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十年老兵的CF游戏路

本来是想起僵尸大“帝”的……

其实CF我从小学四五年级就开始玩了,我搜了搜游戏也是07年在国内内测的,可惜那时候没网络安全意识,第一个QQ老是被异地登录,频繁的改密码最后把密码给改忘了(不然我就是真真儿的十四年老兵了),当然你们一定要忽略这个中二的ID

说点打CF的往事吧,我97年的,95后接触CF都还在上小学,零几年那会儿国内大多数家庭条件可没现在这么好,18线小城市小卖部辣条论根卖、卫龙 魔法士还是五毛一包、鸡蛋饼两块米线五块,家长给个十块钱就高兴的不得了,更别说小学走读没生活费这一说了,你可以想象别人手里的迷彩消音、手斧铲子和专属会员红让我有多羡慕,那没办法啊手里又没钱,于是一个月两张点卡去抽奖就是我最喜欢的环节了(小学生版的陈刀仔)。

通常就是抽八块和五块(好像还有一块的抽奖?不过坑得很都是一天的绿巨人名片这种),抽到主武器和刀就收手,运气好能抽到铲子和迷彩消音(大炮好像只有10块出),运气不好就是刺刀AK/普通消音加手斧,而且八块抽飞虎队一直是我的梦想,可惜打小就非酋体质到高二退坑我也没中过

就这样,迷彩消音/刺刀AK、迷彩沙鹰、铲子/手斧再加上一张QQ会员名片这种低配装B配置一直陪伴我到初中毕业,哪怕是中间和朋友玩跑跑卡丁车、超级跑跑、毒奶粉、功夫小子我也没断过(我依旧记得我小学同学拿补习班的200块钱学费充功夫小子,周末上课就躲我家楼下的小游园玩被他妈逮个正着,他妈打着打着就坐在地上哭的样子给我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从那以后我氪金都是量力而行,有钱就冲没钱就忍,最过分的一次也就是拿了三十张压岁钱,没错就是那种一百块=一百张连号的一块钱)

上了高中就有生活费了,虽然还是走读,家长给的也不多结果发现月底有剩余,终于冲游戏不用像从前那样一点点省了…..(再次感叹高中食堂的便宜,河南非郑州,12-15年早餐两素菜两馒头一碗粥三块,午餐米饭两荤一素七块,夜宵小卖铺独家方便面五块还带个蛋)

高一出了火麒麟,返厂了海豹突击队,高二出了屠龙,买完就再也没抽过奖也没充过钱,饰品装扮我一直秉持着挑战模式能白嫖就不充钱的选择,甚至一度将装扮续到三百多天

那之后没多久就退坑了,没办法周围同学都在玩联盟讨论的也是联盟,就是可惜了那一年冲了俩英雄级武器还没爽几天呢,诶。

喜爱福我从小学玩到高中,整整八年,真正的贯穿了95后前半个青春的游戏,现在重置成CFHD,虽然社区很多人说是恰烂钱,但我依然愿意为他在硬盘里腾出一片地方,你以为我玩的是游戏?不,那是我的青春啊

本来就想参与话题抽个奖的,结果没想到写着写着就一个多小时了,码这么多字第一次投稿,没想当作者就是一臭打游戏的,各位hxd嘴下留情抬一手 

十年前,我戴着二十块钱的地摊耳机,在运输船蹲了许久,才捡回队友掉落的大炮,但镜头里出现了一颗子弹,耳边马上响起换人了换人了的叫喊声,我起身擦了把额头的汗,望着头顶摇摇晃晃的风扇瞥了眼温度计:33℃,拉开卷闸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胡同口的超市正在搞促销,录音喇叭反复播放,右边的音像店也不甘示弱的放着周杰伦的青花瓷,只是推拉门贴着大大的转让出租有点刺眼,“影碟出租,十元三张,租金二十”,我还未读完,屋里的小伙伴吆喝着“该你啦”便把我拉了回去,随着卷闸门重重的拉下,市井的烟火气便被隔绝在外,屋外是人世间,屋内是枪林弹雨的运输船。#CF老兵集结#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