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诡计幻影侦探重制版》:死后了解一切,醒来便是重生

毫无疑问,《幽灵诡计:幻影侦探》是一款神作。

时隔十三年之久,除了些许汉化的区别和游玩设备不同之外,一切如故。

制作人巧舟通过一台会说话的台灯、一个死而复生的魂魄、一只名为导弹的小狗向玩家们传递了这份细腻且珍贵的情感。

我想对于创作者来说,能有机会让更多的人进入自己所创造的奇异世界,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不令明珠蒙尘,也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本文不涉及剧透

对生命有限的人类来说,“死”是一件极其特殊的事情。“死”意味着切断自身与这个世界的所有联系,“死”是有生命的物体在世界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

“死”意味着一切终将结束。

而在《幽灵诡计:幻影侦探》(以下简称《幽灵诡计》)里,“死”变成了所有故事的开端。

你有想过死后会变成什么吗?一顶帽子、一只蝴蝶又或者一朵柔软的云。而巧舟,把“死后”的玩家变成了可随意在通讯信号里游走的魂魄——即便失去了肉体和记忆,还是拥有可以接纳自己的容器。

死亡、失忆、获得灵力、结识NPC、接到任务、找回记忆……这些看似过时的老梗,并没有在《幽灵诡计》中如期展开。游戏开头出现的会说话的台灯,也随着故事剧情的开展变得不那么重要,在教会玩家唯一的生存技能以后,就慢慢隐退到了幕后。

时限是一夜,故事的主角是一缕魂魄。

在关于整个对“自我”的追寻之中,隐藏着更加不为人知的秘密。关于这个秘密的一切蛛丝马迹都被巧舟巧妙的藏起来了,所有的信息都若有若无的充斥在故事主线中,甚至刻意避开那些有可能被玩家留意的记忆点。结尾的转折更是令人赞叹,在无数叙事技巧之后,摊牌的杀手锏里全是最真诚的情感。

真诚是永远的必杀技。

但人类 ,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展现真诚的生物。

老实说,《幽灵诡计》在一开始并没有让我觉得十分惊艳,至少在开头的十分钟里,一台会说话的台灯和死而复生的魂魄完全不会让我觉得“有趣”。现在回想起来开头的新手教程环节确实略显冗长,在没摸清游戏套路之前只能反复在死前的四分钟时间里周旋。当我觉得这个游戏的核心是“附身”的时候,规则又变了——“我”可以在电话信号里自由穿梭。

在无数次利用自己的特异功能成功逃脱现有世界的约束,看遍这个世界的百态以后,既定的轨道再度发生转变——原来“我”所追寻的“自我”,并不是真正的“自我”。

“我”的超能力可以救活这个故事里的所有人,除了我自己。唯一的信仰处在崩塌的边缘,巨大的空虚一点一点把“我”淹没。

在我看来,《幽灵诡计》的妙处之一就是巧舟在每个可能令玩家产生“厌倦”的节点处,都创造了新的变化。这种变化不单单是剧情方面的,还十分精准的引导着玩家们的情绪。命案、死刑、越狱、背叛、绑架,每一个环节的核心角色都与另一个环节紧密相连。坦然接受命运的死刑犯是替谁顶罪,大臣的夫人何故离家出走,神秘的黑衣蓝面人又是如何在不同阵营之间周旋的……在玩家们一一找到所有问题的答案时,犹如醍醐灌顶:原来故事线会在同一个地方收束。

不得不说,《幽灵诡计》完美符合我对“游戏优秀剧情”的预期。有一种初见平平无奇,随着剧情的开展渐入佳境的过程。游戏一共18个章节,坦白说个别几章的解谜设定确实有点儿刁钻,但是在剧情的推动加持下,这些略有难度的解谜反而增加了紧迫感——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提醒玩家,这仅仅是一夜的奇遇。

虽然游戏开始已经明言“这是一个找寻自我”的故事,但是丰富的人物群像设定并没有的单一的把聚光灯对准“主角”本身。女性角色各有特色:勇敢可爱的小小少女、反复去世的少女、黑衣蓝面的大美人、香气袭人的玫瑰贵妇、惹人怜爱的服务员……男性角色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高挑的纯白lovely队长、智商不高的杀手、等待死刑的警察、大美人的小跟班……

由于篇幅有限,也考虑到玩家对每个角色的认知程度,制作人更多的通过夸张的肢体语言来凸显每个人的特色,强烈的日式幽默风格跃然纸上。也许玩家会记不清楚某个角色的名字,但是说起某个人物的特色,大家都能心领神会。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距离我通关游戏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我甚至还记得高挑的纯白lovely队长夸张出场的舞步是怎么跳的。

最值得一提的是,明明是十多年前的作品,放在今天看也不会觉得里面的诸多梗不合时宜,反而与我本人的吐槽观点高度一致,游戏体验绝佳。当然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一件事,优秀的作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不论是文案还是游戏关卡设计,十多年后再看《幽灵诡计》,魅力如初。

作为一个《幽灵诡计》的新人玩家,也十分好奇这次的重制版和十三年前的版本有何区别。经过对比,除了画质提升以外,主要还是集中在汉化部分、游戏屏幕比例以及改编版本的配乐三个方面。

改编的配乐可以在BGM集中进行查看,每首BGM都有改编版和经典版,非常贴心。

游戏屏幕比例,则是为了考虑到电脑端(单屏幕+手柄/键鼠)和NDS(双屏幕+触控)的区别,保留了原版下屏的区域,空余的部分则用装饰填充。虽然看起来有点简陋,但我个人觉得并不影响游戏过程。

不过在看到NDS版的分屏游戏过程时,也不得不承认《幽灵诡计》确实在NDS的上下分屏里更加惊艳——多少能理解老玩家们的碎碎念了。

与前两者相比,本次重制版的中文汉化则显得敷衍了事,很多场合角色的言谈举止都与人设大相径庭,尤其是把某个重要角色口中的“人类”翻译成“两脚兽”,又土又俗,拉低了整款游戏的水平线,就好比你在宫崎英高的《只狼》里,看到狼捅死义父以后的台词是“臣退了,这一退就是一辈子。”

当年玩家为爱发电的版本居然不如官方译版,也算是这次重制版的一个小小遗憾吧。

以及看评论说推荐语言顺序如下:日语>繁体中文>简体中文。还没开始游戏的玩家可以稍微参考下(我选择的是简体中文,繁体中文里会把“导弹”翻译成“飞弹”,个人更喜欢导弹,只能说两个汉化版本都无法面面俱到吧)。

其实说了这么多,《幽灵诡计》真正的魅力也只有亲身体验的玩家才会懂。

随着年龄和身边环境的不断变化,现在能够真正打动玩家的作品变得越来越少。

也许有人羡慕华丽的大制作,也许有人追求令肾上腺素飙升的对战,这些依靠科学技术可以实现的东西(在不同阶段)都存在上限,但这种“为黑暗带来一束光”的情感体验却(对不同玩家来说)是永远没有上限的。

真诚推荐每一位被生活反复捶打过的玩家亲自体验一次《幽灵诡计》。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