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桃文,换上女装之后的百合?

 

 “对,一只手叉腰,另一只前伸,比出耶的手势,不错,就是这样!好极了!”

“咔嚓,咔嚓咔嚓…”

照相机按着快门的声音不断回响,容纳着三人的房间里,角色与形势发生了彻底的互换,

脸色红红,兴奋端着照相机的刻晴,顺利完成了从模特到摄影师的转变,而原本的“摄影师”空…则满脸屈辱加悲愤地,苦着一张脸,一边比划着“元气少女”的姿势。

华丽丽变身为...男扮女装的变态!

咳,这么说可能有点过分了,毕竟这并非是出于他自身的意志,所以应该被称之为“受害者”才对,然而即便是被迫换上的女装,也不得不承认,不愧是最了解他的两个恋人,刻晴和甘雨她两真的是很有眼光,成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经过了她们的一番精心打扮,此时的空简直美的像是完全换了个人,本就清秀偏中性的五官,在化妆之后线条变得更加柔和,长裙配白丝的装束更是彻底消去了他作为男子的阳刚之气,变得优雅而迷人,这样的空身上已经看不出半点冒险家的影子,说他是别的什么国家来的贵族小姐估计都会大有人信。

“以前就有这种感觉了,果然很合适啊,”

啧啧称奇,赞叹不已的刻晴,她的赞美却让空嘴角止不住地抽搐,根本开心不起来,尤其还听到了旁边甘雨的应声附和。

“确实,比想象中的还要更漂亮!”

即便受到两人的赞扬,也只能让空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然而…

“停,别动,别说话…就是这种表情,太棒了!”

苦涩中带着些许无奈之色的空,他根本不会想到女装扮相下的自己此时的表情是何等的楚楚可怜,不仅看呆了一旁的甘雨,更是让手持相机的刻晴情绪变得莫名高昂,像是恨不得一口气用光所有胶卷似的,相机快门按的飞起,兴奋的劲头甚至比先前狂拍她俩的空还要夸张,

似乎“少女”空这种委屈中带着几分无奈的神情格外戳中了她的兴奋点,好像是“S”的属性即将觉醒的前兆一样,激动的让空胆颤心惊。

“刻晴大人,请冷静,您的脸色快比空都要红了,别太激动…”

一时间似乎忘了自己的人设,而她这种“有失七星风度”的姿态终于是让一旁的七星秘书甘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言提醒,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

“省着点啊...您把胶卷全用完了我还拍什么...”

如此小声嘀咕了一句之后,她的抱怨总算让刻晴变得清醒了不少,轻呼出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有些不舍地将相机递给了甘雨,然而视线却始终不曾从空的身上移开。

“好啦好啦,给你就是!反正我也玩够了…”

“谢谢…那什么,能请您把手松开么?”

几乎是用抢的从刻晴手里借过相机,笑眯眯的甘雨,再次看向空时,眼睛里似乎闪烁着幽幽蓝光。

处于“受害者”视角的空小姐见状忍不住紧了紧自己的衣领,被对方盯得心里有些发寒,随着立场的调换,羊,也是有可能会变成狼的,他终于深刻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轮到我了,那么,空,请双手抱胸,将身子向前微微倾斜,面对着我,微笑,对,微笑就行了。”

“这样...吗?”

在甘雨的要求下,极为不适应地做出了做出了比之前更为“女性化”的柔美姿势,身体微微前倾的空,抬起头看向甘雨,然后艰难地扯开嘴角,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

“噗!”

可爱的脸蛋也因为这份演技糟糕的表情而变得有些滑稽,艰难摆出的姿势充分证明了空此时是何等努力地在勉强着自己,刻晴看着都笑喷了,直接让空的老脸又是一红,暗自在心里咬牙切齿,这个“仇”他记下了,早晚要向这两个家伙报复回来!

虽然是很不专业的模特,但摄影师甘雨倒是没什么不满的地方,换着不同的角度拍下几张照片之后,点了点头,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那么刻晴大人,麻烦您了。”

“?”

将满脑门问好的刻晴推到空的身边,甘雨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即下达了新的指令。

“请二位在靠的近一点,然后互相搂着对方的腰部,”

“等一下,为什么我也要...”

“明白!”

眼看刻晴因平白躺枪而变得慌张了起来,空立刻就来了精神,一把揽住了女孩的纤腰,像是要将她固定在怀里似的紧紧搂着,身躯骤然贴近,慌乱之下的刻晴只能伸手抵住他的胸口,脸色微红,似恼怒似羞怯地狠狠瞪了他一眼。

“别乱碰...”

“害羞个什么,大家都是女生,”

“你...现在倒是肯接受设定了啊!”

空淡淡一笑,无视对方的抗拒,面带笑意地继续环绕着她的腰肢,没想到甘雨这位“老姑娘”还挺懂行的,对这种方向也有所研究,果然见多识广,阅历丰富,当真不能小看。

心里暗暗感慨,神态却始终保持着优雅,难得被她们打扮的那么漂亮,空也不想因为一脸痴汉的笑容而破坏了形象!

而他与刻晴的这番表现,也让摄影师甘雨的眼神变得更亮了。

在此时的甘雨眼中,看到的就是一金发,一紫发,两名姿容绝色,气质高贵的顶级美女紧靠在一块,一个看似温柔实则强硬,一个看似强硬实际羞怯,在橘色的背景板下百合朵朵盛开的美丽场景,让她根本停不下来按快门的手,心情激荡之下,只想着尽可能多的记录下这美好的一幕。

“空,刻晴大人,真的,太感谢你们了!”

“唔...”

感觉同时被两人占了便宜的刻晴,脸上流露出了些许不甘的神色,但很快,就听到了耳畔传来的空的轻声耳语,声音小的刚好够让她一个人听见。

“待会叫上甘雨,我们三个人一起拍,如何?”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