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181天:成立不到2个月拿融资,24起投资指向二次元

“大厂的疲惫在于光是守住自己的盘子,就消耗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很难探出头去看用户正在注意什么,把握不到变化,只能习惯于用资源解决问题。”巨人网络CEO吴萌早段时间在其万字长文中所述,总结了游戏厂商的“焦虑”升级。今年,游戏行业投融资硝烟味比去年更浓。

仅上半年,数量已逼近去年全年。

据游戏陀螺粗略统计,截止至6月30日,游戏行业已确认的资本包括投融资、收购、增持等共有135起,其中海外48起,国内87起。数量较去年同期的55起(国内40余起)翻了2倍有余,甚至已快达到国内去年全年108起的数据。

在这一数据背后,激增的热钱到底去哪了?哪些厂商在疯狂砸钱?哪些领域挤得头破血流?哪些新领域正在成为新宠?游戏陀螺梳理了上半年的投融资事件并进行复盘,尝试找到一些线索。

钱都去哪了?近七成落入研发口袋,二次元、单机、RPG最受宠

通过数据分析,我们可以发现上半年135起投融资透露出了以下几点信息:

①资方层面:上半年VC并未入场,一、二线游戏厂商发挥“战投”作用;

据统计,135起投融资中,企业战略投资85起,占比62.9%;这一情况与去年同期差异较小,去年55起游戏投融资,有30起为战略投资,占比54.5%。

②投资轮次:早期投资数量增加,且投资金额逐渐攀升;

今年上半年游戏投融资天使轮及A轮投资共23起,占比16.7%,其中有9起获投厂商偏技术服务范畴,且投资金额在千万级到数亿元之间。

B轮及B+轮共6起,占比4.3%,获投厂商集中在电竞、3A主机游戏和区块链上,资本对细分领域仍保持敏锐姿态。与去年同期(16起)相比,今年上半年天使轮及A轮投资增加。

③持股比例:少量持股仍为主流,海外全资收购案例较国内多;

数据显示,135起投融资中有64起未透露具体数值,从已公开的71起数据来看,通过投资获取1-20%持股比例的有38起,占比53%;持股比例在20-50%的有17起,占比24%。这一股权持股情况与去年同期相近。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海外全资收购较国内频繁,13起收购案中,国内仅有3起,包括字节跳动收购沐瞳科技,叠纸网络全资控股木狼科技。

其余10起均发生在海外,数量堪比去年全年(9起),且收购金额均在亿元起步。如EA收购《Golf Clash》研发商Playdemic花了14亿美元。

④研发商仍是“香饽饽”,二次元、单机、RPG团队尤为受宠。

数据显示,135起投融资中,近七成投资落在研发上。其中,有24起获投厂商产品类型与二次元相关,包括原创、动漫、女性向等,占比18%;有19起获得厂商具备开发单机及3A游戏能力,占比14%,其余厂商产品类型较为零散,休闲游戏、电竞、云游戏皆有。

这一情况与去年同期略有不同,去年获投厂商产品类型多以休闲、RPG及沙盒为主,其中休闲与RPG游戏占比高达30%,而二次元类型游戏占比仅有7.2%。今年上半年二次元占比持续上升。此外,具备开发单机及3A游戏能力厂商也极易获得资本青睐。

⑤投资金额:单笔金额过亿不在少数,大额投资在后期越发常见。

今年游戏行业投资金额已越来越高,在公开具体数额的65起交易里,1亿元及以上的有27起,国内12起,海外15起。而去年公开数据的36起投融资中,有12起投资过亿,大多单例投资金额不及今年上半年。

在游戏陀螺看来,今年游戏赛道一级市场火热还将持续,但在这一火热表象之下,游戏依然是一个成功率较低的行业,这几年能够像《王者荣耀》《原神》一样跑出了极少。眼下,资本的蜂拥或有利于行业高质量发展甚至向工业化过渡,但行业的竞争,也让中小游戏企业面临较大人才流失压力。

投融资之“最”:ZeniMax Media卖得最高,仟憬网络成立时间最短

在分析完大盘数据之后,我们也来看看个例。今年上半年投融资中的收购金额最高,成立时最短及获得投资最多的都有谁?

①收购金额之最:75亿元美元。

去年业内就曾传出微软将以75亿美元收购ZeniMax Media,今年这起收购案已经获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批准,并于3月4日生效。

ZeniMax Media是全球知名游戏发行商,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北部,旗下有Bethesda游戏工作室、Arkane游戏工作室、Tango游戏工作组等多个工作室,作品包括《德军总部》、《狂怒》、《掠食者》、《上古卷轴OL》等。

②成立时间最短:仟憬网络

仟憬网络,成立于2021年3月,是一家具有PC、主机及移动端游戏研发能力的公司,其成员均来自一线游戏厂商,目前在研产品包括以强国为主题的休闲游戏《前进之路》以及科幻游戏《重启宇宙》。

仟憬网络在今年4月获得了恺英网络的战略投资。据游戏知名媒体人郑金条知乎透露,恺英网络投资仟憬网络这家初创公司或看中该公司高层在大厂的任职履历,据悉,其CEO在乐游科技、华清飞扬、智明星通等公司任职,且任职级别在VP以上。

③获投次数最多:飞鱼科技

飞鱼科技是上半年获投次数最多的游戏公司,且两次投资均来自腾讯,获投金额近2亿元。飞鱼科技创立于2008年,旗下有《囧西游》《保卫萝卜》《神仙道》等游戏产品。

近两年,飞鱼科技因老产品进入生命周期后期,新品后劲不足等问题发展较为缓慢。而今年腾讯的增持对其而言,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新品研发经济压力。目前,有观点认为,腾讯之所以相中飞鱼科技,或看中飞鱼科技的游戏IP及新品。据悉,飞鱼科技年内将推行《保卫萝卜4》及《神仙道3》产品。此外,其还有多款MOBA及FPS游戏在研。

谁在砸钱?腾讯平均4天一投、B站撒网大众生态,字节重仓海外

在上述分析中,我们已经看到今年上半年投融资数量及金额的增加。但在这一背后,谁在砸钱,又是谁砸的最恨?答案是一二线游戏厂商,尤其是腾讯、B站和字节跳动。

①腾讯:年内47笔游戏投资,平均4天一投,倾向二次元、Roguelike及3A主机游戏。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腾讯在游戏行业共投资了47笔,数量远超去年全年(33起),且投资风格从广撒网到细分品类逐一突破。上半年腾讯重点落在二次元及3A主机游戏上,在其47起游戏投资中,有14起投资产品类型偏二次元,占比27.9%;有7起投资落在3A主机游戏,占比14.8%。

从投资风格上看,腾讯一方面以小金额、广撒网、全覆盖的方式收拢游戏团队,用少量股权(5%-20%左右)来获得产品合作权;另一方面,又重金入股商业模式成熟变现能力强的上市公司,如世纪华通、飞鱼科技、中手游等实现资源协同。

在游戏陀螺看来,今年腾讯的“焦虑”比以往更重,下半年投资频率或将有增无减。目前行业成熟的优质游戏团队已被收拢的七七八八,接下来,早期投资数量将上升,今年腾讯入股的呦尔哈科技、星海互娱、宙贯科技,都是尚处于产品研发阶段的公司。

②B站:投资风格从二次元向大众化转移,单笔投资金额攀高,欲拓宽游戏类型

与腾讯相比,今年B站的投资风格变化更为明显,去年其更多投资聚焦于二次元生态,今年则有向大众化转移的倾向,且单笔投资金额大多过亿。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B站共投资了10家游戏公司,数量超去年全年。去年,B站9起投资中有6起与二次元相关,今年仅有皿力网络、空在社2家二次元游戏公司。其余游戏公司产品偏动作冒险、Roguelike、益智休闲等大众类别。

这两年,B站一直都想“破圈”,因此投资策略也在转变,从二次元到大众化,一方面可以拓宽游戏类型,助其实现新增量;另一方面,随着厂商协同的深化,其也能更多的了解大众用户诉求。

值得一提的是,B站也在购入上市游戏公司的股权,如心动、中手游。前者有助于其强化游戏发行;后者丰富的IP资源可与其自研游戏协同。游戏之外,B战在文娱领域投资也颇多,产业链布局较为紧凑。

③字节跳动:重仓海外市场,加码中重度团队投资,补足自研短板

字节跳动在今年也展现出了很强的“钞能力”。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字节跳动共发起了6起投资收购,其中,沐瞳科技的收购用了40亿美元,这也是上半年国内游戏行业内金额最高的一起收购案。

沐瞳科技长期扎根东南亚市场,旗下MOBA手游《无尽对决》在海外具有非常强的影响力,对于字节跳动而言,沐瞳科技能有效的强化其海外业务。

除了沐瞳科技,字节跳动还拿下有爱互娱,入股盖姆艾尔。前者《放置少女》游戏运营至今四年,海外总收入突破6.8亿元,是中国出海日本的优秀产品,另一《红警OL》游戏在SLG市场里有过不错的成绩;后者曾参与过骏梦游戏旗下的《仙境传说RO:新世代的诞生》开发,该游戏在港澳台地区成绩十分优异。

综合字节跳动投资标的属性,我们认为,字节跳动今年重仓海外市场,其投资思路或在于,一方面迅速弥补了其自研能力的短板,另一方面也让其间接拿到了在该游戏品类的一部分话语权。

游戏之外,字节跳动有一笔投资给了“乾坤代码”,这是一家由邢山虎成立的游戏公司,旗下主业务包括青少年创造和社交UGC平台《重启世界》。今年“Metaverse”(元宇宙)概念爆火,因此,其对“代码乾坤”的投资,也被外界认为是瞄准新兴领域。

哪些领域被蜂拥?Metaverse、脑机接口、云游戏、VR/AR/AI

上述三家之外,心动、阿里、巨人、莉莉丝、网易、三七、IGG、凯撒文化等均有小规模投资。心动投资了《小小航海士》游戏研发商灵触互动;阿里入股了青瓷数码;巨人拿下了《电器街的咖啡店》研发商冒险者酒馆部分股权。

整体来说,游戏行业目前的发展态势稳定,商业模式也颇为成熟,厂商大部分的精力在于守住阵地的同时,以尽量多的投资拿下细分的话语权及新兴领域的入场卷。

谈及新兴领域,Metaverse、脑机接口、云游戏、VR/AR/AI等具备发展潜力及前沿技术的新业态备受资本青睐,且这些领域均有细微联系。从广义角度来讲,资本开始将大量的热钱投入到探索现实与虚拟现实的边界。

①“Metaverse”(元宇宙),上半年最火的新兴领域,没有之一。

自Roblox以近300亿美元市值上市,带来“Metaverse”(元宇宙)后,国内VC和一线厂商纷纷跟进相关投资。

1月,五源资本与高榕资本以3000万美元入股专注于游戏AI探索初创公司超参数科技;3月,红杉资本领投1亿美元入股F2P社交游戏平台Rec Room;同月,SIG海纳亚洲、创世伙伴资本等联手投资移动沙盒平台研发“新贵”MetaAPP……

毫不夸张地说,“Metaverse”让很久不过问游戏项目的VC们重新入局,聚拢了大量的热钱。更加重要的是,不仅是财务投资者蜂拥,战略投资者如腾讯、网易、米哈游等也在“摩拳擦掌”。

今年上半年,腾讯投资了Roblox、WaveVR、Avakin Life,网易投资了虚拟社交平台IMVU,字节也投资了类 Roblox 的公司代码乾坤,米哈游投资了soul、莉莉丝研发达芬奇平台。

一线游戏大厂基本都已入局,而随着“Metaverse”概念盛行,另一前沿技术领域也开始获得各方资本青睐,那就是脑机接口。上半年,医疗、科技、游戏行业均在讨论这一前沿技术。

②脑机接口,一段9岁猕猴玩乒乓球电子游戏视频带来的新风口

今年4月,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旗下脑机接口创业公司Neuralink公布了一段名为“帕格”(Pager)的9岁猕猴玩乒乓球电子游戏的视频,引发人们对于脑机接口游戏的热议。在此事件之后,资本也开始蜂拥“脑机接口”这一新兴领域。

在马斯克创立的Neuralink脑机接口技术公司之外,上半年,PayPal创始人Peter Thiel也投资了脑机接口医疗应用公司Blackrock Neurotech。而国内,目前也有不少的实验室在探索这一技术,如北京、上海的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均在研究这一技术方向。游戏厂商也在蠢蠢欲动,希望通过脑机接口技术实现现实与游戏的联系。

③云游戏,投融资热度上升,技术类厂商受追捧。

云游戏在去年投资较为火爆,今年热度延续,但不同于游戏,今年上半年云游戏的投融资大多围绕技术。如腾讯入股主机云化技术解决方案厂商Ubitus,小米投资云游戏解决方案商蔚领时代;莉莉丝入股了云游戏技术平台念力科技等。

此外,随着Metaverse概念及云游戏的发展,VR/AR/AI投资被唤醒,上半年亦有多起VR/AR/AI相关。据VRPinea数据统计,单6月VR/AR/AI领域就有27笔融资并购。

今年上半年,游戏、科技行业的资本都很疯狂,只是在这“狂欢”背后,“Metaverse”最终走向如何?是一场革命,还是泡沫?谁也说不清楚。但似乎所有人都在“赌”,“赌”一个或将到来的“绿洲”。而游戏行业投融资大抵都是如此,场场皆是“冒险者的游戏”。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