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什么「性格」的游戏公司可以吸引你?

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越来越多的95后、00后游戏人开始在求职时观察企业的“性格”了。

请注意,所谓的“企业性格”不是单指企业文化、雇主品牌,或是经营理念、团队氛围这些老生常谈之物——它更像一张企业具象化后的面孔,上可洞察这家公司的做事风格、产品调性,下能窥见公司员工为人处世的态度和价值观。

最能塑造一家公司“性格”的,莫过于创始人/掌舵人的创业经历和个人行事风格。

祖龙创始人李青策划出身,曾担任完美世界首席开发官,因此祖龙几乎每一款产品都有扎实的设计框架,同时也是较早大规模使用虚幻引擎的厂商——因为策划深知把产品底子搭好的重要性;心动创始人黄一孟早年做过VeryCD,如今手握象征渠道/平台新势力的TapTap,与任天堂、奈飞相似的商业模式让心动的产品设计思路不完全受商业化因素左右;散爆创始人黄翀从二次元社团起家,即便公司如今做到四五百人规模,依然带有较强的理想主义色彩……

而掌舵人的从业经历也时常对产品开发产生实质影响。完美世界游戏现任掌舵人鲁晓寅美术出身,曾作为艺术总监深度参与完美多款游戏开发,并历任公司首席艺术家。一位曾在完美工作多年的游戏制作人认为,鲁晓寅的个人履历决定了完美能更好地释放项目的美术空间。他回忆:“早年一次鲁晓寅在完美内部公开讲课,讲的是中国冷兵器史,你一听就知道他对冷兵器设计了解得非常通透,是个绝对的文化人、艺术家。当时听他讲课的人把房间都站满了,大家听完之后受到的冲击非常大。”

掌舵人的专业背景还与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息息相关。鹰角联合创始人海猫络合物(他在业内还有个众所周知的身份:《少女前线》主美)不仅是《明日方舟》的制作人,其个人独特的美术风格更深深烙刻在《明日方舟》的骨子里,甚至在鹰角日后立项的《明日方舟:终末地》《来自星尘》中,你都能看到一脉相承的美术气质。

一众商业化游戏公司里,叠纸创始人姚润昊则是一个“异类”。在一位接近叠纸的业内人士看来,正因为姚润昊本人具有强烈的独立游戏人风格(如其早年制作的《暖暖的换装物语》),所以叠纸的最大特色是姚润昊能够作为所有项目的制作人领导产品开发,只要他把产品的思路想清楚了,商业模式对路了,那么做出来的游戏必然是爆款。

不过,企业风格并非一成不变。很多初创公司在头几年个性突出、风格鲜明,但随着企业不断成长,它们的棱角难免被时间和行业磨平,最后不可避免地变成一家“贴地飞行”的公司。一位游戏人告诉陀螺,多年前他在一家一线游戏厂商工作,当时公司里穿着Cosplay服装的人遍地走,“很多女生看起来很飒很有个性”,但现在再去看这家公司,就会发现那种“无处不在的锋芒”已经渐渐消隐了。

而余下极少数十年如一日坚持自我风格的公司,则最有可能成为行业里的独角兽。最典型的例子,是凭一己之力捅穿中国游戏出海天花板的米哈游。

米哈游素以技术宅闻名,但很少有人知道,联合创始人之一的蔡浩宇作为米哈游CEO至今仍在各项目组亲力亲为——其本人不仅是《崩坏学园2》《崩坏3》《原神》的制作人,还对产品研发方向有绝对的话语权,也正因为他牢牢把控着公司开发大权,团队之间的协调耗损才会降到最低。

更重要的是,蔡浩宇、刘伟、罗宇皓等人组成的创业团队带有极强的宅男属性(传闻蔡浩宇每到夏天就会穿上EVA的文化T恤),而这种与商业环境格格不入的“中二气息”又深刻影响着公司的价值取向。有接近米哈游的人士表示,相对而言,米哈游的员工对金钱和权力的野心没有那么大,而是更愿意花心思钻研各自的专业领域,所以公司整体的目标感更强, 团队散发的独特气质也更容易吸引相对纯粹的游戏人。

米哈游这样“性格”鲜明的游戏公司只此一家吗?陀螺相信绝对不止。中国游戏产业发展逾20年一定给部分游戏厂商打上了一些特殊印记,而这些特质只有亲历者才了然于胸——就像很多人可能永远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上海游戏圈会突然拔地而起。

那么身为游戏人你更倾向于什么“性格”的游戏公司?“企业性格”会决定一家公司和员工的命运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交流。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