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展人数不如往年的C99,还像以前一样精彩吗?

  作为“云观众”,我们对这次 C99 的印象最深的可能就两点。一个是伊织萌发的 CM 对比照片,「里三层外三层围着 coser 拍照」的场景今年是见不到了,只能看到伊织萌孤零零地站在场外,显得 C99 格外冷清。

  另一个是本次 C99 分为东西两个会场,中午时分两个会场的出入口再度开放,在切换场馆过程中两边的观众在各自的队伍里向对面挥手,被网友笑称为「东西柏林墙倒塌时,CM 的参与者向对面挥手致意。」

  不如往年热闹,逛展也不像以往那么自由的 C99,还像往年一样精彩吗?


  今年 C99 首日进场人数是 5 万 5 千人,作为对比 C97 首日进场人数是 19 万人。单看进场人数的话,C99 甚至不及 C97 的三分之一。可能有的朋友以为今年 CM 拉胯,阿宅们都不愿出门逛站,其实是主办方在故意限制人数。

  这次 C99 采用了分时间段进场的模式,确保工作人员能够应付该时间段的客流。而且有不少人只知道 C99 能正常举办,准备跟以前一样买当日票进场,等到了会场外才知道没有线下票,专门跑到东京国际展示中心却不能在 CM 会场里逛逛,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每半个小时放一拨人进场)

(进场需要测体温)

(没有当日票)

  对于那些能顺利进场的观众来说,尽管入场比往年麻烦了些,但总体还是是熟悉的感觉。之前 CM 就因为会场周边《明日方舟》广告多得吓人,引起日本网友的热议,网友 @CLATTISAN 注意到今年情况也差不多,看得出游戏运营方专门针对 CM 花了大价钱投放广告。

(这位置的广告可不便宜)

  会场附近的罗森便利店也提前针对 CM 准备了相应商品,店员表示离上一次 CM 过去挺长时间了,所以很努力地布置了店铺。

  要说 C99 最大的变化,当然是各种线上支付方式开始成为大家的新选择。就是不知道日本那边为什么不用二维码收款,这么多支付平台给我看麻了。


  说到 CM,怎么能不提 coser 呢?我们在网上收集了不少有意思的 cos 分享给大家,比如这个上了 NHK 报道的元祖高达,在 C99 现场就非常吸引眼球。

  不过 C99 现场最吸引眼球的却不是这台元祖高达,而是报道时在旁边跳舞的马夫蒂。光是看到现场照片,我就已经在脑补那首刻入 DNA 的音乐了。

  要论还原度,下面这台初号机肯定是不如元祖高达的,但我很欣赏 coser 的创意。初号机的左手处安装的是全息风扇,转动起来有种现实世界 AT立场的感觉。

  本来这部分我想多找些帅哥美女的 cos 照,但或许是疫情的关系,这次不少 coser 都选择了能完美罩住自己身体的装扮,专门扮演那些不是人类的角色,完全“不当人”了。

  比如这个娜娜奇的 cosplay,让人不知道是该吐槽皮套上充满智慧的眼神,还是该吐槽超大只的 coser。

  还有这个烈咬陆鲨,最初我的注意力都被旁边的竹兰吸引,看了烈咬陆鲨的全身照我才发现,因为宝可梦服装造型的关系,只要有人来拍照 coser 就得保持半蹲的姿势,实在是太拼了。

(难怪参展视觉图不是全身照,穿着这么一身还要半蹲也太累了)

  还有些 coser 吧,就是不走寻常路,出了炸鸡和回转寿司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 cosplay。

(回转寿司)

  至于那些正常的 coser,大多会在 cosplay 区找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拍照,所以我们能在照片里见到 CM 现场各种隐秘的角落,而不是往年那样一个 coser 被好几圈人围着拍照。


  除了现场 coser 的照片,还有阿宅们晒出的同人本,我在推特上看到不少人在离场时拍下了东京国际展示中心,作为 C99 结束的纪念。因为散场时间早,而且这次 CM 的参展人数也不多,要是不和我说这是 C99 的照片,我肯定会觉得这是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照。但对于因疫情停办了一届的 CM 来说,「普通」才是最难得的。

(如此“冷清”的照片,在往年的CM可见不到)

  为了成功举办 C99,主办方选择了最稳妥的方式——限制入场人员数量,减少人员流动。尽管不如往年热闹,但我依旧从到场的观众们分享的推文里看到了熟悉的喜悦。希望这次“冷清”的 C99 能够成为疫情期间举办大型展会的经验,毕竟 2022 年还有 C100 在等着我们呢。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