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滔天,怨声载道——盘点近年来索尼的骚操作

昨天,索尼公布了《对马岛之魂:导演剪辑版》的发售日,并且在宣传片中展示了一部分游戏内容,和传闻中一样,导演剪辑版收录了名为池岛的DLC,包含新剧情新地图新敌人,并且对游戏本身作出了一些改动。本来这应该是一件值得玩家高兴的一件事,毕竟《对马岛之魂》本身的素质不差,而在游戏界青黄不接的今天,新版本能带给玩家更好的体验。

《对马岛之魂:导演剪辑版》

然而细心地玩家很快发现,新的导演剪辑版对于在PS5上拥有《对马岛之魂》原版的玩家非常不友好:从PS4原版升级到PS4导演剪辑版,需要19.99美元,而从PS4导演剪辑版升级到PS5导演剪辑版,需要额外的9.99美元——要知道,之前第一方的的《漫威蜘蛛侠:迈尔斯莫拉莱斯》以及一众第三方厂商的游戏,比如《FF7:RE》以及《刺客信条:英灵殿》,次时代升级都是免费的。而且,由于原版《对马岛之魂》在PS5上已经有足够优秀的1800P/60FPS表现,升级版的动态4K/60FPS、手柄反馈支持在内容上未免有些单薄。更让人感到疑惑的是,日语配音的口型也被当做一项次时代升级内容,对此厂商的解释是:得益于PS5强大的机能,我们能够进行实时演算而非预渲染。

关于次时代升级加收10美元这件事,展开来说比较复杂,在此之前,我们先来盘点一下,从PS4末期到PS5前期这段时间,索尼的一系列骚操作。

消失的SIEHK与折扣码

经历过2018年底到2019的PS4玩家应该都记得,那段时间里,随着圣诞、新年的到来,各种活动层出不穷,包括通过微信小游戏发放的数字版游戏折扣码,面额从9折、85折、7折一直到3折甚至2折,以及官方微博的新年征文(笔者有幸获得了那次活动的特等奖),再加上各种打骨折的电子版游戏,游戏白菜价成了当时的真实写照。

YYDS

一直到2019年4月1日,一条不起眼的新闻为之后的一系列事情埋下了伏笔:港服PSN将由SIE本部直营,在当时,没人能预见到这一举措意味着什么,是好还是坏,或者是不好不坏,一切都是未知数,但大多数人乐观的认为,由总部来运营,总不至于更差。

总部接管通知

然而事情从那之后有了变化,伴随总部接管而来的还有商业战略的大调整,让人感受最深的一点是:优惠券从小游戏获得变成了“随机”发送到“幸运玩家”邮箱——很明显,新玩家更容易被随机到,老玩家一般或者说几乎都不怎么幸运,而且折扣券的最低面额锁定到了85折,另外,之前偶尔在微博搞搞抽奖,送一送小礼品的PlaystationHK,也变成了专注于文字、图片与视频宣传的广告博主

一反常态的PS5

2020年11月12日,万众瞩目的PS5如期发售,尽管在此前曾被吐槽工业设计相较于PS4有所退步、空间利用率极低、硬件性能不强、横放所需时间是XSX的数倍,但作为索尼的次时代主机,人们对于PS5依旧充满信心——毕竟作为一款游戏机,游戏才是最核心的内容,而PS5的首发游戏虽称不上豪华,但相比于历代已是最强,除了《恶魔之魂重置版》《漫威蜘蛛侠:迈尔斯莫拉莱斯》,还有免费的《宇宙机器人:无线控制器使用指南》,几款佳作让PS5收获了不少好评。

然而,兴奋之余回头仔细回想,在一些细节上,PS5的表现可以说是一反常态,甚至匪夷所思,正如前期媒体评测所披露的,在亚洲版PS4上沿用多年的O键确认被强制统一成了X键确认,玩家想改成O确认只能在系统层面调换X与O,在玩新游戏时感知不强,但在玩一些老游戏比如《血源诅咒》时,如果不保持默认设置,就会出现O键闪避与加速奔跑的尴尬操作。

更改键位只能使用全局设置

变化巨大的系统也是一方面,系统改版这种事常有,但是像PS5这种改法的比较少见,在PS5上,PS4与PS3时代的横竖操作得到部分保留,而设置、电源、奖杯被单独拿了出去。其中设置放到了界面全局的右上角;奖杯则取消了单独的列表,变成了账户下的子选项;从游戏切换回桌面需要长按PS键,想关闭电源却需要短按PS键呼出系统下拉菜单,所以现在想关闭游戏并关机的操作是:长按PS键切回桌面,短按PS键,摇杆退到最右端,选择关机。听起来很麻烦,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以前关机只需要长按PS键直接在菜单选择关机,或者短按PS键回到桌面,再从桌面上选择关机。在IOS和安卓互相借鉴学习,打破操作藩篱的今天,PS5系统的改变都给人感觉更像是为了改变而改变,并没有考虑玩家的学习成本和操作习惯,以及PS4的主题库存——PS5并不支持更换主题。

简洁,或者说有些简陋的界面

以上两点尚可用习惯问题概括,但PS5游戏不支持USB存档导出就多少有些噶韭菜的意味了,实际上,PS5上的PS4游戏存档支持USB复制,但对于PS5版本游戏存档只允许通过PS+自带的云空间上传与下载,很显然这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哦对了,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从2019年8月1日起,PS +会员的价格全面上调,其中12个月会员由原先的268HKD涨价到308HKD,3个月会员价格由原先的88HKD涨价至128HKD,1个月会员价格由原先的38HKD涨价至48HKD。

emmmm

20个游戏引发的血案

PS5发布后,索尼推出了一项名为PS Collecttion的配套服务(以下简称PSC),所有购买PS+会员的玩家,都可以在PS5上领取20个精选游戏,包含很多第一方与第三方大作,如《神秘海域》、《血源诅咒》、《往日不再》、《怪物猎人:世界》等等。

PSC精选游戏

如果没有一个人突发奇想,在PS5上领完游戏后拿到PS4上下载,应该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而如果那个人没有把这个方法告诉其他玩家,也不会有后面的故事了。但正是这么巧合,有人发现20个PSC游戏可以领到PS4上玩,然后把方法告诉了大家。一时间,国内、国外,贴吧、论坛掀起了一阵代领运动,“PS5代领游戏”价格也从无偿一度涨到50元/次。毕竟,羊毛不薅白不薅,以前各种临时工事件,玩家们也或多或少遇到过,领到就是赚到,况且领游戏的玩家都是PS+会员,没准这就是索尼的营销策略,又或者给玩家的福利呢?

事实证明玩家们这次想当然了,仅仅在几天以后,所有代领的账号都受到了封禁,时间为两个月,代领的游戏也被收回。而帮其他玩家代领的PS5主机,则被永久BAN机处罚。为此还有巴西玩家与索尼对簿公堂,要求索尼解封因代领而被封禁的PS5,并最终取得了胜诉。

代领风波

鉴于大多数人注册账号都不看用户协议,以及不同意用户协议不给注册的事实,关于虚拟财产以及账号使用规则,商家有着无可置疑的解释权。所以索尼的封禁处罚完全可以说是有理有据,无论是从把账号密码分享给其他人,还是使用他人账号,从条款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至于是否令人信服,就是另外一码事了,简单来说,既然不允许代领行为,为什么不从流程和技术层面防止代领,而是在代领之后采取封号措施呢?这样做难免有钓鱼执法的嫌疑。

同样的事情也出现在国行PS5发售时,一些玩家因为在绑定Visa卡赠送七天试用会员时间内,领取了20个PSC游戏而被封号。和之前的代领相比,这次的封号似乎就没有那么有理有据了,领了会员体验一下专属游戏本来无可非议,难道只是因为没有花钱,损害了厂商利益,所以即使在规则之内也要被追究责任?无论如何,这样的处罚比起具体原因,更像是一种宣示主权的行为:选择了我的平台,就要看我的脸色行事。

宇宙机器人的诞生与SIEJ之死

2021年6月,Playstation发推庆祝Team Asobi加入PS Studio大家庭,而这一工作室的前身,正是在4月1日被索尼解散重组的SIEJ。一石激起千层浪,这条看似司空寻常的推特遭到了大量玩家的口诛笔伐,很多玩家在回复中表示了对于SIEJ的怀念,以及对于索尼的不满,也有玩家列举了索尼第一方工作室的游戏销量,证明杀死SIEJ的正是玩家自己。

事实上,作为一家历史悠久的工作室,SIEJ参与了很多知名作品的开发,如《捉猴啦》《啪嗒砰》《灵魂献祭》《终极异想世界》《旺达与巨像》《最后的守护者》以及《血源诅咒》,遗憾的是,尽管这些作品都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美术风格,或者让人眼前一亮的玩法,并具有相当的艺术性,也收获了一部分死忠粉丝,但游戏性方面的欠缺,使得SIEJ的作品总是与“大众游戏”四个字相去甚远(如果《大众高尔夫》算的话),因此在销量上并不出彩,即使是某些粉丝眼中的“PS4第一神作”“天下第一”的血源,销量也仅仅在三五百万之间——要知道,出自同一制作人之手黑魂系列达到了千万级别,而《只狼》的销量也在去年7月500万销量的基础上持续增长中。

SIE JAPAN

其实游戏性差、销量不佳这种事,在索尼的第一方工作室里也不是第一次:游骑兵工作室在PS4初期制作的《杀戮地带:暗影坠落》,以及Sucker Punch的《声名狼藉:次子》在游戏性上都饱受诟病,但前者后来做出了千万销量的原创IP《地平线:黎明时分》,而后者在时隔六个月发售的独立DLC《声名狼藉:破晓》中显著改善了本篇中的各种问题,并在蛰伏六年后依靠《对马岛之魂》,获得了口碑与销量的双丰收。反观SIEJ,尽管它参与了众多索尼的第一方游戏开发,积累了相当的经验,但在如何做一款能被广大玩家所喜爱的游戏这件事上,他始终没有摸到门道,从这一点上说,杀死SIEJ的不是索尼,也不是玩家,而是SIEJ自己。

“什么,地平线上PC了?”

如果你在2020年之前展望未来能在PC上玩到的PS独占游戏,可能会收到来自PS玩家的无情嘲讽,尽管有《仁王》和《死亡搁浅》的“叛逃”,但毕竟前者是第三方游戏,后者制作人是大名鼎鼎的小岛秀夫,在第一方游戏独占上,索尼的政策一直没有松动过。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地平线》登陆PC之前,起初很多玩家从《地平线》作为新IP的特殊性分析,认为索尼不会把更多独占游戏登陆PC,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正如某些玩家所担心的——这只是一个开始。

更多的独占登录PC

按理说,一款发售很久的独占游戏登陆PC,厂商多一笔收入,为续作凑一点奶粉钱,而玩家扩展了自己的群体,收获了新的话题度,怎么看都是一笔双赢的买卖。但是看到游戏盒子上的Only On Playstation,以及《地平线》在PS5上仍然只有30帧,总让人感觉似乎哪里有些不对,也许“买主机就是为了玩独占”的理念真的有些过时了,Only On Playstation For a While也没什么不好。

反复横跳的PS3与PSV商店

2021年3月,一封PS3与PSV商店即将关闭的邮件发到了众多PS玩家的邮箱中,让PS的老玩家们倍感惋惜。其实PS3与PSV的淘汰早在2020年10月就已初见端倪,10月19日,伴随着PSN网页商店的改版,PS3和PSV的网页购买渠道被关闭,与其一起下架的,还有从网页购买PS4端应用程序、主题与虚拟形象的选项,以及收藏夹功能。经过这次的改版,网页商店的界面的确简洁了许多,想到次世代即将来临,为新主机腾出一些地方,很多玩家表示了理解。

但随着PS3与PSV商店关闭而来的可不只是惋惜,还有骂声一片,因为商店关闭意味着,电子版游戏无法继续下载游玩了,这不单单是习惯与情怀的事情,还涉及到金钱损失。于是在宣布关闭商店两天之后,Playstation现任总裁亲自出马道歉,表示“本来想致力于为玩家提供更好的服务,没想到大家对老游戏还挺热情的,所以我们决定不关了”。

玩家请愿Playstation现任总裁辞职

PS3和PSV商店风波至此本应告一段落。但没过多久,玩家们有了新的发现,原来领取的PS3和PSV会员免费游戏,在会员到期后会从游戏列表里删除,换句话说,会员到期不续费,以前领的PS3和PSV游戏就没了。虽然后来被证实是谣言,但是从玩家们毫无波澜的反映来看,每个人其实早就感觉到,PS3、PSV乃至PS4的淘汰,只是时间问题。

10美元的升级,到底值得与否

回到《对马岛之魂:导演剪辑版》需要付费升级这件事本身,玩家们一开始就分成了三拨,一拨认为对马岛之魂的内容本身已经非常良心,而且免费更新了多人模式,以及出于各种原因这是一个好游戏,所以10美元的升级权当是支持制作组以及为爱买单,是值得的;另一拨坚持认为10美元升级是一场“Cash Grab”(抢钱行为),因为对于购买了初版的玩家来说,需要59.99+29.99+9.99=89.99美元来升级到最新版游戏,而全新游戏只要69.99美元;还有一拨玩家压根没搞明白玩家对于次时代免费升级的诉求,以为其他玩家要求的是免费的DLC内容……

应该说每一种观点都有自己的依据,或是从结果,或是从过程,所以从个人诉求角度来看,都是合理的,但是从整个玩家群体的长远利益来看,索尼在次时代升级这件事上毫无疑问开了一个坏头:他将原本应该随着主机性能提升而带来的游戏效果提升,当做了一个付费选项(想象一下你在Steam上玩一款游戏,他的4K分辨率或者手柄振动功能需要付费解锁)。也许正如传闻所说,索尼在硬件方面依然是亏损的,此举有助于索尼挽回一些损失。但归根结底,用一句东北话来总结这件事:没毛病,但是不讲究。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