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是如何把一个《微软模拟飞行》社区给搅黄的?

  《微软模拟飞行》的一大特色就是拟真,细致模拟飞行过程中的每个细节,有些玩家甚至以此为基础顺利进入航空行业。成立于 2019 年夏天的 fsATC 社区,聚集了一批以此为爱好和目标的粉丝,他们围绕着 Discord 频道和多人服务器,各自扮演飞行员,空中交通管制等角色,严格执行现实中飞机的起落规则,目的是让游戏尽可能逼真。

  与很多小众且排外的圈子不同,fsATC 对于初学者来说非常平易近人。他们会帮助新人进行训练,上手之后可以加入角色扮演的行列,选择自己的职业,因此短短几个月内就吸引了成千上万名玩家。

《微软模拟飞行》

  然而,当 fsATC 眼瞅着快要成为《微软模拟飞行》最有影响力的社区时,内鬼开始操作了。

  fsATC 拢共有四名管理员,分别是 RedMugs(主公)、Salad(忠臣)、AJ(内鬼)以及很早就隐退的 Ninja。从我取的昵称很容易看出来,剩下的三个人一直有理念上的冲突。

  RedMugs 和 Salad 主张打造一个以娱乐为主的圈子AJ 一直以“得更专业”为名头,想方设法从中搞钱。第一步就是尝试获得微软的官方认证,从而方便拉赞助,他把自己领英上的信息改成了“fsATC 创始人”,并且声称给这个社区申请了商标。

  这自然引起了另外两位管理员的不满,RedMugs 说到:“AJ 似乎总是觉得自己是服务器的所有者。”注意到这成为了社区内部的矛盾源头,想要联手一些伙伴把 AJ 给封禁。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行动,一张诉状贴到了 RedMugs 脸上。来自印第安纳州高等法院的文件显示,有个叫 Arturas Kerelis 的大哥,要求他把 Discord 服务器的控制权交出来。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Arturas Kerelis 就是 AJ,即使官司本身没用,也至少能用来唬人。

  而且事情没那么简单,Arturas Kerelis 这个名字背后还有更多故事 —— 因为他是个臭名昭著的老骗子。

  Kerelis 的骗人履历从 2011 年就开始了,包括但不限于谎称自己是 Tumblr、推特和 Tap Tap Revenge 的创始人;骗社交平台给自己打上认证标志;骗别人自己是手持两亿美元的投资者……总之,他的个人介绍和国内那些成功学大师差不多。

Arturas Kerelis 个人介绍的姿势和排版都特别成功学 

  当然这些言论稍微查一查就会露出马脚,比较出名的事情,是几年前一群黑客组织了场破解 iPhone 5s TouchID 的有偿活动,Kerelis 表示自己愿意提供一万美元的悬赏,引发媒体争相报道。结果当别人把破解搞定的时候,他又以“不是我/我没说/忘记了”玩起了老赖战术。

  而在美国共和党人组织“林肯计划”的时候(目的是阻止特朗普在 2020 年再次当选总统),Kerelis 故技重施,宣称自己将为提供 25 万美元的资助,最后也变成了空头支票。

  最过分的是在 2018 年,他谎称美国、法国和英国协同对叙利亚发动空袭,以回应阿萨德政权对平民发动的化学武器袭击,而自己就在现场见证这个国家饱受战争蹂躏。后来很多他上传的视频和图片都被证明是假的,而且有些素材根本和叙利亚没半毛钱关系。

Arturas Kerelis 当晚高强度发了 50 来条关于叙利亚的推特(目前已经被删除) 

  不过,此时推特网民已经把 Kerelis 的推文转发了几千次,浏览量估计在百万以上。

  顺带一说,在接单网站 Cameo 上你甚至可以花 150 美元给 Kerelis 派单,或是花 19.99 美元和他聊天。此时他又摇身一变,成了 NBC、华纳兄弟、迪士尼、福克斯和 Showtime 电视网的从业者。

Arturas Kerelis 的 Cameo 页面

  无论如何,RedMugs 毕竟只是一个 14 岁的中学生,哪里斗得过久经沙场的老骗子,他很快就屈服了。再加上当时 Kerelis 又发了几条威胁信息,其中写到:“这个案件将由印第安纳巡回法院和(宾夕法尼亚州)司法部长办公室审查,除非你做出正确的决定……你没必要把案底留在公共档案里。”

  通过吓小孩完成“政变”后,RedMugs 和 Salad 很快被踢出社区。 Kerelis 随后宣布自己与微软达成了一项财务协议,包括让 fsATC 可以提前玩到《微软模拟飞行》的新版本或者新作。

《微软模拟飞行》

  如果事情是真的那也算皆大欢喜,但实际上根本不存在,负责该项目的微软员工表示双方确实有联系,然而“并未讨论合作事宜”。得知受骗的社区成员随后开始“爆破”服务器,发送垃圾信息让整个频道濒临崩溃,一个名叫 Bodeezl 的“马仔”临危受命,负责帮 Kerelis 禁言来稳定局势。

  从 fsATC 流亡出来的玩家,大多数转移到了新社区 Downwind。被骗子搅黄的 fsATC 自然不复当年的影响力,微软先是自己推出了 Discord 频道,到 2021 年 4 月的成员数已经超过六万,又和以待人严格著称的 VATSIM 社区达成合作 —— 新人经常因为不遵守规则被踢出去。

  fsATC 几个元老管理员的结局都比较惨淡,RedMugs 和 Salad 最后对《微软模拟飞行》逐渐失去了兴趣,马仔 Bodeezl 最近倒是自称在一家航空公司找到了工作,还在尝试着重塑 fsATC 的品牌。

  至于骗子 Arturas Kerelis 的下场?他目前已经被推特封禁,但说不定不久之后又会换个名字秽土转生,谁知道呢?

分享到: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沙发空缺中,还不快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