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在老头环的世界里开宝宝巴士

编者注:我们围绕着“白夜谈”新增了一个“白夜谈Plus”的栏目,旨在以当天“白夜谈”的话题为中心,聊一聊大家周边的日常小事,欢迎各位社友参与讨论。

今天“白夜谈Plus”的话题是“聊聊你在游戏里‘带小号’的经历”

距离我通关老头环二周目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但我依然几乎每天会打开游戏,只为了做一件事——扶小朋友过马路,也就是去联机模式帮陌生人打Boss。


我一般在女武神玛莲妮亚、初始之王葛孚雷以及黄金律法拉达冈门前写下自己的协力记号,帮助网友迈过成为“艾尔登之王”的最后几道难关。在这几个位置摆摊也确实生意很好——尽管我所在的Xbox版本可能是几大平台中人数最少的一个,依然只要等待十来秒就会被召唤到求助者的世界去。

我的仓库里如今已经有近百个“唤勾指药”,这是成功帮助网友击败Boss后获得的奖励之一,算上那些失败的次数,我和这几位Boss基本都打过近百次照面了。

我的金色小雕像都快用出包浆了 我的金色小雕像都快用出包浆了

从各个角度而言我都算不上大佬。我的角色不过150来级,个人技术远够不上无伤吊打Boss,最擅使用的武器也不过是两把感应出血流的曲剑,很难跟其他人有什么配合。 

一开始去热心助人的时候,我时常心虚地觉得带我可能还不如带个强力骨灰,每逢失败总觉得自己也得承担几分责任。幸而大部分房主也知道“摇铃未必就能摇到大哥”的道理,所以通常会召唤两名协力者再进Boss房,只求一个“人多力量大,大力出奇迹”。

但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扶着小朋友然后一起被创飞”的苦修之后,我逐渐成为了一名熟练工,应付起这三名Boss来越发得心应手,完全足以和他们单挑。此时参战人数只会影响我的效率,恨不得房主老实呆在一旁OB即可,别耽误我输出。 

更别说各种远程职业的视觉干扰更别说各种远程职业的视觉干扰

于是当房主还在试图召唤其他人时,我总会在Boss门前又蹦又跳做各种姿势,催促他们快点进场。而每当我无伤躲水鸟、单杀荷莱露、迎着拉达冈的锤头把他砍跪在地的时候,我都仿佛听见了一旁萌新房主忘情的鼓掌声音。此时我的心中便默念着:“要是这还过不了,可不是我的责任。”

“我读透你了,拉达冈!” “我读透你了,拉达冈!”

但事实上,我个人能力的提升并不能显著提高过马路的成功率。这些Boss在转换阶段后的仇恨通常会锁定在房主身上,要是他不能躲过第一招我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这导致了我每逢遇上不跳过播片动画的房主就心里发慌——这可能意味着他第一次打到这个阶段,对Boss接下来的手段之残忍一无所知。

另一方面,这些Boss有不少技能是AOE,所以躲技能时还得尽量避开队友所在的方位,以免祸水东引。有合作经验的褪色者们时常能施展钳形攻势或三角进攻,打得Boss无暇还手,但更多的萌新房主还是会死于不明AOE。眼睁睁看着队友们被女武神一套水鸟全部带走是常有的事。 

无助无助

我对这一切逐渐感到麻木,只是机械地赶往下一个战场,想着“我只需做好自己的事,成败结果并不在我”。直到我收到条讯息,有人因为自己发挥不佳导致失败来向我致意,而他同样是一名被房主召唤过去的协力者。

显然,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不久前那个既想要帮助别人却又战战兢兢的自己。我些许找回了初心,意识到我原本也只是想向那些寻求帮助的人们施以援手,而非向他们展示我自己的技巧有多娴熟。说到底,在害怕车流的小朋友面前表演翻栏杆到底有什么好得意的呢。 

虽然还是只会一手双刀,但我开始试着做一些舍己为人的事,比如带上吸引仇恨的饰品。

夏玻利利,我的好朋友夏玻利利,我的好朋友

有时眼看着队友未必能躲过荷莱露的抓投时,我也会挺身上前取而代之,就算因此而牺牲、因此被队友不理解,甚至可能背地里嘲笑我菜,但只要能换取最后的胜利就好——我也由此才知道,原来网不太好的时候荷莱露可以一次抓两个。

荷莱露:“芜湖,双飞!”荷莱露:“芜湖,双飞!”

我过去从未沉迷于魂系列的联机模式,即便它们与一些奖杯成就挂钩。而这次《艾尔登法环》中对于联机模式的奖励很有限,除了获得相应的Boss魂,就只有“卢恩圆弧”“唤勾指药”这类鸡肋道具,但我还是乐此不疲。 

这或许是因为,如今很难再找到这样轻松简单就能获取“切实帮助了他人”成就感的事情了。而在当下这个艰难的时刻,这种感觉对我尤为重要。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