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TGS现场,研究了一下各家游戏厂商发的传单

互联网时代,“传单”这种充满仪式感的事物,不知还能看多久。

在互联网越发发达的当下,信息的传播和获取已经非常的便利,像TGS这样的游戏展会性质似乎也逐渐开始从“宣发手段”,向一个“象征意义”的、更强调仪式感的方向转变。

而对于游戏媒体来说,所谓“前方记者”的优势早已弱化了很多。甚至当我们还在拼命排队试玩,未曾见到游戏画面的时候,玩家已经在家吃着瓜子唱着歌,看了几遍的游戏演示。

如此,我想也不妨试着转变思路,找点更有“仪式感”的东西给大家分享。

去年的TGS,我跟大家聊了聊现场周边的贩卖情况和各个游戏试玩的排队时长。今年准备跟大家聊点更“朴素”的东西——传单。

TGS现场发传单的小姐姐

现在中国的各种展会上,曾经洒满整个会场的传单已经比较少见了。厂商们好像也越来越清楚,对注意力涣散精神又很亢奋的逛展观众来说,传单能达到的效果并不大,它更像是厂商们的自娱自乐,感觉在努力做宣传的一种自我安慰。

但是,要让各种老牌日本厂商们认识到这个问题可就太难了,更何况,TGS正是游戏公司线下交锋的正面战场,既然你不放弃我也不放弃,那么大家只好继续在“传单”这个小战场上继续较量。

好在,在长年的斗争经验中,他们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存法则。

有的厂商选择靠大量的内容取胜。比如世嘉的传单,今年就是整整一本《新樱花大战》的设定集,多达13页,堪比小杂志一样的特典。

请输入图片描述

请输入图片描述

但它们不算页数最多的。Falcom今年主打的《伊苏9》更是印到了15页,里面除了游戏的全方位介绍,甚至还登了四页的小说:

请输入图片描述

请输入图片描述

异曲同工的还有《嗜血代码》——游戏也不聊了,直接给大伙一人发了本漫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但是,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终究还是残酷的,这些良心的内容有时可能比不过一些“坏人”的小伎俩。

比如,狡诈的万代南梦宫把小姐姐们安排在自己展台的必经之路,她们并不会主动出击,只是着传单,“请君入瓮”(像极了南梦宫的作风)。

你能找到传单在哪吗?

同理的还有DMM,这个以美少女游戏被人熟知的发行商,把自己的传单伪装成一幅性冷淡的样子,表面上人畜无害,是一片健康的雅致黑:

请输入图片描述

殊不知打开封皮之后里面一个个全是你熟悉的老面孔——是她:

请输入图片描述

是她:

请输入图片描述

是她们:

请输入图片描述

好一个“皮薄馅大”。

而且最让其他厂商没脾气的是,虽然内容丰富,但凭着这毫无特色的黑色封面,竟然也会吸引到大量逛展玩家蜂拥索取,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大家都比较爱简约的风格吧:

请输入图片描述

但卡普空就不爱搞这些有的没的。

他们信奉,世界上最好的宣传方法只有一种,就是钱——卡普空展台,三张厚厚的4k大小的精致海报直接招呼到脸上,再高冷的过路观众都露出了卑微的笑颜,伸手接过这三张“大传单”。

卡普空三张大海报的其中一个,另外两个是洛克人和生化危机

如果你接过了这几张传单,那么将会进入会场“传单主线”的隐藏任务——因为卡普空这三张瓷实的硬纸板大海报几乎没有袋子能完好无损的装下,于是此时,你激发了展会传单的“共生现象”,即:有人负责发你拿不了的大型礼品,有人负责发看似大而无用的塑料袋:

ATLUS就是供应链的下一个环节——大塑料袋。

如果你去过ChinaJoy,一定曾被那边各种厂商争相比大的塑料袋给惊艳到。为了成为“塑料袋俄罗斯套娃”的最后一环,他们都会尽可能的把自己的袋子做大,但最终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可装。

而在竞争环境相对比较单纯的TGS,ATLUS的心机就体现出来了。连续几年,ATLUS都是会场发放免费大型购物袋的“好心人”。它的大小,正好可以装下卡普空送的三张海报。

所以当人们走出会场的时候,几乎人手一个P5的袋子,三张卡普空的海报在里面默默流泪。

请输入图片描述

当然,我们除了能在这些免费发放的“传单”里看到厂家们的勾心斗角,也能找到他们真正想要去宣传的,公司主力方向的侧重点。

就像光荣的传单——封面是未来一段时间的主力《仁王2》,三国志14和炼金工房的新作就得往后稍稍:

请输入图片描述

请输入图片描述

SPIKE CHUNSOFT拿到了《赛博朋克2077》的日本发行权,于是今年的宣传重点大幅度倾斜到了这个游戏上,宣传册像游戏杂志一样事无巨细地介绍了游戏的各种特色和世界观,甚至还放了两页制作人的采访。

请输入图片描述

请输入图片描述

回过头来看,几乎所有的厂家都在像孔雀开屏一样拼命炫耀着,只有我们的老朋友I社,早已抛弃昔日《VR女友》的荣光,像是进入了与世无争的贤者模式,传单上只有一个清秀的小哥哥淡定地泡着咖啡。

请输入图片描述

如果说到这你依然觉得我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了——“PS4展台呢?”

不好意思,我没拿到PS4的传单。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