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县、芜湖和蚌埠,热梗怎么造出了网红城市?

网红小城故事多。

8月16日,新闻报道了一则盗贼团伙不远300公里来到山东曹县,洗劫了当地3家手机店的新闻。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来曹县作案时,犯罪嫌疑人回答说因为看到“北上广曹”很火,想来曹县看一看,顺便偷点东西回去。

曹县这座原本默默无名的小城,几个月前仿佛一夜之间就成了网红城市,作为新的“宇宙中心”,连隔壁省的贼都惦记上了。

不靠制作精美的城市广告,没有细致入微的景点介绍,曹县的成名来得毫无征兆。仅靠着一句话、一个梗,就让曹县成为了万千网友心中的热门城市。

曹县666

“山东菏泽曹县,牛皮,666,我的宝贝!”

这是曹县小伙大硕每次直播时,都会说的一句口头禅。这名快手上的喊麦主播,每次直播结束前都会高喊这样一句带有浓烈曹县口音的话。听起来就像“闪董褐啧鄵县,拗笔,666,握泪包倍”,余音绕梁十分魔性。

大硕直播时的打扮十分接地气,喊麦时的嗓音也非常粗犷,加上他日复一日的对这句话洗脑般的重复,让越来越多人逐渐开始模仿他,“曹县牛皮666”逐渐开始小范围地流行起来。

他的ID“大硕的”是一个菏泽标志性的称呼,名字后面加一个“的”以表示熟络 他的ID“大硕的”是一个菏泽标志性的称呼,名字后面加一个“的”以表示熟络

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段“曹县牛皮”的口头禅都只能算小火。直到有较真的人突然问起,曹县到底牛在什么地方,一系列对曹县的花式吹捧才彻底让曹县火出圈。

询问曹县是什么梗的话题,在多个平台上都获得了上亿次的搜索阅读量 询问曹县是什么梗的话题,在多个平台上都获得了上亿次的搜索阅读量

一开始,网友们只是在渲染曹县的“富”:宁要曹县一棵树,不要上海大别墅。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北京一套房。宁在曹县来养猪,不在广东收房租。有幸能在曹县住,平步青云成功路;我是一个曹漂,在曹县五年生活压力太大,打算过两年回乡下老家纽约养老;我一个朋友说曹县人均收入3000,我觉得也不多嘛,结果他告诉我是比特币。

家住“曹几环”也成为了网友们“攀比”的项目 家住“曹几环”也成为了网友们“攀比”的项目

后来大家又开始吹捧曹县的文化底蕴和“政治影响力”:很多人可能依稀记得,当年的曹美之间的冷战;自从冷战结束后,世界格局就变成了一曹多强;四大古代文明其实有五个,分别是古罗马、古巴比伦、古印度、古中国和古曹县。

网购平台上甚至出现了曹县护照模样的周边产品 网购平台上甚至出现了曹县护照模样的周边产品

之后在地理位置上,网友了也找到了能用来吹捧曹县的清奇角度:太阳系现在实际上仍有九大行星,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和曹星,只是因为曹星太小才寄生在了地球上。

事情的发展逐渐科幻了起来 事情的发展逐渐科幻了起来

终于,似乎有人开始厌烦这个梗了,但仔细一看评论却是这样的:开玩笑也要适度,城市之间的真实差距一定要看清,客观评价的话,纽约想在近几年赶超曹县也是不现实的。

在网友们层出不穷的花式尬吹中,曹县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快速跻身“北上广曹”的行列,也成为了连小偷团伙都慕名而来的一座城市。

而只靠一个梗就成功被全国网友所熟知的城市,不只曹县一个。

芜湖,起飞

安徽芜湖,就是靠着一句“芜湖,起飞”在网上变得家喻户晓的。

在一局游戏或一段剧情中,突然取得巨大优势或出现精彩表现时,就是使用“芜湖起飞”的最好时机。通常还会在“芜湖”和“起飞”后面加上感叹号,以模拟口语中上扬和拖长的语调。

这句话最早起源了《英雄联盟》的两位主播,芜湖大司马和炫神。

芜湖大司马在游戏中拿到优势时,常常会说一句“起飞”;炫神则是喜欢在打出精彩操作时高喊一声“呜呼”。后来炫神学会了“起飞”的口癖,连在一起变成了“呜呼!起飞!”,再换成与呜呼同音的芜湖,就变成了“芜湖!起飞!”的最终版本。

 《英雄联盟》比赛中常见的“飞飞飞”——这种字数不等的“飞”字,也是变种用法之一 《英雄联盟》比赛中常见的“飞飞飞”——这种字数不等的“飞”字,也是变种用法之一

如今靠着这句游戏主播的口头禅,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都能看到芜湖这个名字。也顺带着让网友们知道了芜湖这座小城,就连现在芜湖官方的宣传片中,也能见到这个热词的身影。

同样因为四个字被网友熟知的城市,在安徽除了芜湖还有蚌埠——这个全国“最宜居的城市”。

“蚌埠住了”是现在弹幕或评论中常见的一句话。它谐音自“绷不住了”,用来表达突然想哭或者想笑的强烈情感。

这个词最早来自贴吧,它的出现可能并不是有意造梗,而是一次偶然的拼写错误。之后因为有人觉得好笑便顺手拿来使用,才慢慢成为了一个大家喜闻乐见的谐音梗。

或许老一届网友因为国足运动员李毅的“蚌埠回旋”还记得蚌埠,但可能更多人在这个梗出现之前,还是拿不准“蚌埠”这两个字的正确读音。可以说正是“蚌埠住了”的出现,才教会了许多人这两个汉字的读法。对此,蚌埠本地人都是很乐意见到的。

“蚌埠住了”火爆之前,对两个字读音的搜索不算少 “蚌埠住了”火爆之前,对两个字读音的搜索不算少

以往蚌埠人写家乡的时候,口头说怕对方不知道在哪,书面写又怕对方不知道怎么读。现在只要一说蚌埠,对方往往能立马开口回一句“蚌埠住了”,省去了他们不少介绍的麻烦和尴尬。

与突然成为“宜居城市”的蚌埠类似,芜湖人也对“芜湖起飞”的流行并不排斥。它不仅让大家都知道了芜湖这座城市,而且“起飞”本身积极的含义也非常具有宣传价值。

但对于曹县人来说,面对自己家乡的走红网络,他们的态度就要复杂得多。

城红是非多

“曹县牛皮666”始于大胖的喊麦直播,在它一开始小范围火爆时,就有曹县人不太能接受曹县借着这样的表演形式走红。他们觉得这句话本身虽然是夸赞,但因为方式太土,会让人留下对曹县的坏印象。

之后曹县的出圈,则让更多曹县本地人感到了冒犯。

他们觉得“北上广曹”这种对曹县的无脑吹捧,将并不发达的曹县放到北上广这些大城市的对立面。就像一个身高150的人,每天被人拿来和中国三大中锋进行比较,即使段子本身是在反讽北上广这些大城市,但形式依然让他们觉得不舒服。

这种稍有冒犯的喜剧形式其实很常见,偶尔一用也并不会让当事人觉得难受。1999年春晚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赵本山说出的那句“大城市铁岭”,就和现在流行的曹县梗几乎如出一辙。在当时这句话并没有让人觉得唐突,反而让全国观众就此知道了这个东北小城。

唯一不同的是,当时的互联网还不像今天这么发达,否则按如今梗的传播力度和进化速度,有这个祖师爷级别的网红小城铁岭在,也就没曹县什么事了。

大部分网友们在创造和传播曹县梗时本身没有恶意,单纯因为有趣,只是稍微缺少了一点对曹县人的感同身受。但千百次这样轻微的冒犯堆叠起来,加上大家对热梗本身的厌倦,才让这部分曹县人喜欢不起来。

好在另一方面,能理解网友找乐子心理并积极看待曹县走红的当地人也不少。

有曹县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也玩梗玩得很开心,觉得在这个流量至上的时代,能让全国人民都认识曹县并不是坏事,利用得当反而是一个难得的宣传契机。

同样这么想的,还有这些小城的当地政府。

曹县县长在曹县彻底爆火出圈后,就曾亲自接受采访回应了这个梗。她表示不管网友们对曹县的关注是正面的还是调侃的,都欢迎大家去曹县走一走,看一看真实的曹县。

芜湖市领导人也同样没放过这条让城市获得关注的高速路。前不久他们刚刚接见了主播芜湖大司马,共同商讨“打造有芜湖特色的网络宣传品牌”。视频在多个平台都收获了百万播放量,弹幕自然也清一色都是“起飞”和“芜湖起飞”。

如何处理城市网红化的热潮,是这些城市的甜蜜烦恼。现如今互联网上还有更多原本不起眼的城市,正靠着网红化开始走进大众的视野,即将驶入“起飞”的跑道。

小城故事在继续

内蒙古的通辽市,就是最近正在兴起的一座小城。

它的走红来自于B站的一位UP主“小约翰可汗”。在这位UP主的视频中,他常把他的家乡通辽作为计量单位,来直观地对比出其他国家的大小,“1通(1T)”马上成了他口中全球通用的国土面积计量单位。

因为这位UP主名字中的“可汗”,通辽还新晋为“通辽汗国”,慢慢又走上了几个月前吹曹县的那条老路。

在网上新涌现的段子中,“曹县自诞生以来只畏惧过通辽”、“曹县和通辽就是人类现代文明的双子星”等说法层不不穷,这两个网红化的小城看上去大有进行名号传承的意味。

还有通辽市容易让人想歪的形状,也是它能火起来的原因之一 还有通辽市容易让人想歪的形状,也是它能火起来的原因之一

像这样的故事,正在网上不断上演中。四川理塘靠着丁真这一个人的走红,成为了四川旅游的新热门;因为谐音“你的同龄人”和“眼睛瞪得像铜铃”,关于安徽铜陵的梗也越来越多。

两个铜陵梗的融合版:“你的铜陵人,正在眼睛瞪得像铜陵” 两个铜陵梗的融合版:“你的铜陵人,正在眼睛瞪得像铜陵”

或许在我们尚未察觉的地方,还有更多小城市的名字,靠着与它们本无关系的内容,正在走上网红之路。如何抓住机遇,将随时可能降温的名气转化成看得见的实惠,同样是它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不管是吸引游客的光临还是吸引投资者的关注,目前这些小城仍在探索中。

如今中国的大部分小城都有底气,站上互联网的舞台接受审视——曹县占据了国内新兴的汉服市场半壁江山,每年还包办了日本棺材市场90%的份额;芜湖则在今年建成了自己的机场,真正实现了起飞的口号。不管最终他们能否将流量变现,起码在这一代人心中,已经记住了它们的名字。

而互联网的浪潮还在继续,模因的传播依然难以捉摸,每一座小城都可能靠着一句话一个人突然“起飞”。只要互联网上找乐子的人还在,那么充满喜和乐的互联网版小城故事,也将继续下去。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