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暴力、资源不平等,这群女孩在偏见中成长为FIFA电竞选手

在苏黎世的FIFA博物馆,来自世界各地的24名女性有着一个安全、放松的空间来玩着她们最喜欢的电子游戏,但当她们在家里打开游戏时,体验就大不相同了。

ECL Entertainment的创始人Nas Baig(纳斯·拜格)表示:“我曾与收到过死亡威胁的女性打交道,而且是警方必须调查的真实威胁的程度。”ECL Entertainment是一家致力于为女性在电子竞技领域提供更多机会的组织。

“最终查出了是谁,他的借口是:‘我真的很抱歉,有天晚上我喝醉了。我输给了她,我在Xbox上给她发了这样的消息,我不该那么做。’这种事情经常发生。”纳斯·拜格说,对女性玩家的偏见程度令人感到震惊,且这只是对试图进入职业电竞的女性带来的众多挑战之一。

通过与电竞行业的从业者深入交谈,会发现女性想要成功步入电子竞技领域的经历并不轻松,电竞行业的选手和从业者总结道:

  • 女性在体验电竞游戏时通常会受到性暴力威胁
  • 电子竞技对女性来说是一个带有恐惧色彩的地方
  • 在职业电子竞技中,男性通常比女性赚得多
  • 俱乐部在分配教练和资源时往往会倾向男性选手

1.最低350英镑薪酬,签约女性电竞选手只为满足多元化?

想要成为一名职业电子竞技选手,你必须做出牺牲。“这意味着失去社交生活,你必须充满激情地奉献。”23 岁的詹妮弗·洛佩兹 (Jennifer Lopez) 说,她代表美国参加了在苏黎世举办的FAMEHERGAME训练营和比赛。

FAMEHERGAME是FIFA的电子竞技部门FIFAe专门为女性玩家成立专用的训练计划,该计划在6月14日至6月16日在瑞士苏黎世落地,包括由专家主持的各种课程。各国足球协会将负责选手的选拔与推荐。此外,国际足联还在2023年年中举办自己的训练营,职业选手在那里接受教练课程。

旨在“提高知名度、为基层创造机会,为女性创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空间。”来自世界各地的FIFA职业女选手被邀请学习她们在电竞中可能需要的技能,例如如何处理媒体和应对网络舆论,并展开竞技训练。

抵达苏黎世训练营的选手 图片来源:FIFA

代表不同国家的24名参赛者参加了今年夏天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举行的女子世界杯的两次全额费用旅行。一些参赛者表示,她们每天只玩几个小时,但其他人为了在电竞领域取得成功,投入了更多的时间。

“过去两个月里,我玩《FIFA》大约550个小时,每天大约8到10个小时。”33岁的萝拉说,“我感觉自己失去了睡眠时间和社交活动,我几乎不出门,我整天都对着电脑屏幕和游戏机。但这是我非常热衷的做的一件事,我甚至不觉得这是工作,对我而言这是一种乐趣。”

萝拉此前是一名护士,现在的她正在从事电竞行业。她在直播时使用的ID是“Miss Lola”。这是根据1996年 Looney Tunes(乐一通)电影《太空漫游》中的角色“罗拉兔子”(Lola Bunny)改编的ID,萝拉兔子是电影中唯一与男性角色一起打篮球的女性角色。

一些参赛选手签约了职业战队,这意味着她们可以获得稳定的工资收入,并获得资金在《FIFA 15:终极队伍》中组建团队(在游戏中,玩家可以组建自己的终极球队与其他玩家进行对战)。为了在《FIFA 15:终极队伍》中取得领先,玩家们需要更多FIFA积分,这些积分可以通过玩游戏不断积累或者直接充值购买,以便更快地获得游戏中好的球员。职业战队通常会给签约选手一些资金用来完成游戏中的队伍组建。

纳斯·拜格说:“就前期投资而言,女性职业选手可能会获得大约1000~1500英镑用来组建游戏中的团队,但男性职业选手通常会获得约5000英镑的投资。”拜格的母亲拉希达曾因解决种族和性别不平等问题而被授予MBE勋章(大英帝国勋章员佐勋章)。她则成立了ECL Entertainment 公司,旨在为女性在电竞领域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这一说法得到了加拿大30岁电竞选手兼解说霍尔的支持:“越来越多的电竞俱乐部开始大量签约女性电竞选手,这是一个好的现象,但不幸的是,很多职业战队与女性电竞选手签约只是为了满足多元化的需要。”

“我认为,如果一个职业战队有一名职业男性 FIFA 选手和一名职业女性 FIFA 选手,那么教练、时间、投资、金钱,其中大部分——我想说可能是85%-90%——都会投入到男性职业选手身上,而投入到女性职业选手身上的则要少得多。”

关于选手的薪资问题,一位要求匿名的资深从业人员表示,根据他们的经验,女性电竞选手的薪资通常在350英镑到750英镑之间,而男性选手则在2000英镑到1万英镑之间。

霍尔此前曾担任教师和项目经理工作,但她现在全职从事电竞工作,为FIFA电竞赛事制作内容和转播。她最近在6月份伊斯坦布尔举行的欧洲冠军联赛决赛担任解说员。那场决赛的奖金池为28万美元,但选手们并不能依靠奖金来获得收入。相反,因为拥有大量粉丝,他们主要通过品牌交易赚钱。

Twitch是大多数流媒体的首选平台。如果用户购买订阅,就可以免广告观看流媒体内容,Twitch抽取50%,主播获得另外50%。订阅费从每月5美元到25美元不等。(最近,一个名为Kick的竞争对手出现,它向主播提供95的分成收入,对Twitch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拜格说:“很多女性玩家通过直播赚取了丰厚的报酬,她们在Twitch上的月收入可能在1500 英镑至3500英镑之间,头部的男女主播收入不相上下。”然而,从Twitch订阅中赚取的收入远不如品牌交易那么丰厚。霍尔说:“从解说和品牌交易中获得的收入比Twitch更能推动我。”

主播、选手会着重维系自己的粉丝群体,然后寻求希望向这些受众进行营销的品牌合作,这对女性玩家来说比较困难,他们的粉丝往往较少。Streamscharts是一个每周跟踪最受欢迎的《FIFA 23》主播的网站,数据显示,排名前50的主播通常为男性。(2021年10月的一则消息显示,Twitch收入最高的主播中只有3%是女性。)“女性玩家的品牌交易数量和男性玩家之间还存在很大差距。”拜格说。

在苏黎世的女性电竞选手 图片来源:FIFA

2.在偏见中享受电竞的乐趣

当女性确实从事电竞事业时,并不总是被接受。

“当我被选中时,每个人都在想,为什么你哥哥没有被选中?他打游戏的时间要更久。”21岁的 Sneha Arya说,她代表印度参赛,是国际舞台上的新人。

当女性直播FIFA内容时,她们经常成为辱骂的目标。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女性在直播内容时收到性暴力信息,有时甚至是死亡威胁是很常见的。

“如果你在Twitch上直播,人们会建立一个账户向你发送一些负面的消息。”拜格表示,“倘若你用拉黑、禁言等方式阻止他们,他们甚至会重新一个账户。我们有一位女性玩家说,一个观众在一个月内建立了15个账号,并不断发送负面的信息。这位女玩家屏蔽了她们,但她们每次回来都会建立一个新的账户。偏见一直存在。”

“我在TikTok上直播,每天都会有评论说:到厨房去吧。”代表英格兰队参赛的24岁的丽莎·曼利说道。曼利是一名全职电子竞技运动员,负责创作内容,也是各种电子竞技赛事的解说。

霍尔也有类似的经历:“有很多恶毒、偏执、不尊重和粗鲁的评论。有些是肮脏、刻薄的评论,有些是不恰当、客观化的评论。”

“总会有人问道:女孩对足球了解多少?对FIFA了解多少?”不幸的是,这些带有偏见的话语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中的常态,这就是每天的现实。

霍尔补充道:“有很多年轻人发表评论,他们可能没有同样的生活经历,无法做到感同身受和尊重,从而在互联网上表现粗鲁。”电竞领域对女性而言,是一个带有恐惧色彩的空间。

Sky Broadband 和 Guild esports 的一份报告发现,近一半的女性游戏玩家在网上受到过辱骂。这些信息中有 80% 是性方面的,超过一半的女性游戏玩家(52%)担心在玩电子游戏时受到辱骂。萝拉尽量不让它影响到自己。

她说:“偶尔会有喷子说,去厨房吧。但我很享受这一切,我会回复弹幕说,你是想要火腿三明治还是火鸡三明治?”这就是我的回应,因为如果我让他们影响到我,那么我就让他们赢了,所以我尽最大努力去享受其中的乐趣。

“有时他们确实会让你觉得自己不够好:‘你不应该玩这个游戏,你是个女孩,去化妆,去摆弄你的头发’。但无论如何,我都会做我自己。”

当一名玩家在《FIFA》中“愤怒退出时”,意味着他们在比赛结束前退出了游戏。对部分人来说,仅仅是女性玩家击败男性玩家就足以引发这种反应。美国选手洛佩兹说:“如果我在获胜时打开麦克风,部分男性玩家就会因为注意到我是个女孩而直接退出比赛。”

说到电竞赛事,FIFA电子世界杯被认为是最负盛名的FIFA电竞赛事。2022年的奖金为50万美元,2022年FIFA俱乐部世界杯的奖金池为30万美元,FIFA国家杯的奖金为40万美元,这些比赛以男性选手为主。

在苏黎世举办的FAMEHERGAME训练营是首次专门将世界上最优秀的女性FIFA电竞选手聚集在一起,在比赛环境中进行支持性培训的活动。

尽管没有提供六位数的奖金,但每个人都能参与到赛事中——21岁的德国选手法比安·莫洛克和17岁的巴西选手玛丽亚·塞西莉亚·罗查·丰塞卡·费尔南德斯进入了决赛,后者在两场比赛中以总比分4-1的成绩获胜。

巴西选手玛丽亚·塞西莉亚·罗查·丰塞卡·费尔南德斯 图源:FIFA

国际足联为打击卡塔尔世界杯上的网暴行为而采取的措施之一是为球员提供社交媒体保护服务,该服务可以隐藏包含有害字眼的评论——该软件在苏黎世得到了推广。它的目的是打击网络暴力行为,但它并不能阻止一切行为。要杜绝辱骂,让电竞成为男女平等的体验,还需要做出很多改变。

“为什么要分开举办男子赛事和女子赛事?”萝拉说,“让我们努力在比赛中实现包容性,让男性和女性在同一水平上相互竞争。”

当被问及需要改变什么时,她的回答很简单:“社会”。

本文编译自:theathletic

原文标题:《Inside the world of female esports: ‘It’s a scary space for women’》

本文由陀螺电竞编译,为方便阅读,略有调整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