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IP衍生到文化出海,“迷你宇宙”的终点远不局限于“宇宙”

12月初,《迷你世界》旗下虚拟偶像花小楼与QQ音乐、徐梦圆深度合作的虚拟演唱会,相信令不少玩家都眼前一亮——不管是可同时支持30万人在线跳舞的规模,还是随歌曲切换而自动变换的场景,都是区别于其他线上线下演唱会的独特体验。

从花小楼本身来说,作为迷你IP多元化布局的重要一环,已然成为迷你创想实现未来战略的一大抓手。虚拟偶像的身份,在探索“虚拟互动场景”可能性上有先天优势;全网2000万粉丝、相关视频播放量超50亿的成绩,更是花小楼不断跨界联动的底气。

而如果放大到迷你世界IP整个生态来看,虚拟偶像的成绩,可能只是其在IP领域众多的建树之一。迷你IP的布局——比如潮玩、动画、电影、漫画、图书等,似乎都颇有起色。2021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迷你IP潮玩「迷你宇宙少女团」还获得了金木棉“最受欢迎文创产品奖”。

这似乎也是如今游戏行业比较常见的一种趋势——有规模的游戏都不满足于只作为一款游戏产品,而是纷纷走上建设IP的路,反哺游戏长线运营的同时,成为具有多领域影响力的超级IP。

多点开花的“迷你宇宙”

《2021中国自研游戏IP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IP游戏市场规模已超千亿元,同比增速25.91%。有行业分析人士指出,国内游戏市场正在迈入自研游戏IP价值的拓展期。而一个健康的游戏市场,需要真正的“游戏IP”,成为被玩家、大众认可的文化符号。

迷你创想联合创始人、星跳文创CEO杨智勇曾表示,游戏这种形式,相对于动漫、文学等,故事性、情感塑造性上稍弱,但可以作为一个IP载体,通过塑造IP衍生作品加深品牌与用户的连接。这是一种情感的衍生,也是迷你创想打造“迷你世界”的初衷:在游戏之外,给予用户更多的陪伴。

“迷你宇宙”的诞生要追溯到2018年。以沙盒创意平台作为切入点,《迷你世界》在2018年时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和优质UGC内容,有了探索IP不同内容形态的资本。当前,《迷你世界》月活用户突破1亿,创作者达7000万,品牌影响力显著提升,在文创领域的IP产品及作品也越发多元。

杨智勇提到过他们对“迷你宇宙”的构想——“不是一个游戏垂类IP,而是面向更广大受众、玩家们参与共创、陪伴用户的文创产品。”

纵观其产品,最出圈的应该是「MINITOYS」潮玩系列产品。潮玩是我国IP产业发展的一大特征,主要面向Z世代,与《迷你世界》的用户属性相当契合。

迷你潮玩「MINITOYS」拥有多个产品线,比如「迷你宇宙少女团」、「迷你联萌」系列、童话系列等,产品已覆盖国内线上线下大部分潮玩销售场景。杨智勇透露,布局潮玩初期,他们只是想把虚拟的游戏形象实体化,让它不止在电脑或手机上,而是在现实中给予用户更长情的陪伴。

最新数据显示,潮玩产品「迷你宇宙少女团」一年售卖超300万盒,成功入选天猫高端潮玩盲盒榜TOP2,有四成非《迷你世界》用户购买迷你IP潮玩盲盒。

迷你潮玩最新推出的首款「星灵波波」系列大娃,定位于高端潮玩市场,无论尺寸还是价格,与之前的盲盒都是不同的量级,但也在上线之初迅速售罄。这可以说是「MINITOYS」洞察并满足不同圈层用户的多样化需求、畅销潮玩市场的最佳证明。

如果即将在2022年推出的「迷你宇宙少女团」大娃能够保持或者超越「星灵波波」大娃的销售成绩,也就证实了「MINITOYS」的人气。

目前已推出三季的3D动画《花语程行》,是“迷你宇宙”文创领域的另外一大成就。《花语程行》是冒险题材的武侠喜剧,以虚拟偶像花小楼为主人公,讲述了花小楼和程锦衣兄妹二人落难他乡,依然乐观向上的日常生活。

从角色设计来说,贴合游戏的方形脸,大头身,与常见的动画人物形象有较大的差异性,但也因此掀起了沙盒游戏&二次元的全新风潮——《花语程行》前三季全网播放量超过11亿。即将在春节推出的第四季,或许将给大家带来更多惊喜与可能性。

动画领域的积累与成就,似乎也成为了“迷你宇宙”试水电影的信心和基石。今年迷你创想宣布2022年上映大电影项目《迷你世界之觉醒》,并发布首支电影预告,海外版预告片覆盖越南、印尼、日本、泰国、巴西、西班牙等45个国家和地区,出海能力可见一斑。

据悉,《迷你世界之觉醒》以玩家第一次进入游戏接触到的角色“卡卡”和“妮妮”为切入点,进行了剧本和故事结构的细致打磨——前后耗时三年,经历无数次修改。

这也是沙盒游戏的局限所在,缺乏线性剧情做支撑,而电影需要在有限的时间里从视听维度为用户提供代入感和沉浸感。但反过来说,也考验并锻炼了迷你创想团队的故事创作能力——你从玩家热烈的反馈中,或许就能对电影品质有一些判断。

说起出海,“迷你宇宙”在漫画领域同样做得有声有色。2020年推出的漫画《龙响天下》单平台人气值超1亿,还有大量同人作品出现。2021年《龙响天下》登陆韩国漫画平台,也成功收割了不少韩国用户的喜爱。

据悉,“迷你宇宙”甚至还试水了Z世代群体喜爱的广播剧。去年上线的原创广播剧《甜星号战纪》,目前连载超300集,全网平台播放量突破3000万。今年7月推出的广播剧《星愿之旅》,评分高达9.6。

广播剧包括图书系列都归类于“迷你联萌”这一IP产品线之下,旨在锻炼用户的创造思维和冒险精神。可以预见的是,“迷你联萌”系列未来也会有更多的探索——动画番剧《迷你联萌》已经准备好明年与大家见面。

此外,还包括虚拟偶像、文具、服饰等,《迷你世界》俨然已经建立起了丰富的产品线和多元化原创IP,且做到了品类头部。

这不仅意味着他们通过这些具有生命力与影响力的IP文创产品,在游戏之外给予了玩家更多的陪伴,同时也立住了“宇宙”这一说法,触达到更广泛圈层的用户,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打铁还需自身硬

事实上,游戏IP想要跳出游戏打造IP宇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们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比如选择哪种呈现形式、是否拥有可延展的世界观、如何传递统一的价值观、能否讲好一个又一个故事等等。

纵观市面上的游戏IP,能够构建宏大且优质IP宇宙的寥寥无几。尤其是对《迷你世界》这样的沙盒游戏来说,强调生存、探索和建造,没有完整、线性的故事背景做支撑——这是即使月活超过1亿也无法轻易解决的问题。

迷你创想是如何寻找突破口的呢?从今年5月份开始,它们尝试在新版本中引入全新世界观,围绕IP本身特色和用户属性来做延伸。

举例来说,《迷你世界》没有主线剧情,但却可以基于游戏角色构建庞大的世界观:64个星域,1024个星球,角色可无限扩张,并且“角色之间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可以基于角色形象打造丰满的人设,再将其植入进各种内容形态内,渗透进大众生活中。

迷你创想也的确是这样做的。包括虚拟偶像、动画、电影等,均是围绕角色打造内容。杨智勇也曾提到,IP团队建立的初衷,就是希望为用户提供更多益智健康的文娱内容,为他们讲述喜爱的角色背后的精彩故事,传递正向的价值观,让这些具有生命力与影响力的IP作品,能在游戏之外,给予用户更多的陪伴。

包括他们将对外推出世界观网站,开放共创社区平台,也是为了利用共创的力量,和用户一起丰满世界观和故事,使这个IP宇宙更加有活力。

解决了战略方向的问题,在打造IP宇宙方面,基础能力搭建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环。跨行业跨领域,如何保证高品质内容的稳定产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是否有一个好的团队。

迷你创想身后就有这样一个强有力的支柱——IP全产业链文娱生态平台星跳文创。星跳文创可以说是迷你创想在文娱创业之路上积累的结晶,作为迷你创想的全资子品牌,拥有完善的IP研发-发行-生产-销售一体化的产业链条,及动漫领域的专业人才。

上述种种,都是迷你IP能够持续进行差异化生产的重要原因。

至此,迷你IP能够跨越年龄、性别、国家等客观因素,实现文化出海的原因,也就不难理解了。杨智勇表示,《迷你世界》一开始定位的就是全球市场,“产品设计、美术风格、文创内容都是以全球视角做布局。”稳定的IP产业生产链条、优质内容、统一的全球化战略,都是迷你IP出海的文化底气与自信。至于他们将来能对中国文化与世界文明之间交流互鉴能产生多大助力,我们还需要持续观望。

结语

从游戏到IP宇宙再到一种文化现象,“迷你”所蕴含的能量越来越强大。这或许也是“迷你玩”升级成为“迷你创想”的一大原因。抛开全民创作体系和《迷你编程》不谈,“玩”这个概念甚至都无法继续覆盖越发庞大的“迷你宇宙”。他们早已从游戏行业的“玩家”变身为创意产业的“内容提供方”,需要的是不断发挥创造力和想象力,来保证“迷你”的枝繁叶茂。

至于这颗大树还将往什么方向生长——从整个游戏IP产业来看,过往常见的是游戏、网文、影视剧IP互相改编,如今潮玩、广播剧、动画多点开花,游戏IP玩法愈发多元化、创新化。品质方面,走过了以流量为核心的“圈地”阶段,IP产品精品化、正规化也成为了被大众认可的普遍现象。

这些是整个游戏IP产业的大趋势,可以从“迷你宇宙”这个案例上得到印证。未来,可以预测的是,他们既能选择紧跟趋势,展开更多的IP跨界合作、与传统文化互相赋能,也可以突破已有形式,进行更多拓宽边界的尝试和落地。

毕竟,宇宙+创造,想象空间非常大。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