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追梦人的故事——dexter与mousesports的逆袭之路

作为一名缺乏在顶级队伍担任指挥经验的选手,当dexter加入mousesports顶替karrigan时,最大的工作量险些将他摧毁。在经历一段艰难的时光之后,dexter逐渐证明曾经轻视他的人是多么愚蠢。(注:本文由HLTV出品)

mousesports在2021年初队伍遭遇瓶颈之时决定破而后立,在karrigan去意已决的情况下,为mousesports效力七年之久的chrisJ也被下放至了替补席之上,只为给acoR腾出位置。

为了帮助队伍重回正轨,mousesports做出了一个风险与收益并存的决心——签下dexter弥补karrigan离去的空缺。虽然dexter带领此前的队伍在国际赛场上有过不错的表现,例如在2018年爆冷击败过SK,2019年也曾战胜Liquid和EG,但此次引援并不被外界看好,毕竟因为疫情他已经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和国际队伍进行过交手了。

dexter在二月份抵达欧洲之后就遭遇了滑铁卢。尽管dexter以及全队都觉得他们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磨合,但先后在IEM卡托维兹和EPL第十三赛季垫底出局显然不能让人接受,并且这几个赛事期间dexter的rating仅为0.92,这让外界对于他作为karrigan的接班人产生了怀疑,毕竟dexter接替的可是一名传奇指挥的位置。

游戏内部产生的问题仅仅是dexter面临的困境之一,dexter还需要面临生活环境改变带来的困扰。要知道澳大利亚是一个几乎不受疫情影响的国家,和德国这样一个疫情重灾区相比简直就是天堂,后者的疫情十分严重且很难得到控制。

“说实话我十分想念我的家乡,我低估了离家之后疫情所带来的影响。这三个月以来我一直承受着思乡之情以及负面情绪所带来的困恼,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承受这些很容易导致精神崩溃。”

“我并没有因此抑郁,但我被身上的担子压的快喘不过气来了,并且这一切只能由我独自承担。所以我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这些变化,我不能说我现在到底适应没有,只能说情况已经好转了。”

“我受到了外界不少的批评,但不断在折磨我的更多的是我对于自己表现的不满。我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努力,因此少了许多休息时间,在来欧洲没多久我就感到了筋疲力竭。”dexter的工作量十分巨大,他不仅要找回自身状态,还要找到合适队伍的打法。“无论如何,我都在竭力适应自己的新角色,这是一个全新的学习过程。”

作为一名在对抗顶级强队时缺乏经验的指挥,dexter开始怀疑他的方针是否适用于mousesports,尽管他曾带领Grayhound杀入过世界前二十,但mousesports毕竟是一支拥有着全世界排名前几的选手ropz的队伍,他们的目标志在冠军。

“我开始确实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但一路上我也在学习并进步。”

“mousesports的选手们已经适应了队伍有一名顶级指挥的情况下进行比赛,karrigan能准备的判断局势,并且果断做出决策。”dexter解释道。“而我的指挥风格则是非常需要队友为我收集信息之后去解读对手的战术思路——例如CT在什么位置,从而推断他们会摆出怎么样的阵型,然后才能下达指令做出调整。我的指挥风格相较于其他人也显得更加随意,因此我才会产生自我怀疑,因为我不知道这样的指挥风格是否正确。”

4月初的Snow Sweet Snow 3证明了dexter和mousesports确实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当队伍击败fnatic和Entropiq夺得冠军之后,队伍迎来了真正的考验。由于三场赛事(IEM夏季赛、Flashpoint 3封闭预选赛以及DH春季大师赛)赛程重叠,mousesports不得不在短短的5天之内进行14场比赛,当时mousesports还创下了单天连续进行四场BO3的记录。在如此繁琐的赛程影响下,mousesports的选手越战越勇。

“我们队内气氛还不错,每个人都抱着必胜的决心去打比赛,但兄弟们都清楚目前队伍面临怎样的困境。”dexter回忆道。“连续不断的进行比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只能尽力做好准备,但这并不轻松,尤其是你身为指挥却要一天面临四个BO3的时候。”

从结果上看,mousesports在DH大师赛仅仅取得9-12名的成绩,IEM夏季赛也未能取得正赛门票,唯一的收获便是Flashpoint 3的参赛资格,但他们都是输给类似于G2、NAVI这样的争冠队伍,结果又好像不是那么糟糕了。更令人欣慰的是,dexter不再一如既往的拉胯,两场封闭预选赛他都取得了1.06的rating。

“经历过这段魔鬼赛程之后,我们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得到了成长,情况开始得到好转,我们更加了解彼此了。”尽管队伍有了显著进步,但dexter并不认为队伍能快速取得成功。“从某种意义上,这相当于一次小型的线上集训。尽管我们进步明显,但我并没有料想到会在Flashpoint 3上夺冠。”

在大型赛事的赛场上,人们总会去讨论一个指挥在比赛之中的个人表现与指挥水平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以dexter为例子,他能否打出一定的爆发力和他指挥是否得当之间存在一定的正相关。

“在我看来,IGL是否能有出色发挥十分重要。这样你才能更多的参与到游戏中,对于调动全队也会起到很大的作用。”dexter解释道。“你不会觉得自己每场比赛都是0-7开局的局外人,这样你才能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如何制定致胜战术上,而不是不断反思自己为什么拼不过别人。对我而言,信心是很重要的。”

在面对NIP时dexter打出了1.23的rating,而dexter给出的原因十分奇怪——他更换了外设,所以变得更加强大了。

“我在选择外设上花了不少心思,对我产生的帮助也很大。”dexter说。“有时我会觉得双手剧痛,我找不到原因,这影响了我进行日常的死斗训练以及产生了对个人瞄准能力的怀疑,这仿佛给了我一个在游戏中无法打出良好表现的借口。但我更想解决这个事情,于是我跟mousesports的管理层进行了商讨,他们给我安排了不同雷蛇外设的测试,最终我找到了能减轻我手部压力的产品,于是我的自信心也慢慢回来了。”

在经历了魔鬼赛程之后,mousesports得到了11天的休息时间,这使得他们有充足的时间为Flashpoint 3做准备,毕竟这是今年的首场RMR赛事。

“Flashpoint 3非常重要,它汇聚了欧洲最优秀的队伍,能参加Flashpoint 3对于我们的信心提升至关重要,至少它说明了我们不是在做无用功。”

随后mousesports作为赛事的八号种子参加了Flashpoint 3,并没有多少人对于他们此次赛事的表现有所期待,但mousesports内部充满了信心。

“我们定下了赛事的既定目标——每个人的目标都有所不同,但我们一致认为至少要杀进前五名。”dexter说。“我还记得Bymas和我一样,期望着夺冠,但进入前五显然更加实际。”

时间来到三周之后,mousesports在Flashpoint 3上的表现令人震惊,他们仅仅丢掉一张地图的情况下夺冠。frozen和ropz表现优异,前者更是取得了职业生涯的首枚MVP奖牌,而dexter在11张比赛地图中取得了1.18的rating,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他在为澳洲战队效力时期的出色表现。

当被问及Flashpoint 3有哪几场比赛令dexter印象深刻时,dexter表示和Astralis、G2以及NIP的比赛都令他难忘。

“战胜Astralis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我对于CS的理解很多都源自观看Astralis和gla1ve的demo。”dexter说。“对于一个观看了他们两年demo的人来说,能击败他们我感到十分开心,也为队伍和自己感到骄傲。”

“G2是我们需要跨过的另一道坎,前几次交手他们都能击败我们。因此战胜G2更像是解除了我们的心魔。”

“在面对NIP时更多的是我们自身的压力,因为比赛当天我们有两名选手生病了,而且很严重,但我们依靠着良好的团队配合最终克服万难夺冠。我很欣慰队伍能在如此重要的赛事中夺魁。”

在mousesports夺冠之后dexter就曾接受过采访,他说:“我们还有更多的东西要学习,还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去完成。”虽然mousesports并没有在赛后直接投入训练,而是全员放假过上了久违的假期生活,但dexter表示自己和队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的学习并成长。

“我需要学习更多的知识,并根据其他队伍的变化进行调整。我需要清楚自己作为一名指挥的优缺点,并在不同方面进行改进,同时还要清楚自己是一名选手,保持状态至关重要。”

由于未能取得IEM夏季赛的参赛资格,mousesports的全部精力都将放在IEM科隆站,这可能会是他们休赛期之前最后一场赛事。dexter表示队伍在赛事开始前的关注点会放在远古遗迹上,保持自己的地图池深度是队伍的首要目标。

在夺冠之后mousesports的排名一路高升至第六名,但dexter认为他们仍需和更多顶级强队对抗才能确定队伍的实力。

“我并不能对队伍目前的实力进行评估,我们需要和CIS地区以及北美赛区的队伍进行对抗,还有Heroic,这样才能判断我们的深浅。”dexter如此说道,不过dexter希望队伍能在11月份斯德哥尔摩Major开始之前能稳定在世界前五的位置。“我的最低目标是稳定在世界前五的位置,如果能更进一步当然更好。但这需要我们保持极高的稳定性,这对我们将会是巨大的考验。”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