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刃:塞娜的献祭》:“再见了,我的爱人”

《地狱之刃:塞娜的献祭》是一款个性十足的独立游戏。开发公司为Ninja Theory,忍者理论。就是把但丁形象彻底颠覆的游戏公司,制作了极具争议的DMC鬼泣。那么,这样一款特立独行的游戏怎么能错过呢?


主要是从画面、游戏性和剧情着手分析并给出一些游玩心得。

画面:

游戏的画面非常出色,可以说与3A游戏不相上下。很难想象这竟然是个独立游戏。场景画面好,建模精细,各种细节也处理的很好。因此,该游戏的画面表现力十分出色。被称为“3A级的独立游戏”


游戏性:

在《地狱之刃》这款游戏中,玩家采用第三人称越肩视角与怪物进行厮杀,游戏的打击感很棒,打起来感觉很爽,刀刀到肉。女主角的战斗动作也十分流畅,感觉很丝滑。但游戏中并无过多花里胡哨的技能和炫酷的武器。技能的话,只有一个类似于子弹时间的技能,可以放慢时间。武器的话,只有一把剑,算上后面的弑神剑有两把武器。战斗方式也比较单一,要不利用无敌帧翻滚躲开攻击后回击,或是找准时机弹反后反击,但有一说一,弹反真的爽,尤其是面对一堆怪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个剑圣。但是,此游戏其实并不是一个纯粹的ACT游戏,应该说更像是剧情导向的解迷游戏。因为,在游戏中往往是打斗5分钟,解谜两小时。所以,解谜和剧情在游戏中占了很大的篇幅。而该作的解谜可以说是完全不走寻常路,不要求玩家思考,要玩家去感受,总的来说就是在地图环境中寻找与大门上的奇怪符号的相似构图和穿过门来发现一些捷径。值得一提的是,在游玩过程中在玩家的耳边的会不停的有切切私语,听起来就像有四五个人在你耳边说悄悄话一样。这样的游戏设定,我还是第一次见,可以说是十分的独特了。当然,这是因为我们的主角苏纽尔是个精神病,这个在游戏剧情里会说到。

解谜

解谜的门


剧情:

游戏的剧情非常的意识流。大致的流程:女主角Senua(苏妞儿)为了复活她的男友迪里恩,于是前往死亡女神——海拉统治的冥界国度:黑尔海姆Helheim。但在途中,就被海拉截胡,弄碎手中的剑,但保全一命,之后受男朋友迪里恩灵魂的指引,找到奥丁铸造的弑神剑。最后,我们的女主角Senua拿到了弑神剑,再一次挑战海拉,但最后却被海拉拿起了弑神剑给捅死了。捅死了Senua之后,海拉拿起迪里恩的头颅抛下悬崖。可是,当镜头再次回到海拉身上时,海拉却变成了Senua。还在结局留下这样一段话:“永远不要忘记在孩提时代看到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每片秋叶都是艺术品,每片翻滚的云都是移动的画作,每天都是全新的故事。我们从这种奇迹中诞生,就像大海的波浪最终回归海洋的拥抱。不要哀悼波浪、落叶和云彩。即使在黑暗中。世界的奇迹和美丽永远不会离开我们,它总是在那里,等待再次被看到。这是我故事开始的地方,也必须在这里结束,因为我觉得已经不能再继续了。跟我们来,还有更多故事要讲。“

乍一看游戏剧情好像没什么问题,但如果知道女主角脸部的靛蓝涂装所代表的意义的话,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女主角是一个凯尔特人。还有,女主角的名字是Senua,而且在查资料时发现该名字来源于古凯尔特神话中的女神Senuna。而一个这样以自己神话中女神的名字命名的凯尔特人却相信着北欧神话的设定,像死神海拉,奥丁铸造的弑神剑等。这感觉就很奇怪了,就像是串戏了一样。再加上这结尾意蕴丰富的一段话,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我们先从游戏的背景出发,历史上的凯尔特人分布在西欧的群岛,但在公元876年,女主角所在的群岛被一群挪威人给暴力侵占了,而挪威人就是信奉的北欧神话。这样北欧神话的存在就变得合理起来了,但为什么女主角会相信北欧神话呢?这就要说到Senua的爱人迪里恩的死亡以及之后遇到了一位叫德鲁斯的凯尔特人。

在女主角小时候,由于Senua的母亲的身份特殊是凯尔特人中的一位”治愈者“,应该是类似于祭司什么的,而且蔑视神灵,于是,被Senua的父亲——一位神的狂热信徒当着Senua的面活活烧死。此外,Senua小时候似乎有一些潜在的精神疾病,可以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但由于当时凯尔特人对精神疾病缺乏认识,认为是Senua蔑视神灵,导致被”黑暗“所侵蚀,认为她会带来瘟疫,死亡和灾祸。于是,儿时被囚禁、长大被放逐。造就了Senua从小就心理不健康的问题再加上母亲的死亡,这可真是不疯都难啊!但好在,Senua在一个温暖的午后遇见一位在树下舞剑的美男子迪里恩,两人一见钟情,坠入爱河。并且迪里恩还教给Senua厉害的剑术。这位迪里恩可以说就是Senua一生中一丝希望,一束阳光。但好景不长,之后在挪威人的入侵中,凯尔特人几乎全灭,并且作为酋长儿子的迪里恩被一种最残忍的方式叫做”血鹰“的献祭,献给了女神海拉。在这里,女主角的病情进一步的加重,有了一些明显的精神疾病的症状,像幻听,幻觉,妄想,精神分裂和将一些毫无关系,常人根本想不到的东西联系起来,并认为它有些重要的启示或指引之类的。而这正与游戏的解谜环节和耳边令人厌烦的多重耳语相呼应。而在侵略之前,由于精神病的原因被流放森林。至此,逃过一劫。

血鹰

在流放的途中,Senua认识了一位叫德鲁斯的凯尔特人,而德鲁斯曾被北方人奴役过,于是向Senua讲述了自己在北方黑尔海姆的经历。这才使得Senua了解到了北欧神话并踏上了复活男友迪里恩的地狱之旅。但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在于,德鲁斯这个名字有着“说鬼话的人”,“愚昧的人”的含义。并且我们的女主角Senua还患有很严重的精神疾病。那么这样以来就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这一切是否真实存在?还是只是Senua内心根据德鲁斯的故事想象的?这个问题在游戏中并没有给出很明确的答案。

于是在Senua精神病的前提,顺利成章的可以用精神疾病的幻觉,幻听,多重人格和精神分裂等,来一一解释游戏剧情。由于幻觉,Senua一路上杀的敌人像火神苏尔特,幻象之神瓦尔拉文,血斑巨犬加尔姆等等都是Senua内心黑暗经历的投影,主角Senua勇敢地面对它们,并在最后战胜了它们。火神对应了挪威人的入侵,幻像之神对应了被族群流放森林,血斑巨犬更是直接表达了对黑暗的恐惧和父亲的压迫与威胁。而海拉则是Senua内心的另一个人格,一个承认了迪里恩的死亡的人格。在游戏中,其实也有类似的暗示,Senua的内心也意识到,什么神,黑暗中的怪物什么的,都是不存在。一切只是父亲、这个世界编织的谎言罢了。但是,这造就了一个巨大的矛盾,就是怎么去杀一个你潜意识中认为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而且没有海拉那Senua怎么复活迪里恩。这正如游戏中最后那永远也杀不完的敌人一样,逻辑上的矛盾不可战胜。

自然而然,精疲力竭的Senua倒在地上,在被拿起弑神剑的海拉一剑捅穿后,却听见迪利恩对自己说:“不要畏惧死亡,因为没有失去的生活也是没有爱的生活,如果逃离死亡,你只会看到阴影,你越躲避他,阴影便越大,直到成为黑暗,所以当大限来临时,我们必须直面死亡,就像朋友一样拥抱它,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恐惧,才能摆脱黑暗“。随着主人格的Senua死亡,那接受了迪里恩的死亡的人格海拉便占据了身体。在游戏中,海拉抛弃了头颅后却变成了Senua。这也侧面说明了Senua最后终于接受了迪里恩的死亡,完成了蜕变,治愈了自己的精神疾病。最后在高昂的音乐声中离开了塔顶。

正如开头所说:“她的故事已经结束,但现在又重新开始。”又如结尾所说:“这是我故事开始的地方,也必须在这里结束,因为我觉得已经不能再继续了。”开头她的故事是指主人格Senua的故事,结尾我的故事指的的海拉的故事也就是Senua体内的新人格的故事。再结合,游戏的标题《Hellblade:Senua's Sacrifice》,也暗示了Senua的牺牲。至此,可以得出这是一部关于自我救赎又蕴含深刻生命哲理的故事。

说一些题外话,这个游戏的结局,让我想起了一个很久以前看的电影《禁闭岛》,在电影结尾,主人公这样说到:“to live as a monster or to die as a good man”(是像个怪物般活着,还是像正常人死去。)或许,Senua在听完迪里恩的劝导后,也许会死得心甘情愿一点吧。毕竟,像怪物般的自己死去了,正常人格却活了下来,还向我们讲述了整个故事。

但结局的解读,仍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无所谓对与错。网上还有些其他的解读,但不一样的地方大都在于身份的问题,就比如海拉到底是神还是只是Senua的一个人格,血斑巨犬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这只是Senua内心的投影等等,不管怎么样,结局都是海拉就是Senua,Senua就是海拉

除此之外,游戏中仍有真真实实存在的东西,就是Senua内心的恐惧,愤怒和对迪里恩的思念与爱恋。在玩完那这款游戏后,也不禁发出疑问,世人常常厌恶,躲避精神病人,指责他(她)们的胡言乱语,疯狂的行为。却忽视了精神病人的内心的痛苦与挣扎。他(她)们也是人,也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对美好的期望,但很多时候,感觉游戏中侵蚀Senua的“黑暗“正是我们自己

所以,这不仅仅是Senua的自我救赎,更是玩家内心的一次自我救赎。

愿世界上每个人都被温柔以待。

附上一张游戏中不多见的温馨图片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