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菈考据】要与罪人共舞一曲吗?

#原神# 

各位旅行者好鸭!距离优菈池子上线已经过去了一周了,相信各位或多或少了解过了优菈,那么,就让我来与大家一起聊聊优菈吧!

说到优菈,就不得不提起池子上线前的优菈PV,想必大家对优菈跳的那一段舞印象非常深刻吧!

所以优菈跳的是什么舞呢?在好友的帮助下联系了几位舞蹈专业的学生与老师。可以确定的是其中脚步是拥有踢踏的元素,而动作含有拉丁的元素。

踢踏舞注重脚步打点的复杂技巧与节奏。

身体向前倾,双手从旁边划开,而动作的手位,是拉丁的手位。

那么,优菈PV中的舞蹈真的只是融合了多种风格的舞蹈吗?在继续查阅资料与好友进一步沟通后,这里认为优菈的舞蹈原型来自于弗拉门戈,理由接下文。

弗拉门戈

在踢踏舞的百度百科中有这么一段文字∶与其他一些以脚步打击节奏的舞蹈相比,踢踏舞更注重脚步打点的复杂技巧与节奏,并且与爵士乐有着更紧密的关系。例如西班牙的综合表演艺术弗拉门戈中就有脚步打点的舞蹈,但其节奏是与西班牙的民间吉他音乐配合的,而且脚下的舞步也与西班牙舞蹈挺拔矫健的舞姿配合,有力而简洁。

弗拉门戈是一种以脚步打点的舞蹈,其节奏是与西班牙的民间吉他音乐配合的,而原神PV中使用的正是一段吉他的音乐。弗拉门戈鞋一般为高跟鞋,某些弗拉门戈鞋在鞋跟和脚趾上会嵌有钉子。而进行了各方面的比对后,我认为优菈的舞蹈原型的确借鉴了弗拉门戈舞。

接着来聊下PV中优菈舞蹈的意义,PV中优菈跳的舞蹈为【祭礼之舞·第三幕「闪灼的烛光」】,而PV中对舞蹈的定义是「名门望族彰显自身尊贵的仪式」。说到祭礼之舞,我们先来拓展下一个与劳伦斯家族有关的仪式,祭礼戏剧。

祭礼戏剧

古时,在烈风的君王与北风的王狼的抗争中,蒙德的大地被如砂的风雪席卷,不堪寒苦的人们来到东部高耸的壁崖上,建立了神殿,请求神的眷顾与恩惠。

从此蒙德的先民有了在强风吹袭的崖上修建剧场来敬神的传统,祭礼的形式便是戏剧,他们相信神喜好故事与歌谱,而因为「风带来故事,时间使之发言」的思想,他们将时间的主人与风的主人一同祭拜。

曾经的蒙德拥有三大家族,分别是古恩希尔德家族,伊蒙洛卡家族,劳伦斯家族。

温和的古恩希尔德家族持有祭礼单手剑,在祭礼中,他们演绎的是守护者的角色。

勇猛的伊蒙洛卡家族持有祭礼大剑,在祭礼中,他们演绎的是战士的角色。

骄傲的劳伦斯家族持有祭礼弓,在祭礼中,他们演绎的是开拓者的角色。

祭礼戏剧总共分为三幕,第一幕讲述的是开拓者用力量与智慧征服大地的故事;第二幕讲述的是战士,战士在战争中被血染黑,厮杀奋战的故事;第三幕讲述的是守护者,守护生命与自由的故事。

而优菈是劳伦斯家族的后裔,直到现在,劳伦斯家族依旧扮演着开拓者的角色。但是这个角色却在漫长的岁月中被曲解,劳伦斯家族的成员逐渐视自己为征服者,王者。渐渐走上了歪曲的道路,最终失去了蒙德之风的宠爱。

好了,回归正题,优菈所跳的祭礼之舞又是什么?在优菈的语音与个人故事五中其实有详细的答案。

祭礼之舞

艺术是旧贵族最为重视的第二灵魂,祭礼之舞则被誉为这一灵魂的结晶,祭礼之舞由曾经的几大家族共同创编,而代表了劳伦斯家族的第三幕「闪灼的烛火」是祭礼之舞的重中之重,直到如今,劳伦斯家族仍然保持了这一传统,时过境迁,祭礼之舞所背负的负面色彩逐渐褪净,最终流传下来的,只有优美的舞姿,而祭礼之舞,也是优菈童年时唯一轻松的消遣,在优菈成长的道路上,带给了优菈不少的慰籍与希望。而如今,优菈的剑技中也融入了这份独属于舞蹈的艺术之质与节奏之美。

闪灼的独舞

点一下我对「闪灼的烛火」意义的理解,在西方人的理解中灵魂是主的蜡烛,点蜡烛点亮的是自己的灵魂之火。所以点亮的烛火也代表希望的到神的眷顾。 结合第三幕「闪灼的烛火」是祭礼之舞的重中之重,那么这支舞蹈应该含有献给风神的祭舞的意义在其中。而对于优菈来说,这支舞蹈是纯净而高洁的,那么可以看做是优菈借此舞蹈表达自己对自由的信念,对于守护蒙德的誓言从未改变。

聊完舞蹈,再来聊聊PV中出现的「坚冰之印」。

坚冰之印

「坚冰之印」是劳伦斯家族的家徽,它是家族武力至高的象征,代表着开垦初期劳伦斯家族尚未堕落的意志,只有通过家族试炼的人才能拥有「坚冰之印」,而优菈在年纪尚小之时便通过了家族试炼,授获「坚冰之印」。可以说,优菈从小时候开始便展现了她与众不同的天赋。

讲述完了优菈PV中的舞蹈原型与表达的含义,我们来梳理回顾下优菈的传说任务「浪花不再归海」。

旧日的阴云

因为有消息称劳伦斯家族的人与愚人众往来密切,因此我们受琴团长的委托,开始调查劳伦斯家族并与其中的贵族接触,一番寻找后,我们找到了劳伦斯家族的舒伯特,但发现并不容易与之相处,接着在路上,我们遇到了安柏,向安柏诉说了我们的烦恼后,她向我们推荐了她的好伙伴优菈,于是我们便转而去寻找优菈,在野外找到优菈后,优菈承诺与我们一同回到蒙德城并开始教导我们贵族的相关礼仪。

谈吐与仪态

回到蒙德城,优菈开始教导我们关于贵族的谈吐,优菈开始亲身示范贵族的谈吐,在与蒙德城的几位居民交流后,我们发现优菈作为劳伦斯家族的一员,并不被蒙德城的居民所接纳,而优菈却洒脱的告诉旅行者“虽然知道是这种结果,但是作为罪人的后裔,犯错受罚,天经地义,比起以身谢罪的家族长辈,起码我有正常生活的资格了,为什么不知足呢?”,展示完贵族的谈吐,优菈与我们前往龙脊雪山,教导我们关于贵族的仪态。经过在龙脊雪山的训练,我们完美通过了仪态训练。

学习完了礼仪方面的知识,还剩下最后一步,为舒伯特准备一份见面礼,因此我们来到了猎鹿人餐厅,为舒伯特准备「酱菜煎肉」。在餐厅,我们又遇到了安柏,在一起享用了一顿美餐后,我们便与优菈安柏分开了,并从莎拉那里拿去打包好的「酱菜煎肉」,而在于莎拉的聊天中我们进一步了解到了有关优菈的信息;在背负劳伦斯这个姓氏后,优菈无论想做什么都是有罪的,在优菈加入西风骑士团时,不仅民众反对,劳伦斯也强烈反对,可以想象那时候优菈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幸好大团长法尔伽与其他骑士团成员态度足够坚决,才把这种压力从优菈身上分担了过来,而在之后,优菈默默帮助了一个又一个的人,那么对于这样的优菈,是应该被理解与照顾的,最起码,也应该享受一点点公正的待遇。

循礼知心

我们带着「酱菜煎肉」找到了贵族舒伯特,经过一番交流后,我们送上了「酱菜煎肉」,终于打消了舒伯特的怀疑,我们因此获得同意跟随舒伯特去见他远道而来的朋友们,而到了据点后,我们发现他的朋友们原来就是愚人众。通过舒伯特与愚人众的交流,我们掌握了舒伯特与愚人众策划的交易与阴谋,打败部分愚人众后,随后赶来的优菈也抓住了舒伯特,而在她与舒伯特的语言交锋中,优菈告诉我们“我深知自由对于蒙德意义,劳伦斯家族不应该变成舒伯特所描述的那个样子”,之后,我们与优菈一同前往据点深处,打败了愚人众,夺回了舒伯特与愚人众交易的城防图。

至此,优菈的传说任务剧情结束。

这个传说剧情,优菈多次提到了“记仇”一词,这个“记仇”各位可以理解为“记住”,在剧情中不同情况下“记仇”有不同的意义,对别人提供的帮助进行记仇,对舒伯特犯下的错误也会进行记仇,仔细体会整个剧情,优菈不会解释自己与旧贵族的不同,而是通过行动努力挣脱罪人的后裔这个烙印。

在剧情中,舒伯特代表的是曾经贵族的思想,作为旧贵族思想的代表,他想要的复辟是注定失败的。不仅人民厌恶这种思想,连与之合作的愚人众也对此嗤之以鼻。

剧情结尾,优菈说了一句“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趁机制作出备份”,说明地图可能已经被复制,这算是给之后的剧情留下的一个伏笔。

通过剧情,你是否进一步了解了优菈呢?我们接下来聊下与优菈联系比较深的几个角色。

安柏

作为在优菈PV结尾就出现的角色,与优菈的关系自然密切。

首先优菈的师傅是一位被遗忘的璃月人,在优菈对骨哨的个人语音与个人故事五中都有提到,优菈的剑术与骨哨的技艺也是优菈的师傅教给她的,而恰好安柏的祖父也是一位璃月人,并且曾经加入过西风骑士团,在角色故事三中也说明了优菈的师傅便是安柏的祖父。

在剧情中我们也了解到,优菈与安柏的关系非常好,安柏经常帮助优菈,在优菈加入西风骑士团那会还帮助优菈解决了各种麻烦事,对于安柏来说,优菈更像一个需要照顾姐姐,安柏也告诉我们,她希望优菈能被更多人所理解。当然,安柏所做的这一切,优菈都深深的记在心里。

在优菈传说任务开头,琴团长就告诉了我们推翻劳伦斯家族统治的是初代蒲公英骑士温妮莎,之后,西风骑士团由温妮莎创建,所以优菈说自己的家族与琴团长是宿敌关系。但是公私分明的琴团长并不在意这些,依旧接纳了优菈加入西风骑士团。对琴团长来说,优菈是一位明辨是非,才华出众的西风骑士,而优菈也很感激琴团长,尽力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因此,两人也成为一对挚友。

这里也简单的扩展下劳伦斯家族的历史。

曾经的蒙德人民在风神的庇佑下推翻了北风之王的统治,劳伦斯家族也曾在风神的神像前立下誓言,永护蒙德。一切尘埃落定后,风神怀抱竖琴远走荒野。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劳伦斯家族逐渐遗忘了曾经的誓言,沉沦于权利与欲望之中,那是蒙德至暗的年代,甚至连风神像也被劳伦斯家族推倒,作为替代的则是一座权利与欲望的高塔。

但是黑夜终将迎来黎明,回归的风神将力量赠予了温妮莎,最终温妮莎携民众的怒火推翻了劳伦斯家族的统治,蒙德重归自由,而劳伦斯家族则被蒙德人民所流放,用漫长的时间来偿还他们所犯下的过错。

烟绯

优菈在追查深渊教团一批危险品时救下了在船上做顾问的烟绯,因为烟绯在船上也发现了货物有问题,而私自进行调查惊动了深渊教团。之后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络,烟绯觉得与优菈从不墨守成规,相处特别轻松,而优菈也认为烟绯牢记规矩却又懂得变通,久而久之,两人也成为了好朋友。

聊完了人物相关,我们再来聊聊优菈的称号与神之眼相关。

浪花骑士

优菈为什么被称为「浪花骑士」呢,因为优菈随身携带着骨哨,每当她吹起骨哨,四周便会响起惟妙惟肖的海浪声,她所带领的队伍,执勤区域临近海岸,因此骨哨声能够混淆魔物视听,凭借这个技巧,优菈多次以少胜多,因此被称为了「浪花骑士」。

而对于优菈自身来说,选择海浪也有她自己的理由。相比于冷硬的坚冰,她更喜欢翻卷的浪花,奔行于世间的浪花,面对礁石,能以恰到好处的烈度将其包容,比起锐利的坚冰,自由不羁的浪花更加符合优菈的向往。

神之眼

对于优菈来说,她获得神之眼是在情理之中的,在优菈迷茫之时,她有幸遇到了安柏的祖父,从他身上,优菈学到了豁达与脚踏实地的坚持,从而她明白了“在仇恨与报复,家族与他人之前,需要先找到自我”,在此之后,虽然优菈一直口头称自己在复仇,在报复,但是善良的本质却不会改变,最终在找到自己的路的瞬间,优菈的神之眼悄然浮现。

浪沫座

优菈命之座被称为浪沫座,法语翻译的版本为Aspergine Maris,但这是拉丁文,maris是“海洋的”(和marine同源),名词mare“海洋”的单数属格。aspergine是动词或形容词aspergo的单数离格(ablative)形成名词,有汽泡的意思。

那么Aspergine Maris连起来翻译的意思就是海洋的泡沫,海洋的泡沫即为浪花。

英文翻译的版本为Aphros Delos,其中Aphros一词的意义是泡沫,也能够与希腊神话进行联系,便是古希腊神话中爱情与美丽的女神阿佛洛狄忒(希腊语:Ἀφροδίτη、英语:Aphrodite),而阿佛洛狄忒出生于海中浪花,与优菈「浪花骑士」的称号也十分贴合,但是阿佛洛狄忒最著名的雕像是在Melos出土,并非Delos,那么Delos究竟是什么呢?

Delos不仅是爱琴海地理上的中心,也是爱琴海古代历史上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的中心。在希腊神话中,Delos是女神勒托的居住地,在这里她生育了阿波罗和阿耳忒弥斯,因此长久以来,虽然自然资源匮乏,不利于居住,Delos还是作为宗教的圣地而在爱琴海的历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之后,罗马人将此处变成个大集市,把Delos建成了自由(贸易)港。这里也是希腊的奴隶市场,据说这里每天卖出1万个奴隶。但自公元纪年后,Delos的地位日益削弱,往日风光不再,很快就被冷落。也就是说,这里可以把Delos理解为劳伦斯家族曾经统治阶级的地位。

那么优菈的命之座Aphros Delos中,前半部分代表了纯洁与美好,后半部分象征了罪恶。可以解读为优菈虽出生于贵族,背负了劳伦斯家族的罪,但并没有因此沉沦,而是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改变蒙德民众对劳伦斯家族的看法。

而与考据大佬交流后,这里给出另外一种观点∶

关于命之座。目前游戏中,命之座的英文全部采用拉丁语表达,其词根偏好选取并未被现代英语使用的词根。

因为罗马文化继承自希腊,而希腊语又是高度依赖神学体系的语言——在希腊人的生活常用语中,也不乏各路神名。所以以是时时代视角来看,即便拉丁语使用者无意表现神学性质或隐喻,其使用的部分词汇也会不可避免地与神话相关。

综上两点:命之座惯用晦涩的拉丁语、晦涩的拉丁语一般来自于神话化的希腊词根——这两点导致了命之座的名字看起来也和希腊神话有关。而大佬的观点是∶不要把两者放到一起,因为这是拉丁语自带的属性。

最后来聊下优菈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小时候的优菈在严格的家族控制下被迫学习各种窒息的课程,对她来说,童年唯一的消遣只有祭礼之舞。在离开家族,未加入西风骑士团之前,没人愿意售卖东西给优菈,她的一日三餐是在野外打猎生火自己完成,即使是如今,优菈仍然不被多数蒙德人民所接受,生而为罪人的后裔,优菈被一道道枷锁所束缚。但是优菈并未因此消沉,依旧默默帮助着蒙德人民,履行着家族最初永护蒙德的誓言,在优菈“仇恨,报复”的话语下,包裹的依旧是一颗善良的心。

冷硬的坚冰只是优菈的伪装,其下流淌的却是自由不羁,翻卷的浪花!

感谢各位旅行者的阅读,优菈的剧情与人物赏析便到此结束了,进一步了解了优菈后,你对优菈的观感是否有改变呢?这样的优菈你是否喜欢呢?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