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还会坚持寻找心中的那个人?----去月球

当我打出去月球这三个字时,我有一种与时代脱节的感觉。

这个发售在2012年9月7日的游戏在发售时一致好评,它讲了一个在当时看来感人又浪漫的故事。

我得知这个游戏是通过暴走玩啥游戏,当时的暴走家族还未“改变”。在旁白君性感又低沉的声音里,我,当时只有12,3岁的初中生被游戏中River和Johnny的爱情感动了。(虽然到现在我还是一个单身狗)

而在几乎是9年后,我在考试周焦头烂额的复习间隙中又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它,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将它又完整的打完了一遍。

那个下午,当我伴随着年迈的Johnny的心跳检测仪的声音将Johnny送入太空,看着他与River相视一笑,双手紧握在一起,然后心脏停止跳动,画面变黑。我鼻子一酸,眼中有泪泛出。

对比于这个快节奏时代的我们,当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着如何追一个女孩子,如何为她花钱,如何与她看电影,吃饭,逛游乐场。我们思考的大部分都是当下自己与她的未来,想象着自己与她如何结婚生子,如何与她幸福的生活。谈论这些当然无可厚非,但,对于大学生来说,毕业就如同分手季,大多数人谈恋爱都会在毕业季分手,并在自己工作的城市里孤独的活着,寻找新的伴侣。这些过程也同样无可厚非,同样常见。

可当整个社会都在说大学毕业时即为分手季时,我们对于爱情的观念也发生了一丝改变,我们会发现“真爱”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我们如果找不到这种“真爱”,那我们就不找了。我们与不同的人靠近,确定关系,谈情说爱。这个人谈腻了,就换另一个人。反正这世上还有无数个人像我一样需要“爱情”,需要有人陪伴。

但,这真的是爱情吗?我们每个人对爱情的定义都不同,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是不尽相同。有人认为爱情就是两个寂寞的灵魂互相靠近,作伴,每个人都需要它,也可以抛弃它。爱情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小小的部分,我们可以拥有它,两个人幸福的生活,我们也可以抛弃它,一个人快乐的生活。

张爱玲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写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在我看来,这段看起来颇有言情小说意味的话确实描绘了爱情的样子。那些不断寻找,不断抛弃的人们,所寻求的应该不是爱情,他们或许只是恐惧寂寞,恐惧孤独,害怕自己一个人。

 

爱情应该如一位作家所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是一半的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两个人应是在最好的年纪遇见最好的自己,多晚都没事,只要不死,我们仍然可以相爱。多残缺都没事,因为我们失去了彼此都是残缺的。两个人的相遇应是缘分的开始,两个人的离世应是缘分消失。

然而在这个时代,一切变了好多。爱情开始被明码标价了,婚姻的入场券成了有车有房。我们曾经唾弃的拜金女,拜金男变成了寻求稳定,寻求安全感的男女。我不知道这种现象是不是一件好事,我不清楚当每个男孩的梦想变成买房买车时,是否意味着他长大了,变成了一个成熟男人。我只是无比怀念曾经父亲白手起家,啥也没有娶了母亲,两个人一起打打拼拼组建一个家庭的时代,以及Johnny和River那近乎奢望的爱情。

最后,愿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爱情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