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能用测谎仪鉴别外挂玩家吗

上个月我和朋友把《战地1》下回来玩,碰到了一个外挂玩家。他选的是突击兵,手上端的却是医疗兵的半自动步枪,作为防守方,一个人打退了攻击方的一群人。我在公屏打字指出这人装备有问题,对面回复说这是“bug”。

《战地1》和《战地5》有一个社区自发组织的战绩查询兼外挂鉴别系统。系统显示,至少129人将他标记成了外挂,而他高达37的K/D(击杀数比死亡数)更是常人无可匹敌。

后来我突然想起查询这位玩家的曾用名,发现了一个令我哭笑不得的事实:这人就是在国内外FPS玩家社群中臭名昭著的外挂使用者之一“WO_TM_CALL_610”。

他曾在单局游戏中击杀了2119名玩家,创造了一个不光彩的世界纪录,那局游戏的地图是凡尔登,他也因此得名“凡尔登战神”。他改了好几次ID,至今还在玩《战地1》,游戏时长超过了2000小时。

图源B站@薯霸kitai图源B站@薯霸kitai

如今的外挂玩家们,正在像这个610一样,学习着某种“表演的艺术”。他们会在准确而致命的射击中有意空几枪,规避反作弊系统的检查和玩家的举报。公屏打字质问对方,对方就要找个如“bug”之类的借口,坚决不会承认自己“开了”,令人气到牙根痒。

有时我真的恨不得动用一些游戏之外的线下手段,当面质问他们,检查他们的硬件,甚至动用测谎设备,实锤他们的作弊嫌疑。奈何理性告诉我,单是使用外挂不太可能立案,诸如人肉搜索这样的“私法”更是绝对不可取。

但是老外比较大胆,为了查明某位职业选手是否作弊,他们真的用了测谎仪。

2022年3月《使命召唤:战区》的Caldera锦标赛期间,一位叫做Shifty的职业选手兼主播,在比赛中留下了一些可疑的操作,比如将十字准星突然锁定在远距离的敌人身上。他最终只拿了第三,但获得了比赛中最高的K/D:13.32。

Shifty在比赛中的操作片段Shifty在比赛中的操作片段

Shifty本人否认任何作弊指控。由于对官方的反作弊系统缺乏信心,玩家们要求他下载FACEIT反作弊系统,他照做了。在接下来的直播中,Shifty的表现并不能与此前相匹配,K/D一度下降至1.59,他将这种变化归咎于“压力”。

3月22日,电子竞技组织NRG的成员雷恩斯(Grady Rains)与自媒体FSG(Full Squad Gaming)的主持人拉奇(Jake Lucky),向Shifty发出邀请,请他前往洛杉矶的NRG工作室总部自证清白。NRG将报销航班与住宿费用,要请数位职业选手审查他的游戏画面,还说要使用“测谎仪测试”。

4月5日,Shifty应邀来到NRG总部,参与了当天的直播。直播的大部分内容,是让Shifty在一台“干净”的电脑上玩了五局《战区》,请来的选手们对他的表现莫衷一是,始终没有给出实锤意见。

直至节目快要结束时,雷恩斯才准备测谎仪测试。负责测谎的检查员名叫约翰·格罗根(John Grogan),自称为美国“最受尊敬的测谎员之一”。他曾参与过多部综艺及真人秀节目,测过不少美国明星的谎话,如今以145美元的价格向任何人提供测谎服务的预约。

约翰·格罗根约翰·格罗根

不过,格罗根的测谎员身份一直存在争议。2008年,一位已故的前FBI测谎组特工指出格罗根犯有26项欺诈罪,还叫他“测谎仪寄生虫”。格罗根为此发起了诽谤诉讼,后来与那位特工达成了庭外和解。

雷恩斯说出格罗根的名字后,Twitch直播的评论区便炸开了锅,网友们纷纷对测试的公平公正提出质疑。在格罗根的团队就要把结果说出口之前,雷恩斯突然打断,宣布中场休息。随后直播毫无征兆地结束,整场直播的录像也遭到官方删除。

Shifty被格罗根团队搜身 图源外媒DexertoShifty被格罗根团队搜身 图源外媒Dexerto

直播结束后,主持人拉奇通过自己的推特向观众们道歉,并表示:“我不愿意分享测谎结果,而且我认为这是个正确的选择。”

这场直播没能实锤任何事情,反倒让Shifty作为受害者受到舆论的同情。他事后发推说“我真的只想好好玩《使命召唤》”,并将这条推文置顶,得到了数名网友的支持。

两位主持人关闭直播的原因迄今未知。假如主持人只是拿测谎当作宣传节目的噱头,那么他们已经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根据2013年中国新闻网的一篇评论,国内使用测谎侦破案件的准确率达到98%,这意味着还有2%是冤案。不止中国,美国的法律实践也不会把测谎仪的结果当成值得采信的证据。测谎仪做不到百分百实锤,用测谎仪鉴别外挂玩家显然也不靠谱。

将未经实锤的“测谎结果”放到直播中公开,不但混淆了娱乐节目与事实报道的界限,还有可能令已经实名参过赛、只有18岁的Shifty遭受数不尽的网络暴力。两位主持人或许也在犯下大错前意识到,哪怕Shifty真的是作弊者,也不该经受这些“私法”。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将测谎仪拿来验证游戏作弊行为,但结果却很不理想。按理来说,这个故事应该以一个我们都明白的道理收尾:游戏里的事,最好还是要放到游戏里,以一种符合“程序正义”的方式解决。

然而,“WO_TM_CALL”还在《战地》里逍遥法外,而《使命召唤》官方从未出面证明Shifty的清白。数不清的新闻与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告诉我,本该占据技术与道德高地的开发商与发行商,总是出于各种主客观原因难以承担反外挂责任,所谓的“程序正义”可望不可及。

既然连测谎仪都没法拿来鉴别外挂,我实在想不到一名普通玩家还能做些什么。

《大话王》是我的喜剧片启蒙,也让我了解到某些人的专业就是骗,而且合法。 ——CaesarZX《大话王》是我的喜剧片启蒙,也让我了解到某些人的专业就是骗,而且合法。 ——CaesarZX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