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被年度榜单绑架的生活

又是年底,又到了年度榜单群魔乱舞的时间。各大平台列出来长长的列表总是让我产生“啊我今年真的干过这事吗?”的错觉。

年关将至,身为游戏媒体的一份子,总得找些今年中意的游戏,拉出来好好表彰一番。但我仔细翻了翻自己的记忆,对今年游戏行业严峻的形势有了迟到的清晰认知——选出“年度最让我失望游戏”比“年度最中意游戏”要简单得多。

这怎么行呢?出于工作考量,年度游戏的稿子肯定还是得交的,就算不交稿,我也得在没几个关注的个人微博里写点东西留作纪念。

话虽这么说,其实我的年度游戏早已心里有数。只不过它是个黄油,不太适合拿上台面铺开来聊。

我大可随便找个还算过得去的正经游戏,比如《怪物猎人崛起》,大肆吹捧一番,打上年度游戏的标签,但扪心自问还是不能欺骗自己。

年初时我还认为MHR会是我的年度游戏 年初时我还认为MHR会是我的年度游戏

于是,这个月我开始疯狂补游戏,《审判之逝》、《大逆转裁判》、《恶魔之魂重制版》、《仁王2》……这些都是好游戏,但玩来玩去总归离心目中的年度游戏就差那么临门一脚。

到了今天,当我真正站在年底回首的时候才意识到,对于年度游戏过于执着的我,根本没能好好享受游戏。

拿《恶魔之魂重制版》来说吧,我眼馋这游戏有一年之久,实际上手之后也确实感觉不错。按照之前玩黑魂的习惯,我应当在一周目之后再跑上几轮,把游戏里的各个流派都品味一遍,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还可以顺手拿个白金奖杯。

150小时不算多,因为我没法计算PS4上的游戏时间 150小时不算多,因为我没法计算PS4上的游戏时间

但以上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我在上周通关的时候,在大脑里列出了个详尽的清单归纳总结这游戏的优缺点,开始琢磨能不能算进年度游戏榜单。确定了这不是我心中的满分游戏之后,我只剩下一个想法——赶紧进入下一款游戏。

听上去是不是有些魔怔了?是的,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不然也不会有这篇白夜谈了。

这事也不局限于游戏,我还是个挺爱看动画的人。所幸今年的动画比游戏可好多了,优秀的作品一抓一大把。但结果就是,神仙打架对于我这种选择恐惧症来说,往往只能导向一个结局——不知道选啥。

请不要笑话我,我是真的很苦恼今年到底应该选哪部作品,让它排在年度榜单之首。这事儿大概两周前就一直在我的脑子里不断重现,时不时就能想起来。

按照往常的习惯,我的年度榜单应该是在圣诞节左右出炉。上周末我打开Word正襟危坐,打算正儿八经把自己的年度榜单写出来,两个小时之后,我关掉了一百字不到的文档。

按理来说,这时候该开始甩锅:都怪互联网平台各种年度榜单轰炸的攀比氛围啦,都怪各位大佬的年度总结过于耀眼啦……不过说来说去,问题肯定还是出在我自己身上。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删掉了几百字长篇大论倒苦水的议论环节,删去了和“初入社会、虚无主义、以及焦虑”相关的部分。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但这么多没营养的文字总归能浓缩成一句话——我肯定是得病了,一种互联网时代住民才会得的病。

还是点到为止比较好,咱们年度游戏的推送中再见吧。

预祝年度游戏文章顺利出炉。 —— CaesarZX预祝年度游戏文章顺利出炉。 —— CaesarZX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