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骑士】你是容器,你是空洞骑士

        嘿朋友,你听说过圣巢吗?那里有荒凉的遗忘十字路,郁郁葱葱的苍绿之径,真菌丛生但没有人烟的真菌荒地,寂静却宏伟的泪水之城,昔日矿工们开采矿石的水晶山峰,深埋着勇敢战士的安息之地等等,这些地方构成了这个伟大的昆虫王国——圣巢。这里曾经有着许多故事,有的已经被人遗忘,有的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而主角小骑士的故事刚刚才开始,我们有幸将要与小骑士度过一段值得回忆的旅程。

        说到《空洞骑士》,我们首先需要了解的就是Team Cherry(樱桃社)。Team Cherry是一个由三名来自澳大利亚的年轻人所组成的工作室:William Pellen负责编写程序,Ari Gibson负责美术部分,后面加入的Christopher Larkin则承包了游戏中那令人惊艳的BGM。

樱桃社三人组

        主角的原型最早来自于一次Game Jam,这是一种属于游戏圈的活动,参与者必须在规定的时间里根据给出的主题制作一款游戏,最后再进行评选。而那一次的主题是“10秒”,参与者需要在72小时内完成对游戏的制作。经过72小时的设计制作,樱桃社完成了一款名叫《饥饿骑士》的俯视角动作游戏,主角需要在10秒的时间内击败敌人并吃到樱桃。后来,樱桃社三人组又参加了新的一轮Game Jam活动,这次比赛的主题名叫“表层之下”,它催生了樱桃社对“地下昆虫世界”的最初构想。尽管樱桃社最终并没有在规定时间里提交作品,但在活动结束后,三人组一直觉得意犹未尽,《空洞骑士》就此诞生了。

在芬兰于韦斯屈莱举行的Global Game Jam 2014上展示的成品游戏

        游戏在2014年11月开始众筹,在众筹页面上有着对游戏的介绍:“《空洞骑士》中打造属于你的冒险!你可以在旧日的王国废墟中遇到各种昆虫和英雄,书写一段属于你自己的史诗。”最终他们募集到了5.7w澳元,虽然达到了3.5w澳元的最初目标,但是离8.5W的最终目标还差了很长一截。按照原计划,《空洞骑士》应该在2015年左右就应该发售,游戏流程大概会在三小时左右,结果游戏一直跳票,理由也很简单,他们有太多太多的想法想要加入其中,以至于游戏越做越大,最终在2017年正式发售。游戏一经发售,便获得了数十万销量的优异成绩。截至今日,光Steam上的十多万个评价基本上都是好评如潮,《空洞骑士》获得了全世界玩家的认可。

Steam商店页

        《空洞骑士》是一款2D类银河城动作游戏,游戏的界面设计十分简洁,给人一种干净舒适的感觉,人物的动作干脆利落,虽然仅仅只是一个横版2D游戏,但令人意外的是操作手感和打击感相当的不错。护符系统做的相当不错:“喜欢骑脸输出和BOSS硬碰硬的可以选择莽夫流,想要体验甘道夫的可以选择法术流,喜欢猥琐输出的可以使用召唤流。”游戏的流派没有强弱之分,你大可以选择你喜欢的打法。奖惩机制咋一看不算特别完美,但是玩家在经过数个小时的练习终于打败BOSS后那一种舒畅感,也是很多游戏所不能带给我们的。游戏的主角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骑士,他沉默寡言,但他有着利落的身手,一虫一骨钉行走在衰败的圣巢之中,有一种中国式侠客一人一剑行走天下的韵味。

护符系统

        在3A大作林立的今天来说,《空洞骑士》的画质绝对谈不上优秀,但是它独特的手绘风设计在今天绝对也算得上一绝,我想被《空洞骑士》画风吸引进来的一定不只有一个吧。

剧透警告!剧情仅仅代表个人看法,可能会有所出入。

放个地图系统来挡一下

        游戏讲述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众神所统治的时代,每个神统治着自己的疆域,每个神都有着所信仰自己的族群。游戏中明确告诉了我们族群有两个,众神中的“辐光”,一只诞生于光的蛾子,他一手创造了先知一族;寻神者一族与他们所信仰的“雷霆与落雨之神”。这两个族群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先知的族群抛弃了自己的神,而寻神者一族却被自己信仰的神所抛弃。

        在《空洞骑士》的世界观里,圣巢也只不过是广大世界的一个小角落,无论是蘑菇先生、寻神者还是梦魇的存在,都告诉了我们在圣巢之外还有着一个广大的世界,只不过我们不能走出去罢了。故事的发生地圣巢一开始是一片被辐光所统治的平静的土地,但平静的生活往往不是永恒的。在某一天,一只叫做沃姆的巨大虫子来到此地,他途经此地,打算停留在此地。沃姆的停留导致了和本土神辐光之间的冲突。沃姆主张虫子的多样性,多样性可以带来更好的圣巢社会;而辐光主张思想统一,只有思想的统一才能带来团结与和平。思想的不统一造成了后续发生的第一次争斗,在争斗中,神与神战斗,信仰者与信仰者战斗,最终的结果是沃姆败给了辐光并就此死去。

沃姆的尸体

        但神的死亡只是暂时的,沃姆死亡后转变成新的形态——白王,白王依然延续着沃姆的理念,但这一次白王没有没有选择与辐光直接发生冲突,他与圣巢的其他虫子联合,他联合了代表植物的白色夫人,象征着野兽的赫拉和象征苔藓的乌恩一齐对抗本土神辐光。尽管如此,白王一方依然不能彻底的将辐光消灭,最终白王决定借助圣巢深处的虚空的力量,他凭此创造了空洞骑士,封印了现实层面的辐光。但辐光在梦境中还有着他的力量,为了不让辐光在梦境中污染圣巢,白王与野兽赫拉、教师莫诺蒙、守望者卢瑞恩三位守护者一同进入梦境保护圣巢。

围绕着空洞骑士的守护者,可能暗示着守护者看守空洞骑士的封印吧

        在辐光被封印之后,白王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国家——圣巢,这片土地开始恢复生息,所有的虫子开始不停的繁衍和扩张,圣巢之外的冒险者和商队开始与圣巢进行交流和贸易,越来越多的鹿角虫车站被建立起来,圣巢达到了空前的繁荣。随着各个族群的不断繁衍扩张,圣巢的土地已经不能满足各个族群的需求了,他们之间产生了矛盾,牢不可破的联盟开始出现了一丝丝裂痕,原本繁荣的圣巢逐渐变得四分五裂,与此同时被称为瘟疫的疾病在圣巢中蔓延开来,作为统治者的白王也将自己关在宫殿里面不曾出来,圣巢陷入了慌乱之中,原本打开的圣巢大门被关的严严实实的,圣巢又一次与外界断绝了联系。原本对抗辐光的神和王们都陷入了沉默,白色夫人自囚于王后花园,白王在宫殿内不曾外出,乌恩消失在了苍绿之径,不再露面。自此,圣巢陷入了荒败之中,等待着自己的死亡。瘟疫逐渐蔓延,原本死去的虫子在辐光所造就的瘟疫下获得了重生,只不过没有自己的神志罢了。后来的圣巢变成了冒险家们寻求财富的地方,直到我们的主角小骑士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芜湖!

        游戏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地方叫做蓝湖,那里只有巨大的湖泊以外,他告诉我们,蓝湖是泪水之城终年飘雨的源头,水透过地层不断渗透下来,形成了泪水之城永不停歇的雨。樱桃社对钉子匠、老板娘、骨钉大师等人物形象的刻画也充实了这个原本单调的世界。

       由Christopher Larkin负责的BGM也是构成这个世界的重要元素,德特茅斯的声音悠长宁静,衬托了这里稀稀落落的村庄,让人有种行走于荒废城市的感觉;苍绿之径的声音欢快清脆,表现了这里的生机勃勃;水晶山选择了充满回声的音乐,让人置身于虫子们挖掘的矿洞之中;悲壮寂寥的安息之地伴随着一声声钢琴声沉寂在无人到访的角落里。《空洞骑士》在众多游戏当中脱颖而出,也离不开BGM的帮助。

        除了游戏本身素质过硬以外,樱桃社也十分良心,后续的DLC全部免费不说,连后来许多玩家心心念念的《丝之歌》原本也仅仅只是一款DLC,至于为什么DLC变成了一款游戏,樱桃社对此有过解释:“原本我们打算让大黄蜂在新世界展开一段新的冒险,但当我们真正开始制作时却发现这些内容对DLC来说太多了太独特了”。一不小心就做了款新游戏的“澳大利亚蠢驴”真是让人感慨万千啊,难怪不少玩过《空洞骑士》的玩家会对樱桃社这么的支持了。

丝之鸽gkd!

        “我忘记了所有的悲剧,所见皆是奇迹。”他们从世界的另一个角度出发,书写了一段关于虫子的史诗,创造了一个属于虫子的国度。这不仅仅只是个游戏,而是一个具有独特世界观、成熟的世界,期待后续的《丝之歌》。

#空洞骑士# #让你爆肝过的游戏# #消磨时间的最佳游戏# #游戏中的惊艳配乐#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