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我曾经最喜欢玩辅助

编者注:我们围绕着“白夜谈”新增了一个“白夜谈Plus”的栏目,旨在以当天“白夜谈”的话题为中心,聊一聊大家周边的日常小事,欢迎各位社友参与讨论。

今天“白夜谈Plus”的话题是“你在游戏中喜欢‘当小弟’还是‘做大哥’?”

《JOJO的奇妙冒险》第三季有个叫荷尔荷斯的反派,替身能力是可以操控手枪和子弹的【皇帝】。

这种枪械类能力的角色在漫画里屡见不鲜,但他比较独特的地方在于性格:只争第二,不争第一。

基本就是以当个老二为荣 基本就是以当个老二为荣

说实话,我还挺能代入这种感情。在荷尔荷斯拼了命地暗杀主角一行人时,我甚至会期待他这次至少成功一回。 

这个原因跟我自己的性格也有点关系。因为从小就被爸妈教导着不要当人群里的出头鸟,长久的影响之下,大多数时候我也挺乐意给大家当个小弟类的角色。这种思想投射进游戏里,就导致我最爱的职业往往是一些没什么战斗力的奶妈、牧师等辅助。

一开始玩LOL的时候,我才刚上初中。小孩子认死理,默认了自己只能打辅助一个位置,为此还狠狠地钻研了一大堆辅助玩家的必备素养。怎么给C位让经济、撤退的时候让主要战力先走、拿命开团给队伍创造机会等等,甚至在C位骂我、队伍出矛盾的时候站出来当和事佬,主动背锅。

小弟嘛,不帮大哥背黑锅怎么叫小弟。大哥的荣誉就是我的荣誉,大哥的黑锅就是我的黑锅。

现在想一想,那时候的我真的是素质玩家,不管输还是赢,队伍里的氛围总归是轻松的。有些人虽然喜欢骂人,但大部分时候只是眼看要输,恼羞成怒罢了。一旦有人愿意主动出来背这个黑锅,他甚至还会觉得不好意思。 

我至今都觉得这种现象非常有趣,以至于有时候队友或是对手要输了的时候,还会安慰一下他们打得已经很好了。这种奇妙的氛围,让我始终不论输赢都挺乐在其中的,甚至有时候对手还会反过来夸赞我们。这种平淡的心态大概是当个乐呵呵的老二才能体会到的福祉。

这种情况只有一次例外。 

那天上线之后我收到了一条好友的对局邀请。我只隐约记得他是我匹配过的某局射手位队友,那局游戏我发挥的特好,队伍本来吵架崩盘的局面在我的解围下团结一致。再加上我又悍不畏死地几次带着队友开团,最后硬是把局势扳了回来。游戏结束之后他主动加了我的好友。

大概是留给人的印象不错吧,这次他直接把我拉进了五人的车队,并且极力给他的朋友推荐我的辅助。在他的渲染下,我的存在感暴涨,大家都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职业辅助队友。

但我的技术哪有这么离谱,平时当惯了唯唯诺诺的小弟角色,这次被四个人寄予了厚望要带他们上分,肩膀上的压力让我的所有操作都开始变形。

恰好这把的对手又过于强势,把我们这边屠杀了之后还各种嘲讽。我们越打越沉默,我也不像往常一样敢于站出来主动揽锅。因为大部分臭脚操作确实是我的问题,再说话他们可能只会更加生气。

于是一局游戏之后我直接被踢出了队伍,而且没有得到任何解释。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可能只是普通的一把游戏,毕竟竞技类游戏的戾气从来没少过,再过分的场景也出现过。但对我来说,这场游戏让我一连消沉了好几个月,甚至很少再敢拿那把游戏使用的英雄——尽管那是我熟练度最高最喜爱的角色。

我对这件事情思考了很久,觉得是自己让队友们失望了,但依然没法释怀。那局的对手确实太强了,无论怎么努力也是没有办法赢的,不过我始终认为输应该也可以输得有尊严,起码不会像这样被人打的连再开一把的勇气也没有。

荷尔荷斯最后的结局挺戏剧的,因为手表快了,没能在正午准时朝主角射出子弹。这几颗本来在预言中会正中主角的子弹,绕了一圈又回到了他自己头上——要是没有那么专心看着预言的话,他本来还可以躲过的。

对辅助灰心丧气的我,不得不转战其它路,意外地发现可能中路的法师比辅助要更加适合我。这感觉就挺奇妙的,虽然我还是特别喜欢当小弟,但偶尔能当当大哥感觉也开始变得不错。

大概对我来说,第一第二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相比于看见大家要死要活的胜负欲,我更喜欢看见人们坦然面对失败的勇气。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