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GO》Boombl4:我们还不是一支顶尖战队,依然处于建设阶段且缺乏稳定性

导语:在2019年震中杯的第二比赛日,HLTV对Natus Vincere的指挥Boombl4进行了采访,谈到他们与Heroic和Vitality的比赛情况,并询问了他对于其它一些问题的看法。

Natus Vincere在胜者组决赛三图不敌Vitality后,与昨晚刚血虐完EHOME的Heroic在莫斯科展开第二轮的较量。最终,这支独联体超级战队2-1击败对手,以小组第二的身份晋级四分之一决赛。

Boombl4表示他的指挥水平与日俱增

HLTV在俄罗斯对Boombl4进行了深入采访,谈到Natus Vincere在ESL Pro League S10中的学到的东西,并详细地分析了他们在莫斯科目前为止的表现。在讨论完与赛事相关的问题后,采访转而涉及Boombl4对指挥角色的适应以及影响因素。在采访末尾,HLTV向他询问了他对近期社区批评GuardiaN的看法,以及他对GuardiaN状态下滑的解释。

Q:在谈及震中杯前,我想听听你对于Natus Vincere在欧登塞所取得成绩的想法。你们在丹麦学到了什么?

A:我们的最终结论为,我们还不是一支像Astralis那样的顶尖战队。我们的比赛缺乏稳定性,因为我们仍处于体系建设阶段。我们在赛前进行了一次长达约12天的效果卓著的集训。然后我们前去参加那场赛事,并且我们在边打比赛的同时还会尽可能地抽空为之进行一些训练,在没有比赛的那几天更是如此。

在赛后,正如我们之前参加过的所有赛事一样,我们会试着通过在线上打比赛的方式来改正我们犯的一些错误,但很不幸,我们从丹麦飞抵莫斯科后没能进行这样的训练。首先,我们的网络连接出现问题,只好无奈取消训练;然后GuardiaN又因为心绞痛发烧至39度而前往医院进行了治疗。我们的计划仍是打出稳定的表现,因为我们在EPL的状态很不错,而我们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也不会忘掉那些东西。我们在之前进行了充分的训练,训练成果也理应延续更长时间,而不是参加完一场赛事以后就忘个精光。我们想要确保自己有稳定的发挥,至少能够完胜二流战队,然后凭借我们过去的参赛经验逐渐提升状态。

Q:谈到震中杯,你们首场比赛打的是Heroic,而你们用在炼狱小镇和核子危机上的统治级表现击败了他们,甚至两张地图上都没让对手拿到超过9分。很明显你们非常清楚他们的比赛方式,我想问问你对于这场比赛进行了哪些准备工作?

A:我们对这场系列赛的准备很稀松平常,没什么特别的。我们的准备时间充足,我们早就清楚对手是谁,而B1ad3也观看了他们的一些demo,我们知道要选择哪些地图来击败他们。我们选中炼狱小镇是因为我们自信能在这张地图上战胜他们,我们想与他们打这张地图。总的来说,一切都按计划进行,而我们的个人发挥也极为出色。

我感觉他们在这场赛事的状态并不好,因为如果我们回顾他们在群星联赛S8上2-0击败我们的比赛时会看到他们发挥极佳,打出了应有的水平。或许是因为我们打了不同的地图吧,我记得当时我们选的地图是列车停放站。可能他们在这次打的地图上比较弱吧,但我觉得根本原因还是他们的状态有所下滑。我们对待这张比赛极为认真严谨,专注于打好自己的比赛,然后一切都很顺利,我们掌控了比赛节奏。这便是我们轻松取胜的原因。

Q:与Vitality的比赛最终被法国人夺取胜利,而最终结果为你们正是输在了血虐Heroic的炼狱小镇和核子危机上。你能谈谈为什么你们会在这两张地图上打不过Vitality吗?

A: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在炼狱小镇上输掉了全部两个手枪局,在图三也是如此。因此尽管他们在图一输掉了自己的选图,他们的信心还是如滚雪球般增长。我们目前还没有讨论过这场比赛,但可能我们在图一取胜以后有些放松警惕了,因为当你1-0领先以后你可能就不会每一回合都全力以赴。什么叫全力以赴呢,就比如说当你14-15落后时你会知道这是你的生死时刻了,于是你就会使出浑身解数争胜。或许我们心态是有些松懈了,不过总的来说,我们的炼狱小镇并没有准备得很好,这可能只是我们第四强的地图。但在这张地图上,我们在EPL击败了fnatic,而在这里面对Heroic时打得也很好。

Vitality说他们为震中杯做了长时间的准备,进行了效果不错的集训,是要冲着冠军去的。对于我来说他们是一支很神秘的战队,而最终结果也倒向他们那边。他们在炼狱小镇的双狙体系一次又一次地击败了我们,我们的战术毫无成效。他们每一回合都具有经济优势,或者说我们的经济情况不理想,完全不知道比赛应该怎么打。这让我们很难在0-7落后的情况下翻盘。我们有几回合的表现很令人失望,这使我们的士气遭受了极大的打击,特别是那些我们本有着4v3人数优势的回合,或是那哥我们根本不应该输掉的A点回攻。我们特别害怕采取行动,比如那个手枪局我们在B点有着5v3还是5v4的人数优势,大家的站位都很好,但还是输掉了那一回合,因为大家都只会待在原地,没有沟通交流。在下半场,我们开始迷失自我,各打各的,这进一步削弱了我们的自信心。没人站出来主导话语权,包括我自己也是。我认为从指挥的角度来说,我在那张地图的指挥是一团糟,因为我不太懂应该怎么办才好;他们从来都不会给中路封烟,我很懵逼。不过,我们队内已经详细分析了那张地图上犯的不少错误了。

至于核子危机,我认为我们在炼狱小镇大比分落败的事实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类似的情况在DreamHack马尔默站上也发生过,当时我们很轻松地赢下了他们的选图核子危机,然后在图三死亡游乐园他们拿到了14-1的领先。因此这一次我们屡屡回想起那场比赛。我们在T方开局,然后,又一次输掉了手枪局。他们的信心又开始如滚雪球般增长了,对于我们来说仿佛是图二的噩梦重现。我感觉他们精心研究了我们在核子危机的T方,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们很清楚我们要做什么,以及我们会打哪些战术。我们其实在核子危机T方有着很深的战术库,但他们全部了如指掌,所以我们的个人发挥受到抑制,因为CT本就具有地形优势。他们专门研究过站位,比如本来是守正门的ZywOo改成站三楼外,完全压制住了我们。

我感觉他们为这场比赛准备得很充分,以及,我想再说一遍,我们在打完图二以后丧失了自信,因为说到底那是我们自己的选图,还是强图之一。或许不是最强的地图,但确实也不差,因此那张地图的失利影响了我们,可以说我们从那时候开始便在不停地走下坡路了。

Q:让我们谈谈其它话题吧。你提到你作为指挥在比赛中途出现了不知道怎么做的情况。毕竟你当指挥也有一段时间了,你能准确说说你有多适应这一角色了吗?

A:我们每进行一天训练,每打一场比赛,我作为一名选手以及队长都会积累更多的经验。近期,我正在尝试从一哥宏观的角度来理解T方进攻,所以我就会观察CT如何选位之类的。B1ad3在这方面帮了我许多。理解了这一点后,我就能通过打我们的战术来逼迫CT的移动,从而让我们进一步确定他们的位置。这样一来,我们就能进攻地图上防守者较少或是防守者位置不好的区域;我们想要使对手的防守阵型分散开。我不会说我已经在全部的地图上都完全理解了这一点,但我或多或少地开始在核子危机上理解了它,并着手应用。而如果有队伍专门为我们进行了准备——大多数队伍的确会这样做——那么显然我们就更加难打了。

在对阵Vitality的比赛中,我碰到的问题是,当他们理解了我们的战术后,我不懂得如何进行调整。他们根据我们的战术进行了调整,但我没法进一步调整我们的战术来反制对手,于是我们就很难往回追分。我们没能打出连续的回合胜利。当然,我们在那场比赛中也有一些亮眼表现,但我发现我很难进行战术调整,或许我需要开发一种新的策略。当对手理解你的战术后,你还不进行调整,结果就是死路一条,而这恰好便是我不太擅长的地方。除此之外就是压力问题了,因为我们在图一有如此出色的表现(,而图二却打崩了)。因此想在核子危机打回来是很难的。

Q:B1ad3是你回答问题是反复提到的一个人,而我们在欧登塞采访flamie时也了解到他花了很多时间和你一起工作。你能谈谈你们之间的关系,以及他是如何帮助你当好一名指挥的吗?

A:B1ad3从各个方面都在帮助我,因为队长是需要在T方负责所有人的行动的,而在某些地图上你也需要在CT方操控一切,并且还需要从宏观角度来看待比赛,比如对手的弱点在哪里,而我们的不足之处又在什么地方。CS是一款双昂需要充分利用各自优势的游戏,而B1ad3的主要目标便是展现并解释我们在哪些地方有优势,并如何利用这些优势;他做了非常全面的工作。甚至当我对某一回合的打法提出建议时,他也会向我解释说为什么我们不能这样做——因为这一决定会伴随着不少风险。我们想要打造的比赛体系便是,举个例子,十有八九的决定是风险为零的。我们采取的是一种规避风险的比赛策略,因为我们需要维持比赛稳定性。

其它的话,正如我之前说的,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比赛的宏观层面,以提升我们在T方时对防守阵型的理解,以及作为CT该如何获取对手信息。这可以帮助我们即使仅了解一名敌人的信息也可以迅速掌握所有对手的站位;这还能帮我们理解可能会碰上对手怎样的战术。我们在研究这款游戏的方方面面。我感觉每参加一次赛事我对这款游戏的理解又会加深几分,但目前为止,这还远远不够,我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我希望我们能够继续积累经验,开始赢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

Q:在GuardiaN替换Zeus前的那段时光里,他的指挥和你现在的指挥方式有什么区别?

A:能加入这支队伍对我很重要,因为我真的想要刻苦工作。我明白我加入了梦想中的战队,这是独联体赛区最好的战队了。每个人都在帮助我理解这个角色所需要的各种知识,electronic就帮了我许多。

electronic在Boombl4刚加入Na’Vi的时候帮助了他许多

我们目前的比赛打法与有Zeus时大不一样。他的风格更偏重个人能力,我们需要前往地图上的一个特定地点,他会凭直觉解释我们需要做出的动作。现在的话,我觉得我们对待比赛的方式更为理性了,正如我之前所说,充分利用我们所拥有的优势,而不是凭借心头一热来做决定。我们试着在比赛中做出正确的决定,这样我们便能持续地取得成功。

Zeus在的时候,我们的成绩不太稳定,我们现在仍然有这个问题。不过你得对比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段,我和Zeus一起打了差不多六个月,而我们和GuardiaN一起只打了三到四个月的时间。这有一个进步的过程,不少战队的阵容都已经维持一整年了,我们纯粹就是还需要更多时间去进步。

Q:近期,社区和专家们均对于GuardiaN的个人表现批评不止,例如分析师Thorin在最新发布的视频中便是如此。你对于这些批评言论以及整体的情况有什么想法吗?

A:实话说,听到这样的言论涉及任何一名选手我都会很不开心。比如HUNDEN,他过去为Tricked俱乐部效力,现在则是在MAD Lions旗下。人们会在他数据不好的时候评论说“GOD HUNDEN”,我记得在一次采访中他提到从某个时候起他就不再阅读人们的评论了。实际上,我认为如果人们不停地说什么“踢了他”或是“他在拖累你们”的话,这会对选手铲射高负面影响,尽管他们可能不会读到这些评论,但他们总会从别的地方听到这些评价。

仇恨总是会存在的,你没有办法去消除它,这很不幸。我希望人们在阅读完我的这次采访后能停止这些行文,因为这是在是毫无意义。从我个人来说,我在生活中会尽可能地保持积极的态度,而不是时时具有消极心态。我真的无法理解人们这样做的原因,一个人根本不是职业选手,也根本不理解这背后的许多原因或是选手选择某种打法等等,而他竟然会认为表达他的这些观点十分重要。我完全不同意人们的观点。

当我加入Na’Vi的时候我也遭受了不少怨恨,不过我尽量远离这些东西因为我清楚无论如何这些事情都会发生。我加入顶级战队以后,这里的打法和之前完全不同,而我需要去适应它。我至今还没有完全适应,我还没有打足够多的赛事。于我而言,这整件事情都是全新的体验,甚至到了某些战队会研究我,试着进行调整以针对我个人的打法。这很奇怪,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刚入队的时候打得很舒服,因为当时大家还不知道我会在比赛中做些什么。

实话说,当我碰到这些事情时我会移开我的眼睛,但我的潜意识里还是会想它,尽管我会去有意避免这些对于我的仇恨。这些言论或许对GuardiaN以及整支战队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不过我猜每个人受到这种情况的影响也会各有不同。

Q:最后采访你一个问题,我想听听在你看来,自你从Winstrike转会过来后,你对于比赛的理解发生了哪些变化。你对于CS的整体把握发生了哪些改变吗?

A:我开始更为理解比赛中的各种小细节了。举个例子,我们在Winstrike布置战术时,我只是会观看顶尖战队的demo并模仿他们,但我并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做某些特定的事情。而现在,处于竞技圈顶端的我,开始理解到就算是单单一个回合也有可能影响整场比赛的结果。我的理解程度提升了不少,(但想要继续进步的话)我还得与一流对手打更多的线下赛才行。

我在作为一名指挥和作为一名选手上都获得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在这种水平层面上,选手们都会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以及背后所蕴含的原理是什么。自我入队以来,我对比赛的理解改变了太多,我的眼光已经大有不同了。过去曾经困扰我的问题在我脑海中已经日渐明朗起来。

本文来源:Max+  作者:Zhuminem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