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苏联的科幻小说,催生了许多人儿时的盗版软件

他们原本怀有星辰大海的梦想,如今却成了赛博空间里的幽灵。

在正版意识愈发普及的今天,对许多玩家来说,盗版游戏似乎已经成了一个遥远的记忆。

然而,不久前,许多人忽然被拽回了那个遍地都是“免安装硬盘版”的时代。

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一场蔓延至游戏领域的“制裁”。

最近,由于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切磋”,一些国家在很多领域都对俄进行了制裁,这其中就包括了游戏。

比如Epic、索尼就宣布了暂停向俄罗斯进行出售游戏。Steam 平台上的部分游戏开发商,也紧随其后,能禁售的就禁售,就算不禁,也会故意抬高对俄国销售游戏的价格。

针对这种情况,大毛也不甘示弱,很快,网上就传出了俄国黑客破解了整个Steam游戏库,甚至破解了PS5的消息,大有一股“网络共产主义”席卷世界的气势。

尽管这样的消息,后来都被证实有炒作和夸大的成分,但要论网络破解方面的鼻祖,俄国黑客如果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网龄稍长的朋友,应该都体会过一段免费下载的“盗版时光”,在Windows XP的时代,来自大毛的破解版系统就占据了国内PC的半壁江山。甚至有时,人们还会在注册部分盗版软件时,看见几个偶尔蹦出的俄文。

而这些盗版系统、软件,很大一部分都出自当年全球最大的盗版资源网站RuTracker。

可以说,它支撑了很多人儿时所用的大部分软件。

作为俄罗斯最大的盗版网站,人们不仅可以在上面下载到《艾尔登法环》《消逝的光芒2》等最新的大作,还能找到各个主机平台的模拟器以及各种黄油,甚至还有大量的学术文章。

没错,RuTracker是世界上几乎唯一一个学术的内容多于娱乐内容的盗版网站。

不过,俄国黑客们的志向,绝不会仅仅止步于破解几个软件、游戏。

有时候,他们还会玩点大的。

比如像《看门狗》里一样,用黑客技术把整栋大楼的灯瞬间熄灭。

或者直接把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黑掉,换成普京的头像,使路人产生一种“老大哥在看着你”的压迫感。

甚至有时候,某些颇具幽默感的俄国黑客,在黑了ATM取款机后,竟悠然自得地在上面玩起了《愤怒的小鸟》,并且还一下就拿到了三星评价。

甚至在2014年的时候,某个下岗的俄罗斯数学教授,还利用自己的计算机与数学知识,破解老虎机算法的秘密,在美国十家赌场里赢得了百万美金。

赌场经理当时急得把老虎机拆开来查了个遍,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鉴于这些逆天的操作,有的网友评论道:“黑客只分两种:普通黑客与俄罗斯黑客”。

在网络安全组织CrowdStrike的统计中,俄罗斯黑客攻破系统的平均时间,连第二名朝鲜的零头都不到,着实让同行望尘莫及。

然而,尽管俄罗斯黑客如此之强,可在俄罗斯国内,世界顶尖的IT企业凤毛菱角,除了卡巴斯基、Yandex等少数几个拔尖的之外,几乎就没有可以拿得上世界舞台的顶尖IT企业。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没有顶尖IT公司的俄罗斯,会诞生一大堆世界顶级程序员呢?

这其中的原因,还得从苏联时代一段颇具科幻色彩的故事说起。

冷战末期,当计算机技术开始在西方普及后,不甘落后的苏联,也开始让年轻人学习信息技术,以便将来能够剖析、破解美国的软件,再应用到苏联自己的系统中去。

然而,当时的苏联,只有少数家庭才拥有个人电脑,根本无法满足大规模的教学需要。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脑回路清奇的同志,想到了个廉价的替代办法:用当时已经量产的可编程计算器,来扮演计算的角色。

当时苏联学生使用的可编程计算器当时苏联学生使用的可编程计算器

1985年,由苏联共青团出版的杂志《青年技术》,开始号召年轻人用当时最流行的Elektronika B3-34计算器进行编程,然而,读者们却对这样的提议反应平平。

毕竟这些可编程的计算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工程师群体使用的“高端货”,和普通大众相隔太远。

然而,在1985年8月,当《青年技术》开始连载一本名为《康提基号:通往地球之路》的太空小说后,情况却突然发生了转机。

这部类似于苏联版《星际迷航》的小说,深深吸引了当时的苏联青少年。

在跌宕起伏的剧情中,主角们屡次依靠物理知识和B3-34计算器编程的技巧,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

就跟现在“视频通关”的玩家们一样,许多年轻人觉得光看不过瘾,于是便亲手拿起了计算器,跟着小说中的情节一起进行起了互动。

尽管《康提基号:通往地球之路》开启了苏联青少年对编程技术的探索之路,也由此催生出了第一批苏联程序员,可悲催的是,在数年之后,这些初出茅庐的IT青年们,没能等到想象中星辰大海的未来,而是等来了苏联解体的结局……

在失去了冷战对抗的需求后,由于俄罗斯经济萎缩,国内根本容不下那么多专业的IT人才。

于是,当年的IT骄子,瞬间变成了“时代弃儿”,他们要么被迫出国寻找工作,要么就只能游走于法律的灰色地带,当起了黑客。

身为数学天才的弗拉基米尔·列文(Vladimir Levin)就是典型的早期黑客。

1994年,在某小贸易公司当职员的列文,用一台个人电脑和用于拨号上网的电话线突破了花旗银行的防火墙。虽然列文表现得很小心,每次只从花旗银行大客户存款账户上划拨较小数额,转给其位于全球各地的同伙。

不过银行的电子安全部门还是发现了窃取痕迹,当最终被擒获时,列文已经从花旗银行的账户向自己转了370万美元的巨款。

然而,像列文这样“技高人胆大”的黑客终归只是少数,很多人的黑客生涯,往往是从做盗版软件开始的。

可以说,是处于萌芽中的软件市场,以及囊中羞涩的年轻人,共同滋生了黑客们成长的土壤。

当时,一份正版Office可能要花掉一个年轻人两个月的收入,但是一个光碟刻录机只用花半个月的收入,刻录出多余的光碟还能卖钱。

于是,俄国黑客们便开始在盗版系统上“大发神威”,屡屡得手后,便将自身的“业务”扩展到了开黄色网站,组织网上赌博,以及木马病毒的制作等方面。

失业的俄罗斯IT青年们,极大地拓宽了互联网黑产的门类。于是,在1990年代,俄罗斯的黑客社群开始蓬勃发展。

如果将世界各地的黑客社群,比作一个个武林门派的话,那么相较于西方的黑客社群,俄国黑客们则更像是一个身处市井中的派系,他们不但进入门槛更低,而且高手也乐于向新手普及知识,社群中的氛围也比较好。

甚至有时候,他们还会为新人准备一些“特别”的测试,比如安排新人在脱衣舞娘面前敲代码,以考验其坐怀不乱的“功力”。

在如此开放的氛围下,俄罗斯黑客开始向有组织犯罪的方向发展。黑客之间也出现了明确的分工,一些人专业寻找并开发漏洞,在黑客论坛中出售专业化的黑客工具包。

随着黑客攻击越来越频繁,很多前苏东国家觉得这么被动地挨搞也不是办法,于是在90年代也纷纷成立了各种网络安全公司。而网络安全系统的不断升级,则加大了黑客的入侵的难度,让黑产获益变得越来越难。

与此同时,进入新千年后,经济逐步稳定下来的前苏东国家。也开始试图诏安这些“江湖好汉”,希望通过布局互联网产业,让这些在网络世界里兴风作浪的年轻人回归正途,真正尽其所长。

并且,由于俄罗斯政府对黑客犯罪的打击层层加码,大量不够谨慎的黑客,直接就被“肉身封禁”了。

于是,在萝卜加大棒的作用下,黑客们野蛮生长的时代结束了,剩下的都是些技术更好,更为谨慎,甚至更乖的黑客小圈子。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黑客们不再热衷于网络攻击,转而开始沉迷于各种软件、游戏的破解。他们将破解软件卖到黑市,或是在RuTracker上给玩家发放各种游戏的破解破解补丁。

也就是在这一时期,许多大家熟知的经典游戏比如使命召唤、质量效应、辐射等,都出现了各种“免安装简体中文硬盘版”。

而最近几年,俄国黑客们在游戏方面最傲人的一次“战绩”,也许就是破解了声称要“终结盗版时代”的Denuvo防御系统。

2016年,俄国黑客们就已经部分攻破了被Denuvo保护的《古墓丽影:崛起》2016年,俄国黑客们就已经部分攻破了被Denuvo保护的《古墓丽影:崛起》

时至今日,尽管随着大众生活水平的提升,正版游戏的普及率已经越来越高,可在互联网的古早时期,对很多没有足够经济基础和条件的玩家来说,带来盗版的俄国黑客们,简直就像是“罗宾汉”一样的存在。

而这样亦正亦邪的“侠盗”精神,直到今天仍在新一代黑客身上传承着。

就在去年,一个名为DarkSide的俄国黑客团伙入侵了美国最大的燃料管道运营商科洛尼尔公司,在劫持了近100GB的数据,并索要了赎金之后,这些黑客们居然还把钱捐给了一个慈善组织。

纵观俄罗斯黑客发展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这是一个心怀星辰大海的理想少年,被逼成赛博空间里的绿林好汉的故事。

随着国际局势愈发叵测,专注于破解软件的俄国黑客,也已经越来越出于政治目的发动网络攻击,成为了大国争端中的利器,这让黑客这一神秘的身份背后,又多了一份悲情。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