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酒人生】只狼中关于“酒”的碎片叙事

各位朋友们,大家好!我又拿只狼来水文啦!

由于我只玩过《黑暗之魂3》和《只狼》两部作品,所以不知道酒水是不是“魂系”的重要传承,但洋葱骑士与灰烬大人的对饮,的确造就了游戏中的一段经典故事。

而在《只狼》中,酒的种类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拓展。

在偏向于“现实世界”的日本战国时代,酒水恐怕是让那些原本沉默寡言的人能够能够吐露出更多话语的绝佳手段了。

“酒后吐真言”,此言非虚。

而在注重“碎片化叙事”的《只狼》中,几乎每一段文本,在游戏中都有着实质性的价值。

本篇文章,我们就来聊一聊,当主角 狼与三位朋友共饮时,在那些酒水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故事。

以及这些情节对于整个故事的作用。

游戏流程中,理论上必定触发的剧情

关于向三位角色第一次敬酒的故事

其一 佛雕师

理论上,第一次治愈龙咳,使佛雕师康复时,永真会赠予狼一瓶“苇名酒”,让狼送给佛雕师,作为庆贺康复的“茶”。如果我们将酒水送给永真,则会被永真认为是很奇怪的人。

在这里,我猜测或许“忍者”在非正式场合有“禁酒”条令。所以,佛雕师和永真才会默契地将“酒”称作“茶”。

通常情况下,这是游戏中第一次的“敬酒”环节,这段故事,也简短地讲述了道玄,永真,佛雕师三人的关系,而忍义手又为何会被创造出来,进一步加深永真与主角的联系,并为永真与佛雕师的潜在关系打上一个问号。

其后对应的情节,则是佛雕师断臂的原因,为药师永真的师兄弟 道顺出现做铺垫,并由道顺进一步引出变若水与弦一郎的关系。

这一段情节,在游戏中起到了引领游戏整个支线情节的作用。

其二 苇名一心

在首次击败弦一郎后,狼需要见到苇名一心,才能推进下一步的剧情。而见到苇名一心,需要首先触发天狗委托狼斩杀老鼠,授予“苇名流”的事件。

“只狼”则是天狗赐给狼的名字。

狼也正是通过“只狼”这个名字,发现自己早已与苇名一心有过一面之缘。

这个豪爽的老头子会在这次见面时,赠予狼一瓶自己最喜欢的浊酒,却被狼返送给一心,令一心觉得面前这个小伙子颇为有趣。

在这次交谈中,两人谈及了“苇名弦一郎”的特殊招式“巴之雷”。

由此引出了巴这个与源之宫颇有渊源的瑜伽美女战士,其中舞蹈一样的剑法,奇异的招式,深邃如水的眼眸,描绘了她的特点。

为中期之后,断绝不死的故事线中“巴与丈”的故事,以及“源之宫”的存在,做了进一步铺垫。

佛雕师的“苇名酒”,一心的“浊酒”,都有着开启故事下一篇章的重要作用。这也就是为什么,游戏会在两个主线剧情中,穿插这两段“赠酒”情节的原因。

其三 永真

永真与狼之间,有着极深的关系。但这份关系,在狼真正了解永真前还算不上交情。

永真只是为了一心,完成他授予的任务。而狼也只是将永真当作救回神子的助力。

狼能感受到永真身上的剑气,这在故事中的两处有所表现,其一是在弦一郎被击败,狼第一时间做出了防守的架势。

这时狼不知道永真是何用意,是否是想利用狼击败弦一郎,然后再出手袭击他,从中获取渔翁之利。

第二次,则是在狼赠予永真“浊酒”时,狼询问永的剑术老师是谁时,也表现出了永真身上散发的剑气,并不像只是爱好的程度。

在三人之中,只有向永真敬酒,是后续的剧情,也算是在狼确认了与永真的盟友关系后,才能做得事情了。

酒水背后故事的总结 与 故事之间的相互照应

游戏中总共有4种酒水,而酒水对于人物所吐露的内容,也是有一定指向性的。

因浊酒为苇名一心挚爱。所以,浊酒所引出的内容,皆与一心本人有关。

猿酒与佛雕师缘分匪浅,所以,当你将猿酒奉给三人中的任意一位时,他们讨论的内容,则都与佛雕师有关。

具体的内容,简要归纳总结如下:

因为游戏中,文本给出的叙事是中立客观的。

但人物口中所说出的内容,却可能因为自己记忆的偏差,以及叙述事件的角度,因自己的主观情绪导致信息缺失(或通过自己的视角思索出不同的内容)。

所以,这四种酒水对应三位角色口中的故事,有几个是互相照应的。以此将一段情节通过不同之人的视角将其补充完整。

第一处照应

比如苇名一心的猿酒剧情,与佛雕师的浊酒剧情,通过两个角度陈述了苇名一心斩断佛雕师一只手臂,阻断了他“修罗化”的事实。

而永真饮用浊酒时,则陈述了自己师从苇名一心,修习剑术,是为了斩鬼。

这段文本,不仅为只狼修罗结局,永真对阵只狼做了铺垫,也为永真后续与佛雕师商讨,是否需要他修罗化时出刀斩了他,以报答曾经的恩情做了铺垫。否则这两处情节单独看来,都会稍显突兀。

同时一心饮用猿酒时,提及只狼眼中修罗的影子,也是指向了两个方向,其一是狼的“修罗化”。其二,则是击杀义父,选择断绝不死路线后,眼中的修罗之影变淡了。

第二处照应

永真的猿酒,与佛雕师的龙泉,从各自的角度,讲述了佛雕师在战场上发现,并收养了永真这件事。只是从叙事角度上来讲,永真看佛雕师吃饭团,心中满是怨恨,脸上面无表情。

佛雕师发现小女孩看着自己吃饭团,觉得好麻烦,就把饭团分享给了永真。

不过,按照酒水含义来分析,佛雕师心中重要的人是永真,而永真心中的重要之人,却是弦一郎。这样的结构,让人感觉佛雕师与永真,有些类似现实中的父女关系。

父亲养大了女儿,女儿是父亲的心头肉。

父亲在女儿心中的地位固然重要,但女儿毕竟不能陪伴自己的父亲一生一世。

第三处照应

由苇名一心提及的龙泉酒宴盛会,以及在举办盛会时,悄悄溜出的永真,偷偷看着弦一郎练剑的场景。这是由龙泉勾起的苇名一心与永真各自的回忆。

以前的文章,我曾详细写过永真的剑术在“禁药突刺”与弦一郎的非常相近,而“四连斩”的起手式,则与弦一郎的“飞渡浮舟”起手式颇为相像。

或许在许久之前,永真望着那个一心想要守护苇名的少年便已暗生情愫。

只是后来的故事,将两人拉的越来越远。在故事中,永真是个医师,一心只想救人。但弦一郎为了胜利,竟然以人做实验,动起了使用变若水的歪脑筋。

而对于行将就木的苇名一心来说,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早已随风飘荡。他最为难忘的还是与苇名众一起喝酒的日子。

在只狼送给苇名一心苇名酒时,他便提起过“苇名的盗国众”,“盗国”之名由外人听来本来是令人鄙夷不齿的,但是这一路来,狼所遇见的人,无论是鬼形部,还是三年前的平田武士,都以自己参加过“盗国战争”为荣。

一心,这位盗国之战的发起者,则给了狼关于“盗国”的答案。

所谓的盗国,不过是它人对苇名众捍卫自己土地的“污名化”而已,但这群被内府所鄙夷的人,却通过自己的力量,捍卫了苇名这片土地!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一心口中提及的危机形式,则暗示了后续内府大举入侵苇名的情节。

重要情节

三位角色里,我认为每一位角色都有一瓶十分重要的酒,给予了我们相当重要的“信息”。

我将对这三瓶酒给予的信息,一一进行分析。

苇名一心的龙泉酒

苇名一心饮用龙泉酒后,会提起那些曾经的苇名众。其中包含了幻影之蝶,道玄,鬼形部以及枭(狼的义父)。

道玄一只手拿着酒杯,一只手摆弄着忍义手,实际上对应了佛雕师苇名酒中的情节,那时佛雕师已被苇名一心斩断了一条手臂,而永真嚷嚷着,让道玄给佛雕师制作忍义手。

而幻影之蝶以幻术偷酒,则暗示了幻影之蝶盗取“樱露”,或想利用神子令自己长生不死的事件。

鬼形部喝酒也握着手中的十字枪(与狼见面时,此枪已接受过道玄机关改造),实际上对应了一心将田村主膳的“十文字”赠予长枪断裂的鬼形部的情节。这里表现出了鬼形部对于一心所赠物品的珍视。也从侧面表现了田村主膳的强大。

更是为最后的大决战时,一心掏出田村十文字做了一次铺垫。表现出这是珍贵的神兵利器。

最后对于枭的评价,则是虚有其表的笨蛋。

这或许正是说明了枭外表忠心耿耿,内心狡诈多端。

而对他傻瓜的评价,更是说明了他现在一把年纪,对于名声与更长久的性命,都不能放下。

将所剩不多的生命,放在了追求那些虚无的东西上,因为一心的一生已经算是很圆满了,而一心愿意放弃“不死”,接受人类正常的生老病死,在一心看来,枭的阴险与执着,就像是笨蛋一样。

永真的苇名酒

在永真的苇名酒所讲述的故事中,很多玩家将这段故事指向了“佛雕师”。

但我认为永真所讲述的关于“苇名酒”的故事,应该指向的是“狼”。

首先这段故事分为三个段落,第一段,是永真讲述“酒”很好喝,酒可以消毒,小时候很讨厌酒的味道。

第二段,叙述过去为了帮助父亲道玄,与师兄弟们争着给伤患疗伤,这世道的各种刀伤、箭伤很多。

第三段,则是麻烦的病人——遇到的沉默寡言,仿佛所受的伤与自己无关的忍者。

首先,永真对曾经的佛雕师的称呼是猿猴,现在的称呼是佛雕师。

而对狼最开始的称呼是“忍者”,第一次正式见面时称呼的也是“忍者”,第二次见面时,才称狼为“狼阁下”。

佛雕师将狼捡回来时,第一次称狼为“失败的狼”,但是在询问如何称呼狼未果时,便一直称狼为“OMA艾SANG”中文翻译是“你”。这应该是忍者之间的互相尊敬。对未告知代号的人,不以代号相称。

在游戏中,狼未曾将自己的代号告知任何人。

那么,永真知道狼的代号,很可能便是从佛雕师这里得到的信息。这证明了永真和狼之前并不熟。

对应沉默寡言这一点,狼与佛雕师都符合,但是佛雕师与永真之间,话虽然少,但还不至于片语不发。

佛雕师的确有在龙咳时,告诉永真不需要管自己的话语,但是取“咳出来的血”时,还是配合的。而在断掉的手臂发疼时,也会捂住断臂,更会告知狼原因。

无论是动作还是语言都与永真所描述的“伤病似乎事不关己一样”不太符合。

而这段对话“你说什么?”,“没什么,什么事都没有。”

是在日剧中比较常见的桥段:女主在讲述男主角的事情,但是男主角因为反应迟钝,没明白女主角想要表达的意思,女主角这时却说“没什么,什么事都没有”。

所以这段剧情,最主要的信息是,永真在成为医师之后,曾给狼疗伤过。

但狼因为沉默寡言的性格,好像受伤的并不是自己一样,让永真感到这人好奇怪,因此有了印象。但狼却因为失忆,忘记了不重要的人和事。

以永真的角度,补完了“狼”的设定。

也在永真越发了解这个沉默忍者后,对“九郎”和“狼”的死(复归常人线),产生了难以抉择的复杂情感。

佛雕师的猿酒

最后,我们来讲讲佛雕师的猿酒。

这一段在具体的游戏中,实际对应了两段故事。这两段故事属于交叉叙事。

在饮酒时,佛雕师讲述了自己年轻时在菩萨谷修行,曾与自己一同修行,陪伴在自己身边的爱哭鬼。

之所以叫做爱哭鬼,是因为她纤细的手指上套着一枚奇怪的戒指,当她吹起口哨时,便会有哀伤的音色,响遍整个山谷。但很奇怪,佛雕师竟然喜欢这种音色。

而当我们击败狮子猿时,从它的肚子里找到了这根纤细手指。结合它的使用效果“使兽类发狂”,我们便能猜到,名为“川蝉”的女忍者已经因为口哨声,而葬身猿腹了。

正是川蝉“纤细手指”的物品名,证明了斩在狮子猿脖子上的大刀并非川蝉持有之物。

按照狮子猿守护的馨香水莲以及狮子猿战斗记忆的说明。

似乎这只猿猴因为自己的不死,永失所爱变得孤独寂寞。而它操起大刀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却是直至脖子结疤,刀长在了脖子里,也是求死无能。

但失去爱人的猿猴,终究也夺取了他人的心中所爱。

得知川蝉的死讯,佛雕师只是询问了它的出处(因手指有孔,可以识别)将其安装在了狼的忍义手之上。作为忍者,他不能也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在这一刻佛雕师心中所想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吧?

而在故事中克制“怨灵”的爱哭鬼戒指,那是佛雕师曾经最爱听的声音。

在佛雕师化为修罗时,听到爱哭鬼发出的声音后倍感痛苦。

也不知道是爱哭鬼对“怨灵类”的修罗发挥了作用?

还是那幽怨的音色勾起了佛雕师对于她的记忆……

结语:至此,我便将游戏中的四种酒对应三个人物的全部故事讲完了。只狼是一款很有趣的游戏,它的对话并不算多,但是每一段文案,似乎都有值得研究的价值。或许在这款游戏的其它一些角落,还留存着值得研究的内容。

如果我之后发现了,就将它写出来再与大家分享吧。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