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学研究—魂二】凋零的铿锵玫瑰——鲁卡提耶人物志

写在开头:应上一期盒友的呼声,这一期先写我们最亲爱的耶姐。安迪尔之馆的故事还在继续筹备。而由于这一期是人物志的关系,而且是与主线剧情关联不大的耶姐,所以这一期会分析可能不会像前两期那样多,而更多的是人物的刻画,以及许多细节上的解释补充。

按照地图正常旅行顺序上来说,我们见到鲁卡提耶的顺序应该是密港——遗忘囚笼——流油谷——熔铁城——如蜜——废渊——黑溪谷——安迪尔之馆(这里的疑惑在于鲁卡提耶是如何到达安迪尔之馆的,也许她也走了王城一条线拿到了国王戒指)——冰封的埃斯洛耶斯。

首先我们要分清一些事情,我们和鲁卡提耶是否在同一个世界。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我们所处的世界与鲁卡提耶的世界是平行的世界,矛盾就在于鲁卡提耶是如何进入安迪尔之馆。

众所周知,进入安迪尔之馆需要展现王者的证明,而王者的证明就是持有国王戒指,鲁卡提耶显然是先我们来到安迪尔之馆的篝火处的(当然你要说耶姐是翻墙进来的当我在说笑话),国王戒指不可能有很多个,被安迪尔指引去渴望王座的只有我们一个不死人,因此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们和耶姐的世界是平行世界。

如果一定要把鲁卡提耶和其他作品中的人做个类比的话,我认为最合适的还是太阳战士索拉尔。

赞美太阳!

二者都是在同一平行世界的人,且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们都会偶尔以实体状态与我们碰面;在流程中一直以友好灵体的形象出现帮助玩家;有着自己一直追求的东西,也会因此产生失意,最终不得。

索哥追求心中的太阳,但在面对黯淡无光的太阳虫时也产生了迷惘,不知道如何前进。最后也打败了乌薪王葛文——某种意义上的太阳,但殊不知他已经成为了众多不死人心目中的太阳一样。

耶姐一直在追寻着失踪的哥哥在多兰古雷格四处奔波,自己活尸化严重的时候单膝跪在篝火前面万分失意,与只有一步之遥的哥哥擦肩而过。哥哥强大的技艺是她心中的榜样,而在我们外乡人眼中,她也同样是一个强大坚强的人。

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原本制作组设计鲁卡提耶时,曾想着把她和钟卫组成搭档,原型为堂吉诃德与桑丘,她原本的定位是一位笨拙的女骑士,也许会和葱哥一样十分可爱吧。但或许也是这点她的命运就逃离不了悲剧的核心。

说了这么多还是沿着鲁卡提耶的路线来说说我的猜想吧。

自幼学习剑术的鲁卡提耶一直以哥哥阿兹拉提耶为自己心中的榜样,在米勒,像她这样普通的人唯有加入骑士团才是最好的出路。她也成功做到了这一点,当然她的哥哥也为她骄傲,在庆祝的时候他们互相在自己的大剑上刻下了细小的文字,约定着兄妹之间的情谊,即使身为骑士也会照顾彼此。

打败阿兹拉提耶有概率掉落正统骑士团老旧大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社会上开始流传着“不死人诅咒”的传言,人人惶惶不得终日,生怕自己也染上这诅咒化为活尸。鲁卡提耶发现,自己的哥哥好像每日紧锁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也自然询问过,只是哥哥总是一笑而过说着“没事”。

一天,哥哥直到晚饭也没有回家,她才意识到,哥哥失踪了。

敏感的她在家里翻箱倒柜,看到了一个奇异东西,这个前段时间“不死人诅咒”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有多兰古雷格的商人倒卖过,据说能缓解不死人诅咒。她也意识到了,哥哥或许是染上了不死人的诅咒,前往多兰古雷格了。她细细摩挲着大剑上的刻文,在骑士的荣誉地位和家人的安危面前,她毅然选择了哥哥,收拾好了行囊,前往西边的多兰古雷格。

在旅行的过程中她渐渐感受到了身体发生的异样,她也不太在乎。

在一次危机中她不幸殒命了,她还没有找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哥哥,不甘满溢了心头但也只能止步于此。

出乎意料的是,她发现自己并没有就这么死去,而是在一处篝火边醒来,她趴在河边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她的脸颊被侵蚀了。她也知道这是什么,她也染上了不死人的诅咒。

她首先感觉到的不是什么其他情绪,而是内心的屈辱,身为骑士现在成为了不死人。她也知道米勒骑士团存在一批地下团体,被称为“黑影”,是专门猎杀不死人的。

这也同样点醒了她前进的目标:优先前往不死人被搜捕的地方。不过,内心的荣誉感,迫使她戴上了老翁的面具,以此来掩饰自己作为不死人的真相。

受到了莫名的指引,她来到了被称为如蜜的地方,这里虽然是大片废墟,却使她感受到了十足的温暖。然而即使是温暖也无法钳住她的脚步,她依然星夜兼程,来到了运输不死人囚犯的地方——密港。

在这里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危险,随处可能出现的蛮族、士兵,以及在黑暗中工作的米勒杀手让她寸步难行。她奇怪的老翁面具在旅途中虽然避免了与他人相接触,但也同样使她缺少同伴,只有那位在如蜜的灰心者索丹给了她一点帮助(两人同样会给予钢铁庇佑戒指)。

正当她思考如何前行之时,突然出现了一位不死人,手提火把,衣着甚至不似这片大陆的人。她不想理会,但是如果这人胆敢无理她一定会用大剑将其斩杀。

出乎意料,他并没有表示敌意,反而向她走进尝试与她攀谈。

嘴上说的是这样一番话,心中其实是十分的开心,毕竟她已经很少和别人这样说话过了。

能够遇到与自己同样的人是莫大的惊喜,她重新收拾好行装,并第一次尝试用索丹说过的记号,帮助了这位旅人。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正视自己作为不死人的事实,她好像也认同了这个身份。

幽灵船上也并没有关押自己的哥哥,她只好继续前行,前往不死人的囚笼——遗忘囚笼。

再次遇到了这人,她在内心已经认同了他,把他看作是自己的老朋友,她才第一次不避嫌,摘下了自己的老翁面具显露了自己面具下的丑态。

面对旅人的惊异,她有些焦虑、胆怯,心想是不是吓到了这位朋友。其实她不知道的是,真正打动旅人的,是她身为女子竟有如此坚毅的精神、强大的武艺。

同样,在这里她依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哥哥,但是从钟卫口中隐隐知道了雅肯与韦因的事情,她也知道了下一个目的地。

然而随着旅途的进行,她越觉自己的不对劲,过去发生的人、事都渐渐淡去了,有时回过神来甚至一时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她明白了,所谓不死人的诅咒,最恐怖的不是身体的变化,而是记忆的流失,也就是“我”的消失。

鲁卡提耶只是个名字,所有人都可以叫自己鲁卡提耶。而她之所以为鲁卡提耶,就是过去交织成的自己。在三代dlc2中,我们见到了拉普也就是老朋友帕奇,他在活尸化记忆丧失大部分后甚至不再坑人,这样的帕奇还是我们认识的帕奇吗?

有些使用台式机的盒友应该会经常对它更新换代的,一开始换张显卡只是小改动,可是当后来你的显示器、主板、内存等等一切全部换掉了之后,它还是你的电脑吗?

它当然还是你的电脑,它之所以是你的好兄弟或者老婆不是它的硬件数据等等,而是那些虚无缥缈的感情、记忆,哪怕由于病毒攻击什么的你的电脑数据格式化了你依然认定这是你的电脑。

不死人的诅咒究极是什么?它不是别的,正是活着。灰心哥的灰心也许是真的看破了这一切

人类的本来面目就是活尸,之后人类才有了感情、记忆,建立起了家庭国家文明,这些是神的诅咒。而“不死人的诅咒”其实是把人类变回本来的面貌,可是我们却认定这就是“诅咒”。它从理性的角度看只是把原本的东西还回来,把不属于我们的东西拿走。然而我们却觉得,这不属于我们的才是真正的至宝。所谓神降下的诅咒,或许才是人类最珍贵的。

之后,鲁卡提耶一路跋涉,与外乡人的感情日渐加深,虽然她曾经说过如果杀掉我们可以解除诅咒她会毫不犹豫,但我可以肯定她的内心是不忍的。

最终,她停在了安迪尔之馆门口,她已经不行了,也许是她能力的限制,也许是诅咒的日渐加深,也许是心中信念的崩塌,她已经要放弃了。

营火面前突然出现了熟悉的人,他是谁?鲁卡提耶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了,她苦涩的笑笑,将她的装备赠与了这位与她一同前进的旅人,希望他可以走的更远。

“我的名字是鲁卡提耶,”

随后,旅人遭遇了阿兹拉提耶,也就是鲁卡提耶哥哥的入侵。

这是多么大的悲剧,她在离目标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了自己的脚步,选择了放弃。只要她肯继续前进,她就能看到自己的哥哥。而她却错过了。或许她会与索拉尔一样,看到自己的哥哥化为活尸痛下杀手,沉沦一段时间后选择继续前进,也许我们便可以在渴望王座前看到她的标记。然而就是错过了,错过就是错过,说再多的千言万语都是尘埃般无力。

有的人说耶姐死于咒蚀大树,可我不这样认为。虽然说大树的魂可以换取猎杀游魂大剑,但它也能换另一个东西。

大树体内藏着着不少的诅咒,穿刺公爵阿尔斯特指代的是活尸化的肉体诅咒(解咒石),那么鲁卡提耶对应的就是活尸化的精神诅咒,也就是说,大树体内最可怕的诅咒就是不死人的诅咒,能够冶炼成这两样东西就是将诅咒分开成两面。

Boss房之下是游魂的穴屋,暗指大树的诅咒,如果在boss战之前进来就可以见到累积者——佛多林克。他和西里斯都是来自薄暮之国的骑士,而薄暮是被描述做骑士之国。鲁卡提耶的米勒背心为米勒骑士团的旅行装束,而且时代久远,所以米勒与薄暮为同一国度但是鲁卡提耶与佛多林克和西里斯衣服不同也是有可能的。

黄昏盾与正统骑士团盾相同

而咒蚀大树门口塔中的装备为米勒骑士旅行装,并没有鲁卡提耶面具,这是别的米勒骑士也有可能。而且鲁卡提耶面具恰好需要枷锁脊椎骨换取。所以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说明,鲁卡提耶或许没有在咒蚀大树那死去,她成为了第一名累积者,用正统骑士大剑猎杀那些游魂,想要斩断不死,并开拓了游魂的穴屋,引领着其他米勒(薄暮)骑士,对抗游魂。

也许他们正是要打破这神的枷锁

(鲁卡提耶前往过埃斯洛耶斯,白王曾经为佛罗札的骑士,战神木盾在游魂的穴屋中,这之前或许有什么联系,或许只是三代制作组为了补上二代dlc3的坑)

但鲁卡提耶最终的结局我们不得而知了,也许她就是游魂的穴屋中,那如山头骨中的一个。但她一定是最闪耀的那一个,凋零的铿锵玫瑰。

写在最后:鲁卡提耶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所有艺术形式的作品)。写的逻辑、编排方面可能有些混乱,当然还是欢迎各位提出不同意见。鲁卡提耶也是被谈过很多次的人物,我也尽量少说一些重复的东西,多谈一些别人没提到或者不同意见的东西。还有关于不死人的精神诅咒即“我”的概念与讨论也不敢深入,以免贻笑大方。因为要开学了,这一期也鸽了挺久,接下来可能更新也不会非常稳定。再加上二周目存档在家里的台式上(老蠢b了),有些地方或许会有疏漏。在这里也感谢盒友@NostalgiaCritic4 提供的一些帮助。没有意外的话下一期就是安迪尔之馆了。在这里谢谢所有点进来阅读这篇文章的人,谢谢!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本文由小黑盒作者:不迟到的戈多 原创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