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GO》karrigan:我们自建队第一天起化学反应就极佳;大家都很合得来

导语:在2019年震中杯的第三比赛日,HLTV对mousesports战队的指挥karrigan进行了采访。这名丹麦选手谈到了队伍在莫斯科前两场比赛的胜利,并回顾了近期的一系列成功。

mousesports在震中杯B组先是三图击败Virtus.pro,然后又以统治性的表现终结了crush替补出战的Evil Geniuses,凭借小组第一的成绩晋级赛事四强。现在,这支ESL Pro League S10的冠军战队正于半决赛静候Na’Vi与EG的胜者。

karrigan很满意队伍2019年的表现以及所取得的成就

karrigan近期的行程不可谓不繁忙。签证出现问题的丹麦人甚至需要在洛杉矶的第5届cs_summit决赛提前离场以确保能顺利抵达莫斯科,而mousesports来到震中杯后又连打了两场BO3系列赛。好在,震中杯赛程安排中的一个休赛日让选手们多少恢复了一些元气,而HLTV也在随后对karrigan进行了采访。这名丹麦指挥谈到了队伍在第5届cs_summit上的成绩,以及他们是如何击败G2的。采访在接下来又涉及了mousesports近期一系列的成功与队员们的心情。最后,HLTV还请karrigan比较了一下这支战队与他先前所待过的各支战队。

Q:你们对阵Virtus.pro的揭幕战并不顺利。双方互取对手选图,而在决胜图炙热沙城Ⅱ上你们也是经过双加时才以22-19取胜。就只看炙热沙城Ⅱ这张图的话,为什么你们在CT方打得并不好,而你们最终又是如何终结比赛的?

A:首先我想说,Virtus.pro真的打得非常好。而我们显然因为自从Pro League线下总决赛后有11~12天没能和woxic一起比赛而出现了一些沟通交流上的失误,但后来我们又渐渐找回了熟悉的感觉。我在第5届cs_summit上改变了指挥风格,因为当时我们启用了替补。所以在震中杯我又需要找回原来的指挥风格,并确保每个人都步调一致。我想这就是我们开局不利的原因吧。

我们清楚炙热沙城Ⅱ是他们的强图,但这也是我们的强图。我觉得我们在Pro League上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尽管我们在CT方打得并不好,但我们总是能够在T方完成翻盘,因为我们在这张地图的进攻方能够充分发挥每位队员的能力,而且道具使用也非常出色。我们的CT方打得很糟糕,我记得我在A大打偏了好几枪;如果CT在A大被击杀,那么T就能获得极大一部分地图控制权,所以我觉得我们在CT方确实打得不是很好。woxic和我在守A时也出现了好几回合不同步的现象,不过总的来说我们的团队配合还是非常到位的,而这也带领我们走向胜利。

Q:对阵Evil Geniuses的比赛则完全是一边倒了。尽管Brehze缺席了比赛,但他们还是没有BAN掉最近一直输给你们的列车停放站。你对此感到惊讶吗?

A:并没有,因为他们最近一直在BAN殒命大厦,所以我猜他们打我们的时候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当你启用替补时,你不会想要打殒命大厦的,因为那张地图的转点、战术安排与中盘指挥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替补与其他队员的交流沟通没有那么顺畅的话,你很难去解释地图上的各种点位。我一点都不惊讶,而且如果他们不BAN殒命大厦的话我们也绝对会惩罚他们,因为我们绝对会选这张地图,所以我认为总的来说地图BP是完全符合我们的预期的。

不过我倒是想过他们或许会先选炙热沙城Ⅱ,而不是炼狱小镇;带替补打炼狱小镇的进攻方会非常吃力,所以这算是整个地图BP中唯一让我们意外的地方吧。

Q:那让我们说说第5届cs_summit赛事吧,和替补NaToSaphiX一起比赛的感觉如何?

A:我们花了点时间考虑替补人选,也没少四处打探,而最终我很高兴我们选中了NaToSaphiX。他目前无合约在身,因此合同问题并不棘手,而且你知道他会充满动力地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以向世人证明他是一名出色的选手。

显然有了替补我们就很难按以前的方式打比赛了,所以我们尽量将地图限制在少数几张上,这也是为什么你会看到我们总是在选殒命大厦。我们本以为在这张地图上能够很好地将他插入我们的体系中,但后来我们发现NaToSaphix并没怎么打过这张地图,所以最终我们打得好的地图反而是荒漠迷城,在那张地图上他能够即插即用,而且打得也很好,包括交流沟通也非常出色。总的来说,我很开心,我也很高兴最终我们捧起了冠军奖杯。

Q:你被迫在决赛打到一半时中途离场,而教练Rejin需要替补登场。你在离开之前有没有对大家叮嘱些什么?

A:我本来想着我能先打完殒命大厦的上半场再走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选择在CT方开局。结果荒漠迷城打到了加时赛,于是在那时我便与大家说:“殒命大厦肯定很难打,所以我们专注于赢下列车停放站就好。”同样,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选列车停放站作为图三,因为我认为这是一张就算教练登场也能在CT方有所发挥的地图。我对大家说:“确保让Rejin在CT方当补防的那个人,至于T方,Rejin自己决定想怎么打。”最终Rejin决定他想做我在中路做的事情,给对手制造些麻烦,不过我觉得他反倒是给自己队伍造成了不小的麻烦(笑)。

我觉得关键之处在于他们在T方掏出了双狙进攻体系,并突然采取了一种更为自由的比赛风格。而换至CT方后,“多杀之王”Rejin拿着AWP大放异彩,打出了精彩的表现。我觉得他们清楚该怎么打,所以我也没有说太多,只是告诉他们:“尽力而为吧,享受比赛的乐趣。我们的情况的确不理想,所以大家尽力做到最好就行。”我认为最终他们确实享受了比赛的乐趣,当然,在殒命大厦上除外。

Q:你们参加震中杯前拿到了背靠背靠背的赛事冠军。大家都很享受这个过程吗?队内气氛如何?

A:我认为去中国前我们与队内心理咨询师的谈话成效卓著。我们当时回顾了许多比赛以优化我们的角色分配,并确立正确的心态。我们已经多次证明,虽然翻盘几率看似不高,但我们还是能够做到。当然,我们也有失败的时候。我们在去到中国前进行了一次很好的集训,为全部七张地图都做足了准备,以应对接下来的几场赛事。这让我们能够在地图BP上做文章。每个人都非常自信。

自从那次集训后,队内情绪一直很高涨,因为我们说清楚了不少问题,那些我们在其它赛事上犯的错误等等。你可以说就这就像一个全新的开始。我们想要优化队内的角色分配,重新出发,而这正是我们做到的。现在我们已经连续拿到三场赛事的冠军了。想要取得四连冠绝不简单,我们已经在外奔波好长一段时间了,而woxic也缺席了整个第5届cs_summit。我跟队伍是这样说的:“在这里进入四强——如果我们能做到的话——那么我们的年终表现就算是非常好了。”如果我们没能在这里打出最佳表现,那我们也能够接受。但现在我们已经晋级半决赛了,显然我们会想要赢得冠军奖杯,以一波四连冠结束今年的征途。

Q:谈到你们的表现,如果你回顾近期赛事的话,很显然你们的个人枪法都有显著提升。在你们参加的所有这些近期赛事中,每位队员都做出了重大贡献。你们是如何做到从一支淘汰赛常客进化为冠军战队的?

A:我认为有两名选手全年都打得很好,他们便是ropz和woxic。他们一直都有着出色的发挥,而我感觉我们其他队员有些辜负了他们的发挥。在那次集训时,我决定让chrisJ和frozen互换一下角色分配,然后他们就开始有着稳定的发挥了。frozen一整年的发挥都有些神经刀,但自从CS:GO亚洲邀请赛后他就一直保持着极高的水准。而现在队内的神经刀变成了chrisJ,要是他发挥起来——比如在对阵Astralis的炙热沙城Ⅱ上他拿到了差不多30个击杀(笔者注:准确数据为28杀)——那我们简直无法阻挡了。

我认为那次角色分配的改变让我们的发挥变得更为稳定了,特别是frozen。而chrisJ来状态的时候我们也能够倚仗他,因为那时候的他所向披靡。因此,我会说正是角色分配的变化导致了chrisJ和frozen的表现有所提升,而ropz和woxic则是一直都有着出色的发挥。

Q:最后一个问题,你已经当指挥很长一段时间了,过去几年来你在许多阵容中都担任过队长。你现在指挥的阵容与先前的阵容有什么不同吗?

A:我在三支战队中取得过辉煌,而三支战队完全不同。我加入TSM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有着强大的核心三人组了,而他们现在仍在一起比赛。当时他们一直没能赢下大型赛事的冠军,而我入队后,我们便拿到了不少奖杯。当然我们没有赢下Major,我没能带领他们走得更远。

去到FaZe时,队内情况一团糟。队里都是一些其它战队不想要的明星选手,有的来自NiP,有的来自一些丹麦战队,等等。在那里,我只能利用手头有的这些人来打造体系,然后队伍随时间推进不断进步。这便是我在FaZe所做的,最终我们也拿到了不少的赛事冠军。

来到mousesports后又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了。我有机会从零开始打造我想要的战队。我可以先观看大量的demo,确保将其他队员签下前我就对他们有着足够的了解。我在幕后做了大量的工作,以确定我究竟想要签谁,合同应该如何安排,以及如何用合理的价格签下他们。这便是我所做的事情,而我在建队时便清楚,2020年将会是我们达到顶尖水平的一年。我们与队内的心理咨询师一起设定了今年的目标,即我们想在今年赢下一场大型赛事的冠军,并进入世界前五,然后以这样的成绩开始2020年。我们完成了这一目标,我为队伍感到高兴。

大家可能还不清楚的是我们队员间的化学反应。我感觉从建队第一天起我们的化学反应就好得离谱,每个人都渴望胜利,每个人都喜欢与其他人待在一起。能在这个阵容中达成良好的化学反应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是一支多国纵队。化学反应在单国籍阵容中很容易达成,因为大家早就在不同的队伍中互相熟悉了。但在mousesports,我们来自四支完全不同的战队,五个不同的国家,我们需要去发掘适合我们的比赛风格。而目前为止进展一切顺利。

本文来源:Max+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