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菈」她在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尝试,尝试纠正千年来早已固化的认知

讲道理,很多人在没有深入了解优菈的情况下#原神#

做完优菈的个人剧情之后,对这个角色的感觉应该都比较微妙

确实啊,这个“记仇”的频率属实有点高了

那考虑到很多观众可能已经忘记优菈的个人剧情发生了些什么

我们先来粗略的过一下

琴告诉我们,最近有人发现劳伦斯家族和愚人众往来密切

疑似在谋划什么事情,为了蒙德的安全得去调查一下

但是当初被驱逐的旧贵族一直和骑士团不对付

所以想派我们去调查

见到舒伯特·劳伦斯我们本想先打个招呼

没想到上来直接被说教了一番

诶有一说一舒伯特这个角色设计的那是真不错啊

把那种又蠢又坏又傲慢的形象诠释的淋漓尽致,可以说是很讨人厌了

总之被拒绝交流了,这波配合的不是很好

回去重作打算,骑士团门口遇到了安柏

了解情况后的她给我们介绍了同为劳伦斯家族成员的优菈

去野外寻找,遇到愚人众,打!

然后在一段酷炫的CG中优菈出现了

和优菈进行了一番交流,被记仇了!

Ok一番交流之后优菈打算教我们贵族的礼仪

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优菈受到了蒙德人的排斥

之后就是上雪山,优雅

遇到安柏,恰个饭

拿上舒伯特喜欢的料理/remake

这里可能有人会觉得舒伯特好蠢啊,怎么一份料理就变成值得信任的人了

我来解释一下,这其实不是蠢,而是一种骨子里的傲慢

舒伯特他觉得平民对自己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背后必不可能有别的想法

而自己身为贵族,这些贱民是绝对不敢欺骗自己的

所以他才放心大胆地将计划告诉了我们

最后就是找到愚人众,发现他们确实图谋不轨

于是被我们和优菈一顿暴揍,完美收官

剧情其实还是比较简单的,但是其中有几个点值得说一说

首先舒伯特口中的“劳伦斯家族的往日荣光”是什么玩意儿?

关于劳伦斯家族的历史,各位应该都是清楚的

蒙德的开国功臣,然后堕落了,最后被驱逐了

在堕落的期间,劳伦斯用残暴的方式统治着蒙德

很多武器和圣遗物都有写到这里不在多谈

舒伯特想要重振的荣光,就是这段被劳伦斯统治的历史

但是虽然舒伯特会错意了,优菈却是非常清楚真正的“荣光”是什么的

武器<宗室秘法录>有写到在蒙德建立之初的劳伦斯一族

可以看到一开始旧贵族们其实是怀揣着守护蒙德的决心的

圣遗物<昔日宗室之仪>也有写到贵族们在还没有堕落的时候的所作所为

那时候,贵族的容貌举止都是凡民的楷模

他们引导臣民,坚守美德

他们外出打猎,展现力量,与民同乐

他们随身携带怀表,严于律己,忧国忧民

他们从未吝啬自己的智慧与优雅

他们代表着蒙德子民的自信、尊严与富庶

看到<宗室银瓮>上的标志,这说的应该就是劳伦斯一族

 

同样出生于劳伦斯家族的优菈和舒伯特

两人对于“荣光”的理解却是完全不一样

劳伦斯一族虽然早已没落,但是仍然渴望着回到统治阶级

这让他们对子女的教育到达了病态的程度

仅仅只是死扣“优雅”和“高贵”,全然忘记了优雅和高贵背后蕴含的意义

优菈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却没有成为舒伯特那样的人

她深知:

所谓贵族,高贵的应当是品格,而不是地位。

可是即使如此,优菈也还是劳伦斯家族的后裔

这是她怎么样也无法抹去的事实

“劳伦斯”这三个字在蒙德象征着旧贵族的愚昧与暴政

那段黑暗的历史,就连三岁小孩都知道

优菈每每露面,就像是在提醒人们那段黑暗的时光

“厌恶”“排斥”是优菈最常接收到的情绪

商店不愿意买东西给她,餐馆不好好给她做饭

这是“迁怒”,但优菈没有选择默默接受,而是选择了“还击”

她毅然决然的加入了骑士团,凭借自身实力晋升成了队长

好嘛,劳伦斯家族的人进骑士团了,这不铁内鬼么

面对惊疑不定的民众,优菈直接大声宣布了自己的“复仇计划”

诶,重铸劳伦斯荣光,吾辈义不容辞

不过话是这么说出去了,优菈却又没做什么和“复仇”搭边的事情

不如说经常被蒙德人排斥的她显得反而像是被害者

虽说是“被害者”啊,但是她从未表现出弱势的一面

发生争执的时候,优菈会以严厉的说辞回击,声称自己已经下这个仇了

往往这句话一说出口,矛盾也就终止了

有意思的来了,用一个词来形容优菈,你会选择什么词?

那必须是“肉腿”

那必须是“记仇”啊

在优菈的个人剧情里,安柏向我们解释了

优菈的“记仇”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并不会往心里去

我们也确实发现,某些情况下,优菈的“记仇”其实是记下对方的好意

但是这个时候矛盾的地方就出现了

在面对别人的恶意的时候,优菈会记仇,面对别人好意的时候,优菈还是会记仇

Why?好好的说句谢谢有什么难的么?

其实这也不难揣测,你看啊

优菈在蒙德遭遇最多的是什么?是厌恶、排斥、成见不公

她在蒙德其实是被孤立的

所以我觉得记仇更像是优菈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方法

面对不公的待遇,切忌逆来顺受,这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所以优菈会站出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有什么意见的,咱们碰一碰

至于为什么会记下对自己的好的人的仇…

其实优菈嘴上说的和角色故事里面所写到的遭遇应该是不全面的

常年被浸泡在恶意当中的优菈估计已经麻木了,习惯了

所以对待恶意时,记仇是一种反抗

而对待善意时,记仇则是一种更为复杂的感情

包含了感谢和将对方的好意记在心里的暗示

所以…优菈记下我的仇了!她心里有我!

当然蒙德人毕竟是蒙德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优菈的表现有目共睹

恶意也就逐渐减少了

这其中最不能忽视的,就是安柏的努力

他们的相识,还要从安柏的祖父说起

emmmm…还是留着安柏的人物志再细说吧

总之就是优菈是安柏祖父的徒弟,两个人也算是老相识了

既然是自己祖父的徒弟,安柏对优菈当然是充满信任的

面对好友的遭遇,安柏一直都在思考

怎么样才能让大家理解优菈?

安柏开始了自己的努力

帮优菈打扫宿舍、带着她四处参观

在周末的清晨对着民众宣读优菈的战绩

经常带着优菈出门,充当“桥梁”

如果说让优菈在蒙德选一个最值得感谢的人

我相信这个人肯定是安柏

当然按照优菈的性格她可能会说:

像她这么招人恨的小姑娘,蒙德城都找不出几个呢。

嘛…其实如果抛开优菈的劳伦斯后裔这一身份

单纯将她视作一名西风骑士的话,她的实力也是非常强的

优菈能在年纪轻轻就获得“坚冰之印”就足以说明问题

然而家族的理念却和她的想法有着天壤之别

家族将她视作“荣光”的后裔,但她离开了家族,带着家徽于魔物中起舞

世人将她打上罪人的烙印,但她加入了骑士团,用行动守护着蒙德

她并不在意叔父口中的荣光与世人的非议,因为她根本无法理解

但或许优拉自己都没意识到

现在的她,才与建立蒙德时那些值得称颂的,她的先祖们最为接近

 

犯错就要受罚,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城市和风是有记忆的,该偿还的债会传承下去,如今到了她的肩上

面对成见和不公,优菈选择了面对他们

没有否认家族所犯下的罪孽,没有为自己辩解

能够得到如今还算正常的生活,已经让她知足

家族的人认为她大逆不道,蒙德人认为她是内鬼

承受着两边的压力,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去试图纠正千年来早已固化的认知

我们作为旁观者,或许会去同情优菈的遭遇

但这也只是因为我们的视角是在优菈这边的

若是换位思考,蒙德民众的想法也并不难理解,他们只是铭记了历史而已

但不论是屏幕前的我们,还是游戏中的旅行者,我们都只是旁观者

即使蒙德黑暗的时代已经过去千年,但劳伦斯家族的所作所为并不会消失

我们可以同情优菈的处境,但是不能代替蒙德人原谅她

这是一座自由的城市,选择权始终都在蒙德人的手里

我只能在内心期望着

如果有一天,所有的蒙德人都能像温迪一样

将劳伦斯的历史用轻快的语气调侃…

优菈她…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