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一场缅怀elf社的朝圣之旅

4月15日,官方中文版《同级生Remake》登录Steam。开始游戏后OP中弹出的“原作elf”让我沉思良久。

稍微熟悉Galgame的朋友应该对于elf这个名字都不会太陌生,曾经那个能与Alicesoft分庭抗礼,啃下业界半壁江山的大厂,虽声名在外却也充满争议。elf的游戏剧本喜欢在轻佻的黄油中故作深沉谈大道理,这对于广大图一乐的玩家来说本就是大忌,还容易因定位不明确而两头不讨好。2016年,elf由于经营不善宣布解散,其倒闭背后的原因至今众说纷纭,没有定论。

我是个很典型的新生代玩家,对于elf曾经的光辉事迹仅仅只是一知半解。抱着朝圣的心态,这两周我试着体验了elf最为经典,同时也是气质风格与当今游戏最不同的伊头兄弟三部曲,想亲自看看那个曾被誉为业界之神的厂商究竟是不是名过其实,以及他们旗下的作品放到今天是否还能有一战之力。

咱们先从系列第一作《遗作》开始聊吧。这是一款1995年问世的悬疑恐怖推理解谜游戏,故事简单来说就是主角被一封情书骗到旧校舍中,却发现在场的8人都被同样的手法骗到同一间教室,而此时大门早已紧闭,玩家需要一边在这个封闭的旧校舍中四处调查寻找钥匙,一边提防事件的罪魁祸首伊头遗作的偷袭。但随着故事的推进,似乎玩家面临的敌人并不只是遗作一人……

遗作是个人名遗作是个人名

《遗作》似乎是“馆系”作品的开山之作,即出于某种原因把一群各自背负隐情的角色丢到一处封闭空间之中,让他们在密室逃脱的过程中处理那比反派更为恐怖的人际关系。

粗略一看有点像一百年前推理小说的故事设定,但《遗作》发挥电子游戏的优势,用巨量的文本内容将这个五层楼高的旧校舍塞得满满当当,不同选择导向的不同分支路线更是多到数不过来。由于本人捉急的智商实在是应付不了如此错综复杂的路线,整个游玩过程我只能跟着攻略步履维艰地前行。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仅仅只是跟攻略上的操作略有出入,我就走进了一条完全不同的剧情线,无奈读档的同时也不得不感叹本作流程之复杂。

当然,《遗作》最有意思的地方其实并不在游戏本身。要知道这是一款在成人市场上售卖的黄油,想必那个年代购入本作的玩家多半也是冲着那些香艳福利来的。但《遗作》却反其道而行之,当玩家拼死拼活拉扯着几位队友走到结局达成Happy End,游戏奖励给你的只有事件的真相。只有当玩家故意舍弃伙伴,让他们沦为反派的猎物,《遗作》才算是一款合格的黄油,颇有一股玩家为欣赏福利而被迫成为共犯的感觉。

《遗作》作为一款重游戏性的文字游戏,全程跟着攻略走的我其实也没什么太深的感触,真正让我叹服的还得是《遗作》的续作《臭作》。

关于《臭作》的游戏内容具体如何我并不想分享太多,一方面是本作的尺度之大实在难以开口,另一方面则是这款游戏以Meta为核心卖点,要聊剧情的话难免会破坏Meta游戏最核心的体验(我社也写过《臭作》的完全刨析,不怕剧透又对本作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尽管对不少Meta作品来说,你只要知道了它是Meta作就算被剧透了(例如某个推理游戏系列的第53作),但《臭作》明显不一样——这游戏从开头就以一股跳脱恶搞的风格与玩家进行了一场神经病式对话。

尽管《臭作》的剧情存在不少争议,但它凭借浑然天成的Meta设计以及在当年看起来还算新颖的哲学思辨话题,确实收获了不小的讨论度。近期颇具讨论度的《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就对《臭作》的名场面进行了致敬;宫崎英高甚至在十年前的采访中表示《臭作》中的名台词“ナナハンで首都高”是人生的座右铭,而伊头臭作本人则是“自己很喜欢的角色”,足以见得《臭作》在多少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

就我这些天的游戏体验而言,elf的这些作品放在20多年前简直是降维打击,即便是今天的我也能从他们的游戏中感受到不断挑战黄油边界与极限的精神。这位曾经的业界领头羊沦落至倒闭的下场令人唏嘘,也不知道今后还会有多少像我一样的玩家慕名前来朝圣,对着这些几十年前的游戏喟然长叹。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