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玩了一年还没通关的文字冒险游戏

前些天,我很喜欢的一位游戏剧本家似乎陷入了游戏荒,开始向网友征求有趣的同人AVG(文字冒险游戏)。

本人玩过的同人AVG不多,能在脑子里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更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恰巧当天是4月8日,我便恰逢时宜地推荐了一款名为《死月妖花 四月八日》的作品。

这是一款恐怖类文字冒险游戏,故事从一桩离奇杀人案展开,玩家需要在无数个悲惨结局中追寻事件的真相,并由此追溯回百年前一座封闭村落中发生的一段血与泪的凄惨故事——我本想就这么把本作吹得天花乱坠,但转念一想,这游戏我自己都没能坚持打通关,哪来的勇气推荐给别人啊。

事情是这样的,大概一年前,我偶然发现了这款不支持中文且画风过于“精简”的冷门小众神作。鉴于当时很多人将其吹得神乎其神,我便也跟风开始了游戏。但在断断续续玩了一年之后,到今天还是没能通关。

别误会,我可没有一整年都扑在这游戏上。碍于这一年来发售的各种诱人的游戏,我只在这游戏上花了50小时。但在作者“贴心”的内置游戏进度功能中,我50小时的流程不过才刚刚窥探到故事的冰山一角——本作230万字的厚重剧本,辅以多到数不清的杂谈以及旁支资料,都让那个通关时长的数字看着有些令人绝望。至于自己何时才能通关,我是完全不敢妄想。

B站上的完整实况耗时143个小时B站上的完整实况耗时143个小时

不过,这游戏固然有属于它的问题,但我也很清楚,自己的惰性或许才是罪魁祸首。在我的NS旁边总是放着一张《月姬 重制版》的游戏卡带,每每购入新游戏我都会把这张卡带取出来放在一旁,想着抽空找个时间一口气打完。但结果是,自己手里好像有玩不完的游戏,《月姬 重制版》便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一旁吃灰。

正所谓“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在手里还有好些个游戏没有打完的情况下,我又盯上了一款名为《ヘンタイ・プリズン》的新作。尽管各位的好评看得我心痒痒,但我还是迟迟没能开始游戏——这又是一趟动辄上百小时的漫长旅途,抽不出这么多时间的我只得望而却步。

这么想来,自己上一次通关文字游戏还得把时间拨回到去年。那时由Capcom发售的《大逆转裁判 编年史》,凭借着“动作天尊”的功底,这款通篇文字的游戏还真被他们做出了“打击感”。尽管整体节奏仍显拖沓,但还是让我见识到了一段优秀的剧本。

一款内容量充足的优秀作品对于玩家来说多是一件美事,但从客观角度来看,较于传统的游戏,AVG能提供给玩家的反馈实在是太弱了。当游戏时长被无限拉伸,惊喜感与兴奋感呈指数级降低。虽然本人确实很喜欢这类游戏,但还是不得不承认,AVG已经不适合这个版本了。

如今日薄西山的AVG品类,在当下更像是一位冥顽不化的老古董,但偏偏就是有一群对作品质量有追求的开发者不愿就此妥协,试图用精心雕琢的超长剧本打动人心。

定期游玩AVG早已成了我的习惯。幸好最近没什么诱人的新游戏,我又回到了《死月妖花》的世界,每晚捧着一杯温热的饮料,轻击鼠标推进文字,阅读一篇又一篇的恐怖小故事。或许等到下一款优质游戏出现,我又会无情地抛下这位老朋友移情别恋,但只在此时,我还是沉浸在这段最纯粹的阅读体验之中,感受AVG独一份的魅力。

我不是日式AVG粉,但我是欧美AVG粉,也算是远房亲戚了。 ——CaesarZX我不是日式AVG粉,但我是欧美AVG粉,也算是远房亲戚了。 ——CaesarZX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