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在执勤时抓宝可梦,两名美国警官被撤职

在洛杉矶,卡比兽可能比街头犯罪还要稀有。

2021年1月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上诉法院公开了一份文档,宣布撤回两名洛杉矶警员的复职上诉。这两名警员在一起抢劫案期间玩忽职守,无视上司的求援呼叫,目的只是为了乘职务之便,在《宝可梦GO》里抓到一只卡比兽。

《宝可梦GO》中的卡比兽《宝可梦GO》中的卡比兽

两位警员的“传奇冒险”发生在2017年4月15日。法院文档显示,对于洛杉矶的西南片区而言,那是一个“忙碌”的星期六,报案数量比局里的可用警车还要多。

“忙碌”的周六。当天早些时候还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忙碌”的周六当天早些时候还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这一分区的某座购物中心发生了抢劫案,一名警监正要赶往案发现场,无意中发现有辆警车朝着案发现场的反方向扬长而去。警监当时并没有在意,以为这辆车可能来自交警部门,或者其他使用不同无线电频率的单位。

不过指挥部的值班警司在屏幕上注意到了这辆奇怪的警车,发起了两次无线电呼叫,要求他们协助处理抢劫案,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当天晚些时候警司才联系到这辆警车,并与车上的两名警官路易斯·洛萨诺(Louis Lozano)和埃里克·米切尔(Eric Mitchell)约了个地方会面。

警司询问两人是否收到他的无线电,米切尔说“没有”;洛萨诺则答道,他只听到警监响应了抢劫案,但没有收到支援请求。警司又问无线电是否出了问题,二人解释道他们巡逻的片区十分嘈杂,音乐响个不停,“更何况这是在周六”。这样的说辞还算合理,警司也只能建议他们“找个能听清无线电的地方”。

“有很多音乐,十分嘈杂……更何况这是在周六”“有很多音乐,十分嘈杂……更何况这是在周六”

可是直到第二天上班,警司仍觉得有地方不对劲。他突然想到查询警车上面的车载视频系统(DICVS),结果查到了不少猛料。

视频与录音记录显示,洛萨诺与米切尔切实地听到了求援无线电,两人还讨论过要不要赶过去帮忙。讨论以洛萨诺宛如破罐子破摔的一句“啊,去他的吧”告终,此后他们再也不理会无线电的任何呼叫。

“啊,去他的吧”“啊,去他的吧”

后续的事情则更加荒诞:两名警官全然不顾自己的巡逻任务,掏出手机玩起了《宝可梦GO》。就在“去他的吧”这句话的五分钟后,米切尔提醒洛萨诺,卡比兽在附近的街区出现。接下来的20分钟里,两名警官为了抓捕卡比兽驱车前往多个地点,途中还在地图上找到了一只波克基古。

备注:“根据听证会的证据,‘卡比兽’是一种被称为‘沉睡宝可梦’的宝可梦生物”备注:“根据听证会的证据,‘卡比兽’是一种被称为‘沉睡宝可梦’的宝可梦生物”

波克基古,由波克比进化而来的宝可梦波克基古,由波克比进化而来的宝可梦

我们无从得知这两名警官抓捕罪犯的业务水平如何,但他们抓宝可梦大概很有一手。结合车载录音与法庭证词可以得知,米切尔很快就抓住了卡比兽,随后驾车配合洛萨诺抓捕波克基古。车刚停下,米切尔念叨着“别跑,别跑”,洛萨诺则朝着屏幕里的波克基古投出了海量的高级球,直至兴奋地喊出“抓住他了”(Got him)。

法院卷宗事无巨细地说出了不少游戏细节法院卷宗事无巨细地说出了不少游戏细节

不久后两名警官就接受了后续调查。他们的口供称,米切尔在手机上收到了大量来自玩家群组的信息,二人当时只是在“讨论”游戏。这些供词与现有证据完全不符,调查也最终升级为指控。

两名警官面临共计五项指控,听证会成员一致认定他们有罪,点明他们“执勤过程中玩《宝可梦GO》”违背了公众的信任。好在他们的渎职行为没有直接酿成严重的生命财产损失,判决结果也只是将两名警官免职。

然而两名警官自始至终只承认其中“没有响应正在发生的抢劫案”与“当自己的单位被呼叫时没有给出回应”这两项指控。他们虽然承认“很想抓住卡比兽”,但坚称自己当时没有在“玩”《宝可梦GO》。

两名警官辩称,他们只是在“看着”手机上的“宝可梦追踪器”APP,却没有去“玩”游戏本身;抓捕卡比兽的行为是与它所在街区的一次“额外巡逻”同时进行的。洛萨诺表示,《宝可梦GO》是一场“社交媒体活动”;米切尔则表示,他不认为这个APP是游戏,因为它没有“被宣传为是一款游戏”。

“我们承认,我们当时确实去找卡比兽了”“我们承认,我们当时确实去找卡比兽了”

2019年1月,他们提出上诉,并在诉状中补充称,直接解雇是“过于严厉”的处罚。直到今年,加州法院才给出了理所当然的裁决,驳回上诉。

即便知道这起案例发生在数年前,美国网友也要把它当成质疑美国执法部门工作质量的有效论据。看到文档中两位警官与法院相关人士对《宝可梦GO》的游戏细节“如数家珍”,有网友也给出了在美国拨打应急电话时可能用得上的报案“模板”:

“911你好,我被一名持枪男子劫持,他和一只小火龙在一起。小火龙看起来相当稀有,我猜它一定知道剩下的小火龙在哪里。请在小火龙跑掉之前过来帮忙!”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