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头确定要举办LOL世界杯,但玩家和游戏还等得起吗?

S9全球总决赛的余热未消,《英雄联盟》粉丝们又有望在未来几年盼来另一项重量级的国际赛事。

 

据ESPN记者Fionn报道,近日拳头游戏高层在关于“《英雄联盟》是否有可能举办世界杯”的问题上已经给出了答复——“这是一个什么时间能举办,而非能否举办的问题。

 

 

在答复中,这位高管称,举办LOL世界杯最需要的是时间,这可能需要好几年,“因为选手们的赛程已经非常紧了,需要让世界杯成为值得选手参加的比赛”。而拳头中国的负责人Leo也在最近的媒体采访中表示:前提是要先把英雄联盟联赛制度重新规划,腾出时间让各个国家有时间选拔国家队。

 

不用惊讶,电竞比赛搞世界杯也不是头一遭了

 

其实在电竞领域,各国选手以组建国家队共同参与世界杯比赛的形式并非孤例。以目前FPS游戏中电竞赛事运营状况最为良好的《守望先锋》为例,该作不仅拥有战队席位价格惊人的OWL(Overwatch League),其游戏出品方暴雪还会在每年的嘉年华上举办守望先锋世界杯(本月初中国队就刚刚夺得亚军)。

 

但与《守望先锋》有本质区别的是,《英雄联盟》世界杯是建立在LOL全球总决赛业已成熟的商业模式及市场生态体系之上。

 

 

要知道,《英雄联盟》S赛至今为止已连续成功举办9届,并已成长为全球知名度最高、影响力最大的电竞赛事,我们甚至不用考虑是否需要在后面加上“之一”俩字儿。若要在它如日中天的时候,再引入另一项重磅赛事,难免让人担心过于频繁的国际赛事是否会降低玩家和电竞观众对LOL赛事的敏感度。

 

事实上,作为游戏的开发商及最终版权方,最早正是拳头游戏站出来试图“消灭”第三方赛事以增强拳头官方的权威性,使《英雄联盟》观众得以聚焦头部比赛。在尚处蛮荒时代的S1和S2,充斥着各种在如今看来堪称“野鸡”的赛事——如LPL战队获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就是由WE战队从IGN举办的IPL5上捧回的。可以说,是拳头用一扫寰宇的姿态一统了LOL赛事。

 

 

然而,从俱乐部联赛走向国与国之间的杯赛对抗,似乎又是竞技性比赛发展道路上的必由之路。

 

就拿全球第一大运动、受众最广的足球来说,英格兰、德国、意大利等国家和地区的俱乐部联赛早在19世纪就已萌生,可直到上世纪30年代和60年代才陆续开展世界杯和欧洲杯比赛——这是足球运动在全世界范围内逐渐普及的必然结果。

 

举行世界杯之前,拳头必须和时间来场赛跑

 

而放诸《英雄联盟》,我们则可以理解这也许是当前拳头游戏的无奈之举。拳头对于电竞赛事运营的理念当然无可非议地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但从近两年《英雄联盟》的游戏收入来看,这款过去10年间独领风骚的MOBA游戏无疑正在从它的壮年步入中年时代。

 

 

拳头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至2017年《英雄联盟》最巅峰的时期,其月活用户长期稳定在1亿左右;而到了2018年,第三方机构统计的这个数字已经跌到了6400万。用户规模下滑还直观地体现到了其游戏的收入上:2017年,LOL收入还有21亿美元之多,稳居全球F2P游戏之首,但到了2018年,其收入已降到了14亿美元,同比下跌33%。

 

拳头很清楚,走下滑路的不只是LOL,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那股谁也无法阻挡的移动浪潮。为此,拳头于今年顺应趋势推出了《英雄联盟》手游,并一口气公布了数款英雄联盟IP的衍生游戏。此外,近年来拳头还不遗余力地打造、完善“拳头宇宙”,以免落入《英雄联盟》某天真正进入夕阳期后产品无以为继的境地。

 

 

因此,对拳头来说,把《英雄联盟》做成世界杯其实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趁着LOL还有这么大的市场受众,他们需要尽其所能地把IP推向全球;同时,他们还不得不重新考量LOL在南美、澳洲、东南亚等市场的电竞情况——吭哧吭哧搞了这么多的入围赛,这些外卡赛区的成绩依然毫无起色,这多少会打击其竞技信心,并潜移默化地影响战队的投入力度。更重要的是,大家害怕LOL世界杯会不会沦落为中国和韩国的对抗赛。

 

LOL赛事在巴西拥有良好的玩家氛围,但这无法改变巴西战队入围赛连年出局的命运

 

另一方面,任何人都无法估量《英雄联盟》未来的营收曲线会呈怎样一种趋势,以及,其手游版本是否会对现有的端游市场和用户再一次造成冲击。

 

不管结果如何,有一点也许毋庸置疑:产品高寿且电竞高度成熟的《英雄联盟》已然进入了以“电竞养游戏”的新阶段,它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值得被所有电竞向的游戏学习借鉴。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