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游戏里那些被洗白的反派——《轩辕剑三外传:天之痕》

前段时间写了《天河传说》和《幻世录》,有盒友问我怎么不说说《天之痕》,因为我一直在犹豫,《天之痕》的类目是不是该划分到我的水贴《哪些游戏打到最后发现小丑竟是我自己》里去。。。

哈哈,以上其实是玩笑。

 

说起《天之痕》,脑海里总会回荡起《如忆玉儿曲》的优美旋律:

 

以及走马灯一般闪现过的画面:开头动画中戴着兜帽少年的惊天一剑,罪孽深重的独孤郡主最后无法对爱人动手而选择自我了断。。。最后,定格在陈靖仇、小雪和玉儿三人坐在鲸鱼背上的画面。

 

像极了一张泛黄的炮友老照片,陈旧却惹人怀念,鲸背的场景对游戏的意义不亚于仙1里月如说的那句:我们三人要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这两者的异曲同工之处就是立了一个大大的Flag。。。

 

咳,无意冒犯,只是有感而发。

 

言归正传,《天之痕》的优秀绝对不仅仅是几个令人深刻的桥段所能概括得了的。先说画面,作为轩辕剑系列最后一款2D的游戏,独特的水墨画让我们沉浸在浓郁的中国风里难以自拔,背景着笔的深浅,人物勾勒的回转,以及对游戏里各种怪物极尽想象力的刻画,让玩这个游戏成为了一种美的享受。

 

还有游戏里在不同场景下角色应景的吟诗也是一大风景,在巫师3里对话不停跳过的我,在《天之痕》里都是认真看下去的,比如男主角师父陈辅感觉复国无望的时候,叹道:孤帆天际忘归舟,楚云低卷故国远。悠悠我梦如风逝,羁旅何日再南山?为了复国,他甚至牺牲了自己的亲孙子,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重,当时陈辅所想拯救的,不仅是皇子,更是江山。

然而人力有时尽,在徒儿对自己说“不要复国了,想要放弃”了的时候,他终于明白既然复国无望,那希望徒儿能过得好的心愿大概已经超过了对复国的执念,屏幕外的我能够真切感受到这种绝望但又无力的感受。

 

这首诗虽淡薄,却是一个老人亲手将自己毕生的执着挫骨扬灰啊。

 

再比如在海上的时候,海阔天空的胜景引发了陈靖仇的诗兴:青海亘天宽无尽,彤云高展阔我心。千丈红尘美如诗,何必辞赋天涯吟?道出了陈靖仇的满腔心思,没有强烈的复国愿望,更像是被推动着的一个机器,明明红尘这么美好,为什么还要想方设法弄得生灵涂炭去复国?

 

固然,把诗词加入游戏不是《天之痕》首创,但是不得不说《天之痕》的诗词还是非常应景且优质的,成功地把角色彼时的心情输出给屏幕前的玩家。

 

或许,这和《天之痕》虚实结合的背景有关吧。我一直认为,能把虚实结合做好的游戏比完全架空世界观的游戏更有代入感。比如大名鼎鼎的AC系列,还有之前写的《天河传说》,玩家是感性的,在虚拟的游戏里能够看到现实中对应的人、物与事完美地融入到世界观里,无疑会更能理解剧情的发展走向以及逻辑,并伴随着一种见证历史的厚重感,最后对编剧发出一句“你超牛逼”的感叹。

 

毕竟,将虚拟的架构和真实的事件人物完美融合到一起可不是随便就能做到的。

 

在《天之痕》里,我看到了那些耳熟能详的人物:程咬金、秦琼、李世民等,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性格特色,和《隋唐》的系列小说里的角色相比起来他们相似又更鲜活,算是某种程度上补完了我们对这些角色的原本印象吧哈哈。

 

不仅如此,编剧在游戏里不单单加入了那些知名的历史人物,还成功地插入了一些历史事件,使得游戏的真实感进一步加强,当然,这只对那些原本就知道那些历史事件的人而言才有意义。比如说小说里记载了李世民和虬须客下棋定江山的故事,在游戏里对应的是李世民和张烈(好吧,也是大胡子)的下棋剧情,还有历史中的“赵氏孤儿”一幕被陈辅演绎了出来。

 

在人物的塑造方面《天之痕》也是可圈可点的,我们的男主角命运悲惨,从小就不得不面对家破国亡的残酷现实,直到遇上命中的贵人,从而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力量!

 

他地位尊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心系苍生,常思万民之苦,不忍见神州生灵涂炭,宁愿背负骂名也要去阻止即将到来的劫难,他真正做到了一句话:一个人的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

 

他,就是当之无愧的男主角——宇文拓!

 

啥?你和我说宇文拓不是主角?

 

旁边那个在角落里哭唧唧的,拖了男主角后腿,打杀男主角部下,还砍了男主角一只胳膊的小白脸才是?

 

啊呸!

 

好了,我们跳开这毫无争议的男主角之争,来看女主角吧!善良的小雪人如其名,拥有一头雪白的头发却因此而自卑,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我最喜欢的战棋游戏《最终幻想战略版》,里面的女主丽滋也是因为一头白发而饱受欺凌。。。说好的中国人均白毛控呢?总之,小雪的善良与坚定,在最后央求古月仙人复活拓跋玉儿的时候表现得淋漓尽致,世上有几人能为了别人付出自己600年里只能做一块顽石的代价?

 

再说拓跋玉儿,玉儿其实一开始我不是很喜欢的,因为软蛋男(主)每次面对其发言都显得窝囊无比,简直不是刁蛮,刁蛮是林月如那种,任性但讲道理,而玉儿给我的感觉是跋扈。。。尽管游戏中设定是因为隋军杀害其父母并夺走了玉儿族中的神器神农鼎,因此玉儿对汉人无脑仇恨,要说的话,就,敢爱敢恨,直肠子吧。

 

还有陈辅,作为软蛋男(主)亦师亦父的师父,牺牲了自己家族的血脉,将其一生的理想都寄托在陈靖仇身上,最后发现所托非人,咳,字面上的意思,终于放下牵挂。我本以为其最后会逍遥终老,谁知会被宁珂拉出来挑唆最后魔化。。。这是一个将“忠诚”写入自己生命的可敬老人。

 

《天之痕》另外一个让玩家玩了一遍又一遍的原因一个是因其丰富的隐藏要素,说实话,第一周目打通的时候我符鬼根本就没有培养过,炼妖系统几乎闲置,拿了一个自己摸索到的蓝格怪衣打得巨爽无比,真实伤害打谁谁急眼。后来一看攻略才发现自己错过了不知道多少东西,不论是东莱附近可供凌辱的小青蛙,还是隐藏魔兽,隐藏装备,居然通通错过!

 

还有各种各样的彩蛋,无意间打出来的时候那种惊喜是现在的游戏很难还原的,比如打刑天因为等级刷得足够高并配合技能,导致刑天打不过玩家的时候,刑天打破第四面墙开启逼逼赖赖的模式:

 

游戏中然翁居的水井里藏着的domo工作室,也是游戏系列的传统了,找的工作人员并完成任务,可以获得非常丰厚的奖励,这点毋庸赘述。

 

还有一个原因是让人唏嘘无比的结局。《天之痕》一般来说有两个结局,但是古早的java版有3个结局。通常的两个结局取决于小雪和玉儿的好感度,谁的高就谁的结局。

 

玉儿结局:玉儿好感度高,被复活,此举消耗了小雪大量的力量,致使小雪在封印天之痕时力量耗尽恢复为女娲石的原型,600年成不了人形,却能有听觉感觉和思维。封印天之痕用到的失却之阵使陈靖仇忘记了最重要的记忆(就是他师父)。小雪在虚空中向陈靖仇道别时发现他忘了师父,就用自己的剩余力量把师父的回忆还给了陈靖仇,代价是小雪要600年成不了人形(。。。不知道该咋说,总觉得有点那啥)。

 

陈靖仇和玉儿在终南山下守着女娲石和师父的衣冠冢过了一辈子(终南山下,活死人墓?),以神仙侠侣闻名。600年后,有人看到小雪出现在一对剑侠夫妇的墓前。

 

小雪结局:小雪好感度高,玉儿没被复活。在失却之阵发动前,玉儿的魂魄出现并告诉主角杀她的人是郡主不是小雪,而此次见面的代价是她今后7世只有20岁生命。在梦中的最后时分,玉儿用琵琶弹了一首曲子,幽幽说道:若弹此曲,如忆玉儿。之后便神形俱渺,进入轮回。于是陈靖仇就在失却之阵开启前,将这首曲子演奏了一遍,告诉自己要永远铭记。结果随着失却之阵的发动,玉儿在陈靖仇心中所有的回忆一并抹去。

 

若干年后,他和小雪到终南山给玉儿扫墓时,遇见的那个驻足听了小雪弹奏的曲子,并送花祝福两人的那个小女孩,其实就是当年生死相许的那个玉儿(不过此世她貌似还只有十年可活了)。陈靖仇发现小雪痴痴地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眼中盈满泪水时,却摸着脑袋不明所以。

 

Java版本特供的第三结局:达成需要地之心、5个天之痕碎片,且玉儿好感要达到一定值。因为有了地之心和5个天之痕碎片,所以玉儿被复活后,小雪还有力量剩余,还把陈靖仇的师父也复活了。封印天之痕是师父代替的陈靖仇当失却之阵的“护法”,所以失忆的是师父。师父忘掉了复国,也不反对玉儿和陈靖仇了,和古月、然翁回了仙山岛。陈靖仇和玉儿还是守着女娲石,60年后他们和恢复的小雪见面了。

 

算是唯一的一个HE了吧,大概就是类似于新仙剑里可以复活林月如的结局一样,为了弥补玩家的遗憾所增加的一个结局,但总感觉这类行为很恶劣,有破坏玩家心目中原本带有缺憾美结局的意图。好比你跟别人聊《天之痕》,说最后的结局让你哭得稀里哗啦,结果对方说:傻了吧!真正的解决是大家都好好的,你白哭了哈哈哈!

 

三个结局只和主角跟谁过有区别,对其他人的命运则毫无影响。当然,这也是为了和轩辕剑三正传能够承接得上,毕竟《云和山的彼端》中女主是宁珂的转世,在正传里宁珂最终还是拥有了好的结局,不过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玩过《天之痕》的玩家在之后的日子里,大抵是很难忘却这剧情的,无论是一剑破军的凌云声威,还是是背负着骂名也要阻止即将到来的神州陆沉,抑或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也要逆转时空拯救苍生,都在玩家脑海里留下了男主角伟岸的背影。。。

 

什么,你非要说这是反派?好吧,那这大概是洗白最成功的反派吧,我都差点认为这是男主了~

 

求点赞评论充电三连!

#游戏推荐##单机游戏##消磨时间的最佳游戏#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