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NS国行,他们在谈论什么

作者:大狗

1

周五晚上六点多,上海美罗城一楼,一位女士在国行 NS 专柜前询问店员这台机器的一些细节。有些问题挺专业,涉及游戏卡带和服务器。接了个电话后,她匆匆离开。我追过去,同她攀谈了几句。

12 月 10 日,任天堂 Switch(以下简称「NS」)国行发售。那个周末,我去了趟上海,在有官方授权的三家门店和五家潮玩店转了转,美罗城是其中之一。关于 NS 国行的讨论,我在网上看过一些,发言者多是懂行的老玩家。他们属于「核心玩家」。我想听听更多的声音。

在这些店铺,我找了二十多位看起来对 NS 国行感兴趣的人,聊了聊。有孩子,有父母,有年轻的情侣。大多是路过顺便玩玩,小部分表露出购买意愿。他们通常被称为「休闲玩家」——与「核心玩家」相对应。令我略感意外的是,这些休闲玩家,哪怕从不玩主机游戏,对 NS 国行也并非一无所知。一是因为广告的渗透,以及前些日子健身环在社交媒体上的火爆;二是因为有购买意愿的,多少会做些功课,毕竟是两千多块钱的东西。他们会上网查资料,向懂行的朋友打听,再作决定。比如前面提到的这位女士。

请输入图片描述


我和丈夫从来不玩游戏,之前对 NS 了解很少,只是看别人玩过。我是买给孩子的,他小学三年级。对,刚才的电话就是他打来的。他在旁边的英孚上兴趣班,刚下课,我正准备去接他。

他以前不怎么玩游戏,顶多玩玩 iPad 上的小游戏。有一次出去玩,看见别人玩,他也想要。对方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很会玩游戏,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得很开心。我想,反正寒假也快到了,买一台送给他,作为礼物。

我上网搜了搜,正好看到有国行。如果没有国行,可能就买水货了。我找懂行的朋友问过,朋友劝我不要买国行,还发了一段视频给我,说国行功能有限。我觉得,每个人的需求不一样,他是比较会玩的人,懂游戏,喜欢在游戏里和人互动。但我的需求很简单,就是家庭内部玩。买回家,主要是给孩子玩,我们在旁边看看就好,所以不需要很复杂的功能。售后方面,国行应该比水货更方便更有保障吧。

其实我已经选好放在购物车里了。我有购物卡,所以会在网上买。来实体店看看,主要是纠结到底是买国行还是买水货,想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顺便摸摸实物。

2

美罗城附近估计有不少培训机构。在专柜试玩游戏的多是成年人,问了问,有些是家长,等孩子下课,顺便逛逛商场,看见这里有游戏,过来玩两把。

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戴着眼镜,笑眯眯的。他最先吸引我的,是手里拿着的东西:左手一袋上海「老香斋」的苔条梗,右手一个保温杯,杯子里泡着枸杞。他问店员,「马里奥」顶金币的是哪款游戏。我在旁边听了会儿,知道他去隔壁的太平洋数码城看过。太平洋数码城有一些电玩柜台,水货为主,也卖国行。对于不怎么懂游戏的人,那里的水有点深。我想,他可能确实有购买的打算,于是和他聊了聊。

请输入图片描述


我是来打打样的(注:上海话「打探」),想帮女儿看看。对,一个人来的。我今天休息。我是周五休息,周六周日上班。女儿很少跟我们逛街,她喜欢跟同学玩。现在的小孩都这样,大人劝她出去,她说,我有事不出去。同学一叫,马上就出去了。

女儿今年初三,她平时玩手游比较多。手机屏幕太小,她近视很深,五百度。屏幕大点的话,看起来会舒服一点。玩归玩,也得爱护眼睛啊。

她玩哪些游戏?我不太清楚,只知道她喜欢二次元。她老娘不给她玩手机游戏,手机上的游戏,统统删掉。每天检查她的手机,看有没有游戏。至于她是不是另外还有一台手机,我就不知道了。

她也玩「吃鸡」游戏,和同学玩。她的同学也不是那种很贪玩的人,我比较放心。所以说,轧道一定要轧得好(注:轧道即上海话「交朋友」)。

最近一直在关注 NS,主要是在网上看。我小阿弟家有一台,是水货,我也去看过。先打打样,等女儿明年中考结束后,想买一台给她作为奖励。

价格还好,反正比手机便宜。水货国行其实无所谓,玩个两三年不用修,就行了。我那台 PS3,质量很好,玩了四五年,没修过,只换过一个手柄。我觉得,国行的质量只要过关,水货就会越来越少,大家都会来买国行的。

游戏最好再便宜点,三百块钱还是有点贵。以前的 PS3 游戏,我玩的全是破解。买这么多正版,吃不消。

健身环最近也挺火的,我看过那个女的拍的宣传片,感觉这东西锻炼身体不错。想给老婆买一个,让她锻炼锻炼。她平时很少运动,一直坐着。可惜健身环只能一个人玩。

3

我很少在玩游戏的场合见到这么多情侣。在美罗城的 NS 专柜守了三四个小时,来试玩的,一半是家长和孩子,另一半是情侣。当然,可能因为是周末的晚上,逛商场的本就以情侣居多。

一对年轻情侣,在旁边看别人玩。女孩看得津津有味,边看边向男孩解释,这是怎么玩的,怎么握手柄,怎么接电视。看了一会儿,女孩捅了捅男孩,说,那边有工作人员,你去帮我问问嘛。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他(指男朋友)不玩主机游戏,只玩《魔兽世界》。是我想买。他说我是三分钟热度,其实我以前玩得挺多的。我以前玩 NDS,天天玩,「马里奥」「厨房老妈」什么的。而且我玩的是第一代 NDS,十几年前吧,我那时还在上初中。没有淘宝,机器是在隔壁的电玩店买的,卡带是去数码城买的。买回来以后,刷电玩巴士论坛,怎么弄烧录卡怎么装游戏,都是自己弄的。

后面这十几年,是空白期。只是玩玩 PSP、iPad,然后是手游。手游其实也不怎么玩,就玩些小游戏。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想玩游戏了,想买个游戏机。然后觉得,NS 还蛮好的。像这个「马里奥」,就是我们的童年啊。想玩跳舞游戏,还有健身环。上个月去日本旅游,本来打算买的。去的是冲绳,结果没找到健身环。如果找到的话,可能就在日本买机器带回来了。

我看了国行的价格,比水货便宜。本来昨天晚上就准备在网上下订单的,但淘宝关闭了评论,京东的评论是开放的。京东的评论里面,我看有人这样说,有人那样说。我问了淘宝和京东的人工客服,也没反应。所以想亲自过来问问,确定一下能不能玩卡带。联不联网无所谓,我反正只玩单机,但如果只能玩三款游戏,那不是要等到天荒地老。

4

「挺奇怪的。」我转移到百脑汇的 NS 专卖店,在那里蹲点时,专卖店的老板对我说。他指了指斜对面卖索尼 PS4 的柜台:「以前买 PS、Xbox,基本都是男的,女的一般是陪男的过来。」他又转身指了指身后的 NS 海报:「买这个的,男女各占一半,女的好像还多一点。」

来百脑汇的人,大多已经对他们所要购买的东西了解得差不多,拿定了主意。一个多小时,这家店售出三台水货、一台国行。买国行的是一对情侣,他们只对一款游戏感兴趣——《舞力全开》。他们或许比较符合人们对 NS 国行的目标受众的想象:没怎么接触过主机游戏,之所以选择国行,是因为售后有保障,其它的,不太清楚,也不介意。

多的时候,这家店同时有三对情侣在看机器。其中一对,亲密而默契。他们问了问水货和国行的价格,有哪些游戏,能不能联机,然后走到电视前,玩起了《马力欧卡丁车》。玩得很开心,边玩边相互挤兑。啊,这是被谁劈了。是你干的吧。哼,小心眼的男人。

放下手柄,回到货架前,男孩拿起一盒《FIFA20》看了看。女孩问,要不要送给你当圣诞礼物啊。两人找到老板,问了些更详细的问题。男孩边听边点头,面带微笑,女孩偶尔追问几句。

男孩的态度起初很明确,想买国行。征询女孩的意见。女孩倾向于日版,见男孩犹豫,她说,你决定吧,我听你的。

最后,他们选择了日版 NS,买了健身环和《胡闹厨房》。

请输入图片描述


5

第二天,我去了静安区和人民广场附近的几家潮玩店,它们大多开在商场里,有腾讯的官方授权。商场的圣诞氛围已经很浓厚,空地上摆着圣诞树,树上挂了亮晶晶的装饰物,周围堆满礼盒。人们纷纷在圣诞树前留影。

这些潮玩店有着统一的装修风格和商品陈列方式。NS 国行摆在门口显眼处,被称为「男神礼盒」,宣传语是「有时快乐很简单,只需一个任天堂」。一款能暖手的充电宝,被称为「女神礼盒」,宣传语是「就像寒冬里的拥抱,是用爱传递的温暖」。在男神礼盒和女神礼盒前面,是大疆新出的无人机,广告词是「你也能飞」。

请输入图片描述


我假装成给孩子买礼物的父亲,请店员推荐一些适合十多岁的孩子的玩具,预算定在两千元左右。

大多数店员向我推荐任天堂 NS、大疆无人机,也有人推荐耳机或智能手表,还有推荐大疆机甲大师的。这些可能是他们当前的主推商品。其中一位店员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介绍完上述商品,他问,你是给自家孩子买,还是送人。我问,有区别吗。他说,送人的话,推荐大疆无人机,不推荐任天堂 NS。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你吃不准别人喜不喜欢游戏,万一对方家长反对孩子玩游戏呢。

我问,你玩过 NS 吗。他说,没玩过,两千多块钱的游戏机,对我来说太贵,不过玩这个也有好处,后续不用花什么钱。我没明白,为什么后续不用花钱,买游戏卡带不也得花钱吗。他解释,游戏是得花钱,但游戏买回去后,不需要抽卡买皮肤买道具,算下来还是值的。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在很多年轻玩家的观念中,抽卡买皮肤买道具已经成为游戏的基本要素。前一天晚上,在美罗城遇到的一位男孩,是《英雄联盟》玩家,他的账号里有三四百个皮肤,大约两万多块钱。另一位二十岁的女玩家,参加过《王者荣耀》和《球球大作战》的比赛,她用的手机是 iPhone X,买《王者荣耀》的皮肤花了约一万块钱。他们都觉得,两千多的机器,可以接受,但只能用来玩游戏,没必要。游戏玩家的消费观,一直在变,没有好坏对错,只要能为他们带去快乐和满足。

来福士广场的一家潮玩店,任天堂 NS 摆在门口,与之相邻的不是大疆无人机,而是华为手机。几个年轻人有说有笑,轮流试玩《超级马力欧兄弟》。旁边是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趴在柜台上,拿着手机玩《王者荣耀》,对周围的一切不闻不问。

请输入图片描述


6

周六下午,我乘地铁返回美罗城。地铁里,一位老太太拎着小提琴盒,孩子背着书包,跟在她身后。出了地铁,公交站台旁,一位母亲举着手机,男孩面向她,大声背诵英语单词。人行道上,女孩从地上捡起一片枯黄的梧桐树叶,叶子上有些斑点,不像金黄的银杏叶那般通透。女孩把它举在手里,很开心。

美罗城的 NS 专柜,人比昨晚更多,孩子的比例明显增加。父母带着孩子逛街,或是趁补课间隙,带他们来这里放松放松。

男孩和他的妹妹站在试玩台前。男孩个头很高。妹妹还小,仰起头才能看见屏幕。两人站在一起,从背影看,像父女。妹妹指着角色选择画面,说,我要选那个美女。她不太会用手柄,选择框在不同角色之间蹦来蹦去。男孩着急地说,往上往上。母亲在旁边说,慢点慢点。

兄妹俩玩得投入,母亲几次催促,才依依不舍地放下手柄。男孩有点心动,问母亲,过年能不能用压岁钱买一台。我问男孩,好不好玩。男孩没说话,妹妹抬头抢答,好好玩,超好玩的。男孩小学五年级,妹妹幼儿园,父母平时不允许他们碰游戏,只有寒暑假可以玩。妹妹喜欢玩《宝宝巴士》之类的手机游戏。男孩有自己的手机,但由父母保管,需要时才拿出来给他。母亲指了指电视上的游戏画面,问我,在家玩这个的话,孩子们是不是也得离屏幕这么近。

请输入图片描述


另一个试玩台前,也站着一个男孩,正在玩《超级马力欧:奥德赛》。他很有耐心,在阿炽尼亚的沙漠里转来转去,找不到路,时不时打开地图,判断方位。父母在他身后观看。母亲买来两杯饮料,一杯递给父亲,一杯放在孩子面前。

每次试玩的时长是十分钟。也有家长主动鼓励孩子尝试。一位母亲带着六七岁的女孩,女孩只在后面看,不愿意玩。母亲拿起手柄,玩给她看。又拉过她的手,摸手柄。女孩往回缩,笑着逃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和孩子一起玩游戏的父母不多,玩双人模式的多是情侣。所以,当我看见一对父子站到试玩台前拿起手柄时,居然有点惊讶。孩子大约七八岁,父亲背着蜘蛛侠的书包,两人先是一起玩《超级马力欧兄弟》,然后,父亲帮孩子调出《马力欧卡丁车》,简单教了教他。孩子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父亲脱下孩子的外套,把手伸进他的脖颈里,看看有没有汗。这是父母常用的一个动作,判断孩子是否太热。

请输入图片描述


7

游戏机被静音的那些年,国内的玩家群体出现明显断层。我看见一群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挤在机器前试玩。他们不怎么会用手柄,从他们的交谈听得出,他们不知道马力欧,也不知道任天堂。

那天下午,我注意到一个男孩,个头不高,戴着眼镜,背着书包,脚边放着 NS 的红色拎袋,正在独自试玩《超级马力欧兄弟》。之所以注意他,是因为他打到了关底,但没能从高台直接跳上旗杆。他返回高台,试了几次,终于成功,从旗杆顶端一路滑下来。他显然知道,跳上旗杆可以加一条命。

请输入图片描述


我是一个人来的,待会儿要去练空手道,明天还有补习班。爸妈知道,他们对我挺放心的。

我家有一台 NS,买了一年多。游戏有《赛尔达传说》和《星之卡比》,没买《超级马力欧兄弟》,所以过来试试。我玩过老版的「马里奥」,知道游戏里的那些隐藏要素。喏,是在这上面玩的。(男孩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台白色的 Game Boy 造型的掌机充电宝,打开给我看,游戏合集里有《超级马力欧兄弟》一代。)以前听同学说过,这个游戏挺好玩的。我在楼上的杂物社看到这个充电宝,正好有「马里奥」,就买了一台。你看,顶一下这个砖块,会冒出一个蘑菇。我感觉老版的「马里奥」比刚才玩的 NS 版的「马里奥」难多了,我一直卡在前几关,过不去。

同学知道「马里奥」,但他们没玩过。他们玩手机游戏的多,也有人玩 Steam 平台上的游戏,《双点医院》什么的。我也玩手机游戏,腾讯的《王者荣耀》、网易的《我的世界》。

爸妈知道我玩游戏。家里的那台 NS 是在我的再三恳求下,他们才允许我动用银行卡里的钱买的。我有一张自己的银行卡,爸妈每月给我两三百块零花钱,存在里头。攒了一年多,加上过年的压岁钱,买了那台 NS。新的游戏卡,爸妈不太可能同意我买。只有寒暑假,可以跟他们商量商量。我这次过来只是体验一下。刚才买了一个 Amiibo,礼服版「马里奥」,本来以为这东西很贵,没想到还行。

我今年初三,明年中考。周六周日,我妈允许我玩四十五分钟的游戏。我的安排是,周六玩手机,周日玩 NS。寒假,玩游戏的时间可能会多一点。

8

匆匆聊上几分钟,浮光掠影。对方给出的回答,可能只是一时想到,而非深思熟虑后的答案,也不一定是他们真正想要表达的。所以,不作评论,也没什么结论。

游戏变得越来越生活化,成为一件细琐的东西,不再有仪式感。这或许才是回归本质。无论是只玩《舞力全开》的情侣、执着地想要跳上旗杆的男孩、十多年后重归任天堂阵营的女孩,还是打算买游戏机给女儿作奖励、买健身环给妻子健身的中年男人,休闲玩家有着与核心玩家不同的需求,他们代表着大众对游戏的认知。当休闲玩家越来越多,主机游戏在普通家庭中间扎下了根,整个行业才有可能健康成长。这应该是任天堂这家公司比较擅长的,NS 国行的意义也在于此。

另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地方是,孩子们试玩游戏时,他们的父母很少会自顾自地玩手机。也许是因为游戏的视觉吸引力更强,哪怕只是旁观。也许是因为父母想通过孩子在游戏中的表现,对他们有更多的认识。也许是因为父母知道不该在陪伴孩子时玩手机,或者仅仅是因为时间短所以懒得把手机掏出来。

不管怎样,七零后八零后的很多父母,对游戏的态度趋于理性。既不会全盘否定,谈游戏色变,视之为洪水猛兽,也不会全盘接受,放任自流。有点像玩家对国行的态度。与十多年前相比,玩家对国行的态度有了明显变化,更客观也更现实,不盲目贬低,也不一味追捧。任何改变都不是一蹴而就。多一份理解,多一份耐心,这可能是 NS 国行目前最需要的。

请输入图片描述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