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故事丨关于我和我的好哥们儿被变成耗子一事

文章目录[隐藏]

<内嵌内容,请到原网页查看>

我开着老爸的老爷车,载着我的好哥们儿鲍勃,在黑夜中漫无目的地向前行驶,期间我们一言不发。我又一次从后视镜里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脸,确实已经不再是我自己,而是一只耗子的脸。鲍勃也一样,起初我无法接受,难以适应那样一只体型巨大的耗子坐在我的副驾驶上,但是一想到自己也成了耗子,便开始觉得那样的想法对鲍勃难免有些不公平了。

“你刚才就不应该去惹那个婊子。”鲍勃终于开口。

我听完,心里的怒气顿时又上来了。

因为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在停车场见到那个女巫时,是鲍勃先开的口。当然,起先我们并不知道那是一个女巫。从外表上看,那只是一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少女,所以当她告诉我们她已经有两百岁的时候,我们只当她是在唬人,哈哈大笑。鲍勃趁着醉意,甚至还动起了手,拉住了那女孩的手腕,叫她随我们一起去兜风。然后我们就被那女巫施法变成了两只巨型耗子。

“难道不是你先对她动的手吗?现在好了,我们成了两只耗子。”我抱怨道。

是的,女巫的存在令人难以置信。接下来那女人甚至管我们要价,说是只要赔偿她几千刀精神损失费,她就愿意帮我们恢复原状。我们哪有那么多钱,正当我们面面相觑的时候,一发子弹穿过了那女巫的眉心。透过她眉心的窟窿,我们见到了那个手持柯尔特手枪、戴着墨镜、身着西装的男人。

后来,那男人告诉我们,他是一名女巫猎手,为了追击女巫来到此地。看着我们的样子,他无可奈何,因为不巧的是,那名女巫正是女巫名单上的最后一名女巫了。这意味着我们或许再无恢复原样的可能。

“抱歉啦,哥们儿。我想你们俩可能需要一点时间适应一下新生活。”那女巫猎人如是说道,随后便找了个借口开溜了,留下我和鲍勃二人还愣在原地。

既然知道了已经变不回去了,傻站着也没用,所以后来我和鲍勃上了车,启动了引擎,尽管我们俩都不知道去哪儿。

“那接下来我们干嘛?”鲍勃没有半点想跟我吵架的意思,而是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想到他性格一向如此,叹了口气,冷静了下来。

“先回家吧,我先送你回去。”我说。

随后,我的车停在了鲍勃家楼下。鲍勃下了车。

“鲍勃,嘿,哥们儿,”临走之前我叫住了他,他闻声回过头,看着我,“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好吗?我们一定能挺过来的。”

“好。”他回答,然后便离去了。如果此刻还有人没睡,刚好见到此场景,可能会怀疑自己是否正在做梦。毕竟每个人的一生中并没有多少机会可以看到两只巨大的老鼠对话。

而我驱车回到了自己的家,熄了火,又在车上抽了两支烟,才终于决定下车。楼上的灯已经熄了,可以确定老爸老妈已经睡了。此时此刻,我本色出演,蹑手蹑脚地进了门,像极了一只耗子该干的那样。我进了卧室,躺到床上,注视着天花板,同时肚子开始咕咕叫——合理怀疑是因为变成了耗子的缘故。

凌晨三点,我起身到厨房的冰箱里找吃的东西,找到了一些水果和一些酸奶。我确信现在的我可以一口一个苹果。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动静太大的原因,把老妈吵醒了,她睡眼惺忪地站在卧室门口,说道:“宝贝,你回来了。”

接下来她便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半夜三更,一只体型巨大的老鼠正在翻他们家的冰箱。她尖叫了一声,然后便晕倒了。而她这一声把老爸也惊醒了,老爸赶到客厅,看到了我,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置信与恐惧。

“该死的……现在的老鼠都进化到这种程度了吗?”他拿起了一根棒球棒,说,“来吧,就让我会会你吧,该死的耗子。”

“老爸,别怕,是我。”我说罢,他眼神里明显更加地恐惧了,随后便也晕倒了。

我把他们两人都搬回了卧室,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边祈祷着明天能恢复原样,一边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他们俩一见我,差点又晕倒过去。我花了很大的功夫才终于解释清楚。

“所以你是说,一名女巫把你变成了这幅鬼样子,并且由于那名女巫已经挂了,所以你再也变不回去了?”老爸做了总结,理清了这其中的逻辑,老妈则在一旁落泪。

最后,他们一致决定要我暂时呆在家中,避免出门被人乱棍打死,我同意了,因为我也暂时不想去上学,我很清楚学校里的那些家伙见到我这幅样子会有什么反应。

“还有,”老爸补充道,“不要再半夜起来翻冰箱了,你妈心脏不好。”

就这样,我在家中无所事事地呆了一周,每天除了吃和睡一点事不干,直到我从手机里看到了一则新闻:“近日,一名自称是正义之士、长得耗子的神秘人出现在咯噔市,他一般在晚上行动,专门打击那些犯罪分子……他自称‘Ratman’。”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给鲍勃发了消息,第二天半夜才收到他的回复:

“是的,好哥们儿,因为我发现很多人很害怕我,我就想着用这个形象专门去吓唬那些罪犯,当一名超级英雄。”

“可是你压根儿就没有超能力!再说了,万一那些歹徒有枪呢?”

“别担心,好哥们儿,他们打不中我。要是你想一起的话,我可以让你当我的助手,我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Ratbin’,怎么样?先不说了,我要行动了,请不要忘记支持你的好哥们儿‘Ratman’。”

这条信息之后,鲍勃就没有再回复了。而我终日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最终下定了决心:管他的耗子,是时候回归正常生活了。

第二天,我回到了学校。这些蠢货,一开始都以为是某种逼真的Cosplay,直到扯了扯我的皮毛才发觉是真货,惊叫着跑开。后来果不其然,我被排斥了,不过我很明白这种排斥是出于恐惧。不管我去到哪儿,人们都会自觉地散去。而我早就觉得这些人很烦,所以这一切正和我意。

不过,由于好哥们儿鲍勃不在,多少还是有点寂寞的。某天,我在食堂吃饭了,丝毫没注意到对面坐了一个人。是那个脸上长着雀斑的女孩,名字我记得是叫洛丽塔,虽然与其他女生相比,她的长相平平无奇,不过我倒是一直觉得她是班上最好看的那一个。

“嘿……不介意吧?”她试探性地问。

“当然,只要你不害怕的话。”我正大快朵颐,往嘴里塞鸡腿。

“嘿,听着……虽然其他人很害怕你,不过我始终觉得,你并不是老鼠,至少你的内在是个人类。所以我觉得其他人这么对待你是很不公平的。”她这一番话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无所谓,我不在乎。”我说。

这时,她突然抓住我的手,或者说,爪子,竟然使我产生了某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我愿意当你的朋友。”她注视着我,说。

后来,我果真和她成了朋友,甚至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叫做鲍勃的人的存在。不仅如此,我越来越深陷于她的美貌中,不久后,我们就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她给了我一个地址,说是父母不在家,叫我晚上去她家。那时的我已经彻底沦陷在这段感情中了,看着她羞涩的样子,我答应了。

以上就是我从实验室醒来的时候记住的所有事情了,其余的一律忘了,包括我是如何晕倒以及被带到这所实验室来的。眼下我正被关在了一个巨大的玻璃箱里,玻璃箱外面的研究员们正针对着我的形象,一边记录一边讨论着什么,而这其中就包括了洛丽塔。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趴到了玻璃上,质问她。

她没有回答,只是妩媚地一笑。

洛丽塔已经不再是与我相识的那个洛丽塔,我终于意识到,洛丽塔的形象只不过是这个女人的伪装。她的真实目的只是想把我绑起来供他们实验研究。

“别担心,待会我们准备给你解剖,看看你的身体构造是什么样的。我想过两天电视上就会出现你失踪了的新闻吧,不过放心,他们不会找到你的。”洛丽塔说。

我深深地绝望了,没想到这就是我人生的终点。就在这时,突然一群人破门而入,手持冲锋枪扫射眼前的所有目标。这些研究员手无寸铁,不一会儿便都倒在血泊中,包括洛丽塔。我看着她的表情凝固在死前的那一刻,此时此刻,我甚至依然觉得她美丽动人。

那群人将我从玻璃箱中救了出来。

“我们是动物保护组织的。放心,你安全了。”其中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说。

“你们为了救我,杀了这么多人?”我不由得发出疑惑。

“你很重要,我们的组织需要你。”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而后我才知道,这是一个极端动物保护组织。他们救我只是想让我——一只巨大的会说话的耗子,成为他们组织的象征,或者说,吉祥物。他们深信我的存在能赋予他们的行动合理性,但我不以为然。目前该组织的下一步计划是解放全世界所有的动物园,让这些可怜的动物恢复自由,为此,他们需要我跟动物园的动物们提前沟通,来一个里应外合。

“未免太扯了,我是人类。”我听完他们的计划后,说,“而且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没法和动物交流。”

“你的同胞们正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想一想,凭什么人类能肆意奴役你们;这个世界上这么多动物,凭什么只有主人能主宰一切?”动物保护组织的老大是一个光头的中年男人,据说是因为小时候有人在他面前杀了一只青蛙,导致他从此立志成立一个动物保护组织,来保护世界上所有的动物。

此时此刻,组织所在的轮船正在行驶在太平洋的海面上。看了看他们手中的枪械,同时也是为了避免被抓去喂鲨鱼,我最终决定顺从。

三天后,轮船靠岸,按照计划的那样,组织开始着手解放动物园行动。趁着夜深,他们潜入了某动物园,却不料被守卫发现了。随后警方抵达现场,双方发生火拼,期间引发了火灾,整个现场无比混乱,后来此次行动以动物保护组织的老大被一头发狂的大象踩死告终。而我则趁乱溜进了下水道,逃离了现场。

后来,经过了几天,我终于回到了我们的小镇。我来到了镇上的公园,发现鲍勃正一个人荡着秋千。我走到另一个秋千旁边,也开始荡起了秋千。我们一言不发。过了很久,我率先打破了沉默。

“好哥们儿,发生了好多事。”

“好哥们儿,我也是。”

“你怎么不当超级英雄了?”

“说来话长。我遇到同行了,一个蝙蝠怪胎,他给了我200刀,要我回家去,不准我再玩这种英雄过家家的游戏。”

“你答应了?”

“我才十五岁,好哥们儿,200刀对一个小屁孩来说可以干很多事情了。”

“哦。”

“你呢?”

“说来话长。不过我现在不想提,我太累了。”

“好吧。”

随后,我们俩又一次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鲍勃问:

“那我们接下来干嘛?”

“去喝酒,然后睡觉。你不是有200刀吗?”

“嘿,那是我准备买手办的钱。”

“少废话。”

“……好吧,走吧。”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