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电竞卷起“play-to-earn”投资热

近年来,play-to-earn(P2E 中译为“边玩边赚”,以下简称“玩赚”)模式游戏在游戏产业、区块链领域掀起了不小的浪潮,用户规模的不断增长、资本的持续涌入、市场规模的快速扩张,使得玩赚模式愈发成熟。

如今,这一现象正在向电子竞技领域快速延展开来,相关项目投资融表现活跃,各大电竞俱乐部也先后开始布局。根据市场研究分析机构Newzoo的预测,因为玩赚商业模式的变得更加成熟,区块链在电子竞技领域的应用将会变得更加主流。

但因为行业的独特性和所覆盖用户的需求有所不同,玩赚模式融合游戏的方式并不直接适用于电竞领域。那么,两者采用了哪些融合方式?玩赚模式和电子竞技结合会是一门好生意吗?电竞又将从中得到哪些机会?

这些,都将是电竞产业现阶段需要重点探讨的问题。

游戏产业爆火的“play-to-earn”,并不直接适用于电子竞技

什么是“玩赚模式”。

在区块链游戏中有这么一种通俗易懂的说法,P2E的商业模式在传统游戏中其实已经由来已久,其原型是《魔兽世界》《地下城与勇士》等游戏中通过售卖游戏资产赚钱,而玩赚游戏将这种模式进行了升级,玩家通过玩以加密货币和NFT为基础资产的游戏,赚取数字资产在公开市场上交易或出售,打造赚取实际收益的效果。

其特征在于,玩家是消费者也是资产所有者,玩家在游戏中获取的游戏资产将通过NFT(非同质化代币)的形式记录在区块链上,且这种纪录不可篡改,公开透明。玩家想要在游戏中赚钱利益不再需要第三方交易平台即可保证交易的安全。

通过玩游戏赚钱这一噱头,玩赚游戏的市场规模增速明显,以最火爆的《Axie Infinity》为例,数据显示,去年7月份,《Axie Infinity》单月收入超过3亿美金,超过《王者荣耀》。《Axie Infinity》每天的活跃用户量超过200万,在最近的3月份,尽管销售额暴跌61%,销售额仍有3100万美元。(暴跌的部分原因和近期的Ronin价值约6.2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被盗有关,Ronin是Axie Infinity的底层区块链。)

但并不是参与即可获取收益,玩家参与还是存在一定的门槛。在《Axie Infinity》中(其他玩赚游戏也是同理),玩家需要购买三只Axies(宠物)才能开始对战、繁衍等一系列游戏操作。根据市场的实时价格,一只宠物最低也需要20美元左右,玩家想要获得三只强力宠物,前期费用大概在1000美元左右。这对玩家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这也导致不少玩家热衷于寻找新项目,寻求小投资大回报。)

其次,玩赚游戏的玩法多以对战、养殖、模拟经营为主,无论是在玩法、美术上都和传统游戏有较大的差距,玩赚游戏当下最大的噱头仍是通过游戏获取实际利益吸引玩家参与。在游戏性层面,玩赚游戏存在较大的探索空间。

Axie Infinity的游戏画面

但电竞领域有所不用的是,电竞行业不仅要求相关项目有一定的游戏性,而且还需要具备高强度的竞技性质,满足用户的竞技以及观赏需求。也就是说,现阶段的玩赚游戏,远远达不到成为电竞项目的程度。

正因电竞行业的特性和用户的诉求不同,玩赚项目在和电竞结合的过程中,在形式上发生了较大的转变。区块链的玩赚商业模式,也试图通过不同的联动方式,接入电子竞技本身的竞技属性,在原有的基础上呈现更高的游戏性、竞技性和观赏性,从而吸引更多游戏产业、电竞产业的用户参与。

玩赚模式连接电子竞技的4种形式

根据陀螺电竞的观察,play-to-earn与电竞结合的方式大体分为以下四种(主要发生在海外电竞市场):

第一种,是加密货币和NFT等相关平台,通过与电竞俱乐部、大型游戏公会、电竞赛事平台等组织合作,举办小规模的电竞锦标赛,在竞技项目的安排中,除了传统的MOBA、FPS等电竞项目之外,还会增设“玩赚游戏”项目赛事,赛事奖金方面,也通常有“现金”和“数字货币”两种发放形式。其主要目的还是希望借助电竞组织或者社区的私域流量,推送玩赚游戏进入大众视野。

比较经典的案例是,去年3月份,Polyient Games(区块链游戏和NFT平台)就与Community Gaming(区块链电竞赛事组织平台)达成合作,合作推出10万美元奖金的电竞锦标赛。该赛事就采用了VALORANT等传统电竞项目和玩赚游戏相结合的项目安排,赛事奖金也采用了“现金和数字货币”两种形式。

Polyient Games与Community Gaming合作推出10万美元奖金的电竞赛事

第二种,是电竞企业直接或间接的参与。其中间接的参与形式,是指俱乐部与玩赚游戏建立合作关系,通过授权品牌IP的方式,在游戏中添加相关IP或者在社交媒体向粉丝群体推送合作伙伴的产品,从中赚钱合作费用。

如今年三月份,北美电子竞技组织Tribe Gaming(旗下设有《皇室战争》电竞分部)与Heroes of Mavia(由Skrice Studios开发的即将推出的 MMO及时策略加密游戏,该游戏也被戏称为链游版部落冲突)达成合作。Tribe Gaming除了收购游戏汇总多个基地NFT之外,该组织的IP也将出现在游戏中。

在这则商业合作案例中,以电竞俱乐部为代表的电竞企业,还是以品牌IP为核心资产,通过常见的授权等形式在玩赚游戏中获取利益。

这也是Tribe Gaming首次涉足区块链游戏

而在直接参与中,主要参与方还是以电竞俱乐部为主,形式多为构建“游戏公会”。

在玩赚游戏中,玩家需要购买一定数量的NFT才能参与实际参与到游戏中,但虚拟产品高昂的价格为玩家设置了一个不小的门槛。这也就衍生出一个下游产业——NFT租赁。

运营“NFT租赁”业务的主体多为拥有私域流量的游戏公会,通过将NFT等虚拟财产租赁给玩家,从而在玩家赚取的虚拟财产中得到一小部分分成。如今年3月份,总部位于英国的电子竞技组织Semper Fortis Esports (SMPR)建立了一个名为SMPR Guild的新部门,所开展项目的正式“NFT租赁”。

俱乐部得力于自身拥有庞大的电竞观众流量,打造游戏公会布局“NFT租赁”业务已经在电竞产业中称为重要趋势,全球范围已经有不少电竞俱乐部开始布局此类业务。

Semper Fortis Esports建立名为SMPR Guild新部门,布局“NFT租赁”新业务

第三种,由于当下的玩赚游戏远不具备成为电竞项目的条件,构建“区块链电竞赛事平台”,通过接入现有的电竞项目,玩家通过在区块链电竞平台以当前热门的电竞项目中展开“竞技”的方式,从而获取虚拟财产的形式开始大受欢迎。

近期在海外电竞市场大火的Ignite tournament平台,是一家旨在打造“全球第一个通过游戏赚钱的移动电子竞技锦标赛和流媒体平台”。该公司声称,它可以将“任何手机游戏变成一款赚钱游戏”,并计划在未来利用这一优势创建不同的比赛。比赛的奖金将以加密货币和NFT的形式发放。

和玩链游购买NFT的门槛不同,在区块链电竞赛事平台的用户想要参与并赚取虚拟财产,主要形式是花费虚拟财产组织锦标赛或者购买“参赛门票”等入场道具。同时玩家还可通过交易 NFT 、加密货币和质押代币赚取收益。

这一形式,很大程度上满足了电竞行业和电竞用户对“竞技性”的要求,在举办赛事的过程中也不会出现竞技项目游戏性、观赏性不足的情况。同时,通过竞技竞技赚取收益将为用户带来“电竞职业选手”般的体验,加深电竞用户的参与度。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区块链电竞赛事平台”也是当前的电竞产业投资融的大热门项目。在去年年底,Ignite Tournaments宣布完成3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时隔三个月,Ignite Tournament再次宣布融资700万美元,两轮融资总计1000 万美元。

获得资本青睐的并不是只有Ignite Tournaments一家。近日,探索P2E游戏的电竞比赛平台Community Gaming也宣布完成1600万美元A轮融资。

Ignite Tournament融资两轮融资总计1000 万美元

第四种,为未来布局。围绕用户对玩赚游戏内容的需求和与电子竞技领域更深层次的结合这两个层面,围绕足球、篮球、竞速开发的竞技玩赚游戏的厂商开始越来越多。以补足玩赚游戏的游戏性、竞技性、观赏性的方式,吸引更多玩家参与,并以竞技属性吸引电竞产业的流量。同时,玩家竞技水平越高赚取虚拟财产越多的设定,也将保证用户的留存和活跃。

4月份,陀螺电竞在陀螺科技APP中报道了区块链足球游戏GOALS已经完成15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所筹资金将用于再招募30名游戏开发者,开发一款同名在线多人游戏。

该游戏具有玩家、俱乐部和皮肤等游戏内虚拟资产的“play-to-win”机制,可以通过NFT奖励实现在游戏中“边玩边赚”,计划在2022年底上线。这家初创公司表示,计划让玩家可以选择将获得的 NFT 奖励兑现为实际利益,或者在GOAL市场以及受支持的第三方市场上进行交易。

根据创始人Thorstensson的说法,这款游戏将自己定位为Electronic Arts(游戏厂商EA)系列游戏《FIFA》 的替代品。

GOALS的种子轮融资由Northzone领投,Cherry、Moonfire Ventures等机构以及西班牙球星皮克和Sorare首席执行官Nicolas Julia参投

打造具备竞技属性的链游是一门具备发展前景的生意,资本都在先后布局。

总部位于巴塞罗那的 Monster League工作室在3月份宣布,将推出其基于Play-to-win (P2W 中译为:付费获胜) 开发的NFT平台“Mokens League”。

Mokens League计划发布一款虚拟足球游戏作为第一款游戏,篮球、网球、曲棍球和沙滩排球等项目紧排其后。根据Mokens League的说法,平台的重点将放在游戏玩法、质量、技能和趣味性上。

无一例外,这些游戏都将集结电子竞技和NFT两个属性,并且使用NFT的角色进行竞技比赛。从新手到高玩,不同水平的玩家都可以通过在竞技中赢得比赛赚取虚拟财产。游戏内的虚拟财产可用于购买 NFT,其次玩家还可以在自己的组建的团队中使用、交易、借出或在 Mokens League 的市场出售。

Mokens League平台计划发布的足球游戏,玩家在场上最多可以拥有4个NFT虚拟人物

从游戏设计来看,这与大多数P2E游戏中纯粹基于完成任务的奖励系统的趋势相反。而且在竞技模式上,与电竞领域《FIFA》《NBA 2K》虚拟体育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在完善游戏的玩法质量和竞技性后,将补足“玩赚模式”无法深度联动电竞产业和无法满足电竞用户对游戏竞技性需求的难题,进一步吸引电竞产业的流量参与,同时扩宽两个产业的规模。

引入玩赚模式,电竞获得了什么

陀螺电竞认为,在玩赚模式进入电竞领域后,对电竞产业生态多个层面都会产生影响:

首先,将加快NFT、加密货币和电子竞技融合的速度。陀螺电竞在《我们盘点了电竞与NFT的合作,发现了这些现象》一文中曾谈到,在2021年66起电子竞技与NFT的跨界合作中,多数以发售战队NFT、社交媒体推送广告、举办电竞活动等形式,但因为资金门槛等原因,始终存在转化成本高的问题。

玩赚模式的引入,让两者之间联动的更为深入和自然,电竞用户的转化费用将会降低、参与度将会提升,商业发展上也将获得更多的机会。

接入加密货币、NFT等金融市场的交易形式,庞大的交易额必然使电竞产业在“赛事版权、品牌赞助”等收入模式让产业规模进一步扩大。同时,随着玩赚模式在电竞领域的不断融合,未来在相关游戏的赛事版权、用户观赛、赞助等层面或许也将探索出新的利益空间。

另外,如足球链游《GOALS》等项目,还具备玩家、俱乐部和皮肤等虚拟资产。这也表明,收益的并不仅仅是“电竞产业”这个整体,而是细化到俱乐部等一众电竞企业,乃至是电竞选手。

尽管以电竞俱乐部为代表的多数电竞企业,本身并不具备打造一个“玩赚游戏”的资金能力。但竞技玩赚游戏同样为俱乐部等电竞组织的营收带来了更多可能。

将品牌IP和选手形象授权给玩赚游戏NFT化赚取合作利益是一方面。此外,电竞企业选择与区块链电竞赛事平台合作举办赛事也将扩大营收范围。

今年3月份,以开展“NFT租赁”业务的游戏公会BAYZ宣布与区块链移动电竞赛事平台Ignite Tournaments建立合作伙伴关系,BAYZ在一份新闻稿中指出,它的“唯一缺点”是缺少创建“靠比赛赚钱”的锦标赛。 而这种合作关系弥补了这一点。同时Ignite Tournaments的影响力也得到了提升。这种合作形式适用俱乐部等多种类型电竞企业。

游戏公会BAYZ与Ignite Tournaments建立合作

同时,俱乐部、电竞营销企业、电竞内容平台等一众电竞企业通过自身的私域流量布局“NFT租赁”业务,开发粉丝经济也将成为电竞企业增收的重要方式。

但并不是说两者的结合只有正向发展的一面,在3月15日宣布停运的NFT“F1赛车”《F1 Delta Time》就给予了很大的警示。据悉,该项目停运的主要原因,是游戏与F1赛车的版权到期,其次是项目长久运营的能力。

以体育项目开展的“玩赚游戏”,必然会以现实球队、球星为原型创建NFT,这时版权问题将成为游戏长久运营的关键因素。此外,游戏厂商是否具备项目长久运营的能力,项目相关的虚拟资产的汇率是否具备稳定性等等,都是电竞产业在选择联动时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