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情向」《漫漫长夜》第一章:莫要消沉(下)

「 剧情向」《漫漫长夜》第一章:莫要消沉(上)

本文作者:#夜游者#-Leihun

本文为漫漫长夜系列第二篇。作者将带领大家进入《The Long Dark》所打造的“神秘”世界,感兴趣的充个电、收个藏、点个赞,这将是支持作者继续写作的最大动力。

本文为全剧透内容。

峰回路转

麦肯齐自然也是猜出了大概,没有继续追问,赶路来到了加油站。加油站并不是很远,就在镇口外一点。

“米尔顿镇吗?”麦肯齐在镇口看见了标着小镇名字的路牌,哑然失笑,“失乐园,米尔顿,挺应景的。”

这时,不远处的狼嚎打断了麦肯齐的遐想,他赶紧推门进入了加油站。

加油站里,一个老头正坐在火堆边思考人生。

“你好,请问,你是这个小镇的居民吗?”麦肯齐礼貌的问道。

“看来又是一位异乡人,来火堆边暖暖吧。”老头的声音深邃而富有磁性,让人不自觉地遵从,“我谁也不是,你可以叫我玛士撒拉,我在这里见证着时间的流逝。”

“时间的流逝?什么意思?”麦肯齐有些摸不着头脑,“请问你有见过一位女士吗,坠机的时候我和她失散了,我是为了找她才无意中来到的这里。”

“我看到了很多人离开镇子,但没有人回来。”

“这个镇子我以前从来没有在地图上看到过,请问你知道这是哪里吗?”麦肯齐继续问道。

“米尔顿,失乐园。一个旧世界的镇子,被遗忘,被放弃的角落,没有任何希望。”

“不管怎么样,我得找到我的朋友。”麦肯齐直起身来,“老先生,我总觉得你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玛士撒拉低下头,拨了拨火堆,“走吧,注意安全,祝你好运。”

“真是个奇怪的人。”麦肯齐匆匆收集了一下加油站的食物,然后趁着外面狼没有过来,赶紧跑回了别墅。

“我在加油站碰到了一个老先生,他也是这个镇子的居民吗?他跟我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麦肯齐一边往冰箱里塞东西,一边说到,“嗯加油站补给还挺多,这些应该足够你吃一个冬天了。”

看着没有反应的灰色母亲,麦肯齐苦笑着摇了摇头,“那您记起我朋友的事了吗?”

“好像有点印象了,那天晚上风很大,但是镇子上声音很吵杂,并且夹杂着烟味,我在窗边都能感受到。”灰色母亲终于开口了,“她在镇上跑,拼命的喊叫,但是没有人搭理她。”

“为什么没人帮她?”麦肯齐有些疑惑。

“是啊,为什么没有呢,他们本可以帮帮她的。”灰色母亲情绪有些激动,“在一切为时未晚之前,他们应该找到她的。”

“你还想起什么了吗,任何有用的信息都可以。”

“他们说,隧道有人过来了。”

“隧道?什么隧道?”麦肯齐似乎找到了突破口。

“那是米尔顿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就在你去加油站那条路的尽头。”灰色母亲的语气渐渐平稳下来,“那应该是她唯一能走的路。”

“对了,你刚才说烟,是怎么回事?”

“那天晚上有人告诉我,镇上的房子着火了,居民们都很害怕,准备离开镇子,徒步去海边寻求救援。”灰色母亲摇了摇头,“但是我不打算走。”

“所以他们就把你一个人留在了这里?”麦肯齐有些不解,“这有些过分了。”

“不,我还有我的莉莉。”

“莉莉?还有其他人在吗?”麦肯齐更加疑惑。

“算了别提了。”灰色母亲摆了摆手,“我建议你去隧道那看看吧,可能会有线索。”

“谢谢你,我这就去隧道看看,如果你还能回忆起什么的话,记得告诉我。”得到了线索,麦肯齐就匆匆往隧道的方向跑去。

路过加油站,麦肯齐并不打算再去打扰玛士撒拉,而是一路来到了尽头,隧道已经坍塌了,一辆散架的巴士停在了隧道口,各种行李散落了一地,还有一具囚犯尸体躺在地上,衣服跟灰色母亲家后院那位一模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麦肯齐翻看了掉在地上的一个公文包,里头掉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囚犯转移名单,总共有十三个人,目的地是黑岩监狱,“看来这个大巴是运送囚犯去监狱的。”

麦肯齐擦了擦车窗,朝里面望了一眼,车内空空如也,地上有用血写成的“坚毅”字样。正当他准备仔细察看的时候,狼嚎又出现了,他只得作罢,快步赶回了别墅。

“怎么样,找到了吗?”灰色母亲难得的主动问道。

“没有,隧道坍塌了,大概是因为雪崩。”麦肯齐摇了摇头,“不过我觉得她应该在坍塌前通过了隧道。”

“如果隧道坍塌了,那对于灰色母亲来说,就结束了。”

“所以隧道是离开米尔顿唯一的办法?”

“不是,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离开米尔顿,但对于灰色母亲,却是唯一的出路。”灰色母亲靠在椅子上,叹着气。

“她应该是到过巴士那,我看到巴士里的地上有用血写出的”坚毅”的字样,我觉得她应该想告诉我什么,是告诉我不要放弃吗?不对,应该还有别的意思,这附近有什么地名之类的,跟坚毅有关吗?”

“你这么说我有点印象,北边有个镇子,好像叫……叫什么来着。”灰色母亲敲了敲头,努力思索着,“对,坚毅磨坊,或许她想指引你到那里去,那个地方跟米尔顿差不多,基本荒废了。”

“那个地方该怎么去呢?”找到了线索,麦肯齐有些激动,“看来我得步行了。”

“这路程可不短。”灰色母亲又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想起来了,这个小镇的另一头有一座农舍,农舍里有一把银行保险柜的钥匙,你去找到钥匙,然后把保险柜里的东西带来,你就会明白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了。”

“等会儿,农场?银行?保险柜?这跟我的朋友又有什么关系?”麦肯齐一脸问号。

“她需要帮助,但是他们抛下了她,不是吗?”灰色母亲开始自言自语,“这就是我们声张正义的方法。”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在银行,你会找到答案的,快去吧,去吧!”灰色母亲的语气急促起来。

最后心愿

“好吧,那我尽量找找看。”麦肯齐带着疑惑,从壁炉里抽出了一支火把,顺着灰色母亲指引的方向,找到了所谓的天堂草地农舍。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狼,但碍于火把的威慑,没有狼攻击麦肯齐。

农舍的大门上有一个血手印,麦肯齐推开农舍的大门,一个穿着囚犯衣服的人躺在门口的沙发上,肚子上插了一根钢筋,奄奄一息,囚犯的手上缠着让麦肯齐无比熟悉的围巾。

“你手上的围巾哪来的?”麦肯齐质问到,“你把我朋友怎么了?”

“我们把他们都赶到了房子里,然后一把火烧了,哈哈,烧的可彻底了。”囚犯狞笑着说道,“押送我们的巴士撞到了隧道上,我爬了出来,不过有些倒霉蛋可没出来。这个时候镇子里突然停电了,人们又恐惧又寒冷,不过我们让他们暖和起来了,哈哈。”

“你这个混蛋。”麦肯齐咒骂道。

“你以为去黑岩监狱的是什么人?那可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让我想想啊,正当火烧起来的时候,你的围巾女士想冲进去救人,不过为时已晚,浓烟已经给他们熏差不多了。”囚犯擦了擦脸上的汗,“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找了个螺丝刀之类的东西,捅了我一刀,然后逃了。”

“她去哪儿了?”麦肯齐咬着牙,越来越愤怒。

“你得先帮我把这玩意拔出来,我现在使不上力。”囚犯指了指肚子。

“快说!”麦肯齐红着眼睛,抓着罪犯的脑袋与他对视着。

“她逃的很快,像只小猫一样,隧道虽然塌了,但她从缝隙里挤过去了,过去之后隧道就彻底塌了。”囚犯摇了摇头,“这鬼天气,是死是活得看她运气了。”

“你们这些混蛋要是……”

“放心,我们没伤到她多少,反倒是她给我制造了很大麻烦。”囚犯苦笑道,“现在路全都封上了,你找不到她了。”

“我有多顽固,你想象不到的。”

“好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帮不帮我。”囚犯向麦肯齐投去了恳求的眼神。

“我跟你们可不一样。”麦肯齐一把拔出囚犯肚子上的钢筋,扔在了一边,“是死是活你就听天由命吧。”

囚犯一下子昏厥了过去,麦肯齐没有再搭理他,从旁边的盒子里找到了银行保险柜的钥匙,赶回了镇子上,并从对应的保险箱里找到了一个坚固的小盒子,小盒子上面还上着锁。

“我找到你说的东西了,是这个吧。”麦肯齐把盒子递给灰色母亲,“现在可以告诉我事情的经过了吧。”

灰色母亲没有说话,接过盒子,从口袋里摸索出了钥匙,打开盒子,里面躺着的是一条精致的珍珠项链。看见自己历经千辛万苦帮灰色母亲找到的东西,只是一串项链,脾气好的麦肯齐也忍不住愤怒起来。

“你的事我也帮的差不多了,我该去找我朋友了。”虽然很愤怒,但面对一位老人,麦肯齐还是尽量保持礼貌。

“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麦肯齐。”灰色母亲有些梗咽,“这个项链,是莉莉的。”

“整个镇子我都跑遍了,也没看见所谓的莉莉。”

“莉莉她已经……”灰色母亲欲言又止,“算了,这无关紧要。”

“你是不是弄混什么了?”麦肯齐似乎明白了,“你是不是把我朋友当成莉莉了?”

“对不起麦肯齐,我以为我能帮上你忙的。”

“算了,你在这里暂时应该挺安全的,我也该走了。”麦肯齐摇了摇头,“补给够吃很长时间,救援应该很快就到了。”

“我需要这个项链来缅怀莉莉,不过她的东西你可以拿走。”灰色母亲指了指楼上,“就在卧室的箱子里,有莉莉的登山装备,还有地图之类的一系列东西,我的莉莉,可是个登山家。”

“等等,你是说,还有别的方法离开米尔顿?”麦肯齐重新燃起了希望。

“是的,带上装备,按照地图走,你就可以离开米尔顿,去往北边的山里。”灰色母亲搓了搓手,“那里应该有可以通往坚毅磨坊的路。”

“谢谢。”

“走吧外乡人,去找你的朋友吧,忘了米尔顿吧。”灰色母亲摆了摆手,靠在椅子上,不再说话了。

麦肯齐来到二楼卧室,找到了角落的大箱子,从里面翻出了不少登山的玩意,暖和的厚外套,坚固的登山靴,沉重的登山绳,手绘的登山地图等等。

临走前,麦肯齐还是想把最后的疑惑解决。

“我想知道,莉莉是你女儿吗?”麦肯齐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也有亲人,所以我理解你为什么要这串珍珠。”

“把这串珍珠带给莉莉吧。”灰色母亲把项链递了过来,“她在镇后的教堂等你。”

“她还在这?还在米尔顿?你之前怎么没说。”这让麦肯齐更加疑惑不解。

“带上珍珠,找到莉莉,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了。”灰色母亲长舒一口气,“这样我就可以安息了。”

离去

麦肯齐带着疑惑找到了镇子后面的教堂,等了许久,也没有看见有人出现。

“奇怪了,难道灰色母亲记忆又混乱了?”正准备离开,路过教堂旁边墓地的时候,作为飞行员的麦肯齐,视力非常好,一眼就瞥到了一块很新的墓碑,显然经常有人来祭拜。

“这,这是……”麦肯齐睁大了眼睛,“莉莉丝·巴克,1969-1985,这是莉莉的墓……”

麦肯齐恍然大悟,怪不得灰色母亲会说那些话,看来她是伤心过度,记忆混乱,把阿斯特丽德和莉莉的事弄混了,莉莉应该是登山的时候发生了意外,但是因为救援不及时,不幸去世了。

“安息吧莉莉,我也要感谢你留下的装备,它帮我了很大忙。”麦肯齐郑重的把珍珠项链放到了莉莉的墓碑上,默哀了一会儿。

返程路上,路过别墅,麦肯齐没有勇气再进屋面对灰色母亲,他顺着地图,一路走过了加油站,走上山,来到了一处悬崖,悬崖上正好有一块凸出的岩石,可以放置登山绳。

“我有一种预感,我可能不会再回到米尔顿了。”放置完登山绳,麦肯齐回头望了一眼,然后毅然决然的顺着绳子往下爬。

快爬到底下的时候,麦肯齐听到了头顶绳子断裂的声音。

“吼力蟹……”

果然,陈旧的绳子承受不住麦肯齐的重量,断开了,麦肯齐一下子摔到了悬崖底下,不过所幸没有大碍。

“还好,不幸中的万幸。”麦肯齐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所幸没有大碍。

一瘸一拐的走了一段路,麦肯齐又看见了一副熟悉的面孔。

“哦,又见面了外乡人。”玛士撒拉招了招手。

“你是不是专业干这个的,坐在火堆旁边,跟别人分享哲学?”麦肯齐有些无语。

“这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时代,人们需要解惑。”玛士撒拉扒拉了一下柴火,“我经历过很多事,类似这次的事件我也经历过。米尔顿的结局很悲伤,很多人逝去了,而你却选择了救一个不值得被拯救的人。”

“你是说……那个罪犯?你是怎么知道的?”麦肯齐挠了挠头,“那个家伙或许该死,但我没有权利决定。”

“希望你可以一直坚持下去吧。”玛士撒拉不置可否的说道。

“你听着,我要去找我的朋友。”麦肯齐站了起来,“电力会再恢复的,路也会再通的,米尔顿会恢复往日的生机,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的,我相信。祝你好运吧,老先生,好好享受你的天启。”

“好运气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你比我更需要。”

告别了玛士撒拉,麦肯齐顺着地图的指引,又爬上了一片悬崖,然后走过羊肠小道,来到了一个幽深的洞穴。

“按照地图,穿过这个洞穴,应该就离开米尔顿地区了。”点起火把,麦肯齐走进了漆黑的山洞,山洞并不是很绕,只有一条路。

走了不多时,就有光亮出现了,山洞的出路到了。

麦肯齐扔掉了火把,快步冲出山洞,刺眼的光芒让他不自觉的用手挡着。就在这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朝前方传来,麦肯齐定睛看去,一头硕大的熊正在撕咬着一个老猎人,一杆猎枪就静静的躺在不远的地方。

“快!快开枪打熊!”老猎人惨叫着。

麦肯齐来不及多想,三步并作一步,飞身上前捡起了猎枪,抬手扣动了扳机。

第一章完,敬请期待第二章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