,那次意外后,偏爱乔伊的母亲既想乔伊复活,也不想看见约翰伤心,用阻断剂消除了他过去的记忆,从此将约翰当两兄弟的结合。腌橄榄菜还有《变身战士》其实都是乔伊的爱好。阻断剂不但让约翰忘掉了乔伊,也让他忘掉了和莉娃真正的初遇。

约翰和莉娃真正的初遇是在很久以前的一个嘉年华,那天约翰一家来到这,他趁着母亲不注意溜到过了森林,在悬崖边的落木上坐着看星星。

没过多久约翰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是一个橘黄色头发的女孩,看样子应该是年幼的莉娃,他想上去打招呼,没想到莉娃转头就走,似乎是约翰占了她的位子。约翰向莉娃发出了友好的邀约,原来两人都是来看星星的。

在月光下,约翰询问起莉娃的名字,但她似乎羞于讲出来,她说学校里经常有人取消她的名字。约翰认为肯定不会比自己的名字还差,因为叫“约翰”的人实在太多了,独特的名字反而不会乏味。而莉娃说,她却希望能又和大家相同的名字,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哪怕远远看上去都是相同的,但不影响它们独自的美丽。

在解释星星上,两人的观点也不同,莉娃的父亲说,星星只是燃烧着的球体,约翰很明显不喜欢这种“科学”解读,像圣诞老人,复活节兔子,都是大人的谎言。莉娃突然提出,要不要比赛找找兔子星座,结果约翰刚刚倒数完,女孩就找到了。在女孩的引导下,约翰逐渐地描述起了那只在天空上的大兔子,耳朵,兔脚,以及组成肚子的月球。这几段对话,与之前莉娃让约翰描述纸兔子的场景一模一样,不过不同的是,约翰这次完全回答了出来,原来这就是莉娃一直想要的答案。

莉娃也终于愿意说出自己对星星的看法,她一直认为星星就像灯塔一样,“成千上万座灯塔,闪耀着屹立于世界尽头”,那些灯塔想要彼此聊天,但是相互之间的距离无法听清对方的互换,灯塔们只能努力绽放光芒,莉娃相信有天也会成为一座天上的灯塔。

远处传来约翰母亲的呼唤,他现在得回去了,他将鸭嘴兽留给莉娃作为礼物,两人约定明年、以后的嘉年华都来着见面。莉娃担心地问道,如果约翰忘记或者走丢了怎么办,约翰则回答“我们总会在月亮上相约的,就在小兔子的肚子那里。”莉娃也不小心留下了一件物品在约翰的书包里,是一个小沙包。

两位博士立马就明白了,莉娃一遍遍做纸兔子,还有让约翰描述的原因。约翰服用阻断剂后,显然忘记了与女孩的约定,也忘记了沙包、鸭嘴兽、兔子、灯塔和月亮,无法言语表达爱意的莉娃只能一遍遍做纸兔子,一遍遍询问他,希望可以换来回答。而约翰即使遗忘了理由,遗忘了与莉娃见面的约定,也没有忘记,“他们总会在月亮上相约的”。

“去月球”并不是某个老顽固的异想天开,而是约翰对爱人莉娃,无法遗忘的承诺。

伊娃很快得出了结论——只要不让约翰和莉娃再次相见,就可以完成“去月球”的愿望。一直表现地漠不关心的尼尔博士反而拒绝了这一方案,他认为如果约翰没有和莉娃相恋,那“去月球”的愿望毫无意义。面对现实中即将离世,生命垂危的约翰,伊娃则更想履行合同上的义务,完成记忆重建。

约翰在中学时期与莉娃再次相见的地方,伊万先一步穿越到这里,尼尔想要阻止她,两人在这里展开了一次追逐战。几番争论和争斗下来,伊娃占了上风,她将莉娃从约翰的记忆中带走,修改了约翰的记忆。

新的记忆中,约翰的兄弟乔伊避免了车祸活了下来,伊娃用他与兄弟的成长记忆,替换掉了与莉娃相恋的记忆,两兄弟一块长大,乔伊成了童年希望的大作家,而约翰在不断努力学习后,终于被NASA航天局聘用了。

在最后两位博士随着崭新记忆中的约翰参观了NASA航天局,却没想到这片记忆中居然出现了一位熟人。

莉娃和约翰再次见面了,不过这一次是在航天局中,两人成了宇航工作的同事搭档。原来伊娃只是在记忆中“调走”了莉娃,而约翰凭着自己对莉娃的强烈思念与信念,再度在新的记忆中与她重逢。

终于大家能在的新记忆中见证两人爱情的新结局,随着发射塔的号令,火箭升空了,它缓缓远离地球,向着天空中兔子的肚子飞去。

坐在船舱中的约翰和莉娃相视了一下,握紧了彼此的手,约翰终于在心跳停止的一瞬,完成了和莉娃“去月球”的愿望。

《去月球》(《To the Moon》)是个人独立游戏工作室自由鸟,于2011年发布的文字冒险游戏。它依靠奇妙的倒叙手法,以及另无数游戏主播“猛男落泪”的故事,超越了同年《凯瑟琳》与《半条命2》等高规格大作,斩获了2011年GameSpot年度游戏评选中的“最佳故事奖”,以及同年各类游戏奖项的多项荣誉。

游戏主要通过两位记忆公司的伊娃与尼尔博士,在濒死老人约翰记忆中的探索过程,向大家讲述了约翰与其妻子莉娃的爱情故事。利用老约翰非线性倒叙的记忆片段,一点点埋下伏笔,解析故事,最后用最初的记忆解开观众的谜团。这种完全倒叙的手法在电影中也是少见的,片段式倒叙总是先呈现结果,再叙述原因,无法直观地表现因果关系。但如此一来,故事便充满了悬念,也能得到自然的解答,诺兰的《记忆碎片》中就用了相同的手法。

《去月球》中最大的悬念,就是约翰去月球的原因,但在故事开始以后,观众的注意便被女主人公莉娃的态度抢去了。初次游玩的玩家往往会难以理解她的怪异举动,感觉她与约翰非常疏远,举止冷漠,甚至是无理取闹。而在游戏中期,得知莉娃的病症后,玩家也往往将她的行为归咎于亚斯伯格症的正常现象,从而感慨男主人公约翰的长期陪伴。直到最后见证两人最初的相遇,才会理解莉娃一遍遍折纸兔子,向往灯塔的缘由。那是莉娃用一次次的问询与折纸,无数次地用无言的方式向约翰告白“我爱你”。约翰想去月球的真正原因也不攻自破,他是要去履行曾经的誓言。

除了这种倒叙的手法以外,游戏中很多重要的记忆链接物品也带有对两人的隐喻。比如莉娃珍爱的鸭嘴兽玩偶,其原型作为一种外形奇特的濒危动物,就有暗含“怪异,孤僻”的隐喻,是周围人对莉娃的看法,但从另一种角度讲鸭嘴兽也是“独特、珍稀”的代表,这边是约翰眼中的她。莉娃从小就喜欢童话《皇帝的新衣》,其原因也很可能是她本身对能说出自己真实想法的一种渴求。

游戏的制作人高瞰,其实也有过这种“失语的经历”,他11岁时随父母去了加拿大多伦多,语言不同和陌生环境使他变得内向,难以与人交流的他,某种意义上也是“亚斯伯格患者”,也就深知游戏中莉娃的感受,于是他取了人们爱情中的这项难题,设置在莉娃和约翰的爱情考验中,而他提供的应对武器,仅仅只是两人相恋的事实。

游戏故事中的莉娃虽然无法表达自我,依然会用灯塔,折纸兔子,来表达自己对约翰的爱意,让约翰丢弃沙包、剪去自己长发来表达对过去的释怀。约翰也同样用很多种方式在想莉娃倾诉的爱意。他会把家中的钟调整安静,会为她设想好建设房子的注意,为她写下的曲子在篡改以后也能连成一句,“为了莉娃,去月球”(For River,to the moon),曲子中的反复强调的两个互相缠绕的音符,也很可能是两人的代表。整个故事中,两人没有向对方说过一句“我爱你”,但两人相互难以察觉的细节中,爱却宛如河流(river,也是女主名)一样慢慢流淌。而面对这条静默流淌的爱之河,玩家也会如同两位博士一样潸然泪下。

但是为什么如此简单平实的爱情故事,能产生如此大的共情效果?

或许是因为约翰和莉娃所拥有的爱情问题,是大部分爱情悲剧的代表。也许是埋藏多年,无法说出口的告白;也许是千丝万缕,无法话语描述的思念;当“语言再也无法传达感情时”,心灵的巴别塔从天陨落,在彼此之间刻下一道鸿沟。深陷爱情大家都成为了无名的“亚斯伯格患者”,心意深埋于心底,隐忍着被误解的目光,在心中默默折着纸兔子,这一刻我们感慨,星(心)与星(心)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看不见也听不见,可能在光年之外的对方。

而《去月球》则让我们看到了情感距离前,爱的力量。

假如无法发出声音,就用行动表达,假如一次的力量不够,就重复无数遍,假如一时暗淡无光,也要穷尽一生发出光芒,触碰到对方。尽管距离是那么遥远,但是它并非不会缩短,尽管光芒暗淡,但是它并非全部淹没于黑夜,尽管这个过程孤独而漫长,但是它并非没有终点。

正因为有爱的存在,即使这些距离、黑暗、时间都是固有存在的,我们也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声音无法传达。这种无穷的燃料能推动星体,散发强光,在星河间竖起一座灯塔,为迷路的星星引导方向,直到它们能在星空中找到对方。

游戏中的莉娃与约翰,即使彼此之间仿佛存在亿万光年,他们的爱却足够撑起一座灯塔,桥接两人为对方发出的光,互相感受到彼此星光传来的温度。这一层温度穿过了无穷的距离、黑暗与时间,它并不会像太阳一样火热,也不会像黑夜一样冰冷,而是如月光一样,难以察觉,但是时时刻刻存在。两人能微妙感觉到这近乎体温的爱情,因此他们从未放弃,用一生的爱情故事告诉大家,“即使语言阻碍了交流,依然不会妨碍彼此的星(心)相互贴近。”而心存爱意的每个人,也都可以将自己的光与温度,传递给遥远彼端的某个人。#神来之作V期#      #PC游戏#     #单机游戏#    #剧情游戏#   #去月球#  #话游会# 

话游会,一个自由的游戏茶话会,欢迎加入,畅聊游戏。

感谢你听完了去月球的故事,也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月球,然后不论成败奋力追寻吧。

出发,让我们去月球。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